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2.第三十二苏
    ,精彩小说免费!

    此为防盗章,  购买达到要求比例后或72h后才能看到正常章节  没意思,长得没有她表姐漂亮, 性格还不好, 没两天他就对这个女生失去了兴趣。

    陈航宇爱玩, 但因为家庭的缘故, 他知道自己是注定要进娱乐圈的人,所以学生时期的恋爱都只是玩玩而已,包括对他的正牌女友李玲玉。

    不过即便是玩, 他也不允许有人这么不给他面子, 对于苏语风身上的变化,他很好奇。

    所以接下来的几场考试, 陈航宇一直在考场守株待兔,他像一个猎人, 等待着自己的猎物再次乖乖掉入陷阱中。

    可没想到的是,那丫头之后居然再也没出现过, 包括那天为她出头的那个男生的座位,这两天同样是空空如也。

    一拳打在了棉花上, 陈航宇说不出自己心里是个什么滋味,就这样若有所失地过了一个月, 以至于当女友李玲玉给他打电话时,他的态度堪称敷衍, 心情也十分烦躁。

    高考结束了, 高中时代结束了, 他跟李玲玉也该结束了, 他默不作声地听着自己女友口中那些无聊的话题。

    “对了,过两天我妈要给我办升学宴,你来吗,我想把你介绍给我家里人认识……”

    家人?别逗了,陈航宇组织着语言,打断跟对方好聚好散,蓦地,他似是想起了什么。

    家人?

    陈航宇抹了一把脸,“你家的亲戚都会去吗?”

    “当然呀……你,就那么想见见他们?”李玲玉娇羞地道,心里小鹿乱撞,她对陈航宇是真心喜欢,不然也不会对对方三年来的各种遍地留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然而此时的陈航宇满脑子想着的都是那日苏语风在公交车上,对自己露出的那个挑衅的笑容。

    “时间地点告诉我。”

    ……

    李玲玉高考过了重点线,一家人乐得跟什么似的,刘丽娟一辈子没在外人面前这么长脸过,恨只恨她那个凡事都要压她一头的贱货姐姐跟男人跑了,不在本地,不然她真想让刘敏姝看看,自己教出的女儿比她家那个黄毛丫头强了千倍百倍!

    论下一代,她闺女如今要样貌有样貌,要学历有学历,论上一代,老刘家得了两个女儿,没有儿子,两个老人都是跟着她讨饭吃,谁敢说她刘丽娟半句不是?

    这两老活了这么大把岁数了,还是这么鼠目寸光,惦记着苏语风那个不成器的丫头,小玉的升学宴也不忘提醒她叫上苏语风!好,就让那丫头来,衬托出自己闺女有多优秀!

    刘丽娟一直记挂着一件事,记挂了几十年,那就是自己出嫁时没有姐姐风光,这一次她是要把这辈子的面子都挣回来,于是一咬牙一狠心,在市里最大的酒店包了三十桌酒席。

    这风光要在自己闺女身上找补回来。

    升学宴上,李玲玉邀请了自己班上半数的同学,来的都是被笼络在自己圈子里的一群人,没被她邀请到的不是家境不好就是学习太差,没有交往的价值。

    高中三年,李玲玉是不少人的女神,精心打扮过的她一出场就收到了不少口哨声。

    “女神!女神!”

    有男生揶揄地推了推陈航宇的肩,“你小子赚大发了,高中一进校就摘下了这朵高岭之花,这得带到大学去了吧?”

    有人接话,“是了是了,我听说女神跟着你报了华都的大学,是不是真的啊?”

    “是真的,玉玉跟我说了,她报了华都艺术学院的表演系,陈航宇是音乐系,郎才女貌这个词就是用在他们身上的!”

    “行了,都别贫了,这么多菜还堵不上你们的嘴。”陈航宇开了一瓶啤酒。

    今天的李玲玉确实很漂亮,一条鲜红色的裙子勾勒出了她发育成熟的身材,头发在高考后立马烫了卷儿,看上去性感可人,但陈航宇心里始终不得劲。

    差点儿味儿,为什么呢?因为本来就是自己的,不刺激,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

    他的思绪飞远了,飞到了那日正午微醺的阳光下,少女纤细得如天鹅一般的脖颈……

    蓦地,陈航宇倒酒的手一抖。

    酒店大厅出现了一个人。

    少女穿了一身朴素的白裙子,胸前微微隆起的稚嫩胸脯轻轻起伏着,纤细的腰身盈盈一握,似乎来得匆忙,她的脸上带了一层薄汗,但这丝毫无损她的美丽。

    前额的头发被束到脑后扎成了松松的辫子,只剩下几缕漏网之鱼俏皮地垂在主人脸颊边,少女的五官无一不精致,正是青葱年华,顾盼之间,却又带着一股别样的风情。

    美人在骨,耐看,这种美经得起时间的打磨,像是美酒,愈是悠久愈是醇香。

    陈航宇打翻了手上的那杯酒,在场除了他,没人认出这是曾经那个平凡阴郁的女孩。

    这丫头给了他一个惊喜。

    明明没有饮酒,陈航宇却感觉自己像是喝下了一杯烈酒一般,从喉头烧到了腹部。

    男人都是视觉动物。

    周围的人开始窃窃私语。

    “这妞正点!只是身材还有待提高,得打八分以上吧?”

    “你们男生的思想要不要这么龌龊,我觉得看着挺普通的。”说话的女生语气酸溜溜的,心里显然不像嘴上这么想。

    “玉玉,这是你邀请来的吗,你认识她吗?”

    李玲玉愣了一会儿,总觉得门口那张脸十分眼熟,想了半天,终于跟记忆中的一个人对上了号,只是这个想法太过难以接受,以至于她半天不敢确认,只得向自己母亲求助。

    “妈,你看门口那个,是苏语风吗?”

    来人的确是苏语风。

    要问她为什么没有参加后面几堂考试?

    因为她要吊足陈航宇的胃口,在没彻底改变形象之前,当然不会再去他面前晃悠,而且后面几堂理科考试她去也没有什么意义了。毕竟成绩着实无力回天,这是一个悲痛的故事。

    那么这一个月来,苏语风都在干什么呢?

    自然不是无所事事,那日当着那么多人面给了陈航宇难堪,苏语风小赚了一笔打脸值,在系统商城兑换了一个“鼻梁修复仪”和一个“电眼神器”。

    她这张脸最大的缺陷就在于鼻子不够挺,鼻子是五官之王,直接影响了整张脸的比例,鼻子不好看,化妆都遮不了。于是她用兑换的道具微调了鼻梁的高度和山根到人中的距离,再加上桃花眼一放大,整张脸的韵味就出来了。

    明明乍一看变化不大,但五官较之原来精致了不是一星半点,人们常说女孩子大了之后脸长开了,其实就是这种效果。

    如果说之前的苏语风就像一枚含苞待放的花骨朵儿,那么现在的她,已然绽开了花瓣,在少女的无尽芳华中,带着一丝女子独有的妩媚。

    这也是她这些天按时饮用灵泉水的成果,此时的她,身高已经差不多一米六五了,和之前那个小瘦猴实在是判若两人。

    刘丽娟顺着女儿所指的方向看过去,大吃了一惊,刘敏姝生的那个死妹什么时候出落得这么标致了?她心中一阵刺痛,这一幕让她想起了多年前她那个总是吸引了旁人目光的姐姐。

    穿得一副清纯样,还不是学了她那个妈,只知道勾引男人!好看又怎样?没有学历只能当个花瓶,自己女儿这方面比她强多了。

    姜毕竟还是老的辣,刘丽娟脑海中千回百转,脸上还是挤出了一个慈祥的笑容,迎了上去。

    “这不是小风吗?我们都等着你呢,小姨正打算找人去接你,你就到了。”

    饭桌上显然已经开席很久,哪里有半点在等她的样子?况且,她明明是提前了二十分钟到的,刘丽娟明显摆了她一道,故意给她把时间说迟了,好让她成为众人眼中不懂事的后辈。

    苏语风扫了眼饭桌,不动声色地笑了笑,“哪用那么麻烦,您说十二点半开席,我提前了二十分钟,还怕不合适呢,没想到刚刚好。”

    她的话音刚落,在场的亲朋也差不多琢磨过味儿来了,主座上坐着的二老咳了一声,对着苏语风道,“来,小风,过来让外公外婆好好看看你,这么久没见,都长成大孩子了。”

    苏语风这才露出了一个真心实意的笑容,走到了二老身边,“外公,您不要喝酒了,外婆,外公最近身体好吗?”

    老人笑得合不拢嘴,“都好都好,你有心了,高考考得怎么样啊,不理想也没关系,你表舅有门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