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五回 千里传音映雪大婚,今宵玉露五人相逢
    临近春节,玄谷山庄和西域魔教的人们都沉浸在欢乐喜庆的节日氛围中。

    只有一人愁眉不展,唉声叹气的走在风雪路上,走在玄谷山庄去西域魔教的路上。他是步行去的,并不是因为步行挖雪前进方便,而是因为缺钱,为了还赌债,他的马已经典当了,这位不改初衷的英雄豪杰正是杜甫兄弟的老二,杜无垠。

    前段日子独孤给了他两千两银子,让他买些年货,过个好年。这两千两银子买年货可是足够多了,可以买一百多头牛了。但这只够杜无垠在赌场里待一天一夜的,这位无垠大侠那天也算创造自己的记录,在赌场里呆了一昼夜的记录。

    不得不说现在杜无垠也吸取了些许教训,并不是有多少赌多大,现在学会了细水流长。每次赌的都少,开始是一两二两的赌,后来最多也就五两十两。奈何他的命是天命,命无比的硬朗,身体也一样硬朗。一天一夜就这么一两二两的输光了所有银子。最后还去当铺把自己家里的两匹好马给当了,包括他哥哥的那匹。加上跟自己嫂子借的钱,又凑够了一百多两,又去了赌场,结果是又输光了。

    杜无垠天生有一个优点,他哥哥朴不盈也有。就是只能记得上一次失败,再往前的就会忘却。所以你问他赌博输过几次,他只说一次,永远都是上一次输光了,凭自己的命,这次不回本,今后也一定能翻盘。

    如此周而复始,百战皆殆,不可不畏一种传奇。

    前几日老大收到心灵感应,觉得他又去赌了,靠意念连续骂了他三天三夜,杜无垠真是没有办法逃脱,三天三夜也没睡着,只能听着心里发出哥哥的声音。

    这日他收到玄谷子发来的消息,说映雪与风沚寒在结婚了,在腊月十五那天。玄谷子让他遇到独孤燕可以告诉他,遇不到也可以不说,不必单单为了此事前往。

    杜无垠通过心灵感应知道了映雪原来和独孤求败情同兄妹,他哥哥朴不盈也就知道这些。无垠心想,独孤兄弟家有喜事,自己自然得去通知了,这才徒步而行,好在现在雪冻得硬了,不必再开凿雪道了。

    这一路之上杜无垠又想起了前些日子的赌局,怪自己太心急了,应该过完年再痛痛快快的赌,现在输的连过年钱都没有了。玄谷山庄自然是有年底分红的,钱很多,但自己的钱都发给了朴不盈。这些天门客们都私下给玉儿他们压岁钱,自己哪有钱,还好自己有力气,每天给孩子们挖雪洞出力,自己每天在玄谷山庄混吃混喝,哪也去不了。已经回不了家了,因为他管朴不盈的老婆借了一百两银子,不还钱不让回。

    以往杜无垠很忙,每天干活从早到晚的,玩命的干。俸银是很多但到不了自己手里,全在老大那保管。这一年来也没钱去赌博,也没人肯借钱给他,他的赌场传奇大家都知道。也可能是朴不盈的老婆最近太阔了,大发横财,因为朴不盈最近陪着玄谷子远游,一直跟在身边。玄谷子跟财神一样有钱,随便掉下点钱就比两千两多。他们每年收入的两千两在老大老婆现在看都不算什么了。所以这次杜无垠才跟嫂子借到了钱。

    老大朴不盈知道后,通过千里传音,用二老的嘴巴跟朴夫人交流,他们兄弟从来都不会说谎,练习千里传音那是玄谷子交代的,更不敢参假。这暗语秘钥一参假就无法破解出语言,所以他俩都是死记硬背,不过脑子的传话。老大用老二的嘴给自己老婆骂了一顿,因为老二赌博差点家破人亡的事情老大老婆也知道的。说她再借钱给老二,自己就休了她,去找自己青楼相好的女子代替她。这朴夫人非常怒火中烧,对着老二骂起老大来,全是夫妻间密语,骂的都是最恶毒的话。老大夫人气愤之下把老二也赶出了家,说他不还钱就不准回来。老二被赶出来也没怎么难过,就是被母老虎吓得想撒尿。嘘嘘时,回想起嫂子骂老大的话,怎么自己老哥那么怂,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家伙,也很壮实啊,应该和老大的一样啊。虽然自己没使用过这家伙,但不应该怂啊,自己兄弟两个干活可能耐着呢,都不知疲倦,屋里屋外的活不都一个道理么?莫非老大改名之后留下了后遗症?……

    杜无垠很不喜欢自己这个嫂子,有了她之后家里面也成了江湖,争斗不断。杜无垠是不想取老婆的,因为不想再有人管自己赌博。要说世上最正经的女人,还得说自己以前那个女赌友,只可以她欠下了高利贷被逼死了,只缺了二十两银子,也只恨那时自己没有钱。不对,应该恨那时候手气不好……

    杜无垠边想往事边走,远远的被西域魔教侍卫小魔丁看到了。小魔丁不敢怠慢,迎了上去,亲自带路,带着杜无垠一路畅通无阻的来到独孤的书房。

    此时独孤和四大护法正在火炉边看书,见到杜无垠来,独孤很高兴,二人闲聊了起来。

    独孤道:“杜兄过年都买了些什么年货啊?”

    杜无垠挠挠头,道:“嘿嘿,我们家里人都饿不着,不需要买啥,挺好的。”?独孤道:“哦,我们这里年货堆积如山,你走时给你拉一车回去吧。”

    杜无垠心里琢磨,一车牛羊肉怎么也能卖出去几百两银子的,可以先还欠嫂子的100两银子。

    杜无垠道:“如此怎么好意思呢。”

    独孤道:“是啊,是我太客气了,咱们弟兄不客气,不分彼此。那东西也值不了几百两银子,怪费事的,你别拉了。”

    杜无垠无奈,道:“额……”

    独孤道:“对了,上次给你两千两银子是给你自己的。现在朴大哥和玄谷子都不回来过年了,我再给你两千两银子,你回去给朴大嫂吧,过年了,也算我的一番心意。”

    杜无垠大喜,这钱就跟给自己的一样啊,想到自己有从头再来的机会,如获重生一般欣喜。

    杜无垠道:“诶呀,诶呀……贤弟呀,你太仗义了!按理来说啊咱们杜甫兄弟应该是三兄弟,你也算,只不过你名声太响了。剑魔,独孤求败哪个都比杜甫名气大。”

    独孤大笑,道:“哈哈哈,我才多少年的名气,人家杜甫可是名垂千古的大诗人呐,我怎么比得了呢,哈哈哈!”独孤边说边掏衣服,掏来掏去,没有东西。因为快过年了,四大护法今天强迫自己穿了件新衣服,所以里面并没有钱。独孤道:“杜兄,不好意思,我换了新衣服,里面没有钱,等会我给你拿去。哈哈哈!”

    杜无垠也陪着开心的笑,道:“哈哈,不急不急,兄弟你靠谱,你天下第一靠谱,哈哈哈!对了我这次来有喜讯通知你,要不我打算年后再来看你呢。”

    独孤道:“哦?什么喜事?快说来看。”

    杜无垠道:“你不是有个师姐嘛,叫独孤映雪,对不对?”

    独孤道:“是啊是啊,怎么了,有什么喜事?”独孤认为这喜事往最好想是映雪来西域了,在玄谷山庄。最小的喜事也是映雪知道自己在这里,托人给自己带来了什么礼物。

    杜无垠道:“你师姐映雪和风止寒,前两天,就是十五月圆那天,结婚了。听说婚礼排场老大了,知府老爷都到场了。诶呀我这次来没带钱,下次来我要托你送去礼金啊……”

    独孤听完,脸色没什么变化,在屋里来回踱步,转了几圈,走出了门,杜无垠跟出之时,已不见踪影。

    四大护法见教主出去了,也跟着找教主去了。

    杜无垠很是不解,等独孤一直等到天黑,中午饭都没吃上。

    傍晚时,杜无垠才去找小魔丁问,讲了以往过程,小魔丁打探一番,不一会,气呼呼回来了。

    小魔丁怒道:“杜无垠,我差点被你害死。四大护法说,自从教主跟你聊了天,心情就不好,一直练剑,练了一天的剑,中午都没吃饭。我看你以往和教主有点交情,你还是快滚吧,四大护法就等教主发话呢,教主只要一句话,煮了你还不容易……”

    杜无垠无奈了,知道这里魔性大,独孤燕到是不会杀自己,但给他溜须拍马的多了去了,万一他们误解了教主意思,弄不好自己小命就白白没了,真不懂怎么了,杜无垠饿着肚子撒腿就跑,跑到门口又想起了那两千两银子还没拿。事到如今命重要,一狠心,走了。

    ~·~

    独孤练剑一直练到半夜,斜阳渐中内力与自己内力交融,斜阳渐想在火中烧的通红一样,但摸上去还是不热的,和自己的体温一样温度。

    独孤练完剑,洗了个澡就睡觉了。

    翌日一早,有和四大护法去了书房。

    听到映雪的婚事,独孤也没觉得意外,只是风沚寒是否会一直对映雪好,这是独孤想的问题。

    玄谷子说的对,风沚寒很神秘,自己在内心中也是这么认为的。

    独孤看到窗外的雪景,想到了一句话“无风不起浪”,这风沚寒缺失如风一样难以琢磨,自己是和他交过手的,同样的剑招他用出来效果就是不一样,掌门人方道真说的对,剑骗不了人的。

    独孤看到白茫茫大雪,想起了白发老人,这雪,如老人眉毛头发一样洁白。不知道真人现在何方,是否已经成了神仙。

    这白雪又也让独孤想到了映雪的脸,洁净如白雪。肌肤若冰雪,绰约如处子……

    如此过了几日,到了大年二十九这天,天空又飘起了雪花。

    独孤躺卧在火炉边,闭目听雪,听火焰的声音。四大护法则在书桌四角坐着各自看书。

    独孤静静的听,数着天空飘落的雪花,计算着最大的雪花比最小的雪花大多少,听那些雪花被屋内的炭盆火焰影响了,改变了飘落的路线……忽然独孤听到了花朵绽放的声音,一惊,睁开眼,推开窗查看。果然书房的窗下有一颗小小梅树,已经开出火红的梅花,不知为何之前没有见到。四大护法也过来看,也新奇的很,雪中梅花分外夺目。独孤有感于梅花的气质,突然兴起,要和梅花喝酒,独孤命西大护法取酒来。

    四大护法拿来四大坛好久,独孤接过一坛,从窗户跳了出去,对着梅花喝起酒了了,看得出独孤对雪中孤傲的梅花很钦佩。梅花有骨气,有风骨,不屈不挠。独孤不禁脱口而出“窗下一枝梅,凌寒独自开。”

    四大护法和独孤这么久,独孤的故事他们现在最清楚,他们也知道了映雪结婚的消息。

    元春道:“凌寒独自开。哼,我们要凌辱一下风沚寒,教主,不如我们现在去中原,杀了风沚寒,抢回映雪。”

    雨嫣道:“不需要教主亲自出马,我们四姐妹就可以了,先杀人,再抢人。”

    秋香道:“我们现在就出发,春天冰雪融化前可以抢回映雪。”

    贞雪道:“我看教主还是跟我们一起吧,杀了风沚寒,教主立即可跟映雪结婚,不是更好。”

    元春对她们的补充都不满意,道:“我说你们三个啊,就是年纪轻,乱来,没有规矩。按照规矩应该是我们先逼着风沚寒写休书,之后请剑魔教主和映雪立刻结婚,教主和映雪入洞房时,我们再一人一剑刺死风沚寒,这才是有理有据按规矩办事。你们应该多读书,书上都有,以后少乱来。”那三姐妹很同意元春的意见,纷纷点头……

    独孤听到他们的话又好气又好笑,想不到他们在西魔教里还不到一年,想法已经很主流了。但想她们都是为了自己好,也不怪他们。独孤道:“我和映雪只是姐弟关系,你们想多了。不如和我一起喝酒如何?”

    四大护法愉快的答应了,各自拿起酒壶倒满酒,从窗户跳了出去。五人围着梅花,一起喝酒,并不言语,在一起,品梅,品酒,品人生,如此良久。

    独孤道:“多情者不以生死易心,好饮者不以寒暑改量,喜剑者不以忙闲作辍。这就是我们纯阳宫人的侠骨,也是我们西域魔教人的风骨。这与梅花的傲骨也是相同的。”

    元春道:“得成比目何辞死,只羡鸳鸯不羡仙。”

    雨嫣道:“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秋香道:“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贞雪道:“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人。”

    元春道:“君若扬路尘,妾若浊水泥,浮沈各异势,会合何时谐。”

    秋香道:“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贞雪道:“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独孤看着梅花,道:“情之一字,所以维持世界。剑之一字,所以武动乾坤。”独孤又看了四大护法,道:“情不能自己,剑不能自击。古来如此,如之奈何,哈哈哈!你们几个丫头平时竟看些情书,今后你们看上哪家公子,我独孤求败亲自为你们抢来。”

    独孤一说为四大护法抢亲,立刻打破了赏花的意境,四大护法嘟着嘴各自从窗户跳进屋里……

    翌日,大年三十,剑魔教主下令,今日男女老少,不分尊低贵贱,一视同仁,尽情欢乐

    西域魔教之内声乐不止,不仅无休。处处欢歌笑语,教徒尽情欢饮。

    白天就点起篝火,不断填柴火,要一直烧到明日。

    酒坛堆积如山,鱼羊牛肉应有尽有,简直肉林酒池一望无尽。

    这次新年晚会是季青亲自操办的,可很多人白天都喝醉了酒,该表演节目的演员很多找不到了。观众参与度很高,层出不穷的上去表演。

    夜晚时分,千堆篝火点燃,火星多过天空繁星,照如白昼。

    独孤已经好几年没有好好过次新年了,小时候新年都是和映雪在一起,映雪会为独孤准备小礼物,独孤会为映雪演奏《斜阳映雪》。

    再有就是和白发老人一起过新年,三年的幽禁思过中,独孤和老人都忘记了时间,都把年当平常日子过了。山洞清幽,连外面的鞭炮声都听不到。

    独孤看到眼前欢歌热舞的教徒,心中欢喜万分,不住的喝酒。

    小雕已经是喝醉了,不住的跟独孤胡言乱语,独孤也能听得懂。小雕的意思是和独孤相比,比吃,怎么都是小雕赢。但是比喝酒,小雕真是比不过独孤。

    篝火晚宴的**是雕侠师徒的表演。小雕带着四大护法,表演剑舞。

    但见四个小美人跳来跳去,乱剑飞舞,小雕舞动翅膀,姿态万千。她们讲独孤教的很多剑法以舞蹈形式表演,独孤看得出神,独孤觉得四大护法的天分就是跳舞,身姿婀娜,身姿轻盈,如四只偏偏起舞的孔雀,独孤觉得很好看。

    小雕的醉舞完全和音乐不搭边,就是个任性。它如一只傻鹰般捕猎四只孔雀,又想一只色鬼仆向四个姑娘,扑来扑去,不知道先扑倒哪只。看来小雕没有参加排练,看它跳的是越来越好。随着音乐节奏的加快,小雕兴奋起来,为大家表演了悬浮术。

    见小雕漂浮在四个舞蹈美女头顶,翅膀一动不动,俯仰变化,各个角度慢速旋转、翻滚,四面八法角度齐全。有时它干脆闭合翅膀,有时则一直翅膀闭合,千变万化,让大家都担心这只雕会摔在地上,之后被四个姑娘踩到脖子。

    因为小雕的翅膀力量惊人,独孤觉得小雕瞬间抓起一只成年大象应该没问题,虽然他比大象耳朵大不了多少。它就是这样的神力,爆发力惊人,独孤也是无奈的。正因如此小雕可以悬浮,如静止在空中一般,人眼是观察不到他煽动翅膀的,小雕用绒毛就可以飞行,这是当年白发老人的白鹤教它的,很少使用。

    四大护法的舞蹈结束,小雕一点都不尽兴,飞了一圈,跑到马厩里,见马们没有过年。小雕爪断马厩围栏,几百匹马奔出,小雕带路,奔到篝火晚会这边,马匹冲撞人群和篝火,一下子乱了。

    但大家只是欢笑,此刻都想越乱越好,只要手中酒坛不被打破,那就万事大吉。

    不少马儿在地上打滚,小雕看到有十来匹马傻站在那里。不大高兴,小雕一个冲锋,不知道他怎么办到的,瞬间将这十多匹马掀翻在地,众人都被这一幕惊呆了。

    季青问剑魔教主,小雕是不是天神下凡转世成雕的,刚刚是怎么办到的?独孤回答那是马假摔,它们和小雕串通好了,表演的节目。季青闻言嘴张的大大的,闭不上……

    独孤想,此刻要是映雪在场,看到这样的表演该多么欢乐,那就是最美最团员的新年了。

    独孤打算今天喝个痛快,一直喝到明早。来个清宵独坐,良夜无眠,邀月言愁,借酒浇愁。

    各大长老都来敬酒,最后喝醉的教徒也前来敬酒,独孤酒倒杯干,最后真的有点多了。

    独孤跳上了舞台,醉酒舞动长剑,身形如仙一般变幻莫测,一些喝多的教众眼里出现了好多个教主,不住的寻找教主真身。

    最后独孤舞动兴致达到豪巅,一较内力,身上衣服寸寸裂开,光着上身继续舞动剑,直到长剑剑身通红。

    每个人醉酒后的表现都不一样,看斗士唐吉走路样子他已经大醉,他耍酒疯的方式很特别,提着他的长枪,去每个篝火堆里哗啦,哗啦出火星后,再抬头看星星,比较每一对篝火里的火星到底哪些比星星亮。而且他还重复的来,看来这一宿他就是这么过了。?

    今天绰号天山冷剑的斜天笑也喝好了,酒到位了,今天他也不冷眼旁观了,独孤看到他眼睛直直的,扭动脖子跟几个女教徒勾肩搭背的跳舞。独孤心里的这个斜眼脖子的疑问解开了,抄起酒坛,喝了起来,值得庆祝。

    今日四大护法舞蹈后也有了情趣,不住相互灌酒,不多久,都喝高了,醉意朦胧,最后听到贞雪的酒壶落地,响声清脆,四大护法依次也倒地不起了。

    最后独孤剑指长空,人不动了,教徒们立刻上去查看,原来剑魔站着睡着了。

    众人皆醉,季青独醒。季先生等人将独孤教主和四大护法抬回了卧室,今晚将雕下安排在了其他房间休息。

    季先生唤来十几个丫鬟,吩咐她们把教主和四大护法的衣服都脱光,擦洗好,再换睡衣再睡。

    哪知道这些丫鬟正擦洗着,独孤醒了,让丫鬟们她们都出去。她们出去后独孤闭着眼睛就开始摸斜阳剑,怎么都摸不到,感觉到处都是软剑,摸出了夜明珠,照亮了帷帐之内,四大护法也被摸醒,多醉少醒,此时最是真情流露……

    这五人都喝断了片,一起自然而然的无师自通的做起了自然之事。

    第二天一早独孤先醒来,没睁眼就发现自己被什么柔软的东西压着。回响不起来昨晚的事情。睁眼一看,四大护法,横三竖一的压在自己身上,五人都没穿任何衣物。

    独孤将她们小心翼翼的推开,自己钻了出来,找了衣服穿上。

    这才发现今天四大护法都睡在自己床上了。

    独孤想来想去自己好像没有给她们点穴,摸了摸元春和雨嫣的脉搏,果然没有,独孤给她们盖好被子,拿着斜阳剑出去练剑去了。

    今宵玉露四相逢,却被这五人分别的忘却、忘却、忘却、忘却、忘却了。

    四大护法睡到中午才醒,醒来时,有丫鬟送来了他们的衣服。

    他们起来后,不知是怎么回事,不知道为何睡了教主的床......

    也许是因为王婆的念念不忘有了回响,可见王婆所言也并非皆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