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九回 春秋会议各怀心事,雕侠斗鸡以一敌三
    这时秦书海走了出来,他是秦鹿的父亲,与莫春秋关系莫逆,他脸上留着泪痕,道:“众位掌门,我秦书海只武林中无门无派的小人物,我与莫春秋交情颇厚,莫春秋的事我伤心欲绝,我愿倾尽家财,为莫春秋讨一个公道,希望莫春秋在天之灵有知,助我找到真凶,我必让他粉身碎骨!”独孤对黛姑娘道:“奇怪,他为什么不说自己有几柄春秋剑呢”

    “你知道他有?”

    “可能现在没有,因为他儿子秦鹿道剑被我夺了,送给映雪师姐了。”

    “我也是练剑的,为什么你不送我?”

    “我这柄剑比春秋剑好一万倍,送你了!”

    “我才不要,我就要春秋剑!”

    “好好好,我过几天给你抢一把!”

    “算了吧,他们武功都非常高,太危险了,我还是不要了。”

    “泰山论剑结束之前,我一定给你弄到一柄!”

    黛姑娘看了看独孤没有说话。这段对话被旁边的不知什么门派人听到,很是不屑认为这对年轻男女不知道哪来的,太会吹牛。

    独孤一下子想到现在自己已经欠下三柄春秋剑的外债了,另外两柄是欠鸡鸣狗盗的楼百尺的。

    独孤看到了坐在中间位置的卢湛自始至终都在闭目躺在椅子上,应该是在睡觉。

    独孤看他们乱哄哄的乱说,没有个头绪,远远看着风沚寒在那边精神的很,自己却打不起精神。独孤想反正下午才会统计春秋剑的目前的归属问题,不妨去外面转转。独孤带着黛姑娘走出了回忆大厅,从外往里进有人拦着,从里往外出畅通无阻,这论剑会议也是一座围城啊!

    独孤带着黛姑娘回到了自己的住处,杜无垠和甜荷、紫笙两位姑娘正趴在墙头看擂台比武,杜无垠不时的吹嘘着自己若上台是比台上的人厉害的多的,而甜荷和紫笙两位姑娘一直在鼓动他上擂台去打一下,杜无垠也跃跃欲试。

    这前几天的比武真是乱啊,有比拳脚的,有比刀枪的,有比暗器的,大家各自组队,在独孤看来这些比武就像唱戏表演,在独孤看来完全是庙会热闹的水平。

    独孤看着武功招式,和飞扬的各式各样门派的彩旗,给黛姑娘讲解各个门派的故事和特点。

    在甜荷和紫笙的不断激将之下,这杜无垠拿着三尖两刃刀,也上台比试了起来。竟然连赢了两场,先后打败了五虎门和螳螂门两个小辈,得意洋洋,说螳螂门那个小辈简直是螳臂当车,自不量力。这时上来一个金刚门的汉子和杜无垠打了起来,十几个回合下杜无垠不小心被一脚踹在前胸上,一下子向后摔下擂台,这杜无垠空中想翻个身站住,哪成想有心无力,一下子脸先着地,来了个猪拱泥,吃了一脸的土,丈着自己皮槽肉厚竟没受伤,甜荷和紫笙指着摔下去的杜无垠哈哈大笑。

    独孤和黛姑娘也被杜无垠的摔发逗得大笑。

    从这小院的围墙正好可以清楚的看到比武擂台,独孤不想听两个丫鬟的讨论,带着黛姑娘一跃上了二楼房顶,这里看的更清楚。

    独孤对黛姑娘道:“我的江湖阅历还是浅,杜兄的这个摔发我还是想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么摔,我真是无法解释。”

    黛姑娘道:“他这时怕被人认出来,打赢了就吹嘘自己,打输了就自欺欺人冒充丐帮的人。”

    独孤道:“此话有理!我现在闲的难受,我想下去打一打玩!”

    黛姑娘道:“我看的出他们都不是你对手,但你要小心!”

    独孤道:“放心吧,我有把握!”

    独孤赤手空拳一上场报名自己是无门无派的燕大侠,独孤只站在擂台的一角。正好那个金刚门汉子又连着轻松赢了两局,这汉子见独孤年纪轻轻样子,应该比之前几个好对付,一个猛虎掏心,独孤轻松躲过,轻轻顺势一推,他就掉到擂台下了,台下一阵欢呼,叫好不绝。

    独孤一口气连赢十八场,分别赢了八挂门、大圣猴拳门、西域金刚门、华拳门、二郎拳门、一字慧剑门、鹰爪雁行门、血刀门、太极门、天龙门、潭腿门、玄指门、双子门、恒山派、七青门、华山派、四川唐门、玄指门。无论对方是刀枪剑戟各种武器,独孤就是赤手空拳,总是三个回合结束战斗,每打下一个人黛姑娘就欢呼雀跃。黛姑娘也起了兴致,代表古墓派与独孤打了起来。两人打了三百多回合,场下欢呼声大作,都说这是今天最精彩的比武,独孤发觉黛姑娘稍微有些累了,漏出一个破绽,被黛姑娘一手推了下去,独孤顺手拉着黛姑娘一起摔下了擂台,独孤空中将黛姑娘抱住,平稳落地。台下观众想起了长时间的掌声。不久就另有新人继续比武了......

    泰山上吵吵闹闹的,小动物们都不得安宁,小雕看不了这人山人海的场面,已经不知道飞哪玩耍偷吃去了。

    下午的会议独孤也带着黛姑娘参加了。

    统计出了结果:只得到如下六柄春秋剑信息

    泰山派掌门/孔觉道长: 1柄

    少林方丈/玄智大师: 1柄

    衡山派/左丘泰: 1柄

    蓬莱阁/元觉道长: 1柄

    八十一门门长/普贤: 1柄

    纯阳宫/风沚寒: 1柄

    这会议中报出自己有春秋剑的都是江湖上名望最高的人物,只有一个纯阳宫副掌门风沚寒,一下子显得非常的鲜艳。众人都对他投下钦佩的目光。

    独孤看到整个会议期间,风沚寒一言不发。可能是在坐的各位资历都非常高,风沚寒作为二十多岁风华正茂的副掌门,一言不发也获得了大家很多的关注,似乎他一言不发的就增加了自己江湖威望。

    风沚寒并没有看到独孤,黛云的装扮也是轻纱遮面,远远的看不出相貌。

    下午的会议也是相当的枯燥无味。看来明天和后天也不用来了。只问参加会议的卢湛结果就好了,不知道他睡梦中有没有听到。

    大家都听说卢湛最近有事情心烦,是因为玄谷子让他同一位苏姑娘保持通信往来,而这苏姑娘才华横溢,总是以诗文会友,卢湛本身就不愿意与苏姑娘来往,现在被诗词搞得很不痛快,参加这无聊的会议也是师父的意思,瞌睡连连也是自然。

    江湖头脑的会议真是太枯燥无味了,但中途退场的人竟然没有。可能是利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心态,唯有独孤和黛姑娘超然世外。独孤再也不想参加这会议了,如有要紧的事情,卢湛必会通知自己。

    之后的几天独孤打算与黛姑娘纵情于山水之间,超然江湖之外。独孤带着黛姑娘游览泰山每一处景致,还是有些险处是人烟稀少的,无限风光在险峰。黛姑娘也看过很多诗书,看着历代文人墨客的笔迹不断与独孤探讨着。

    现在黛姑娘和独孤都不知道黛姑娘怀孕了,只有潜影知道。现在独孤总是带着黛姑娘飞来飞去道是如履平地。

    人上一百,形形色色,武林人自然什么人都有。杜无垠对擂台的打斗已经索然无味了。似乎它的真爱在召唤他,有兴趣就有发现,在泰山一处山峰边,有人在玩斗鸡,一处一丈见方的方台成了斗鸡场,竟然有三块擂台同时斗鸡。围着的人不必武林擂台上少多少。

    杜无垠心想,自己本以为玩遍了天下赌局,赌过马也赌过蟋蟀,还没赌过斗鸡,今天真是长见识了,挤进人群,仔细观看,要讲口袋里的钱谨慎的压出去。

    忽然背后有人拍自己一下,回头一看,原来是卢湛,他也耐不住会议的枯燥,以他少年的天性,自然哪热闹去哪看。看斗鸡比赛似乎比擂台要好看,现在擂台上很多人谨小慎微,打的一点不好看,如同表演一般,不像这斗鸡,各个都拼命搏斗,互不相让,真是抛头颅洒热血……

    杜无垠道:“卢湛公子,要不你也压几把我开开眼,我听说你赌钱从来都是只赢不输的。”

    卢湛笑着道:“也不都是,偶尔也输,输了好,输了长记性,长经验,长见识,呵呵。”

    杜无垠很赞同,道:“是啊,是啊,我经验最丰富了,咱们不要急着下注,过一会再说。我总结啊,赌博主要拼的是气质,跟人品啊,运气啊都没啥关系。”

    卢湛道:“好,你压什么我和你相反,这样咱们不至于的都输了,哈哈哈!”

    这时独孤和黛姑娘也看到了这边的热闹,见卢湛和杜无垠也在看,就走了过来,一起看斗鸡。

    大家看的明白,三块场地是三足鼎立的局势,分别有三只最厉害的雄鸡,都是连胜将军,竟然都毫发无损,然而场地内都是哀鸿遍野,一片狼藉,到处都是鸡血,一地鸡毛。

    这三只最厉害的雄鸡分别叫’天蓬元帅’、’天尊’、’呆霸王’,它们个头也大,各个喙尖爪利,简直各个鹤立鸡群,只见它们的主人每人都赚得盘满钵满,各个都是不可一世的神态。看来众人都服了,皆认为它们是最厉害的鸡中斗士,只等最后一天这三只雄鸡决出雌雄,现在的场面只是三只雄鸡各自杀鸡给人看,同类操戈。

    这时一个江湖人抱着一只鹰走了过来,自称是飞鹰派的,要和三只斗鸡斗。这鹰并不比斗鸡大多少,大小体量差不多,没想到这三个雄鸡的主人都满口答应他们决斗,只是银子要多,至少要出500两,天鹰派的人同意了,由天蓬元帅来和这雄鹰对决。

    众人也纷纷跟着下注,卢湛观察杜无垠,发现无垠兄真是进步了,很沉稳,内心也在纠结,终于错过了压住。无垠心中暗想可惜,应该压天蓬元帅鹰。

    天蓬元帅来和雄鹰被放到决斗场就斗了起来,天蓬元帅的主人觉得这鹰只是善于飞,这斗鸡是自小被训练的,万众挑一的高手,嗜血成性,鹰的训练不过就是捕实而已。果然,交战起来,雄鹰就一直处于劣势,天蓬元帅骁勇异常,显得招招都有杀机,不多会儿,雄鹰已经见血了,天蓬元帅越战越猛,雄鹰几乎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天鹰派主动认输,由人将天蓬元帅套住,才避免它赶尽杀绝。

    这时看到大多数人都垂头丧气,都输了钱,这下天蓬元帅的主人更富了,更加趾高气扬。

    独孤和黛姑娘看在眼里,黛姑娘道:“这天蓬元帅好厉害啊,连鹰都不是它对手,幸好小雕不在,否则它轻易参站,一定会受伤的。”

    独孤道:“呵呵,对了,小黑黑不知道去哪浪了,我得让它长长见识。”说着独孤吹奏了笛声,吹的是《七步断肠散》,小雕一听曲子就知道独孤和黛姑娘在一起,很快就落了下来,站在杜无垠肩膀上观战。

    杜无垠给小雕一一介绍这三只威猛无比的雄鸡。

    这时候又有人走过来,手臂上站立着一直大鹰,这鹰长得比小雕还大。这人自称是鹰爪门大弟子,要来会会这三只雄鸡,现在出价变成了两一局。

    这次天尊的主人要赚这笔钱,大家都纷纷跟着下注。杜无垠很谨慎,没有跟着下注,心里觉得天尊会赢。

    天尊与这只雄鹰斗了起来,这鹰果然更厉害,利爪力道很猛,开始的一阵子与天尊持平,互相试探着进攻。但是雄鹰终究是不够专业,它总不自觉的胡乱跳跃,但见这赢跳跃的顺间,这天尊从下而上一穿,腿上力道很足,用尖喙撞击雄鹰的胸口。天尊练习时用喙可以敲断牛骨头的,这雄鹰的骨头是中空的,这一下简直给击穿了赢骨头,雄鹰骨头都泄了气,自然落地挣扎乱蹦,更像只欢蹦乱跳的鸡。立刻有人套住了天尊,看来雄鹰伤势不轻。

    天尊主人得意忘形的收了钱,自己很想爱抚一下天尊,又猛地收回了手,毕竟这畜生太凶猛了,六亲不认的。这次大家多数都赢了钱,因为大家想想训练有素的雄鸡是胜过鹰的,觉得它们不如鹰的地方就是飞不远。

    呆霸王的主任见另外两个场地的雄鸡都赚了大钱,自己心里不平衡,大喊道:“谁还有鹰啊雕啊的猛禽,过来和我的呆霸王斗一斗,来着不惧啊,没有鹰,有狗也行,我这呆霸王比它们那两只鸡厉害的多!”这呆霸王的主人早就看到了杜无垠肩膀上的雕,只是不知道它有没有银子,他说话时多冲着杜无垠方向。

    杜无垠和往常一样,心里都赢了,他的内心就是那样的强大,这次真的是有点安奈不住了。看到此情此景,杜无垠默念一首古诗“生儿不用识文字,斗鸡走马胜读书。贾家小儿年十三,富贵荣华代不如。”卢湛撇了他一眼,没说话,心想自己现在十四岁,富贵岂是贾家小儿可比,玄谷宗派弟子若是贪图斗鸡走马,早被师父废掉了。

    这时小雕自己落到了呆霸王主人旁边,呜哇呜哇叫着,意思要参战。

    呆霸王的主人大喊:“这雕是自己来的还是跟谁,没有主人没有钱我们可不斗啊!”

    这是上官黛走了过来,道:“这雕是我的,它的名字叫’呆萌小书童’”众人一听这名字都哈哈大笑,心想这小雕危险了。

    独孤走了过来,道:“我看这样,要斗咱们就玩大点,我们的呆萌小书童要以一对三,如何?”

    呆霸王的主人哈哈大笑,道:“那哪行,那样这三只鸡就斗了起来,这书童岂不是渔翁得利?”

    卢湛走了过来道:“这样,我们的呆萌小书童连战三局,全赢才算我们赢,前天是要赌上你们所有的钱。”

    三只雄鸡的主人都满口答应,加上众人纷纷压住,一共凑出了九千两白银,卢湛自己掏出了一万了银票,可谓豪赌。

    杜无垠明察秋毫,仔细分析敌我局势,将自己身上仅有的200两银子偷偷压给了对方。无垠心想,小雕是厉害,毕竟人家是常胜将军,还是不如人家专业训练的。

    小雕侠对自己呆萌小书童的称号不以为然,决斗中都是闪电介绍。

    呆霸王的两只翅膀顺间被小雕折断,落荒而逃。

    天蓬元帅被小雕翅膀扇飞,落到了泰山万丈悬崖下,一些旁观者也被扇的人仰马翻。

    天尊就比较惨了,身首异处,不断乱跳搏斗,弄得观众浑身是血。

    小雕的决斗独孤和黛姑娘是远远看的,因为怕沾上血。

    卢湛命杜无垠收了那九前多两银子,随后就走了。

    杜无垠的表情和那三只雄鸡的表演类似,是呆滞的,若有所失的表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