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4.第三十四苏
    ,精彩小说免费!

    此为防盗章,  购买达到要求比例后或72h后才能看到正常章节

    紧接着买头条,买推广,买热搜位, 一步一步, 引导网友的情绪, 刷起了近千层高的#谢商微滚出新生偶像#话题。

    到底是什么人在整谢商微?

    照片明显是节目组里的人拍的, 但不可能是节目组授意放出去的, 他们如果想动手, 直接剪辑进节目就行了, 还能控制舆论,没有必要多此一举。

    与此同时,其他人也是焦头烂额,导演接到了吴导的电话, 对方劈头盖脸就是一顿质问。

    “小张,网上的照片都是怎么回事,你不是答应了我不在这件事上炒作了吗?”

    节目导演毕竟是一个入行年头不多的后辈,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应付了, “吴导,我也不知情啊, 用这种手法爆出去对节目完全是负面影响,我怎么着也不能这么办事啊……”

    “你也别说这些,娱乐圈这条路本来就难走, 那孩子到底是个新人, 你不能让他没起步就折在这里, 我知道你们的工作人员进组都是签了保密协议的,你就查,到底是谁拍的照片,然后流出去的!”

    “好的,您放心,我一定严肃处理。”

    吴导挂了电话,一边摇头一边叹了口气,这件事即使查出是谁做的又怎样,对那孩子造成的负面影响已经无法挽回了。

    相关人等一直没发声,微博上讨伐谢商微的呼声愈演愈烈,只有一少部分颜粉还站在他这边,但她们的力量可以说是微乎其微。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苏语风拿不准节目组会怎么处理,于是匆匆忙忙地跑去敲谢商微的门。

    寂静的走廊里,只听得到阵阵急促的敲门声和少女有些凌乱的呼吸声。

    门开了,室内的灯光很暗,只开了小壁灯,谢商微一副没睡醒的样子。

    苏语风带上门,里面温度有些低了,她不自觉地拢了拢手臂,“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睡觉!”

    谢商微的眼皮半睁着,拿着遥控器调高了空调温度,“不睡觉干嘛?”

    苏语风也知道他这些天很辛苦,白天要到表演组蹭课,晚上还得准备自己淘汰赛的舞蹈节目,每天的睡眠大概只有三四个小时,有时练习的时候都会不知不觉地靠在垫子上睡着。

    她放柔了语气,“你最近得罪什么人了吗?”

    “得罪?我最近只揍过一个人,你不是知道吗?”谢商微斜斜地睨了她一眼,随即又嗤笑道:“不过那个怂蛋,他不敢的。”

    苏语风也不觉得是那个助手,要追究早该追究了,那人看上去明显是不敢惹事的人。

    “那先不管是谁做的,你告诉我你为什么要和那个人动手,说出理由去澄清,至少能把这件事的影响降到最低。”

    闻言,谢商微的脸色变得有些古怪了,半晌才道:“没理由。”

    苏语风没好气,“没理由能打起来?佳佳跟我说明明是你去堵的人家,你觉得我的智商看上去像小学生吗?”

    话音刚落,没来由的,苏语风觉得对面的谢商微有些生气了。

    “不是小学生?那好,苏语风,你他妈好歹也是一个发育了的成年人了,拍戏的时候别人占你便宜你居然没注意到?”谢商微气势汹汹地说完,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后,又低低地骂了一句,“妈的。”

    虽然知道这个人是个不良少年,一直很混,但谢商微很少在她面前说脏话,苏语风听得一愣一愣的。

    半晌,她反应了过来,脸上滚烫滚烫的,那是被他给气的,“你乱说什么,发、育?”

    那两个字简直羞于启齿,无论这辈子还是上辈子,在文人家庭长大的苏语风从没有跟异性谈论过如此下流的话题。

    谢商微流氓似的目光在她的胸口转了一圈,然后吹了声口哨,“初具雏形。”

    “滚蛋!”一直以高级知识分子自居的苏语风终于爆发了,抡起一个抱枕给对方砸了过去。

    谢商微轻松躲过,苏语风说不清自己是羞是气,不依不饶地扑了过去,两人当真跟小学生似的在沙发上闹了一阵,这场面要多丢人有多丢人。

    不一会儿,谢商微依靠力量优势把她制住了,“别闹了。”

    对方离得很近,两个人的呼吸都有点急了,苏语风一脚把对方踹开,心跳加速地想着,这具身体的力量到底是太小了……

    冷静下来后,苏语风慢慢回味过来了谢商微刚才那句话,拍戏的时候有人占她便宜?是那个助手?

    记忆回到了那天表演片段的时候,那人的动作好像是有些出格了,但当时的她全身心都投入到戏里面去了,根本没注意到这个。

    苏语风瞪大了眼睛道:“你是因为这个才跟那个人动手的?”

    见她猜出来了,谢商微也懒得跟她打马虎眼了,捂着肚子哼了几声道:“笨死了,你的反射弧真长。”

    苏语风完全没有想到这件事竟然是因自己而起,其实真的不能怪她,在末世无论是逃难的时候,还是跟人或丧尸动手的时候,谁还会在意你是个女人?谁会注意跟异性之间的距离?她自己都把自己当男人用!

    久而久之,她对危险的警惕性提高了,但性别意识却没那么强了,在男女之间相处的距离方面也没了分寸,说简单一点,就是社会能力的下降,这是经历过末世的人的通病。

    “那你也不用就这么动手啊……”

    谢商微嚣张地笑了,“你是能带给我灵感的缪斯,谁动你,我揍谁。”

    “咚!”苏语风的心狠狠地跳了一下,这小屁孩的话,怎么这么撩人呢……

    之前她一直把谢商微当哥们相处,再不济就是一个叛逆期的小弟弟,毕竟算上心理年龄,她比对方大十岁呢——十年末世的差距。

    这时,苏月的声音弱弱地响起了。

    从十八岁末世到来开始,苏语风的事业是忙碌了,但她的感情生活其实空白得很,她很少有朋友,除了那个最后背叛了她的人,她与所有人都相交不深,更别提后来人都死光了。

    苏语风看着沙发上的谢商微,像是看到了一只呲着牙的小狼狗,他的爪子尚未锋利,却也开始学会保护自己觉得重要的人了。

    小屁孩,幼稚,不成熟。

    这样想着,苏语风却拿起了手机,干了一件更加不成熟到极点的事情,她发了一条微博,从关注人中圈出了谢商微:

    这时,谢商微那边响起了微博提示音,他拿抓起手机扫了一眼,马上变了脸色,“你脑子坏掉了吗?快删掉!”

    “不删,”苏语风伸了个懒腰,“你能先斩后奏上门堵人,我就不能发条微博了?”

    “苏语风,你不像我,你以后还要演戏。”

    “我就不信,发了这条微博,那个背后整你的团队还能让我演不了戏了。”

    “谢商微,”苏语风眨了眨眼,“既然不能红得发紫,那我俩就一起成为一对黑得发亮的万人嫌。”

    少女的眼睛亮亮的,里面像是点缀着数不清的星子,谢商微说不出话了,“神经病……”

    多年后有人采访谢商微,两人在一起,到底是谁退让居多,人模狗样的谢导闻言笑了笑,“她的眼睛里有星星,我总是拒绝不了她。”

    ……

    其他选手对谢商微的事唯恐避之不及,所有人的微博都安静如鸡,苏语风是第一个发声的人,节目组的黑粉一腔撕逼的心情终于找到了发泄之处,迅速抵达了战场。

    无非是说她脑残,盲目站队,三观不正,智商堪忧之类的,广大网友瞬间为她勾勒出了一个无脑花瓶的形象,连她自己的粉丝都认为她的做法不妥,一时间还掀起了一波脱粉风潮。

    到底是根基浅,粉丝也没有什么感情基础。

    苏语风关了微博,犹豫着开口道:“那个,私生子的事你不要在意,网上的人很快就会忘记的……”

    相比起打架,苏语风觉得身世才是最致命的,打架尚可以洗白,私生子却仿佛被打上了原罪的烙印,键盘侠的恶毒程度是难以想象的。

    尽管这件事谢商微本人并没有什么错,毕竟人不可以选择自己的出身。

    “放心吧,老东西不会允许这些事情放到网上的,他对自己的名誉看得要紧着呢……”

    对方明明是正常的说话语气,苏语风却听出了故作轻松的成分,果然是小屁孩。

    苏语风又搜了搜,果然,跟私生子相关的爆料已经被删得干干净净了,一点痕迹也没有,仿佛从没存在过。

    这时,谢商微的手机屏幕亮了,苏语风瞟到来电显示是“老妈”。

    谢商微狠狠地皱着眉。

    “我先走了。”苏语风悄悄关上门退了出去。

    靠在门口的墙壁上,她眯起了眼睛。

    “苏月,查,这件事到底是谁在背后搞鬼!”

    ……

    408号房间。

    “丽姐,怎么样,苏语风发微博了,有把握连她一块儿黑掉吗?”窗边坐着的女子在压低了声音打电话,正是李玲玉。

    赵海丽有时候真觉得自己签下的这个艺人是不是脑子不太好使,然而她并不喜欢怀疑自己的专业眼光,“她只是发了个微博,最多被人骂无脑,你指望着这就能把人扳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