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9.第十九苏
    ,精彩小说免费!

    在这样的大型体育中心表演, 若只是个人演唱会还好, 粉丝们抱着同样的目的前来,大家都是一家人,没有什么事是粉着同一个爱豆不能解决的。

    然而此次不是演唱会,而是本来就带着竞争性质的比赛,各家的粉丝在组织进场的过程中免不了会发生一些冲突。

    好在因为后援会统一购票,各家粉丝都是扎堆的, 酥糖们来得很早, 脸上都用黄色的荧光液涂出了各种字体的“1314”。

    “哈哈哈笑死我了, 沈逸轩的粉丝什么鬼, 脸上画着那么大的‘250’, 不行了, 心疼他家粉丝三秒……”

    “还是咱们苏苏的号码最酷炫, 秒杀她们!”

    坐在右边的轩粉向笑傻了的酥糖们投来了幽怨的目光, 偶像的号码尴尬怪我们咯?号数好很骄傲吗?

    酥糖们理直气壮地回视, “号码特殊就是骄傲, 不接受任何反驳!”

    这时,又一群穿得花花绿绿的小姑娘在工作人员的引导下坐到了酥糖方阵的左边。

    酥糖们悄悄咬耳朵,“这是哪家的粉啊, 也太不走心了, 她们都没有会服的吗?”

    “笨!全是小姑娘,一看就知道是谢商微的粉丝了, 大概是因为偶像风格多变吧, 所以她们也穿的各种嘻哈服饰。”

    “她们的粉丝名居然叫蝎尾, 是不是太中二了……”

    “何止,她们脸上还画着蝎子,可怕的非主流少女!”

    这时,有酥糖发现了一个细节,“咦,谢商微的号码不是1573吗,我们两家站在一起真的会秒杀全场啊!”

    蝎尾们显然也发现了这件事,她们的会长是个身材娇小的女生,哒哒哒地跑过来和酥糖的会长商量了一会儿。

    因为两个偶像之间不构成竞争,两家粉丝一拍即合。

    巨大的横幅被接在了一起——1314,1573。

    一生一世,一往情深!

    她们约好了两家的偶像无论哪一个上台,她们都会一起举横幅,试问,有哪家粉丝比她们更拉风?这不仅仅是偶像的选手号码,还代表着她们对偶像的爱,一生一世,一往情深!

    粉丝们不知道,她们这番无心的举动,已经早早地立下了一个巨大的fg,当然,那是后话……

    看到这边的动作,一时间,隔壁轩粉的目光更加幽怨了,沈逸轩也是表演组的,她们完全能够想象,到时候巨大的“13141573”旁边,那个弱小、可怜又无助的“250”,画面实在太美……

    八点一到,体育中心室内的灯光齐齐熄灭,粉丝们自觉地举起了灯牌和荧光横幅,点点弱小的光芒霎时间汇成了一片绚烂的光海。

    为了让观众能看清选手们的表演,舞台上立了左中右三个超大的屏幕,此时,出现在屏幕上的赫然是两位主持人。

    歌唱组的评委席亮了起来,首先要上场的是歌唱组的选手。

    “世界很大,终点在哪……”

    清朗的男声从舞台最中心响起,慵懒中带着致命的吸引力,粉丝们激动得快要落下泪来,这是当年何嘉艺出道之前自己写的那一首歌!

    这首歌是很多学校最为青睐的励志歌曲,歌中带着少年人对于未来的迷茫,进入副歌部分后,迷茫褪尽,那激励人心的歌词足以唤醒每一个少年人骨子里的热血,这首歌不知陪伴过多少少年度过了人生中最艰难的时光。

    一瞬间,数不清的写着“一一”的灯牌亮了起来。

    时隔多天,何嘉艺终于回到歌唱组,向着最后的王冠冲刺!

    一首歌的时间太短,最后一句唱罢,粉丝们泪流满面,都意犹未尽。

    “一一,我要一辈子支持你啊——”空旷的体育中心里,粉丝用尽全力吼出的话回荡了很久很久。

    女孩破音了,但没有一个人会嘲笑她。

    台上,何嘉艺对着每一个方向都鞠了一躬,他的眼睛中有泪花在闪动。

    “一一不哭,比赛结束了,无论结果如何,我们都永远支持你!”

    “你永远是我们心中那个白衣少年——”

    “一一,你出道了三年,我粉了你三年,以后还会有更多的三年,加油,愿你走出半生,归来仍是少年!”

    归来仍是少年,这句话对少年成名的何嘉艺而言,无疑有着十分特殊的意义。

    “谢谢!”

    最终一战的赛制跟之前都不同,节目组不会在选手表演完后立刻公布分数,而是会在所有组的选手都上过台后,再公布最后获得那五个称号的偶像。

    选手一个个上场,之前一面对观众就会紧张的尹佳佳也拿出了自己最好的状态,几乎每一个选手表演完之后,都会落下泪来。

    新生偶像的两个月练习生活,终于在今天画下了句号。

    舞蹈组上台的时候,现场已然是沸反盈天,之前悲伤的氛围总算是冲淡了些许。

    躁动的鼓点,扑面而来的荷尔蒙,极具侵略性。

    谢商微穿着撕裂的上衣,那种介于男人和少年之间的青涩的小性感,看得在场的女生们热血沸腾。

    每一次闪烁的灯光,每一个变换的舞步,都恰到好处,这就是粉丝口中的帝王般的舞台掌控力。

    “救命,谁来奶我一口,我一个二十岁的老阿姨居然被这个小弟弟撩得不要不要的!”

    “我觉得我好像恋爱了。”

    “都闪开,我要抱走我家小狼狗!”

    ……

    表演组是最后上台的,站在台上时,苏语风的心情前所未有的平静。

    舞台上灯光亮起,看清他们扮相的那一刻,观众们立时知道了表演组最终战将要演绎的经典片段是什么。

    《窃窃狐语》,根据古代志异故事改编成的电影,导演丁汉义的名字可谓是如雷贯耳,这部电影作为该题材的开山鼻祖,在十五年前曾经轰动一时。

    粉丝们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原因无他,实在是女神这个扮相太令人震撼了!

    树林中,苏语风扮演的狐女幽月梳着飞仙髻,耳朵是尖尖的狐耳,一向以淡妆示人的她首次上了色彩浓烈的眼影,勾人的桃花眼被眼线笔拉长,眼波流转间,魅惑浑然天成。

    然而这魅惑中,却又带着一种天真不谙世事的单纯,矛盾到极致,让人无法移开视线。

    幽月的眼睛含笑,红唇微张,娇俏地开口了,“道长,我明明没有害人,你为什么追着我不放呢?”

    狐女细声细语,声音靡丽,只怕任何人听到她的话,都不忍拒绝她的要求,恨不得把天下奇珍异宝尽皆奉送到她面前,只为博得佳人一笑。

    然而,此时面对她的,却是一个铁石心肠的道长,卫天恒。

    “妖孽祸世,你现在没有害人,并不代表着你将来不会!”

    幽月闻言,仿佛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笑倒在了一旁的秋千上,她晃着脚丫,脚上的银铃声清脆悦耳。

    “道长,什么是人,是么是妖,人就一定是一心向善,妖就一定是十恶不赦吗?”

    说罢,不等对方回答,她又得意地道:“我才来人间不久,但人会的我都会了,我给你唱我新学会的歌吧!”

    幽月坐在秋千上,一派天真,唱的却是最不堪的淫词艳曲,靡靡之音。

    现场观众震惊地发现,这首歌用的不是配音,根本就是苏语风的本音,是女神自己在唱!

    卫天恒恼羞成怒,“妖孽闭嘴!”

    幽月不解地跳下秋千,放荡地踮起脚搂住了对方的脖子,在对方耳边道:“道长,你生气什么,又脸红什么?这首歌我可是从你们人那里学来的!”

    “放肆!”

    幽若被一把推开了,她委屈地拍了拍自己的衣衫,“你这个人不好玩,我找别人去啦!”

    “你要找谁?”

    “我去找我的孟郎,道长你不要再跟着我了。”

    “人妖厮混,成何体统!”

    “我们是两情相悦的,你这个人好奇怪,什么都要管,我说过不会害人的。”

    “站住!”

    “哎呀,你怎么随便抓人家尾巴,淫贼!”

    一向洁身自好的卫道长哪里想到自己会有被人叫做“淫贼”的一天,他的脸更红了,像是被人掐住了嗓子,“失、失礼了。”

    舞台上灯光暗了下来,道具组飞快跑过,是要转换场景了。

    酥糖们炸锅了。

    “雾草雾草雾草,沈逸轩的定力也太好了,他是怎么把持住把苏苏推开的?”

    “天哪,我现在心还跳得好快,刚刚屏幕上苏苏看我的那一眼,我都快无法呼吸了,可我是个直女啊!”

    一个男粉丝夸张地做出了西子捧心状,“苏苏,求娶!”

    众妹子:“滚!”

    旁边沈逸轩的粉丝又是骄傲又是担心,偶像,你可务必要把持住啊!

    灯光再次亮起,场景变成了一间简陋的书房。

    狐女幽月看上去跟周围的环境格格不入,只见她已经收了狐耳,听话地帮孟文斌研磨,黑色的墨水沾到了脸上还不自知。

    “孟郎,你写的字真好看。”

    孟文斌的神情有些不自然,仔细看的话,会发现此时的他浑身紧绷,像是在努力压抑着恐惧,“前人言字如其人,大丈夫行于世,当写得一手好字,日后有空,我教你便是。”

    “那倒不用,我又不是什么大丈夫。”

    “幽月,如果……我是说如果,我们不能一直在一起怎么办?”

    幽月皱了皱眉,“为什么不能?谁要拦着我们,杀了便是。”

    孟文斌一怔,再不敢多言。

    场景再次变换。

    狐女幽月终于失去了一惯的散漫,她削葱一般的手正掐着一个女子的脖子,“你就是那个要嫁给孟郎的女子?”

    “你就是那个来历不明的妖精?呵……”

    “你笑什么?”

    “我笑你可笑,我和孟郎青梅竹马,婚事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难道以为他真的会爱上一个妖精?”

    “你不怕我杀了你?”

    女子闻言怒目相向。

    “不过放心,我又不想杀你了,我要你看着孟郎娶我,他答应过我,他一定会的……”

    又是之前的树林。

    卫天恒神色复杂,“你……为何执迷不悟?”

    幽月双眼通红,“骗子,人都是骗子,可笑,他就这样跑了,难道以为我会找不到他吗?”

    “你放手吧,据我所知,孟文斌遍访名门正派,请了高人来收你。”

    “不放,就不放,谁都不能拦着我!”

    幽月双手成爪向对方袭去,卫天恒震惊不已,“你!”

    他不敢拔剑,只用剑鞘抵挡。

    “死心吧道长,不要阻止我,你打不过我,我也打不过你,有什么意思呢?”

    幽月决然离去。

    十里红妆,碎红漫天,画面切到了影片最后一幕。

    幽月倒在了血泊中,堪堪赶来的卫天恒目眦欲裂。

    狐女抬了抬手,虚弱地笑了笑。

    “道长,你叫什么名字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