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3.第十三苏
    ,精彩小说免费!

    “吴导,您说的是我?”

    苏语风有种晕乎乎的感觉,这种感觉类似于天上掉下一个馅儿饼,所有人都伸长了脖子张望,指望好事能降临到自己头上来,而她一个路过的,就这么直愣愣地被那个馅儿饼砸懵了。

    不是她脸皮薄,放别的事上,她脸皮能比城墙厚,只是在演戏这件事上,她确实一点经验都没有啊!

    “就是你,丫头,你的眼睛有戏,能让人读出故事。”吴导笑眯眯的,仿佛丝毫没发现自己的话给这群后生们带来了怎样的冲击。

    其他练习生顿时心里头不是滋味儿了,苏语风在练习生涯开始前就借着“黑幕”和“女友”事件火了一把不说,这一来还得到了吴导的青睐,他们怎么就没这么好运?

    跟拍的摄像师立即把镜头给了苏语风,既然采取了真人秀的方式录制,为了收视,节目组就是要制造冲突,挖掘看点。

    苏语风在镜头下腼腆地笑了笑,她不是会被一两句夸奖弄得找不着北的人,她开始认真琢磨吴导的话。

    “眼睛有戏”这四个字,很难说,她觉得对方话中所表达的意思并不是指目前的她演技多精湛,练就了一双“戏眼”,而是赞叹她比起其他人的先天优势。

    如今演艺圈大多数演员都有或轻或重的近视,戴美瞳上镜吧,显得死板不灵动,不戴美瞳吧,那一张心灵的窗户仿佛又被一层薄纱给遮住了,显得茫然不传神。在这种情况下,她这双被灵泉修复过视力的眼睛就显得尤为宝贵了。

    而大荧幕导演,最为钟情描绘角色的那一双眼睛。

    关友林打开了练习室里的投影仪,播放吴导的成名作《岁似年年》。

    《岁似年年》是一个悲情的故事,风朝天玄历二十五年,外敌入侵,男主程嘉响应朝廷征兵,戎马一生,女主剪红一年又一年地站在颓圮的城墙上西望,盼着爱人能够回来。

    观众一会儿跟着镜头陷入战场残酷的厮杀,一会儿又窥到朝廷波涛诡谲的机锋,而更多的时候,他们为被困在一方小小天地的女主揪起了心。

    这个女孩,还能等到所爱之人归来吗?

    那年,村里一个流氓喝醉了闯进剪红的家,想要轻薄她,虽然最后被闻声赶来的人制服了,但村中的闲言碎语多了起来。一天,剪红坐在房里,傍晚时分的太阳光从西方照了进来,她笑得那么温柔,手下的动作却毫不留情——她用簪子刺瞎了自己的双眼。

    年复一年,胜利的号角终于响起时,归心似箭的男主却在黑虎城被皇帝设计围杀,兔死狗烹。

    影片最后一幕,影帝薛维饰演的程嘉站在黑虎城外,身上中了数箭,眼神却定定地望着远方,他笑得张狂。

    “我这一生,不为朝廷,却是为你。”

    覆巢之下,焉有完卵?我这一生,不为朝廷,只是为你,值得。

    全篇,除了开头男女主分别,之后两人就再没有了对手戏,明明是看似平行的两条故事线,却让观众看到了互相纠缠的两个人,无论是程嘉惊喜地收到剪红寄来的冬衣时,还是剪红笑着刺瞎自己双眼时。

    这教人怎能不感慨吴导镜头的魔力!

    片尾曲响起的时候,不少练习生尚沉浸在影片的情绪中没出来。

    “相信大家都猜到了,和往年一样,这一周的淘汰赛上,节目组将会从这部影片中截取五个片段,选择表演组的练习生需要抽签决定自己要演绎哪个片段……”

    其实大部分练习生在看到吴导,又见关友林放了这部影片时,心里就有点数了。这部影片的难度不低,他们中不少人或许会放弃表演组,转而去其他组准备自己的节目。

    “不妨透露给你们,这次淘汰赛的奖励也非常诱人,分数最高的几人将获得由吴导担任监制的电视剧的试镜机会。”

    此话一出,满座哗然,吴导向来只专注大荧幕,什么时候开始做电视剧了?这位心高气傲的大导演竟然要从神坛上下来了吗?

    吴导摆了摆手,“你们别听老关瞎说,老头子最近没活干,当个名誉监制,甩手掌柜而已。”

    众人马上反应了过来,近些年是有不少电视剧邀请名气大的导演担任监制,一般都是作为噱头炒话题,不过就算这样,能够得到吴导认可的作品,想来也差不了,至少都是上星的!

    练习生刚出道,拿到的角色再好也不过是网剧主角,亦或是星播剧的小配角,听关老师这意思,这次的奖励竟然是星播剧主角的试镜机会?

    一时间,原本打算换组的练习生又有些意动了。

    “小苏丫头啊,你若是抽到了剪红失明后的片段,那你这双眼睛,可是派不上用场咯。”吴导再次把焦点引到了苏语风身上。

    吴导语气里看好戏的意味实在太浓了,若不是对方是个成名已久的大导演,苏语风都要怀疑他是不是故意选这部电影来考她的了。

    摄像头跟了过来,苏语风笑了笑,对方确实是抛了一个难题,饰演失明的人比饰演正常人要难上数倍,更何况眼睛是她的优势所在。

    “我想挑战看看。”

    吴导闻言笑得合不拢嘴,“好,你们这群后生好好练,我等着看一场不一样的《岁似年年》。”

    之后的几天,吴导就很少出现了,前辈一走,关友林终于露出了剥削者的一面,找了几个助手一起来帮助练习生完成练习。

    或许是因为之前吴导对苏语风的关注表现得太过了,这一期所有女选手都有些沉不住气。

    其中以李玲玉尤盛,此时,关友林正狠狠地皱着眉,说出的话一点儿也不客气。

    “2713号,我看过你首秀时的表演,当时演得不是挺有灵气的吗,今天怎么了,不在状态?”

    说着,关友林转身拍了拍手,所有和助手配合练习的练习生都看向了他。

    “你们听着,我要的是你们每一分每一秒都全神贯注,如果心思不在戏上面,就最好不要报我的课!”

    众人没想到这个表面上看起来和蔼可亲的老师背地里要求这么严格,纷纷忙不迭地点头,以免被骂了还要剪进节目里,到时候妥妥的就是掉粉啊!

    蹲在角落里的李玲玉咬紧了嘴唇,胸中的嫉妒不平之情几乎要溢出来了。

    “好了,再来一遍!”

    谁也不知道自己到时候会抽到哪一个片段,所以每一个片段都需要练习准备。

    李玲玉要演的是剪红被流氓轻薄那一段,因为没能进入情绪,表现出来的愤怒更像是滑稽,与流氓的拉扯与其说是反抗,倒不如说是欲拒还迎。

    关友林的眉心都快拧起来了,很快就喊了停。

    “我跟你说过很多遍,你这张脸美得太艳了,所以在演剪红时不能绷着,要放,放懂吗?还有,让动作老师指导一下你的走位,你那走位根本不是想逃,看着完全是你在把流氓往床上拉……”

    关友林还没说完,周围已经传出了憋不住的哄笑声。

    李玲玉的脸青一阵红一阵的,她已经能预感到这期节目播出后自己会被嘲成什么样了。

    关友林之前是说过她美得太艳了,这话她听了,却根本没往脑子里去,直接当做一句赞美给收下了。

    李玲玉不知道的是,关友林带过那么多演员,阅美无数,哪会因为一个女演员长得漂亮就单独拎出来夸几句?

    “这样,苏语风,你过来再示范一遍。”

    听了关友林的话,李玲玉更加恨得牙痒痒了,平时关友林叫哪个选手不是叫的号数,唯独到苏语风这里,就记住她一个人的名字了!

    正在练习下腰的苏语风闻言听话地走了过来,这一段她之前是过了的,目前对她来说最困难的不是这个,而是后面的失明。

    助手都就位了,摄像师也十分有眼色地跟了过来。

    苏语风把自己额前的发丝拨乱,站在原地吸了一口气,睁开眼时,身上的气质迥然一变。

    只见她那双清亮的黑色眼睛微微睁大,两只手不自觉地攥成了拳头,语气却故作镇定地道:“大富,谁让你进来的?

    助手踉跄着朝她逼近,苏语风退了一步,因为紧张,胸膛不停起伏着,助手朝她扑了过去。

    两人瞬间纠缠在了一处,苏语风剧烈地反抗者,她紧紧地咬着嘴唇,眼圈越来越红,纤细的双手因为用力,肌肉全都绷紧了,所有人都没想到,这个看似柔弱的姑娘居然会如此倔强。

    苏语风左右躲闪着,明明是在无比宽敞的练习室里,众人却仿佛置身于一个逼仄的封闭空间,那么压抑,那么绝望。

    “停。”

    练习结束,摄像机完美地把之前那一段表演记录了下来。

    关友林喊停的时候,苏语风还半坐在垫子上,一只有力的手穿过她的肩膀把她扶了起来。

    “谢谢。”

    还沉浸在戏剧情绪中的苏语风没注意到,扶着她的谢商微面色不善地看了那个匆匆离开的助手一眼。

    那一眼,带着警告和狠厉,冰冷刺骨。

    “看到了吗,这才是当时剪红应该表现出的样子。”

    关友林说完,练习生们很给面子地鼓起了掌。

    “我看不错。”众人回头看去,只见吴导已经神不知鬼不觉地出现在了练习室中。

    “苏丫头,大家刚才都看你呢,没一个注意到老头子我来了,不错不错。”

    众人见怪不怪,这几天,他们已经无奈地看清楚了,苏语风就是吴导的宠儿,酷爱新人的吴导对她从来都是不吝赞美。

    而那个谢商微则是天天见缝插针地跟在吴导身边,一见人来了就想方设法地粘过去,问一些跟拍摄剪辑有关的专业问题,把吴导也缠得烦不胜烦。

    因此,当看到吴导出现,谢商微竟然破天荒地没有黏上去时,他们竟然还有些奇怪。

    按照节目的录制规则,每周周五都会把之前一周选手的练习生活剪辑好,然后周六发布出去。

    周末一天则进行淘汰赛的录制,剪辑到下周三再发布,这样的速度,完全可以堪称是高效了。

    周五,节目导演紧皱着眉,或许是因为练习才开始,选手们都还没放开,导致了这一期的节目剪不出什么看点,这可不妙。

    这时,导演接到了一个电话,立时喜笑颜开,“正愁没看点呢,这小子就送上了门来!”

    与此同时,苏语风也接到了尹佳佳的电话。

    “什么,谢商微跟人打架了?”

    “是咯,看你俩成天出双入对的才告诉你的,其他选手应该还不知道,节目组正商量着怎么处理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