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一回 剑缘情缘黑熊当道,无情锄头刨开真相
    现在来的几个人都是秦鹿的死党,包括蒹葭在内,平日里都跟着秦鹿混吃混喝。

    他们来纯阳宫附近已经有段时间了,这次是他们私下行动,就是为了夺剑,也并非是受灵宝宫所派。毕竟现在风沚寒已经是纯阳宫副掌门了,最好不要弄出什么大动静,否则牵涉就大了,所以他们没有轻举妄动。

    经过几天的暗中调查,不断商议。最终大家还是听秦鹿的,就是私下找到映雪,趁她不在风沚寒身边,把她打败打伤即可。计划把剑抢回来之后,他们一行人就游山玩水去。秦鹿说让一名叫凌雨的小师弟扮做纯阳宫弟子模样在纯阳宫里混,打探消息,实时飞鸽传书通报情况。

    这凌雨每天拿着剑在纯阳宫里独自游荡,对风沚寒和映雪的行动轨迹已然了如指掌,毕竟风沚寒和映雪都是这里耀眼的新星,特别是映雪,一身白衣总是超凡脱俗的感觉。男人的目光不自觉的就会发现映雪,真是忽如春风来的感觉。

    凌雨这几天每次见到映雪,映雪都愁眉不展的样子,这让凌雨想到了古时候的西式,心想可能美女都应该,不然每天嘻嘻哈哈的,男人岂不是要人仰马翻……凌雨今天看到映雪独自一人拿着剑出行,神情郁郁,心神不定的样子,就在后面远远的跟着。凌雨发觉映雪是越走越远,看来一时不会回去,心想机会来了,怀内取出鸽子,传书给秦鹿他们,让他们一起来找映雪。

    秦鹿接到飞书,本想自己来夺剑,但他只认剑不认识映雪,蒹葭他们也觉得闷,非要过来,也就跟着来了。

    映雪与蒹葭说话过程中,此刻秦鹿一直盯着映雪看,一动不动,只是心砰砰乱跳,眼睛也不眨一下,只是偶尔皱眉,也没有说话……

    秦鹿为蒹葭那些无理的话皱眉,很不高兴……

    秦鹿上去力道不轻的拍了蒹葭肩膀,道:“蒹葭师弟,你和映雪师妹又不熟,别乱开玩笑。你们先回去客栈等着,我自己的事情自己解决,我们这么多人好像是欺负映雪师妹一样,不是君子所为。既然我知道谁是映雪师妹了,你们不必在此,免得师妹疑虑。退下吧!”

    旁边的人面面相觑,以为今天是有热闹好戏看的,不知道秦鹿这是要演哪一出,他们不敢违抗大师兄的话,就都原路撤下了。

    对于此事的秦鹿,心里有一柄无形的剑在无时不刻的攻击着自己,这招数是“映雪已经结婚了……为什么……为什么是风沚寒……为什么自己偏偏被被独孤求败给打伤……为什么自己没有机会杀了风沚寒……老天为什么如此安排……为什么我今天才遇到……”

    秦鹿自小就清高,武林世家出身,父亲在江湖上人脉广博,母亲以前是昆仑派高手。自己比身边别人都聪明,学什么都更快。秦鹿知道自己擅长什么,更知道自己喜欢什么,在任何事情上都一意孤行,不在乎别人怎么想,只在乎自己的看法。

    秦鹿虽然已经二十多了,和风沚寒同龄,之前却没看上过任何女子,灵宝宫中女弟子的衣服都好难看,看着像假小子,秦鹿从来没看多看过谁一样。

    今天,映雪也穿着和灵宝宫女弟子类似的衣服,为什么就那么的不同,秦鹿目不转睛的看着映雪,眼神中充满了梦幻与朦胧醉意,并无轻薄不敬的神态。

    映雪之前也没有见过秦鹿,秦鹿到纯阳宫中拜见掌门方道真时风沚寒陪着掌门,知道比武的一切细节。沚寒给映雪讲过秦鹿,说他的武功是灵宝宫年轻弟子里面最高的,那次主要的威胁就是秦鹿,映雪也差一点和秦鹿比武,只是秦鹿弃权没来......

    映雪看对法神秘兮兮的样子,心里奇怪,道:“你是秦鹿?”

    秦鹿拱手行礼,道:“正是,映雪师妹…额…映雪姑娘有礼!”

    映雪见秦鹿外表斯斯文文竟然武功那么高,举止表情也不是无理之人,还打发了他几个师弟,也就改变了态度,放松了警惕,平和的说话。

    映雪道:“你有什么事,为什么到此?”

    秦鹿道:“......久闻纯阳宫附近风景如画,景色宜人,物华天宝,人杰地灵,在下不免很是神往。那次来的匆忙,不曾先见过师妹,还请见谅。……传闻吕祖曾在此地修炼,作为到家传人我心中神往已久,不远千里而来,不料竟然在此处碰到了师妹…碰到了映雪姑娘!真实缘分使然,三生有幸!”

    映雪见他说话也没个边际,心想难怪他绰号昆仑云际,道:“这里是禁地,你还是速速离开,被别人发现,难免大动干戈。”

    秦鹿道:“多谢映雪姑娘提醒,我们也是这样想的,不敢惊扰这里的隐士清修。可是我已经绕来绕去,已不知了西东,这里崇山峻岭林木茂盛……”

    映雪道:“你那几个师弟他们不是下山了吗?”

    秦鹿道:“我这才后悔,我本是不记道的人,竟然让他们先走了。没关系,他们看我没回去会回来找我的,不劳映雪费心了。”

    映雪道:“你没事的话,我带你下山。”话音一落,映雪在前带路,向山下走去。秦鹿忙跟着映雪,看着映雪的背影,越看越痴迷。明明是往山下走,秦鹿竟然有飘飘如仙的感觉。......一时间两人无话。

    走着走着,忽然前面黑影晃动,竟然下山路上拦路出现一只巨大黑熊,这熊站立起来足有一丈来高,大大的爪子上还挂有树皮,浅黄色的口水不断的低落着,重重的每次呼吸都带动一片落叶飘动,看着映雪与秦鹿,不动的盯着他们。

    映雪先是一惊,秦鹿随后也看到熊了,立刻上前挡住了映雪面前。秦鹿低头捡了几块小石头,喊道:“该死的黑熊,给我滚,别拦着映雪姑娘的路”,映雪忙小声道:“别招惹这熊……”话音未落,秦鹿手里石头已出手,打在了黑熊头上。黑熊立刻怒了,现直起身子,张开血盆大口怒吼,爪子自上而下拍到地上,朝着秦鹿飞奔过来,速度竟然比骏马还快。

    秦鹿心想正合我意,既不拔尖也不迎战黑熊,而是转身抓起映雪的双臂,纵身一跃,带着映雪跳到了两丈高的一个大树枝上。这熊愣了一下,可能他认为眼前的两个猴子有些本领,立刻变换方向,向那树扑来,爪子碰到树的一刻,大树都慌了一下,黑熊开始爬树,粗重的呼吸几乎要掀起一层树皮,黑熊爬得不快,也许他不饿,想推迟美餐的时间。

    看映雪表情她是有些害怕,秦鹿道:“映雪妹妹别怕啊,有我在呢,这熊啊虽然个头大,能耐一般,它的力气只相当于十个人的力量,那是不如我的。它若上来,我一剑就能结果它。”

    映雪道:“它长了这么大也不容易,它若是不上来攻击我们,还是别杀他,等等吧!”

    秦鹿听到映雪如此善良,心中也欢喜的很,他本可以在胸挡路时一剑上去结果了熊,但那样岂不是很快就得下山,让自己后悔莫及。

    这熊看到两人爬上了树,可能熊忽然感到了饥饿缘故,熊爬到一丈高时忽然加速,顷刻间到了两丈高位置,这一过程冲断了几颗树枝。可熊无奈了,发现人没了,原来映雪和秦鹿跳到了另一个树的枝头。这熊又爬另一个树,如此反复爬了三棵树。

    映雪对这秦鹿说:“这熊到是真执着啊!”

    秦鹿道:“是啊,冲着它这执着的熊样我到真不忍杀了它呢!”

    最后这熊也真是无奈了,呼呼直喘,无可奈何的走开了,期间还停下来回头看了一眼,犹豫片刻,继续走进了树林深处。

    黑熊消失后,映雪先跳下了树枝,秦鹿也跟着跳了下去。

    映雪谢过秦鹿,二人继续走着。一路上秦鹿讲了上次来纯阳宫比武时自己的想法,自己本是不想来,奈何那是掌门人吩咐的事。垂冠重伤曼胡缨也受了罚,那都是他自作主张,自作自受。映雪了解原来事情是如此,对灵宝宫的人也就没那么厌恶了。

    映雪道:“本来计划最后一场比武是我参加,与你决斗!不知道为什么你们弃权了,好奇怪。”

    秦鹿叹了一口气,没有讲自己被独孤求败打伤的事,秦鹿道:“是啊,咱们没打也好,要是败给了师妹你,我可怎么活啊,我没参加比赛也算是老天助我啊!”秦鹿的真实想法是苍天无眼啊,不然风沚寒怎么会有机会。

    映雪微笑道:“你说话还挺有意思!”

    秦鹿挠挠头,没有说话,此刻映雪的微笑深深的被他记住了,今后不断的梦中浮现。

    映雪道:“和你比武前一天,我已经做好了受伤的准备,我也很怕像曼胡缨那样……”

    秦鹿道:“师妹过滤了,咱俩比武受伤的肯定是我,你一定会毫发无伤的,大不了被我累伤,因为我打架没完没了,在灵宝宫我创造过连战三十五人全胜的记录。”

    映雪惊讶到:“看来你真是名不虚传啊!”

    秦鹿道:“你还听说过我呢啊,说说,我想知道他们都怎么诬陷我?”

    映雪毫无表情的道:“只是人们都说你武功高而已。”

    秦鹿道:“那都是谣言虚传的名声,我连迎战映雪你都没敢来,呵呵。”

    映雪道:“对了,你为什么不来比武,不是说好的么,你们岂不是白来了。”

    秦鹿道:“嗯,你不知道?......有些隐情,可我现在不想说。”秦鹿可不想说出自己被三掌震飞以及后来卧床不起的故事。

    映雪道:“我看你也不像是坏人,你能说出今天来此的真正目的吗?”

    秦鹿道:“额……,我有一柄宝剑丢了,前段时间听一位师弟说可能在纯阳宫中丢的,我这才过来找。”

    映雪心想,莫非是自己这柄无名剑,这见燕师弟给的时候很新,莫非......

    秦鹿道:“他们说映雪师妹现在的那柄剑,就是我丢的那把。我的剑天下独一份,是一柄春秋剑,只是与其他春秋剑不同,我剑上面的签字是反写篆体。不知道映雪师妹这把剑是何来历。”

    映雪表情一下为难起来,想来是错不了的了,可自己又特别的喜欢这剑,已经难以割舍。

    秦鹿看出了映雪的心思,道:“没关系,就当我没说,要是映雪师妹捡到那剑就是缘分,宝剑赠知己嘛……”

    映雪道:“我这把无名剑可是你丢的那把?”映雪将自己的无名剑递给秦鹿看,表情看得出对剑的依依不舍。

    秦鹿忙推开映雪递过的剑,道:“……额……,正是,我怎么需要看的那么近,我自己的剑我是可以感觉到的。其实是这这样的,是我在华山附近练武不小心丢的那把剑,我正是丢了那剑才没能比武的。”,秦鹿终于鼓起勇气在映雪面前吹了把牛。

    秦鹿又道:“我只是想知道映雪师妹是如何得到这柄剑的,可是风沚寒送的?”

    映雪听秦鹿并没有要回剑的意思,这才放了心,就将独孤的小雕在华山的山谷里捡到这剑的过程讲给了秦鹿。

    秦鹿忙问:“你那个燕师弟在哪?那雕是什么样子的雕?”

    映雪有些感伤的说:“燕师弟已经死了,那雕只跟着燕师弟,现在怕是应该在苦苦的飞寻着什么。”

    秦鹿和映雪一路聊着,聊得秦鹿满满的疑惑,不知不觉的走到了纯阳宫正门口。因为马上要分别了,秦鹿有些依依不舍,又不知道说啥,只是目光呆滞的看着映雪,完全没有了灵宝宫第一大弟子的傲气。

    映雪也有些察觉,但想自己应该是误会了,已经成家了与风沚寒在一起,所有人都应该知道了。只是着秦鹿很是怪怪的无法解释。

    映雪道:“秦鹿,现在你一定能找到回去的路了,我们后会有期,你请回吧!”

    秦鹿这才晃过山来,道:“映雪师妹,还有一点,你那把确实是我的剑,那是我第一把自己定制的剑,是莫春秋打造,莫春秋铸的剑剑身体在阳光下晃动会有莫春秋三个字,只是这把剑的’莫春秋’三个字是反体字。既然你喜欢这把剑,剑与人都是有缘的,看来这剑与你是有缘的。只是这剑的所有事情你不要和其他人讲,莫春秋是我家的世交,剑给我的时候嘱托再三说这剑是独一无二的,今天的事情什么都能说,就是这剑的事情你连风沚寒也不能说,否则我会杀掉风沚寒。”秦鹿的表情一下子严肃起来。

    映雪也是秦鹿奇怪,难以琢磨。映雪对着秦鹿道:“好,剑就是我的。我没必要对任何人解释,这剑现在对我来说就像我的亲妹妹,我没必要对任何人说。你还是请回吧,今天之事多谢!”

    说着映雪独自走进了纯阳宫。

    秦鹿看着映雪的背影久久不能离去,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再见到映雪。还有就是不知道回去如何对对师弟们解释。

    秦鹿心事重重的回到了客栈。见到蒹葭他们之后,解释说他和映雪谈话间,冲出了一只高大的大黑熊,映雪用剑一剑刺穿了黑熊的心脏,鲜血满地。因为秦鹿自小就害怕恐惧黑熊,讨厌的要死,看到了就讨厌的不行连看都不要看,看到黑熊的血染上了映雪的剑上,他便不想再要那剑了,他还闭眼请映雪把那熊的尸体拖入山涧悬崖。蒹葭他们听到原来如此,说着想不到映女那样年轻漂亮的女子力气那么大,竟然拖的动一丈高的黑熊......他们都信以为真,此事已经解决,他们一行人准备游山玩水去了。

    映雪来到了练武场,沚寒正在教大家剑法。映雪什么也对沚寒说,她觉得没必要,因为毕竟秦鹿这个名字沚寒是比较忌讳的,也不想沚寒为自己担心。也没有说自己去了幽冥死地禁区,因为自己现在已经是副掌门夫人了,自己带头去破坏禁律,那会让风沚寒很为难。

    秦鹿最后说过的话映雪并没有在意,只是那日在阳光下晃动剑身,确实有那反写篆体的莫春秋三个字,有一次在家中映雪拿起了沚寒的寒影剑,在阳光下晃动也有莫春秋几个字,原来沚寒的剑也是一把名贵的宝剑。映雪直到听到莫春秋灭门的案子,才又想起秦鹿说过的话……

    秦鹿蒹葭几个师兄弟游山玩水的一行,由西到东的走,历经名胜古迹,只要听过的有名地界,都要去看一看。而秦鹿看到满眼的美景时,眼前总会飘忽处映雪的音容笑貌,秦鹿偷偷飞鸽传书给自己纯阳宫中暗线,并偷偷寄去自己的一千两银子给暗线人员,说是这项机密特别任务的奖励,让他们收集映雪全部的资料。而对于风沚寒的资料那是自早就有全部的资料,做到知己知彼任何时候都是必要的。

    秦鹿很快得知映雪身世是个谜题,并且连映雪自己也很想知道,只是无论掌门人方道真还是丈人风雷益都守口如瓶,秦鹿计上心头,这是接近映雪的极好切入点,否则映雪对自己是越来越冷淡,秦鹿开始着手调查映雪的身世之谜。

    秦鹿心想“名花虽有主,锄头也无情……”秦鹿开始勤奋的挖掘幕后真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