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九回 独孤映雪久别重逢,千里姑苏寻剑春秋
    独孤没有去敲门,坐在房子上往下看着想着,会想自己以前小时候的样子。突然门一开,一个女子步走了出来,那就是映雪。独孤看到映雪面色红润,气色很好,再看映雪的肚子确实是大了,走路时候不时的捂着肚子。映雪手里拿着本书,做到了院子的里石桌旁边的椅子上,翻开书看了起来。

    此时独孤看到的是映雪的背影。从背影里可以看出映雪现在恨幸福,很满足,恨开心。

    这时又一个姑娘跑慌张的跑进院子来,坐到了映雪的对面,独孤认识她,他是倩影。

    倩影道:“映雪姐姐,独孤燕回来了!”

    映雪听到后一下站了起来。问道:“在哪里?”

    倩影让映雪坐下,不要着急。

    倩影道:“下午我和几个师弟弟进程采购东西,回来路上遇到了秦鹿,秦鹿说他的师弟,蒹葭他们在前面追独孤燕,说蒹葭看到独孤燕回来了。”

    映雪急着道:“他们冲突了吗?”

    倩影道:“我和秦鹿到的时候,蒹葭正倒在地上。正好我有几粒治疗内伤的药,我给他吃过一会他才缓过气来。是独孤燕打的他。”

    映雪吃了一惊,又道:“秦鹿和燕师弟动手了吗?”

    倩影道:“秦鹿说是蒹葭先看到燕师弟的,他们想跟燕师弟比武,没想动真格的,但听说燕师弟把人给打了……秦鹿说看在你的面子上这次也不计较了,若有下次他也没办法,只能跟燕师弟鱼死网破了,说着他们几个把蒹葭扶上马,回去了。”

    映雪道:“你去找云儿几个到处转转,若是发现燕师弟让她到这里来见我!”

    倩影道:“燕师弟是犯了门法被通缉的弟子,我们哪敢明目张胆的去找他啊。燕师弟现在武功太邪乎了,怕是纯阳宫中弟子见到他会被他打伤打死都不一定。”

    映雪道:“你去找云儿,不要声张,你们两个分头转转,特别是练武场和我之前住的院子。你们两个没事往天上看,若看到小雕,招呼小雕过来也行。”

    倩儿答应的走了。

    独孤本想今晚住进乾坤塔里,待明天一早再来找映雪,没想到映雪他们知道了,秦鹿还和映雪挺熟的,灵宝工的弟子竟然现在也在纯阳宫附近,这独孤道都是没想到。

    映雪有孕行动不便,书放在桌子上,在院子里转着,不时的看天空。独孤就在房上被数挡着的一处,看着映雪。就像小时候远远的看这映雪一样。只是小时侯映雪是看映雪练剑,现在映雪有孕在身,所有的中心都关注着自己的孩子。

    天色越来越暗了,独孤怕映雪累了,不知道自己如何见映雪,怕自己一跳下去吓到映雪。独孤吹起了笛子,用内里吹笛,笛声悠扬,这乐的曲子是独孤从自己的剑法独孤九剑里转化来的,笛音袅袅,声音前后呼应绵绵不绝。映雪听到了笛声完全听不出是哪个方向传来的。映雪四下望着。

    伴着悠扬的笛声,一声哇哇哇的怪叫由远而近,映雪知道是小雕来了,燕师弟一定是在附近了。

    片刻间,小雕就落到了映雪附近的地上。

    映雪抚了抚小雕的毛发,发觉小雕毛发更加光洁夺目了。映雪问小雕燕师弟在哪,小雕朝着园中大树伸头指着。映雪看去,见独孤已经站到了树旁。

    映雪拉着独孤看了看很是高兴。简单说了几句就把独孤拉进了屋子,小雕也进了来。

    之前秦鹿的话映雪每天都想着,越发感觉燕师弟是安然无恙的。

    二人聊了起来,这时门一开,云儿和倩影走了进来。看到独孤和小雕她们也很是惊讶,进而大家一起笑了起来。

    映雪让云儿和倩影一起做饭。原来风沚寒去泰山后映雪就把家里的吓人都赶走了,让云儿和倩影陪着自己,他们三个一起吃住。

    不多的时间他们做了一桌子的菜。四人一雕围坐一桌,边吃边聊。

    独孤没有将风沚寒陷害自己的事情,想到风沚寒确实是几次要害自己,自己禁闭时候那些被老虎吃的人应该就是风沚寒买通来害自己的。

    独孤只讲了自己进了镖局,被牵连入狱,郑大人乱判案子,之后玄谷子救了自己。自己如何到玄谷山庄,如何帮玄谷子的师姐,如何的当了西域魔教的教主等等过程讲给了映雪她们。映雪听的呆呆的发愣。独孤只说自己如何如何的幸运,并未说自己学得了什么武艺。欧冶子等等事情也没说。

    映雪讲了自己半年没有独孤音讯,让沚寒派人出去查找,沚寒是如何得知独孤进了风顺镖局,又是如何的含冤入狱,以为独孤是死于大火,自己伤心了好一段的过程,还一个人去禁地里看了独孤禁闭的地方。还说如果沚寒之傲独孤安然无恙一定会很高兴,虽然门规是要惩罚独孤的,但沚寒和映雪是站在一起的,是永远相信独孤偏向独孤的。又讲了如何遇到秦鹿,以及秦鹿的所讲,自己才相信独孤还活着。雪儿和倩影都说秦鹿被映雪师姐迷上了。

    独孤笑着听着,心想师姐是自己唯一的亲人,自己无论如何都要保护好师姐,保护好自己与师姐的一切。又有哪个男人不会被师姐迷上呢?为了映雪师姐风沚寒再怎么对自己,自己也不回对他怎么样的。

    映雪高兴级了,要独孤和小雕多吃,几个人虽没有喝酒但吃得很好。最后一大桌子饭菜都被小雕给清空了。

    他们不知不觉的谈到了春秋剑,这时独孤拿起了映雪的无名剑。独孤仔细的看了看。

    独孤说道:“师姐,我现在有春秋剑的明细内容。是不是风雷益有一柄春秋剑?”

    映雪挺奇怪独孤竟然还知道风雷益,映雪道:“正是,沚寒的剑也是春秋剑,我们一家有三柄春秋剑!”雪儿、倩影听到这话都很是羡慕。

    独孤又细细看了映雪的独孤剑。

    独孤道:“现在看有春秋剑不是好事,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师姐的这柄剑要保守秘密,否则会惹来祸端。这柄剑不在莫春秋的账单上,但我现在能感觉出这把春秋剑内有真气,我见过好几柄春秋剑,这无名剑的篆字是反着写的,而且在灯光下发暗,而其他的无名剑在灯光下很是耀眼,字也不是反的。”

    映雪道:“莫不成,我的剑里有什么秘密,总之这是我的剑,别人是万万抢不去的。”

    独孤道:“低调总是好的,人心可畏。无论谁抢了这剑我都会为师姐抢回来的,哈哈!”几人一起笑了。

    映雪问:“你小子的武功怎么一下子提高的这么快,高的不可思议。”

    独孤道:“还不是你教的好,我的确在乾坤塔里学了不少。若是乾坤塔对大家开放,大家剑法都能大幅提高。我不明白为什么那么多书都不让人看,那岂不是浪费?”独孤将自己武功提高全部归功于纯阳真人的乾坤塔。

    三位姑娘听这都无可奈何,毕竟这是规矩,只有独孤燕这傻瓜无拘无束,完全不按常理出牌的人才能误打误撞的进入了乾坤塔。

    三位姑娘一起同独孤聊道了半夜,映雪让独孤多待一些天,风沚寒已经出发去泰山论剑了,可以待到风沚寒回来,这里有两个卧寝,三个姑娘一间,独孤和小雕一间。

    三个姑娘都聊的很开心,一起洗洗睡了。

    第二天早早,独孤就不辞而别了。让小雕等映雪起来后告知自己走了。

    独孤来到了纯阳宫幽冥死地,走进白发老人的山洞里查看,里面已然落了一层灰,显然是近两年来没有人来过。

    独孤在幽冥禁地又随处走了走,看到了自己的墓碑,“纯阳独孤燕大侠之墓”那确实是映雪的字迹,独孤觉得好笑。独孤只是远远看着,就转身走开了。自己在映雪心里是大侠。自己确实要做一名好的大侠,一名好的剑客。

    见过映雪独孤很安心了,映雪的幸福就是自己的幸福,现在独孤已经可以很好的摆好自己的位置了,独孤心无旁骛准备去苏州查案了。想着待到映雪的孩子出生,长大后自己要做那孩子的老师,教那孩子纯阳剑法,教天遁剑法,教独孤九剑。想着想着独孤笑着走下了山。

    独孤吹笛引来小雕,小雕过来后说它走时映雪哭了,问独孤问什么。独孤没有回答,不想小雕无师自通开始自作多情。

    独孤趁人不注意从马厩中牵出了追风马,马塔流星的赶往苏州。

    因为泰山论剑的大会会在九九重阳节开始。风沚寒作为副掌门人带队出发,而且一路上要会面很多江湖人物,多结交各门派高层自然对自己有利。现在见过风沚寒的人,没有人会不认为风沚寒将来不是纯阳宫的掌门,也许只有玄谷子这个喜欢说不的怪人会觉得不一定。

    蒹葭的伤病不严重,他犯了同秦鹿一样的心病。蒹葭被独孤一招就打倒后,心服口服了。伊人无影的蒹葭看到了倩影姑娘给自己喂药时展开眼睛就是一惊,从此他进入了另一个世界,进入了同秦鹿一个层次的世界。他们休整了两天,也干去了苏州秦鹿家里。

    独孤用了十天的时间来到了千里之外的苏州,这天中午都会找一个小酒馆吃饭。没想到只要菜上来了,抬头往右一看,都能看到楼百尺。

    独孤感受到了被追债的烦恼,若不是怕江湖传闻出去。自己真是想一掌把他打倒,让他卧床几天。

    来到苏州的第二天中午吃饭时,独孤就看到楼百尺的座子上多处一柄剑,独孤对剑有着特殊的感觉,远远一看就可以肯定那是柄春秋剑。又想了想名单,一定是杭州知府徐奇耀的。

    独孤并不知道怎么联系玄谷子和卢湛。据说卢湛现在就在苏州,小雕飞去找卢湛了,已经两天也不见找到。

    独孤只记得玄谷子产业很大。这天早上独孤问了问本地最大的钱庄是哪,路人回答是汇丰钱庄,离着不愿就有一家。

    独孤来到汇丰钱庄,找到了老板。

    独孤问:“你认识玄谷子或是查先生或卢湛吗?”

    老板面不改色的说道:“不知道,没听说过,您有什么事情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