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5.第二十五苏
    ,精彩小说免费!

    此为防盗章,  购买达到要求比例后或72h后才能看到正常章节  苏语风一边浏览着系统商城里的商品, 一边漫不经心地笑了笑,“说谁我一定要满足市场需求了?”

    苏月愣了一秒, 马上反应过来道:“宿主, 你是想饥饿营销?”

    “平价亲民型产品?”苏语风嗤笑,“从一开始, 我就没想过要占领低端市场, 销量高受众多固然好, 但终归赚不了大钱。”

    苏月明白了,苏语风野心不小, 她这是想和那些美妆大牌分庭抗礼。

    想了想自家那个不到十个员工的小作坊, 苏月有些汗颜了, “宿主, 高端市场长期被那些大牌彩妆占领,那些公司资金雄厚, 怎么会让你去分一杯羹……”

    “可以的,我们的东西质量上乘, 再加上你的宣传能力, 不是没有放手一搏的机会。”

    苏语风薄唇轻启, “下个星期,推出‘闻风’系列,让‘听风’系列彻底变成限量款, 越是供不应求越好。”

    她说这话时, 苏月仿佛又看到了末世里那个坚决果断的投机商, 那个在希望军团和丧尸军团的战火中倒运物资的“拼命三郎”。

    其实那时候的苏语风做这些不止是为了钱,还是为了让那个苟延残喘的世界再多坚持一些时日,谁会忍心看着自己的故土走向灭亡呢?

    “我们现在的流水线一天大概能生产两千份‘听风系列’的产品,‘闻风系列’上线后,把生产重心放到‘闻风’上去,各大销售平台每天只发售两百份‘听风’的产品。”

    “等第一笔资金到位后,你帮我联系y市的工业园区,我们可以把工厂移到那里去……”

    ‘闻风系列’是她们一开始就想好的,包括洗面奶、爽肤水、隔离霜和妆前乳,这些东西的需求量更大,更需要技术支持。

    听完苏语风的规划,苏月也觉得可行,在系统中模拟了各种实施方案和突发情况应对方案后,苏月拍了拍小胸脯道:“宿主,你就放心去参加新生偶像吧,我会帮你做好理财,留意好y市那边工厂出租和出售信息的!”

    系统空间中,苏语风用意识化作的手点了点苏月的小脑袋,“就知道你最能干了。”

    一阵手机震动声从外界传来,苏语风的意识回到了身体中,拿起手机划开了接听键。

    她在拿到两老的红包后第一时间换了智能手机,注册了微博微信。

    来电显示上面给这个电话号码的备注是“爸爸”,苏语风的声音有些犹疑了,“喂?”

    在原主的记忆中,苏语风的生父苏德明是一个懦弱憨厚的人,从来没有跟谁红过一次脸。

    刘敏姝跟他组成家庭之后,才发现老实人的性格要不得,没有上进心。眼看着自己妹妹刘丽娟的老公越来越能挣钱,她的抱怨和不满就开始多了起来,刘敏姝的第一次出轨也是从那时候开始的。

    苏德明不吭声不反抗的态度助长了刘敏姝的气焰,到最后,离婚这件事竟然不是身为被背叛方的苏德明提出的,而是刘敏姝提出的。

    由此可见,她的生父完全是一个逆来顺受,缺乏骨气的人,不然也不会再娶之后被老婆管着,这么多年也不来看看苏语风过得好不好。

    “小月啊,是爸爸,这次打电话来是想问问你,高考完了,你后面打算怎么办啊?”

    中年男人的声音有些弱气,是常年接待客户养成的低三下四的习惯。

    苏语风拿不准他到底是抱着善意打这通电话,还是仅仅只是例行询问,于是她语焉不详地道,“还能怎么着啊,这世上讨生活的门路多了去了,饿不死就成了……”

    “你妈的事我听说了,她应该也不是不想管你,你看这样行不行,你要是考上了,甭管什么大学,爸爸还是给你出一部分学费,要是没考上想复读,你也可以来爸爸这里,嘶——”

    说到这里,电话另一端的男人倒吸了一口凉气,显然是有人在他身边做了什么或是说了什么。

    这是一个懦弱的老好人,苏语风看明白了。

    苏德明揉了揉被妻子掐得青紫的胳膊肉,继续道:“如果你想学点手艺,爸爸也可以介绍你去学。”

    “行了爸,我考虑考虑吧。”

    “诶,好——”电话那头立刻被人掐断了。

    看得出,自己这个父亲还是关心女儿,可是他连自己的事情都做不了主,哪能来替她做主?

    至于她那个不靠谱的母亲,高考结束了这么久,至今也没来一个电话。

    所以说靠山山倒,靠人人跑,万事求人不如求己,这是真理。

    新生偶像,是起飞还是摔断腿,就看明天了。

    “这些天我在系统空间里的练习你又不是没看到,这具身体没有一副好嗓子,音感倒是不错。”

    滚!

    苏语风要唱歌,一首被她刻在灵魂里,永远也忘不了的歌曲。

    现在是信息化时代,全国准备参加新生偶像的参赛选手全都从比赛官网报了名,有人精心准备了三年,就是为了这一天。

    微博上的各类热搜已经被新生偶像相关的讯息霸屏了,各个通过这个平台成名已久的明星也都在微博上,晒出了对这一期节目的祝福。

    节目组刻意卖了一个关子,全国十八个海选点的评委人选都没有公布,最终的导师也还是黑色的神秘人,就等着开赛后再揭晓答案。

    h市新生偶像的海选地点定在咏歆电视台的总部大楼,此时,通过各种手段抢到门票的观众已经蜂拥而至,节目组并没有设置专门的记者席,各大媒体的记者不得不艰难地挤在这些观众当中。

    工作人员和参赛选手有特殊通道,可以通过核验身份和参赛编号入内。

    大楼中,巨大的一号演播厅已经早早地搭好了舞台,高清的led全景屏幕正设在银色镜面舞台的正后方,舞台对面是成百上千的观众席,最显眼的是那四个评委坐席还有一大块区域的传媒人坐席。

    苏语风在后台休息室等待着节目的开始,为了配合自己的节目,今天的她画了一个并不出彩的淡妆,用的都是自己家的产品。

    秀眉轻扫,浅淡的哑光大地色眼影,轻描淡写地勾勒出了眼睛的轮廓,粉色系的腮红给人一种强烈的少女感,唇膏也是同色系的,明明是很普通的妆容,因为底子好,竟然能给人带来一种精致完美的错觉。

    她的头发被放了下来,身上穿着破洞衣裤,虽然很潮,却意外地给人一种小可怜的气质,而不是达人的气质。

    她要的就是这种效果。

    参赛的人很多,每个城市的海选将持续进行三天,即便这样,节目组也不可能做到给每个人一间休息室,通常是两三个人一间休息室。

    和苏语风一间休息室的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女子,两人见面的一瞬间,苏月就在网上检索出了这个人的信息。

    二十万粉丝,不算小数目了,这个女主播算是小有人气。

    苏语风的脸上露出了一抹笑容,“你好呀,你是佳佳对吗?我看过你的视频,你唱歌很好听,真高兴能和你一间休息室。”

    放在任何一个世界,娱乐圈都是风波不断的名利场,见面恰到好处的恭维是在这个圈子混得如鱼得水的法宝。

    即便不能巴结,也不至于交恶,君不见娱乐圈各种塑料友谊,表面姐妹,被人暗地里搞了还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的大有人在。

    这些人际关系的处理看似微不足道,可谁知道现在跟你平起平坐说话的人下一秒会不会红?说不定下次在某个全是陌生人的尴尬场合中,你还能跟这些只有一面之缘的人打上一声招呼,不至于冷场。

    尹佳佳有一张娃娃脸,明明化了妆,脸上仍带着一丝稚气,听了苏语风的话,她显得有些不好意思,“那都是唱着玩的,粉丝听得开心就好。”

    “这样啊,看来我们的女主播不仅会唱歌,还很谦虚呀,我得告诉你的粉丝,她们粉对人了。”

    尹佳佳摆摆手,表情有些哭笑不得,“你不知道,说不定她们看过我今天的表演就脱粉了呢,我一面对那么多人就紧张……”

    两人断断续续地聊着,蓦地,休息室里的屏幕闪了闪,搭建精美的舞台出现在了屏幕中。

    新生偶像的海选,正式开始了!

    夫妻的吵架声、小孩的哭声、老年人的絮语,以及附近小摊的叫卖声,这一切的一切,无不带着浓厚的生活气息,竟教刚刚踏入和平社会的苏语风产生了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果然,末世、丧尸、军队、难民,那些都是上辈子的事了。

    一群在小巷中追逐打闹的孩子风一般地从她身边刮过,其中一个还在她的腰上撞了一下。

    苏语风浑身紧绷,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攥紧了拳头。

    多年来养成的条件反射,怎么可能不紧张?苏语风深吸了一口气。

    她在末世里是倒卖物资的投机商,最来钱也最危险的职业,开着一辆大货车,装模作样地奔走在各个安全基地之间,看似是买货卖货,实则是利用途中的时间将自己空间里种出来的东西伪装成收购回来的货物,然后卖到不同的基地。

    因为职业的特殊性,她无数次碰上希望军和丧尸潮交战,在战火中讨生活,哪能不警惕。

    于是傍晚时分,老城的人们看到,一个瘦弱的小姑娘站在居民楼下,就这么一动不动地站了半个小时。

    终于,苏语风手脚僵硬地迈开了步子,不是她客服了心理障碍,而是因为远处馄饨摊传来的香味太诱人了!

    经历过末世的人,最懂得饥饿是多么难捱,食物成为了人们最大的追求。

    苏语风已经十年没吃过一顿像样的饭了。

    “老板,来一碗馄饨。”

    “好嘞!姑娘,给你多抓了些紫菜,吃好啊!”

    店主是个实在人,给的分量很足,馄饨皮薄,看着像是一只只晶莹剔透的小船,漂浮在细火慢炖的骨头汤中,红色的虾皮,黑色的紫菜,看起来分外诱人。

    顾不得烫,苏语风的吃相是狼吞虎咽,速度是风卷残云,一个接一个地往嘴里送,吃的时候几乎要落下泪来。

    路边摊上坐着的其他人向她投来了难以言喻的目光,苏语风丝毫不以为意,经过了十年的风餐露宿,她已经算是吃相好的了。

    奈何这具身体食量确实小,吃了一碗便撑了。

    苏语风站起身,喃喃道:“既然吃饱喝足了,那就去看看这个世界吧……”

    她一路走一路看,走的时候,有意无意地避开了人群。

    上辈子人们即使进了安全区,也会注意和陌生人保持距离,毕竟谁能确定那些走在自己身边的“正常人”会不会突然变成丧尸咬自己一口呢?所以这个习惯她一时半会儿恐怕还改不过来。

    出了老城区范围,摆脱了那种上个世纪九十年代风格的建筑,苏语风才真正产生了重新回到现代文明中的感觉。

    街道两边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马路中川流不息的车辆,人行道上形色匆匆的上班族……

    那些大楼外墙的led屏幕上滚动播放着各种明星的硬照,都是论咖排位,在近距离放大的屏幕下,哪个明星脸上有死角,哪个明星身材有硬伤,观众都看得一清二楚。

    她路过了一家的资本雄厚的娱乐公司,这家公司的办公大楼led屏幕上正投着一个榜单,上面全是俊男靓女,足有十二个,显示屏下面是十二个心型的二维码,人们可以通过扫描这些二维码,付费给偶像献花,线上和线下的献花数量决定了榜单上明星的排位。

    她从原主的记忆中知道,这只是一家公司的榜单,华国所有娱乐公司还有一个联合起来的总榜,只要你是偶像,够全能,人气爆表,都能上这个榜。当然,榜单的排位厮杀也是非常激烈的,各路明星和各家粉丝为了争夺榜单的排位,各种招数层出不穷。

    前些年一家叫晋江影视城的娱乐公司里就有两个女明星,为了争夺榜单的位置不惜花大价钱刷花,最后被人举报,两个明星得不偿失,永远失去了上榜的机会。

    这个世界的人追星还真是疯狂啊,苏语风感叹。

    她已经很多年没接触到这些东西了,物质文明是精神文明的基础,命都难保的末世里,谁还会吃饱了撑的去追星?

    万众瞩目吗?听上去不错,比她以前累死累活做投机商强多了。

    来到这个世界,她没有什么别的要求,能够吃饱就好了。这个条件看似低,实则不然,在这个陌生的地方,她其实很没有安全感,在没有认识的人的情况下,只有相当数量的金钱能够带给她安全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