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6.第十六苏
    ,精彩小说免费!

    苏语风有些不敢相信, “万华传媒?新生偶像的联合主办方之一?他们做这样有损节目声誉的事,违约了吧?”

    “这件事的成本不低,做这些对她有什么好处……”

    李玲玉?!

    苏语风的瞳孔猛缩,怪不得怪不得,合着这是李玲玉在给自己开路呢?清除了谢商微, 下一个该轮到她了吧?

    不愧是她的好表姐。

    原先李玲玉在练习生中间再怎么孤立她,再怎么针对她, 她都顾念对方是原主的表姐, 况且也没对自己造成什么实质的影响, 所以才没跟李玲玉计较。

    只是这一次, 苏语风是真的被惹毛了。

    谢商微是她重视的朋友, 就像她受欺负,对方会不假思索地出手, 同样, 谢商微出事, 她也不会坐视不理。

    “凭她,也配踩到我头上去?”苏语风的眼神中带着一丝狠意,她从来都不是逆来顺受的人。

    “她不是喜欢爆别人的**吗?你帮我全天二十四小时盯住她的行程,我倒要看看,她为了赢过我会做到哪一步。”

    “我不喜欢陷害人,但如果是她自己不走在正道上,就怪不得我帮她的粉丝看清她的真面目了。”

    ……

    节目组忙活了一晚,始终没有查出那个偷拍的人是谁,没办法,拍摄照片的位置恰好是楼里监控照不到的角落,转过弯就是安全通道,那人应该是拍完就从安全通道走了。

    为了不让这次事件对节目的负面影响继续扩大,当晚凌晨,新生偶像官博发表了声明,大致意思是该次事件仅仅是选手与工作人员之间的小摩擦,已经通过友好协商化干戈为玉帛,请网友理智看待,并且强烈谴责了混入节目组偷拍选手生活的行为。

    这一声明虽然挽回了节目形象,却对谢商微本人的困境帮助不大。

    他和苏语风二人被黑得体无完肤,不少人嘲笑他们是这一期新生偶像中糊得最快的练习生。

    不过任凭网络上再怎么天翻地覆,哪个艺人崛起哪个艺人又光速陨落,地球也还是要照样转动的。

    周日,新生偶像第一轮淘汰赛,正式开始了!

    节目后台化妆间,几十位化妆师手上的动作不停,工作人员催了又催,不断有人进进出出,一派忙碌。

    “苏小姐,你皮肤这么好,我都不忍心下手了。”化妆师将粉底液拍到美妆蛋上,上下比划着,动作有些迟疑。

    《岁似年年》中的剪红是个普通农家女,常年劳作,肤色需要画得暗黄些,导演要求越自然越朴素越好,除了粉底其他都不能上,对于常年带妆才能上镜的女选手来说,无异于毁容。

    “姐姐,别呀,”苏语风笑得眉眼弯弯,握着化妆师手里的美妆蛋往自己脸上扑,“你帮我画得像一些,我得分也能高一些呀。”

    化妆师想想也是,一咬牙拿出了自己的专业功底,很快就把粉底液拍匀了。

    镜子中,女子穿着古装,头发被束成了简单的双平髻,眉如远黛,双瞳剪水,仿佛只要那双眼睛清凌凌地那么一瞥,旁人立时只愿为其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苏语风却皱了皱眉,因为吴导之前语重心长地对她说过,她这双眼睛,在这场戏里用得恰当便是利器,稍有差错便反而是拖累。

    但愿不会抽到那场戏吧,那场她也没有把握能演好,苏语风闭目思索着。

    这时,旁边走过来一个人,和她一模一样的着装,气质却迥然不同。

    苏语风站了起来,两人是表姐妹,五官有那么一两分微妙的相似,当她们面无表情地站在一起时,周围的人竟然产生了一种两人在面对面照镜子的错觉。

    然而错觉也只有那么一瞬,因为李玲玉脸上那让人不舒服的笑打破了平衡。

    李玲玉侧身凑近了苏语风耳边,“表妹,你是在担心吗,害怕抽到那一段?”

    苏语风笑了,故作亲昵地拉着对方坐下,像是想说点什么悄悄话。

    “你都不担心我担心什么,表姐,你得知道,在这个舞台上,你永远比不过我!”

    李玲玉的表情扭曲了一瞬,“希望你到时候还笑得出来。”

    对方一走,苏语风收敛了笑容。

    淘汰赛的赛制跟海选时截然不同,比赛将分为三个录制组同时进行,也就是说会有三个舞台——表演组、歌唱组、舞蹈组,每一组都有四位专业评委和五十位媒体评委来打分。

    评委阵容变得更加惊人了,之前黑幕了苏语风的辛浩然此时已经没有资格坐在歌唱组的评委席上了。

    节目的后期剪辑只会剪出每一组比较精彩的表演片段,然后作为成品放到独播平台,其他人的表演还是以视频片段的形式放到节目官网。

    表演组录制现场。

    导演喊了开始后,主持人熟练地介绍完来宾,很快就到了抽签环节,大屏幕上的数字和名字随机组合着,说是随机,不过谁也不知道,这幕后会不会有一双无形的手在操控。

    屏幕最后定格,看到结果的那一瞬间,后台大休息室中的苏语风猛地把目光投向了不远处的李玲玉,对方脸上还带着来不及收起来的得逞的笑。

    不过李玲玉看起来似乎也不打算掩饰,见苏语风看过来,她笑得更加肆无忌惮了。

    苏语风不相信天底下会有这么巧的事,对方前脚来挑衅完,后脚预言就成真了。

    李玲玉的公司作为主办方之一,买通工作人员何其容易。

    苏语风看了看自己名字旁边挂着的何嘉艺的名字,嘴角流露出一丝苦笑,看来何嘉艺的粉丝又要觉得自己蹭着她们家小天王不撒手了。

    因为《岁似年年》的两条主线是平行的,男女主不会有交集,所以到时候苏语风和何嘉艺虽然会同台表演,但是不会有互动。

    这样一来难度更大,他们需要在没有互动的情况下让自己和对方的表演契合,最好做到融为一体,相辅相成。

    不得不感慨,那些抽到独角戏的选手真是幸运。

    苏语风在李玲玉前面上台,临走时,她看了对方一眼。

    不知道为什么,李玲玉被这一眼看得心悸不已。

    苏语风按照排练时的走位在舞台上定好了点,蓦地,周围的灯光都黑了下来。

    她深吸了一口气,心道:“苏月,给我用那个吧。”

    “苏月,你听着,现在微博上对我都是负|面评价,无论是昨天为谢尚微发言也好,还是之前的‘女友’事件也好,其实都有后遗症,这些不是简单的营销手段就能抹消的,我必须拿实力说话,打一场漂亮的翻身仗,但是眼前这场戏,我没有把握。”

    “而我,不想输。”这是属于她的傲气。

    舞台上灯光亮起。

    *

    老族长一大早就到了剪红家,坐着沉思了半天,凝眉不语,茶水换了一盅又一盅,剪红的母亲坐在一旁默默垂泪。

    半晌,老族长开口了,“剪红啊,那天大富被团子几个按住的时候,衣衫不整的,你……有没有……”

    正在赶制冬衣的剪红手一抖,一点殷红的血珠出现在了她的指尖,她抬起头,那双清澈的眼睛里像是要喷薄出怒火。

    “我什么都没看到!”

    “剪红啊,你别看大富这小子浑是浑了点,不过一旦成了家,肯定是个体贴家里的……”

    剪红震惊地望向对面坐着的老人,“族长?”

    “你娘呢,她也是这个意思……”

    灯光熄灭,舞台另一端的灯光亮起。

    北风呼啸,凌厉肃杀。

    “将军,这还没入冬呢,你就盼着今年的冬衣了!”

    程嘉望着远方,笑笑不语。

    “报,朝廷派的使者带圣旨来了。”

    “使者?”杀敌无数的大将军握紧了拳头,重重地砸在城墙上,又是一阵大风刮过,他闭着眼睛道:“把人带过来吧。”

    ……

    剪红推开了窗户,村里不少对着这边指指点点的妇女见了她,连忙移开了视线,她忽然觉得,那些丑陋的人心和流言大概比塞外的寒风还要可怕,它们像刀子一样,一刀一刀刮在人身上,刺骨的凉。

    她在窗边坐了一天,阳光终于该从西边照进来了 ,这光,曾照在自己心爱的人身上,穿越关山万里,终于来到了自己身边。

    她的嘴角漾出了一抹动人的微笑,温柔至极。

    这种温柔,与那银簪的尖锐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

    剪红那双总是盛满柔情的眼眸被一块丑陋的黑布遮了起来,她什么都看不见,却依然坚持赶制着手里的冬衣,尽管她已经弄得满手是伤。

    “怎么办,快要入冬了,来不及了,来不及了啊,嘉郎在边关怎么办啊……”

    剪红焦急地喃喃着,然而越急越是出错,手中的冬衣被鲜血染红了,包裹着眼睛的布也被打湿了。

    她终于嚎啕大哭,“来不及了啊……”

    ……

    “将军,这是最后一批送过来的东西了,还是没有。”

    “将军!您突然冲出城去干什么!”

    “剪红,剪红一定是出事了,她一定是出事了,没有我在身边,她该怎么办?”程嘉翻身上马。

    “唰!”守城的士兵交叉的剑戟拦住了出城的路。

    程嘉清醒了过来,颓然地任自己摔下了马,是了,自己现在,还如何回得去,他蜷缩在地上,肩头隐隐颤抖着……

    *

    灯光骤亮,表演结束,现场鸦雀无声,只听得到少女压抑着的啜泣声。

    良久,和关友林一起坐在导师位的吴导开口了,“小苏丫头,你给了老头子我好大一个惊喜啊。”

    主持人终于反应了过来,示意道具组清理舞台后,带着两个选手站在台上接受点评。

    苏语风像是完全没从之前的情绪中走出来,她定定地望着站在自己身边的何嘉艺,眼神悲切,又带着说不出的眷念。

    何嘉艺被这个眼神看得有些恍惚,之前听人说好的演员能带领其他演员入戏,今天他终于信了。其实他之前在排练的时候从没有像在台上这一次发挥得这么好过,这场酣畅淋漓的飚戏,竟带给了他和唱歌一样的满足感。

    女孩的眼神太让人心疼了,出于感激,何嘉艺温柔地摸了摸苏语风的头,“没事了,表演结束了。”

    苏语风胡乱地点了点头,伸手抹去了脸上的泪水。

    用入戏太深四个字来形容苏语风此刻的状态都不算贴切,准确地说,她刚才在台上已经人戏合一,这并不是一个形容词,而是事实。

    她让苏月给她用了系统商城的一样道具——人戏合一。

    这个道具会在使用过程中让使用者忘掉自己是谁,然后将要扮演的角色的经历、感情、性格统统加之在使用者身上,让使用者发自内心地觉得自己就是这个角色,她即是我,我即是她。

    这就是所谓的人戏合一,真正的忘我投入。

    在道具的说明书上,刺目的鲜红字体注明了一行字:人戏合一使用后会产生强烈的后遗症,轻则精神恍惚,重则人戏不分,不建议心智不坚定者使用。

    这也是苏月之前不让她用的原因,但是这场戏太难了,她要扮演的不是失明前也不是失明后,而是剪红毅然决然地选择刺瞎自己眼睛的那个过程。

    作为一个现代女性,她实在无法理解封建社会下的女子对于名誉的看重,体会不到人言可畏这四个字的真正含义,更代入不了剪红对程嘉那坚定到义无反顾的爱,所以之前吴导一直摇头叹气,觉得目前的她确实达不到这场戏的要求。

    导师席上,吴导的目光中带着赞赏,“我记得我之前给你说过一句话,你的那双眼睛在这场戏里用得恰当便是利器,稍有差错便反而是拖累,因为太过美丽的东西毁灭了,带给观众的只能是遗憾,然而这场戏要表达的,不是遗憾,而是解脱,对剪红来说,这是挣脱外在束缚的一次新生,我很高兴,你做到了。”

    “你没有让观众的注意力停留在你的眼睛上,而是致力于表现人物,并且表现得堪称完美,小苏,你是我继董思瑜之后第一次给出这么高评价的女演员。”

    吴导口中的董思瑜,正是当年《岁似年年》的女主角。

    “谢谢吴导。”苏语风对着吴导的方向深深地鞠了一躬。

    坐在吴导旁边的关友林拿起了话筒。

    “苏语风,何嘉艺,作为你们的老师,我真是没有想到,你们在舞台上会配合得这么好,几乎没有串戏。小苏的演技固然让人惊艳,但是何嘉艺,你的表现同样不俗,我看得出,直到上台前你都没有准备好,刚才你的表现不能说是十全十美,但是挑战自我,你是成功了的。”

    “站上这个舞台,你们作为选手,其实要想的不仅是名次啊得分啊那些功利的东西,我希望你们能学到一些东西,这对你们以后的路绝对有好处。”

    何嘉艺同样弯腰鞠躬,“谢谢关老师,我来到这里,真的收获不小,谢谢。”

    主持人:“谢谢吴导和关老师对两位选手的点评,下面有请我们的四位评委为选手打分。”

    第一个给出评分的自然是资历最轻的影帝薛维。

    “你们让我回到了当年《岁似年年》的拍摄现场,你们都做得很好,两人,我都给十分。”

    第二位评委是已经封神多年的大荧幕女演员朱叶君。

    “1314号苏语风,你的演技让我很难想象,你竟然是一个这么年轻的,没有经过专业训练的小姑娘,你的潜力是无限的,我给你十分,何嘉艺,看得出,你在台上的情绪其实是被这个小姑娘带着走的,很遗憾,这一次我只能给你九分。”

    ……

    最终又经过了传媒人士投票,苏语风拿到了一个难以想象的高分,而何嘉艺的分数也同样不低。

    听到这个分数,后台的李玲玉脸色煞白,她浑身颤抖,大脑一团浆糊,甚至将背得烂熟的台词都统统忘光了。

    “2713号选手李玲玉,准备上台了。”

    彻底完了,她要表演的是和苏语风相同的片段。

    李玲玉僵硬地站在台上,魔怔了一般,脑海中不断回响着苏语风对她说过的那句话。

    “你永远比不过我!”

    这句话就像是一个诅咒,一个谶言,死死地压制着她。

    整场表演,她机械地念着台词,连走位都忘了。

    一塌糊涂,和她同台的男演员也被她拖累不浅,两人拿到的分数低得可怜。

    李玲玉失魂落魄地回到大休息室,里面只剩下了寥寥几个人。

    苏语风的情绪有些不稳,但终于不会莫名其妙地掉眼泪了,她见到脸色白如金箔的李玲玉,脸上露出了胜利者的笑容。

    “想拿我当垫脚石,小心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苏语风的眼眶红红的,却并不会给人以柔弱的感觉,“你那些歪门邪道或许有那么点儿用,但归根结底,这是一个靠实力说话的地方。”

    “说起来,还是你为我挑了这出好戏,给了我这个机会。”

    听到她最后一句话,李玲玉疯了一样推了她一把,苏语风没想到对方会突然发疯,但她哪里会是任人宰割的人,她反应迅速地抓住了李玲玉,只是到底维持不了平衡了,两人齐齐摔倒在地上。

    “你疯了吗?”陈航宇目睹了全过程,大步过来推开了李玲玉,对苏语风道,“你没事吧?”

    苏语风的脑子有点不够用,剪红的情绪一直在影响她,以至于她现在整个人又开始浑浑噩噩的。

    陈航宇见她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刚哭过的小脸上仿佛带着莫大的委屈,呼吸一窒,伸手穿过她的膝盖,想要将她抱起来。

    这时,苏语风看到了不远处走进来的一个人影,正是何嘉艺,她猛地从地上起来,跑向了那个人。

    “你在干什么?”带着怒意的声音响起,苏语风被一只大手按住了脑袋,整个人定在了原地。

    听到这个声音,苏语风这才清醒过来,抬头一看,谢商微正黑着一张脸,似乎是刚表演完,他的脸上还带着汗水。

    天哪!真是惨不忍睹,刚才她竟然差点跑过去把何嘉艺扑倒了,人戏合一的后遗症确实可怕,她觉得自己有那么一瞬间都快分裂成两个人了,看来这东西还是少用为好。

    见苏语风还在发呆,谢商微的视线扫过她肿起来的脚踝,径直将人打横抱了起来。

    苏语风猝不及防,连忙搂住对方的脖子,“还好还好,你来了。”

    “我刚才要是没有出现你想干嘛?”

    苏语风认真地思考了这个问题,“大概也不会做很出格的事吧,也许……何小天王的贞洁会不保了?”

    谢商微听了这话气得想把人丢出去,“不就是演个戏吗,你还真把人当自己的情郎了。”

    苏语风讪讪的不敢说话,这不怪她,都是人戏合一的锅!

    少年的手十分有力,苏语风靠在他身上,听到对方胸膛中传来的心跳声,觉得有趣,于是把耳朵凑过去听。

    “别乱动,重死了,小心我把你丢下去。”

    “你敢!”

    少女的发间带着若有若无的香气,身子软软的,整个人像是一个易碎的洋娃娃,谢商微心里一动,他还真不敢把她丢出去。

    休息室内,李玲玉上前抓住陈航宇的手,“阿宇……”

    陈航宇皱了皱眉,甩手离去。

    一旁看见这一幕的女选手纷纷对李玲玉鄙夷不已。

    “之前她不是说陈航宇是她男朋友吗,现在打脸打得疼不疼,人家压根就不想理她……”

    “算了算了,既然她都是乱说的,以后少和她来往吧。”

    “这人真是,怎么能骗人呢……”

    看着陈航宇冷漠的背影,一瞬间,李玲玉觉得自己内心有什么一直坚持的东西轰然倒塌了,半晌,她才拿起手机拨给了自己的经纪人,“丽姐,我好像演砸了……”

    ……

    虽然淘汰赛的节目定在周三播出,但作为选手,他们自然是在比赛当天就知晓了结果,这一天,整整五十名练习生被淘汰出局,收拾包袱走人,李玲玉赫然就在其中。

    表演组少了李玲玉这个碍眼的存在,气氛顿时好了不少,经过这么多天的相处,练习生们终于成功地达打成了一片。

    不过最近几天他们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那就是苏语风。

    作为上一场的最高分,女孩这几天却在练习中频频走神,连向来爱才的吴导都没忍住,时不时地来批评她几句,更别说一向喜欢训人的关友林了。

    谢商微再一次拦下了想往何嘉艺跟前凑的苏语风。

    “你这入戏程度是不是太夸张了?”

    谢商微的眉心都可以夹住苍蝇了,“体验派那一套也太可怕了,不然,你还是试试用方法派的方式去表演?”

    “你别瞎操心了,我这个状态最多持续几天,很快就会好的。”

    若论心志坚定,苏语风如果排第二,怕是没几个人能排第一了,毕竟上辈子最后的时候,身边的人都死光了,她还一个人坚持了那么久没有发疯,也算是难得了。

    末世是一个锤炼人意志的地方。

    *

    苏语风对第一期的淘汰赛抱了很大的期望,提前半个小时就登录了独播平台。

    这一次她的搭档是何嘉艺,就算她没有拿到表演组的最高分,节目组也会把她的片段剪辑进去的。

    节目进行到一半,终于等到了自己出场,果不其然,整整十五分钟的表演片段,节目组一分钟都没有剪掉,包括后面吴导和关友林的点评,也都在里面。

    这是苏语风第一次看到自己在舞台上的表演,这种感觉不可谓不奇妙,镜头中所定格的,仿佛不是她,而是另一个人了。

    苏语风翻了翻评论区,里面对自己的评价不出意料地友好了很多。

    5900l:不得不说,苏语风虽然没脑子,但演技还是在线的,我家薛维真有眼光。

    5901l:楼上,你真当人家没脑子呢?那条支持谢商微的微博一发,不知道拉来了多少关注度!

    5902l:我家一一看上去好憔悴啊,之前的练习是不是太辛苦了?强烈要求节目组把练习强度降低!

    5903l:如果真像楼上的楼上说的那样,那这妹子的炒作算是成功了啊!

    5904l:不管是不是炒作,我已经被苏苏的演技圈粉了,为苏苏打call!

    ……

    看着微博后台不断暴涨的粉丝数,苏语风开口了。

    “苏月,动手吧。”

    继伤人门声援事件过后的第四天,苏语风终于采取了反击。

    微博上,不少与苏语风有关的软文陆续发布了,类似于《新生偶像最强演技派,用实力说话》、《超越原作的新版岁似年年》的标题一时间泛滥成灾。

    #新生偶像苏语风#的话题瞬间被刷上了热搜,不少吃瓜群众慕名而来,看完剪辑视频后当场宣布入了粉籍。

    视频下还出现了一大波何嘉艺和苏语风的cp粉,叫嚣着让官方爸爸继续产粮。

    一夜之间,苏语风的微博粉丝数暴涨到了两百万,不过有粉就有黑,原因在于某些网友的夸张言论,说苏语风的表演超越了董思瑜,惹来了董思瑜粉丝的不满。

    总的来说,这一场翻身仗,她赢得漂亮至极!

    而第二天,苏语风也终于收到了参赛以来,第一份满意的公司邀约。

    辰星娱乐,行业里排名前三的巨头,也是影帝薛维的签约公司,目前华国娱乐风云榜前十位艺人,有四位都出自辰星。

    *

    h市,lexi大楼露天餐厅,精致的玻璃穹顶设计完美地隔绝了令人头疼的紫外线,室内温度适中,舒缓的音乐声从小提琴的弓弦间流出。

    苏语风画了淡妆,身上黑色的裙子映得她肤白胜雪,同色的系带高跟鞋包裹着少女纤细的脚踝,她手里抓着的明明是普通的白色小包,却硬是被身上的气质衬出了几分奢侈品的气息。

    角落里一个男人向她起身示意,苏语风摘下了那副遮了她小半张脸的太阳镜,向男人踱步过去。

    陶郡十分有绅士风度地为她拉开了椅子,苏语风挑了挑眉。

    面前的男人看上去三十岁左右,五官俊逸柔和,气质温文,身上带着十足的书卷气息。

    这样的外形条件,去当明星都绰绰有余了,竟然会甘心成为绿叶,做一个给人打工的经纪人?苏语风心里存了疑惑。

    陶郡淡淡地笑了笑,“不知道你喜欢什么,就先帮你点了柠檬水,夏天喝着解暑,也有助于保持身材。”

    苏语风回以一笑,“谢谢。”

    因为知道彼此行程都紧张,陶郡直接开门见山了,“你应该已经看过我给你发的电子版合同了,怎么样,感兴趣吗?如果对合约中的某些款项有异议,我可以代表公司和你商量。”

    这就是参加新生偶像再签约的好处了,寻常娱乐公司签人,每一个练习生都是一律的霸王条款,没出道的艺人完全没有谈条件的资格,而且就算签了,你也不一定会有出道的机会,在公司练习了三年、四年才得到曝光的艺人大有人在。

    然而现在,国内领先的娱乐公司经纪人,正诚意十足地坐在苏语风面前,心平气和地跟她谈着条件。

    苏语风挑了挑眉,“在提异议之前,我能先问一个问题吗?”

    陶郡看上去十足的好脾气,“请说。”

    “签下我,到底是公司的决议,还是陶先生作为经纪人的个人行为?”

    据苏语风所知,娱乐公司签人有两种,一是公司决定要签谁,然后再把任务下达到经纪人手上,二是经纪人使用自己的权利,签下自己看中的艺人。

    陶郡闻言,像是来了兴致,“为什么这么问?”

    少女的眼睛中闪过一丝狡黠,“因为这个问题的答案决定了我接下来要提出的条件。”

    “好吧,你很聪明,”陶郡的语气有些无奈,“根据我方签下你这个意愿的强烈程度,来判断自己狮子大开口的限度。”

    “怎么能叫狮子大开口呢,我只是想我们两方利益最大化,毕竟你们也不想签下一个消极怠工的艺人吧。”苏语风调侃地道。

    陶郡点了点桌子,“我看你的资料显示你才十八岁,真不知道哪儿来的这么多心思……我可以明确告诉你,这是我个人的抉择,但你提出的任何条件,我都可以越过公司直接敲定,不过有一点前提,你得说服我。”

    “所以,你可以直接和我谈。”

    苏语风有些惊讶,就像对方调查过自己,她也让苏月查过陶郡这个人,陶郡曾经带出过一个登上华国娱乐风云榜第一位的女艺人,足以证明陶郡的本事,对于这一点,苏语风没有任何要质疑的。

    只是在那位女艺人跟辰星娱乐解约后,陶郡休息了五年,算起来,自己应该是陶郡回到这个圈子后第一个要签约的艺人。

    所以无怪乎苏语风惊讶了,一个歇业五年的经纪人,在公司竟然能有这么大的权力吗?陶郡这个人,一定不简单。

    不过,这不是她要关心的,她只需要拿到自己满意的合约就可以了。

    苏语风点了点对方的笔记本,“那么,我们开始吧……”

    餐厅里的小提琴手拉了一曲又一曲,两人面前的水也换过一遍了。

    最后一个细节商议完,陶郡揉了揉自己的眉心,“小丫头,你的胃口不小。”

    苏语风一边吸柠檬汁,一边哼哼了几声,“那必须的,我现在身价高着呢~”

    “你现在确实很抢手,你提出的这些条件换做别的小娱乐公司,一定会乐得答应,不过,还说服不了我。”

    “登顶。”苏语风轻描淡写地吐出了这两个字。

    “陶郡小哥哥,你想再带出一个登顶的艺人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