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三回 佳人同桌畅叙前缘,映雪秦鹿共忆独孤
    秦鹿这日冥冥中感觉今天会遇到映雪,他很相信自己的直觉,没事就东张西望的看,都没有见到那梦中熟悉的身影。

    中午时饭点时分,秦鹿与蒹葭等几位师弟又去了聚仙楼,进了二楼一个包间,这里就是他们每日吃饭的地方,即便这是个大饭馆,他们几乎每人都背下了菜谱。

    秦鹿坐在包间里面正座,几杯酒下肚,顿觉心情烦闷,要推门出去透透气。没想到这一开门自己的心一下敞亮了,正看到映雪她们三位姑娘走进了饭馆大厅。

    秦鹿一时心跳加速,回头跟蒹葭他们说自己吃好了,现在要单独出去走走,让他们几个吃好喝足玩开心点,并随手关了门,出了包间。

    秦鹿心事重重的样子他们几人最近见惯了,没有太在意,继续喝酒吃肉大声的交谈。

    秦鹿先是在二楼往下看这,正巧这饭馆掌柜的走了过来,秦鹿马上吩咐掌柜,说那三个姑娘今天吃饭全算在自己头上,要好好招待不得怠慢。掌柜听到一笑,满口答应着去了。这醉仙楼已然成了秦鹿他们的食堂,他们一日餐在这里吃,蒹葭等几人最近也被秦鹿的情绪感染,每天每顿饭是不醉不归。

    秦鹿远远看着映雪的背影,发呆,傻笑。映雪坐的是一个四方座子,映雪坐北面,云儿坐东面,倩影坐西门。秦鹿觉得她们这样坐不大好,因为映雪面朝着南坐着,秦鹿只能看到映雪背影,在二楼来后的走动,也可以看到侧脸,看得出映雪面容红润。这个位置也好,她们不会发现自己,这也足以让秦鹿一饱眼福,看着映雪的背影心中畅叙幽情了。

    秦鹿一时也不知道如何前去搭讪,不知道找什么话题解释自己为什么在此,因为之前的两个门派的比武,总是给对方留下些不好的印象。秦鹿想着说起了话她们问什么问题,应该如何回答才能让映雪加深对自己的印象……

    这提刀大汉在映雪走位的一举一动秦鹿看在眼里,大汉的声音很大,粗声粗气的嗓门还挺高,秦鹿听的真真的。秦鹿开始很是气愤,后来又乐在心里,这样自己可以更好更自然的出场,只不过想到要和映雪再次聊天了,不自觉的又紧张了起来。

    秦鹿不声不响的从二楼直接跳到了一楼,身子轻的如一团棉花落地,没有人察觉,饭馆大厅里的人现在都将目光转向映雪她们。这里是华山脚下,满大厅里面的武林人多的是,竟然没有人出来管那提刀大汉,说句话的也没有,各自很安静,只顾着喝酒看热闹。

    待映雪发怒要拔剑的一瞬间,秦鹿瞬间移步到大汉身后。这大汉身高足足有八尺半,像一座小山一样,秦鹿站到他身后被完全的挡住了。此时大汉在东边位置,大汉南面正好有一扇窗户,秦鹿左手提剑,右手猛然抓住大汉右臂,单膀较劲,催动自己全身的内力,将大汉连人带刀从窗户扔了出去,摔出了三丈多远,大汉空中叫喊几声,砰的一声落地就没了声响,可以从窗子看到他是人事不醒了,但刀一只未脱手,如此看来他还有两下子。这时蒹葭他们都没有发觉楼下的闹剧,继续关门喝着酒。

    映雪见到秦鹿,先是一愣,立刻认出来人,站了起来。

    映雪道:“秦鹿,你怎么在这里?”

    秦鹿一时也不知道说什么,秦鹿道:“我们前几天前刚到,是查我家好友莫春秋的案子,正巧今天在此处碰见映雪师妹和两位姑娘,真是有幸,秦鹿有礼了!既然几位无事,请慢用,我每天在这里吃饭,今天我请客全算我头上。”说着抱拳假装要走。

    秦鹿走的很慢,每多走一步,心中多一层死灰,映雪似乎没有叫住自己的意思。

    这时店里的掌柜和小二好几个都正要涌出门看那大汉伤势,秦鹿停了下来,从身上拿出二百两银子给掌柜,让他们抬大汉看伤去。

    这时映雪看云儿和倩影两位师妹的眼神都被秦鹿勾住了,瞪了她俩一眼。映雪对莫春秋的案子也很是关心,今天秦鹿有丈义相助,还破费了那么多银子,自己过意不去。

    映雪道:“秦鹿大侠,既然大家都是朋友,就坐下一起吃吧!”

    秦鹿外号昆仑云际,听到映雪说自己是朋友心情一下冲出云际直上九霄。秦鹿没有客气,规规矩矩的坐了下来。这时店掌柜已经吩咐伙计们把大汉抬去治伤,亲自给秦鹿加了一副碗筷。

    秦鹿一时不知如何是好,看看傍边两位姑娘道:“两位姑娘有礼,在下灵宝宫弟子秦鹿,之前来纯阳宫闹了不少误会。我是纯阳宫的朋友,敬重方掌门和映雪师妹,我们是不打不相识啊,不知两位姑娘芳名如何称呼?”

    雪儿抱拳道:“我叫雪儿,秦鹿大侠久仰久仰!”

    倩影道:“我是倩影,我们两个是映雪的师妹,秦鹿大侠有礼!”说着抱拳行礼。

    秦鹿回礼道:“久仰久仰,幸会幸会!”

    这两个姑娘开始一听是灵宝宫的秦鹿有些发愣,一年前他们把纯阳宫闹的鸡飞狗跳的,原来秦鹿是个白面书生,看上去很腼腆,温文尔雅的坐在对面,想不到还真是不打不相识。

    映雪道:“秦鹿大侠,那莫春秋灭门之事你查出什么了,可否跟我们讲讲?”

    秦鹿看着映雪,控制着自己不要目不转睛的无礼直视,秦鹿道:“此事涉及很广,牵涉极大,已经有不少武林中人为了夺一把春秋剑,闹的家破人亡的,真让人很难理解。那莫春秋是我家的世交,与家父交厚。他为人温良恭俭,以前虽是武林中人,早已推出江湖,只是喜欢铸剑,遇到有缘之人才肯为他打造春秋剑。春秋剑都是十几个徒弟昼夜不停千锤百炼打造的,而且莫春秋每次都要亲自参与,那剑身上纹路篆字的工艺只有莫春秋一人掌握。江湖传闻这春秋剑里面会有什么秘密,说是得到一柄春秋剑就可以永葆门派长盛不衰,个人也会名震江湖,延年益寿什么的,我也闹不明白,从各大门派的争斗看,可能这里真有什么不为人知的内幕。”

    因为映雪一直认为自己的身世和江湖血腥仇杀有关,也许和那莫春秋被灭门有关联,所以非常关注此事,加之自己和风沚寒用的都是春秋剑。最近听到的消息都是各大小门派为了春秋剑大打出手,风沚寒作为副帮主,手里有春秋剑怕也被其他门派人盯上,也有一些担心沚寒的安危。

    映雪道:“你怀疑是谁干的,现在有什么线索了?”

    秦鹿摇摇头,道:“我还没找到什么有力的线索和证据……”

    映雪有些不耐烦道:“那你为什么来长安这块儿,为什么来纯阳宫附近,难不成你认为是我们干的了?”

    秦鹿急着道:“不是不是,师妹不要误会,此事另有隐情。”

    倩影和云儿听道着立刻改变了对秦鹿的态度,倩影道:“有什么隐情,大丈夫说话为什么吞吞吐吐的,你能不能想刚才大汉那样,直来直去的说话多好。”秦鹿马上认识到自己今天并不是英雄救美,这几个姑娘都是从小在名门练武的人,根本不把那大汉放在眼里。自己扔出大汉只是抢了这两位姑娘的活......

    秦鹿一听这话立刻阳刚之气涨起,秦鹿道:“依我多年行走江湖经验看,凡事都有联系,江湖大事都是无风不起浪。莫春秋灭门的事没有证据我自然不能臆想乱说。不过我也没什么事情向映雪姑娘隐瞒的。你们纯阳宫的独孤燕打伤我师弟垂冠,还废了他的武功,这事你们都知道吗?”

    映雪一听这事情大惊,道:“什么时候的事,我不知道。我师弟人已经不在了还提这事情有什么用。”映雪有些感伤的说。

    秦鹿一听这话,内心欢喜,道:“那独孤燕现在在西域你们也不知道?据我了解独孤燕最亲近的就是映雪姑娘你了。”

    映雪道:“怎么可能,我师弟已经死了,怎么会在西域?”

    云儿姑娘和倩影姑娘也追问秦鹿,要他直来直去讲明白。

    秦鹿见映雪她们完全不知情,心中得意。

    秦鹿不急不忙道:“独孤燕武功剑法那么高,岂是那么容易灰飞烟灭的?我秦鹿岂是那么容易被骗?”

    映雪激动的问:“秦大哥,你快说,我燕师弟现在真活着?沚寒调查了好久说他已经在大牢里烧死了,断没有生还的可能。”秦鹿听映雪叫自己秦大哥,不禁心中暗喜,打算将事情原委详细讲给她们。

    秦鹿道:“师妹别着急,我可以肯定独孤燕现在活的好好的,他在西域玄谷山庄,是玄谷子的第一常年座上宾,而且他还加入了西域魔教,好像现在竟然是魔教教主,人称剑魔,也叫独孤求败。现在我们都只知道原来作恶多端的西域魔教魔途只做了没几天的教主就不明不白死了,新任教主大家只知道他叫剑魔,而且现在西域魔教不曾叨扰任何中原门派,现在的教主就是独孤燕。”

    映雪不敢相信秦鹿的话,怎么小时候粘人又磨人的臭师弟一下子成了魔教教主,大惑不解。云儿和倩影两个姑娘都知道独孤燕,也都欺负过独孤,都不敢相信秦鹿的话。

    秦鹿严肃的提供嗓门,道:“映雪,你难道只相信他风沚寒,我可从来没骗过你啊!”,秦鹿话一出口就后悔了,这话显然不合适,想到和映雪这是第二次见面,虽然自己每天都能梦见映雪。

    秦鹿又声音缓和,道:“映雪师妹,你难道不奇怪,那独孤燕禁闭三年前什么样,三年后直接就参加你们内部的比武,就取得了第四名,而是是胡乱瞎打一路的赢。独孤燕是和你争夺第三名,难道他让着你你都看不出来嘛?难道你们三年都没练武,他闭关休息了三年,你们纯阳宫的武功水平全部大幅度的降低了?”

    三个姑娘互相看了看,越来越觉得秦鹿道话有道理,映雪道:“我也是奇怪他三年怎么一下子武功提高了那么多,而且他说有事情不能跟我讲真话!看来秦大哥你说的都是真的。太好了,燕师弟没有死,太好了……多谢秦鹿大哥你啊!最近我心里像满是满天乌云的天气,今天一下子透亮了”几个姑娘现在都很高兴。

    映雪道:“秦大哥,我敬你一杯!”说着三个姑娘都举起了酒杯,秦鹿拿起酒杯一饮而尽,喜不自禁。

    映雪道:“秦大哥,云儿和倩影我们几个是一起长大的,我的剑是我的,若是我的剑里有什么神秘的秘密的话,我会将秘密交给你!”

    秦鹿一听此话很是感动,没想到映雪是如此豪爽的性格,不由的爱意更浓,更无法自拔了。秦鹿道:“这剑就是师妹你的,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若是谁来抢师妹的剑,必须趟着我身体过去。”

    映雪有些感觉到了秦鹿对自己有意,因为这种话类似的映雪听很多人说过,只是因为今天聊的愉快才给了秦鹿说话的机会,映雪默不作声,打算先走,自己打听一下独孤的下落。

    倩影道:“秦大哥,你为什么会那么了解独孤燕啊,你们见过面?”

    秦鹿不想在映雪面前说自己被独孤三掌振飞的事,他之前也没和别人说,他那几个师弟平日里都是被秦鹿养着,自然照顾着秦鹿的名声,江湖上秦鹿的名号确实是没什么败绩的。秦鹿脑子飞转想着怎么回答。

    秦鹿灵机一现,想起好用的一招,道:“倩影姑娘,这样的,当时我无缘参加比赛就是……就是因为独孤燕,我想着要找他报仇!”

    映雪忙道:“为什么,我们都不知道,为什么你们会弃权?你上次为什么不说?”

    雪儿和倩影看着映雪,眼珠飘动,意思是原来秦鹿和映雪是旧相识啊,怪不的秦鹿不参加和映雪的比武,难道秦鹿特意要让着映雪……

    秦鹿道:“是因为独孤燕废了垂冠的武功,我才在比赛前天晚上找到独孤燕为垂冠报仇出气!”这话大大出乎几个姑娘的意外。

    秦鹿接着道:“我觉得独孤燕是为了给曼胡缨报仇,也可能也是想阻止我和映雪师妹你的比武!”

    映雪道:“你说详细点,我想弄明白。难道燕师弟把你打伤了?”

    秦鹿立刻克制自己表情,不要泄露真相,道:“那倒没有……我有个毛病……我说了你们别告诉别人?”

    映雪道:“我们不说啊,快讲!”

    秦鹿道:“我啊,从小就害怕飞禽,特别害怕鹰或雕这样的猛禽,一看到就发昏,会几天都没力气,还做噩梦,就因为这个毛病啊,那独孤燕啊用雕袭击我时,我吓得要死,扔了剑就跑,跑都没力气又摔了一跤,他这才抢了我的剑。”

    三个姑娘一听结果是这样,都咯咯咯的笑个不停,秦鹿也无奈的笑了,心想这故事编的可以,这纯阳宫中真是物华天宝,自己可以物尽其用啊,看来熊与雕都是为自己背黑锅的好朋友了。

    映雪道:“原来这剑不是小雕捡到的,是你掉地上后燕师弟捡起来的。既然事情都过去了,请秦大哥看在我的薄面上以后别难为燕师弟了,咱们大家不打不相识!”

    秦鹿有些为难的道:“既然师妹这么说了,那是自然。那都过去了,我不会再找他麻烦的,只希望你燕师弟不要再放雕追我了,免得我再落荒而逃,哈哈!”几人都笑了起来。

    映雪几个姑娘又敬了秦鹿一杯酒。映雪喝过酒后,觉得也没什么聊的了,秦鹿在这里这样有些尴尬,准备离开。

    映雪道:“秦大哥,我有孕在身,觉得有点累,想回去了,后会有期。今天真谢谢你了,今天我来请客,请你喝酒!”说着映雪拿出十两银子放在座子上,拿剑转身就向门外慢慢走去。

    云儿和倩影并不想走,还想和这位美男子再继续聊聊,看着映雪都走了,也无奈的拿好东西,跟秦鹿辞别,随映雪走了。

    秦鹿也有些不知所措,站起身,目送映雪走远,背影消失……

    映雪走后,秦鹿又坐在原位子,秦鹿看着映雪留下的空酒杯,傻傻的看着,映雪她们其实没怎么吃东西,肯定是觉得自己在身边不方便。秦鹿又要了两壶酒,自斟自饮,回响刚刚发生的事情,不知不觉竟将映雪他们的剩菜吃了个精光。

    映雪此时心情特别的好,最近自己都是好事情,唯一不好的燕师弟的事,现在发现还是假的。映雪确定秦鹿讲的所有事情都是真的。以后可以自己打探西域玄谷山庄的事还有西域魔教的事。心想沚寒知道燕师弟还活着一定和自己一样高兴极了。看来燕师弟那次被赶出山门,还有进入风顺镖局事是因祸得福了。

    映雪心情非常好,回去又和雪儿,倩影两个师妹好好吃了一顿,她们不禁又想起独孤少年时种种趣事,不觉的都笑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