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六回 独孤西珊分道扬镳,百尺打劫介总镖头
    独孤随行的这只商队,一路上顺风顺水,无惊无险,这日来到的长安城。一进城门,不远处就看到上百名绿林人等在前面,各拿刀枪剑戟十八般兵器。商队首领一见他们,立刻迎了上去,原来都是自己人,前来迎接这商队的。

    追风马几日前已经康复,现在健步如飞了,救心菜吃了一路,现在似乎肥壮了不少。西珊对独孤说过,好马不会在同一个地方摔倒,吃过救心菜的马以后不会再有“心病”,以后追风就是真正的千里马了,可以马踏如流星的飞奔。

    这一路的聊天,独孤和西珊、白玉、青玉三位女侠已经很熟悉了。

    说西珊是女侠确实有些勉强,西珊从小就不喜欢习武,只是勉强学了些暗器和轻功而已,暗器也是配合轻功逃跑的招式。西珊在目夷君的徒弟里确实武功确实属于滥竽充数的,这让独孤很是奇怪,想起来自己门派里只会赚钱的雪眉道长……

    正因为西珊的武功不行,很多时候,她去哪里都由西珊的这两个师姐陪着。西珊说两位师姐的武功很高。独孤也很佩服青玉、白玉的胆量,那次大战魔途,她们就是有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气派,武功另当别论,主要是气魄让独孤佩服,可谓是女中豪杰。

    西珊只爱好琴棋书画,得到了目夷君真传,她的琴棋书画并不比师父差。西珊读的书非常多,父亲在前朝科举时是后周皇帝钦点的榜眼,几乎父亲读什么书自己就读什么,而且西珊平时也跟查先生学习琴棋书画……

    青玉,白玉两位女侠以前就对独孤很好奇,这一路上,发现独孤是个很单纯的人,师父看人也很准,他那次他出手相助果然是因为玄谷子。在青玉,白玉是在独孤加入西域魔教前认识独孤的,在她俩眼里,一直以为独孤就是一个中原名门正派弟子。

    可是这一路的接触,她俩觉得独孤似乎和魔教很有缘分,他没有名门正派那种刁钻刻板,自以为是,虚伪做作,自我吹捧。也没有中原邪教那种阴险狡诈,唯利是图。独孤在她们看来是幼稚天真,淳朴自然,和光同尘,随意洒脱,给人道行很深的感觉。

    独孤眼里她们三个都是很好的姑娘,非常正派,善解人意。与她们相处几天来,对她们师父目夷君开始刮目相看,难怪玄谷子那老哥被目夷君迷的不知悔改,看来目夷君也很神秘莫测。总之独孤认为她们都是自己的朋友,一定要保护好她们。

    西珊问了很多卢湛的事情,独孤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说了卢湛很多好话,有些事情竟然西珊也不知道,毕竟西珊与卢湛书信来往已经五年多时间了。西珊说卢湛的父亲是大宋朝内的高官,职位比自己父亲杭州知府还高,独孤对此并无兴趣……

    江湖路上,同行千里,终有一别。

    独孤见百十号武林人来接,扫视一眼,个别人自己在玄谷山庄都见过,心里也就放心了。独孤要求商队首领当自己面履行承诺,给西珊十万两银子。商队首领心领神会,掏出银票给了西珊,她们三姐妹都很开心。

    独孤对这首领提出离别,这首领引独孤到一马车前,打开里面一个特大号木箱。里面都是各式各样精美玉器,大多是和田白玉。首领让独孤挑选一些美玉,说这是玄谷子吩咐的,自己必须照办。

    独孤招呼西珊和白玉、青玉两个女侠过来,让她们帮自己挑,说自己不懂玉,让她们觉得哪个好就拿哪个。三个姑娘立刻就冲了过去,各自帮独孤挑选,边挑边啧啧称奇,真是上等美玉,她们各自都挑了有十多块。等到她们回头看独孤时,已经不见踪影,但小雕还在。

    商队首领道:“几位姑娘,燕大侠刚刚说了,你们挑的玉都送你们了,算是西珊姑娘治愈追风马的感谢,燕大侠还让雕侠在这监督我。”

    几个姑娘面面相觑,也只好各自收下。即将分道扬镳,不免离愁别绪。

    西珊的马车也要继续去苏州,在此就和商队别过,看着商队远远的离开。

    西珊对小雕说:“小雕侠,还是你好,我们一起去苏州我家吧,我家里可好了,比你去过任何地方都好呢。”

    小雕呜哇呜哇叫着,意思让西珊跟自己一同找独孤去。自己不能跟西珊走,要一直跟独孤在一起。

    西珊央求了好久,小雕只答应护送她们走一天的路,就去找独孤。这短短一路西珊一直重复告诉小雕自己家在苏州的位置,希望小雕将来会去找自己。小雕一直点头,意思是记住了,一定能找到。

    ~·~

    独孤来到长安,不禁回忆起自己从下华山到出走西域这一年半来的经历,又感慨世事难料。忽然独孤有个发现,自己身上没多少银子,一共不到五两。因为以前都有人照顾,没有花银子的地方,刚刚还财大气粗,现在只能省吃俭用了,不过独孤全然不在乎这些。

    独孤走到一个小酒馆,到了大城市也得省着点花了。独孤只点了三样小菜和面饼,一共不到五十文的东西,没有喝酒,这酒馆很小,里面只有十来张桌子。小菜上来,独孤吃了起来,这小店虽小,但饭食很是美味。

    独孤正思考着见到映雪会是如何的情景。正吃着,门前忽然来了几个乞丐,讨要饭食,独孤仔细观察乞丐,觉得他们应该不会武功,不是丐帮中人。独孤刚要把大饼分给他们吃时候。旁边座上的人直接向这些乞丐扔去了几百文散钱,这人道:“快去其他地方讨饭,别挡住我的门路。”众乞丐捡起碎钱鞠躬道谢的离开了。

    独孤看了这人一眼,这人长相可真不出奇,唯一出奇的地方是他的长相有一种能力让你能在芸芸众生中忽视他的存在。独孤的眼光异常敏锐,进来扫视了四周,竟对此人完全没有印象。这人皮肤稍黑,身材算中等偏上,大概三十多岁样子,完全看不出有什么特点,越看越看不出特点,唯一可能突出的特点是眼睛偏小,但也不明显。

    这人看独孤在看他,朝着独孤笑了一笑,就继续吃他的大鱼大肉了。这人看上去也可能不会武功。不对,独孤看他的鞋子底子很厚,全身上下很是利落,认定这人的轻功应该很高。除此之外,感觉他就是个隐形人,因为谁都不会因为他的外貌在意他。

    独孤也无心看这个隐形人,继续吃着。不经意的抬头,忽然看到了风顺镖局的几个人路过,为首的正是介镖头。最初玄谷子说介镖头他们合伙骗自己,这下独孤要弄个明白,自己被害得坐了几个月的死牢,差点送了性命,此仇不报岂不是助纣为虐是非不分了。

    独孤不吃了,没有骑马,轻轻跟了出去。经验告诉独孤他们这是刚从镖局出去,要去走镖,这种镖估计是近距离小生意,因为他们没有用车,但人数不少,有十多个人,各拿兵器。

    独孤在后面远远跟着,直到他们向南出了城门,来到郊外,此处一大片田野间有一条大道,路两边站队的白杨树高大挺拔,且树与树间距离匀称。

    独孤想现在是时候了。刚想动手,但见一道人影过,从独孤身后超越过去。这人虽蒙了面,但独孤从穿戴和身形可以看出来,正是自己酒馆那隐身人。

    这人在背后一阵风似乎的将几个人的穴道都给点了。又给他们挨个搜身,没见他左手搜的有多快,但见他右手已经有好几张银票了,银子则塞进了裤带子里。

    这风顺镖局的一行人就眼睁睁的看着这人搜了一遍,之后扬长而去。

    换做平时遇到如此劫镖局的人,独孤一定是要抓住这透明人。但是玄谷子的话哪会出错,前面那介镖头想来定是害自己的人,自己可不打算帮他什么忙。

    独孤看那透明人完全无视自己心中也很生气,见那透明人往前走着走着竟然又转身回来了,朝着独孤这边走来。独孤本以为他就是一个小贼,很可能会过来威胁自己,没想到这透明人的确是完全的无视独孤。在他刚和独孤插肩而过之迹,独孤一手便将他的蒙面扯下,此人一样无视独孤,继续走了。

    独孤想抓住这人以后有的是时间。心想现在自己要盘问一下介镖头。独孤带上那小贼的蒙面。此时独孤的穿戴完全是富贵公子的装束,独孤虽然不重视穿戴,但自己这次出行的衣服都是四大护法给准备的,自己只是看也不看的穿上,所以现在带上面具并也不像那贼的同道。

    独孤来到介镖头面前,用内力控制嗓音,完全是另一个人的声音。看介镖头满脸的恐惧独孤心里好笑,独孤笑出了声音。又想到自己竟然无师自通的干起了趁火打劫的事,也觉得好笑,又笑了几声。介镖头本是个走南闯北见过场面的人,独孤的这种笑法让他奇怪,想这小子定是刚刚那贼人的帮手,他们后悔留活口了现在要灭口。

    独孤道:“介镖头,别来无恙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