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四十四回 雕车南陌青山碧水,独孤西珊辗转遥望
    雕车南陌碾沙尘,一梦尚如新,回首旧游何在,山重水复,柳暗花明。

    丝绸之路上,这支运送和田玉的商队已行了三天。连日来的碧空万里,青山碧水,微风和煦,风景如画,人们各个如沐春风。

    小雕前两天一直英姿飒爽的站立队伍最前,独自骑马和向导一起带路,如同一位出征的将军。不知是否因为春困秋乏,只两天时间,小雕就懈怠了。

    小雕不那么威武的站在马背上。而是每天躺在马背上晒太阳,有时趴着,有时躺着。小雕已经为冲风冒雪的天气做足了心里准备,奈何现在是人间四月天,西域大地风和日丽,小雕也渐渐忘记了独孤的谎言。

    也许是因为西域魔教的唯我独尊旗帜起了的主用,独孤自发以来,车辚辚,马萧萧。天朗气清,没有任何危险,无事可做。

    阳光较烈,独孤带上了青笠帽子,这青笠是四大护法不知何处买来,还待着黑纱,可以防护路上沙尘侵面。独孤现在的穿戴看来也是四大护法操办的,显出一种少年英姿,给人一种神秘感。

    前两天独孤一直在马背上看书,隔着黑纱,书本反射的光并不刺眼,只看了一天,就被西域春天大地之美景吸引了去。这风景是最好的书,可以品味,且耐人寻味。

    这一年多的时间发生了太多事情,自己简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这一切的发生,都源于玄谷子主动与自己相遇,让自己的一切否极泰来。在独孤看来玄谷子几乎无所不知,简直比白发老人还有洞察力,白发老人可能是年纪太大了,唠唠叨叨的不知道说些什么。而玄谷子高瞻远瞩,遥立天山之上,俯察江湖动态,蓄势而发。他对人对事都有石破天惊的敏锐洞察,而自己只是剑术上一枝独秀,回想以往自己的处世方式简直是处处碰壁,没有玄谷子的帮忙自己简直无出头之日。

    回响起西域遇到的人,都很有趣,以前自己只在纯阳宫那个小天地坐井观天,现在才找到山高路远,云遥水长。

    美景看多了也觉得索然,独孤骑在马上,边走边练起了纯阳指。现在纯阳子已经可以发出气针,只是这气针的威力还是太大,可以把人腰粗细的大树轻松打穿。练习过程中,独孤不小心把最后一辆马车车轴打烂,车轮掉了下来,还好这些商人有备无患,及时装上了备用配件,没有影响行程。

    独孤觉得这纯阳指威力太大,万一自己失手,很可能误伤了自己人。独孤开始想方设法的将这纯阳指发出的内气减弱,发现变弱要比变强还难,独孤开始不断的尝试和练习。

    路旁一直都有树木,独孤就不断的用纯阳指打在树上,开始每棵树都被打穿好多个洞眼。独孤走了一天,不知打穿了多少颗树,独孤认为树木是不知道疼痛的,只希望不要影响他们健康生长。

    第二天一早,独孤发现可以弱小纯阳的威力了,稍微控制气剑的威力,终于可以只打穿树皮。独孤再接再厉着,中午时分,纯阳指只可以打穿指甲厚度的薄树皮。傍晚时分,纯阳指的威力缩小到只可以打穿树叶,独孤大喜。发现继续缩小威力非常难突破了……

    独孤为自己定下了目标,当队伍到达长安时,自己要用纯阳子的气息拖动树叶在手上跳舞。于是这一刻起,但见独孤走在队伍最后,左右手皆是兰花指状,各拿一只树叶玩弄,气定神闲骑在马上,跟着队伍最后行走。

    ~·~

    独孤的经历非常集中,几乎可以听到飞虫煽动翅膀的声响,忽然独孤觉得有人在骂自己。

    声音从中间的马车传来,声音很有穿透力,像是女子声音。

    “师姐,你们看那个笨蛋,跟在队伍后面,他玩树叶就玩了一天。”说话者大约十四五岁样子,此人戴着一副面具,少年男子装扮。

    “西珊,咱们现在是女扮男装,别师姐师姐的了。”

    “好的好的,白玉师兄,青玉师兄”他说话的声音很顽皮,车内发出三个人的爽朗笑声,一听就是女子声音。

    ……

    这马车中坐着三人,车内的物品都是她们的行礼,并无商品货物。

    她们几人在队伍中央的马车上,现在正好拐了个大弯,独孤可以看到她们的马车,她们也可以看到独孤。

    她们说话的声音是不大的,即便是在她们马车车厢外,也很难听见里面有人在说话。然而独孤可以听到,近日来独孤也觉得自己内力渐长,感官能力也渐渐提升。和纯阳指一样,独孤希望自己可以控制,削弱感官的能力。否则确实比较辛苦,听到太多了,连十丈开外的飞虫都对自己说话,再继续下去真是麻烦了。

    这三个女子都是目夷君的徒弟,白玉,青玉其实是见过独孤的。那次独孤大战魔途时,她们俩就陪在目夷君身边。

    这蒙面女子叫苏西珊,是目夷君最小的徒弟,目夷君与西珊的母亲是亲姐妹。目夷君只允许西珊叫自己师父,不准叫姨妈。

    西珊的家在苏州,父亲是前任苏州知府,以往目夷君都是去苏州她家里教她,这是她第一次来西域师父家,刚刚过去的这个冬天,他一直在目夷君的山庄里。

    西珊是央求父母师父好长时间,才允许她来师父家的。其实西珊来西域并不是为了在目夷君里学习,而是为了一个英俊少年,此人正是玄谷子的二弟子卢湛。西珊与卢湛已经书信往来了好多年了,差不多有五年时间。

    起因则是玄谷子以查先生的名义游玩苏州时,与苏大人成了朋友,后来就成了西珊的授业老师,只教书生那套东西。

    卢湛不知道为什么,西珊从小就带面具,随着长大,面具不断的换。卢湛与西珊结实也是因为师父玄谷子,但西珊并不知道查先生就是玄谷子,只是到查先生在卢湛小时候教过他,卢湛对查先生很好。

    玄谷子以查先生的身法教西珊,自己每次去中原也是打扮了一番,显得要比自己本身老二十岁样子。玄谷子在苏州时,避免与目夷君碰面。现在也不知为何,可能是玄谷子就是可以骗过目夷君,也许是苏大人家特别的大,他二人没见过面,总之是在苏大人家里,他俩相安无事。

    卢湛也不知道怎么的就被自己师父算计了,开始不断与苏西珊小姐通信往来。卢湛是不愿意的,因为他偷偷去看过苏西珊小姐,不喜欢。卢湛虽然没有目睹过西珊真颜,但他推演的本事很大,经过他的推断,西珊长得很不好看。

    奈何师父的话自己不敢不听,卢湛这是勉勉强强的和西珊通信,他俩通信内容玄谷子要都过目,有时直接让卢湛去按自己意思改了重写。这几乎是卢湛唯一受过的苦,在他看来简直苦不堪言。

    年前卢湛得知苏西珊要来西域师父家,顺便会来玄谷山庄看自己,可把他吓坏了,自己很想把朴不盈叫回来,让杜甫兄弟二人一路上拆桥毁路挖坑,以阻止苏西珊前来看望自己。奈何他是不敢的,因为师父也知道了。

    还好师父不在,西珊来过一次之后就大雪不断,终于堵住了她前进的脚步。

    西珊来的那次,卢湛和杜无垠两个陪着,杜无垠是师父安排的。玄谷子可以通过杜甫兄弟的心灵纠缠感应来监视卢湛,那一次卢湛表现很好,琴棋书画都和西珊探讨了一遍,还送了不少西珊喜欢的书法画作。

    春天路通之时卢湛就找各种忙碌借口,只又和西珊见面,听闻西珊要回苏州,卢湛立刻准备。他特意吩咐商队头目好好照顾她们,并让她们女扮男装,这样更方便,卢湛卜卦说这次她们回去会很顺利,可以结交大人物。

    目夷君虽然心里怨恨玄谷子,但她对卢湛没什么想法,卢湛与西珊的书信往来目夷君当然知道,也不管不问。目夷君在卢湛三岁时还教过他写字,那时目夷君就挺喜欢卢湛,那时目夷君与查木旦都在玄谷山庄,当时的玄谷子是他们的师父……

    青玉道:“西珊,卢湛那小子不是跟你说要派三百多侍卫护送我们吗,怎么现在都看不到影子。”

    西珊道:“我们都会武功为什么要那么多人护送啊,应该是这一路上比较安全吧。”

    白玉道:“怎么会安全,我一冬天给你讲的故事你都忘了啊,你是被那小子迷晕了,我看,哈哈哈!”

    西珊道:“你们没看到,队伍前面有一个骑马的神雕,我们还有那么多威风的旗帜,恶人自然觉得奇怪,就不敢来犯了。”

    青玉道:“这是虚张声势,那时西域魔教的旗帜,估计那旗帜管用,我以前来往看到商队都用那旗帜。西域魔教也做点好事情,如果有人打了他们旗帜被抢,他们就会去抢光强盗的财务,对于商人来所算是个保险。”

    白玉道:“但是咱们的旗帜很怪,以往西域魔教的旗帜都是古老文字,咱们队伍的旗帜怎么是汉子的呢,真是奇怪。”

    独孤这次随队伍出行时玄谷子安排的,只有商队头目一人知道,算是秘密保护,低调机密出行。

    西珊道:“你们看那个雕,很可爱的样子,一般的雕都是灰褐色,它是黑色的。而且一般雕都很精神,你看它那懒洋洋的样子,好可笑,一点猛禽的样子都没有,好呆萌!”

    青玉道:“这边雕啊鹰啊的也不少见,在往前走,那边的牧民猎人都养雕,黑色的雕也不少见吧。”

    白玉道:“一般动物里,目光呆滞的都比较厉害。我以前在中原看到人们训练斗鸡,专门训练眼镜,夏天硬是让他们看炽热的太阳。一旦一只鸡目光呆了,其他鸡就猜不出他的本事高低,很多就落荒而逃了。”

    西珊道:“哦,被训练的斗鸡好可怜啊,我要是遇到了就把它们都买下来,放到深林里。”

    白玉道:“哈哈哈,西珊,你什么都好,就是善良的过了头,就不懂得过犹不及的道理。这世上有很多恶人的,你要多小心才是。”

    西珊道:“嗯。你们再看,哪个戴青笠的傻帽,他还在玩着树叶!”这是队伍又过了一个急玩,西珊又见到了专注把玩树叶的独孤。

    青玉看了看独孤,道:“这个人装扮好神秘,背着剑看上去是武林人士,一定不是个商人。”

    白玉道:“他戴的青笠很不错,还有黑纱,既让人看不见他的长相,又防止风吹日晒的。以后我们也弄几个,女扮男装时行走也方便。你们看,他外表应该很年轻的样子,估计武功好不到哪去。”

    青玉道:“人不可面相,你忘了西域魔教的剑魔了,哪个叫独孤求败的家伙?”

    白玉道:“是啊,那小子武功真的很邪门,听说他和玄谷子交情深厚。自从他当了西域魔教教主,西域魔教简直和名门正派差不多了。”

    西珊道:“嘿嘿,正中有邪,邪中有正,自古如此。我这次来西域,最开眼的就是看剑魔作法了,人家仙人都是坐在仙鹤背上,他们邪魔外道却坐在雕背之上,那天那雕飞的有点不稳,我看差点把那个剑魔摔下来,哈哈哈!真是太有趣了,还有那个囚牛,喜欢听音乐,真是太神奇了,只可惜我去哪里谈了三天的琴,囚牛都不出来,看来囚牛听不了太高深的音乐,哈哈哈!回到家,我会把故事讲给我的朋友们,我估计她们都不敢相信,哈哈哈!”

    三人欢笑的一路聊着,路上没有其他人,他们女扮男装也没人看,索性就和在家里一样,大说特说起来,他们很多话独孤都听到了。独孤想,真是三个女人一台戏,四个女子就叽叽喳喳无止无休,幸好这次回来没带四大护法,否则看到点新鲜事她们就没完没了的说……

    队伍走了五天后,独孤独孤可以参照纯阳子的方式,让树叶漂浮在手上。

    这种玩法玩了两天又索然无味了,树叶漂浮在手上时,独孤一边控制树叶漂浮在手上,一边用如针的指气打去叶肉部分,只留叶脉。

    如此只许半天的功夫,独孤手上就漂浮着镂空的叶脉,独孤先开黑纱,将树叶拿在嘴边吹奏,竟吹不出声音,独自笑了笑,将其放在书中,当做书签。这一幕被西珊见到了,西珊到时没有看清楚那树叶,只见这男子跟树叶交流,还笑,这一幕真是很有魔性。

    西珊觉得这男子眼熟,想了又想,这时正好看到前面骑马的雕站了起来,又看了看男子,看了看那唯我独尊的红黑色大字,知道了,这个带青笠黑纱的傻帽就是剑魔,就是独孤求败。西珊发现自己太聪明了,看了看青玉,白玉两个师姐,他俩都依靠着车厢睡着了。

    西珊心想独孤求败应该是不想让人知道他的身份,才这么打扮的,心想算了,不告诉两位师姐了。

    西珊仔细的观察,看到这是独孤左手上又漂浮起一片树叶,这树叶飘啊飘的竟然绕着独孤的白马一圈,又回到了独孤手上。西珊揉了揉眼睛,心想这是什么风,难道是龙卷风,难道那是白龙马?难道是西域魔的魔是魔法的意思?这样岂不是草木竹石都可以作为武器……

    这时西珊又去看开路的小雕,此刻小雕似乎睡醒了,摇头晃脑,取下眼罩,也看到了西珊,与西珊一直对视,直到马车队伍转过大弯,视线被阻挡。西珊觉得小雕长得好奇怪,浅蓝色的眼镜很漂亮。

    过了一会,队伍开始走盘山路,小雕又在看西珊。西珊觉得小雕很有趣,去除自己一大袋牛肉干,再次与小雕对视时,西珊以打暗器的方式扔出了牛肉干,牛肉干刚快接近小雕身体时,只见小雕身子一抖动,牛肉干就没了。

    西珊一愣,以为是小雕躲开了,又连续的打,最后才发现小雕的吃东西的速度太快,肉眼都很难捕捉到。这个盘山路坡度很远,一层套车一层,西珊打出了两斤牛肉干,都被小雕吃了。西珊觉得小雕应该是吃饱了,自己也困了,放下帘子,和两个师姐一起都睡着了……

    西珊是被一声惊呼唤醒的,看到青玉白玉两个师姐手都握在剑柄上,似乎准备要拔剑的样子。

    只见小雕醉卧美人膝一般的靠着西珊睡着了,地上的牛肉干袋子里面空空如也,想必是被它吃光了。西珊示意两位师姐不要介意,这小雕没有恶意,就让它睡着吧……

    西珊只是觉得意外,这雕的食量太大了,难以想象,那里面可是装的二十斤的牛肉干……

    小雕的一举一动独孤看在眼里,哪个喂小雕姑娘独孤也看在眼里。

    独孤觉得小雕似乎开朗了很多,又一想不对,四大护法她们几个不知道喂它多少头牛了,小雕也没主动接近过她们,竟然还在人家姑娘的马车上睡着了,真够没心没肺的了。

    独孤觉得那个戴面具又女扮男装的小姑娘很神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