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三回 大雪封路独辟蹊径,杜甫兄弟不辞辛劳
    独孤与四大护法在玄谷山庄陪着玉儿等小朋友玩了一个多月,还是没有玄谷子回来的消息。虽然卢湛这小子现在才十三岁,他已精通医术药理,技能在玄谷山庄还数一数二,目卫一和目卫二的骨头就是他接上的。

    闲聊中他说精纯内力可以让这两小子好的快些,伤筋动骨根本不需要一百天,独孤在他理论下,尝试用内功为目卫一和目卫二治疗骨伤。只用了一周,这俩小朋友伤势都大见好转,独孤再接再厉,又过了一周他俩就恢复如常了,又拿起木剑,找小雕玩去了。

    独孤欣喜,这下不用内疚了,以玄谷子这两儿子的性格,不过几天自己就会忘记骨折的事情。玄谷子这两个徒弟,独孤对卢湛的印象不错,小小年纪懂得极多,这小子去年还劫牢反狱救过自己。可是那大弟子林木,外表温良,实则笑里藏刀,滥杀无辜,有些阴冷。

    直到飘起第一场雪,独孤辞别林木、卢湛,赶回西域魔教。

    冬雪以来,接二连三,不出十天,铺满大地,不断堆积,人们都纷纷上房除雪,怕积雪过多压倒房屋,独孤与四大护法也亲力亲为,有说有笑。

    今年冬天,雪既多又大,又过了十来日,积雪已经厚的地方能没过房檐,薄的地方也没过成人胸口。这薄厚不均是冬风所致,与地形有关。

    大雪封山封路,西域魔教中人早对此见怪不怪了,过冬的牛羊肉等食物应有尽有,今天是大丰收的一年,人们只等新年的到来。

    虽然魔教中人对大雪已经见鬼不怪了,今年还是发生了怪事,一个中年人挖雪洞来到了西域魔教。此人立刻被当做奸细抓了起来,拷打审问之中,他才说和西域魔教教主是好朋友,打他的人立刻怕了,给他松绑。

    详细一问,他说教主的名字是独孤燕,打他的人又给他绑上了,因为他们只知道教主的名字是剑魔,稍微博学一点的还知道独孤求败这个名字。教主英明神武,怎么能叫独孤燕,跟麻雀一般,简直罪过如亵渎神灵。

    这人被打过程中一直解释,“你们不知道,你们教主原来就叫独孤燕……”“他是背剑的中原小伙子……”“你们教主是养鸟的……”“我从玄谷山庄来的,我是杜甫兄弟中的杜无垠,我不是奸细……”

    这人果真是杜甫兄弟中的老二,杜无垠。当他说道是从玄谷山庄来的,打他的教徒们又害怕了,给他松了绑。这时杜无垠已经被打的走不稳路,他将于独孤相识过程给众小魔王们讲了,自己是他们教主第一个西域朋友,是自己引他们教主与玄谷子认识的。

    他讲的过程中,众小魔王逐个的跪在他面前,站着的也都在挣扎,希望找出他话里的破绽,讲罢,所有在此小魔王都给杜无垠跪了,一共十五个小魔王。

    杜无垠叹了口气,道:“你们这些小魔头啊,真是魔眼看人低,俺杜无垠在西域现在可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西域最有名的三个人是谁你们知道不?第一剑魔,第二玄谷子,再就是我们杜甫兄弟了。”杜无垠现在被打的聪明了一些,将剑魔排到了第一,他心里是给排第二名的。这时候有小魔给杜无垠送上茶水。

    小魔甲道:“小的有眼不识泰山,请杜爷饶命,不要在教主面前提及我们打您之事。”

    杜无垠道:“哼,不说,他是我兄弟,他看我脸上有伤,能不过问,我怎么说?”

    小魔丁道:“杜爷,您脸上没伤,我们是专业打人,刚刚打您脸时,我们暗语交流了一下,都说您脸皮过硬,我们拳头也都说肉长的,我们都招呼您身上了,您不记得了?”

    杜无垠道:“哦,这样啊。你们先起来再说,你们想想,怎么办吧。”杜甫兄弟俩现在是富贵了,但哥哥把关钱,他了解杜无垠,这小子有钱宁可饿着肚子也会去赌,没脸没皮,没有记性。哥哥是富了,但杜无垠还是没有钱,他一会眼神肢体协调动作,想要勒索一下众小魔。

    众小魔站起了身,相互商量了一番,进进出出的,一会他们又聚到了杜无垠面前。递给杜爷一个不轻的包裹,杜爷打开一看,心中乐开了花。

    小魔辛道:“杜爷,这是我们一起凑的二百五十五两银子,是我们一年的积蓄。请您高抬贵手放我们一马!”说着他们又都跪下,杜无垠挥大手让他们起来。

    杜无垠现在一年分十次,一共只能拿到十两银子作为生活费,见到这么多钱,喜不自禁,紧张中,不小心一块五两大小的银子从手中跌落,立刻捡了起来。立刻心满意足,觉得挨顿打值了。

    杜无垠道:“不知者不怪,俺们杜甫兄弟大人有大量。”众小魔皆溜须奉承。

    小魔丁道:“杜爷,既然如此,我们给您换套衣服,为您申报,去见剑魔教主可好?”这时已有人拿来衣服,给杜无垠穿上里外厚薄的两件深青色衣服,怕他的伤口流出血被教主发现询问。他的三尖两刃刀也还给了他。

    杜无垠穿好衣服,看上去和来时没什么分别,就是走路没那么稳当了,有点扎站立不稳,杜无垠道:“不急,离吃饭的时间还早着呢,我最喜欢和你们教主一边吃饭喝酒一边聊天了。”

    众小魔一听喝酒,心中一惊,怕杜爷酒后吐真言,把自己被打的事情说出去。看来这杜无垠不厚道,要层层扒皮了,各自都认倒霉,认为大难临头了。

    小魔癸哭腔,道:“杜爷,我们的钱都给你了。真没钱了,我们还有些棉衣服您要是不嫌弃,我们都给你。”

    小魔戊对小魔壬道:“对了,小魔壬,你前两天还花钱买了个二手小妾,我们这些人,你出的钱最少,你也配有小妾,赶紧把你小妾找来,服侍我们杜爷!”

    小魔壬无奈,对杜爷道:“杜爷,我那小妾年纪虽小,但满脸都是麻子,我就喜欢麻子姑娘,不知您是否赏脸……”

    杜无垠明白了,他们一定是误解自己了,自己又不是老大朴不盈,若是老大来一定会赏脸,管她麻子不麻子的,可惜老大陪玄谷子远游了。

    杜无垠道:“唉……我是厚道之人,我才不难为你们呢。我是说我有钱了,时间还早,不如我们赌上一把。”

    众小魔脸露惊恐之色。

    小魔丁道:“杜爷,我们教内新规规定,不允许赌博了,剑魔教主很少签字,在这条款亲自签了字的。我们要是赌,难免会被水煮了,我们还想着好好过年呢,请杜爷高抬贵手!饶了我们吧。”

    杜无垠心想这剑魔真不靠谱,竟然管的这么严,可是自己手上一有银子的分量,就赌瘾难耐,道:“这样吧,咱们不赌,玩个游戏,你看都下了一个月大雪了,咱们就猜猜老天的心意。”

    小魔戊道:“不知如何猜法?”

    杜无垠道:“我们先看窗外天气,之后我们背对窗子,数从一到十数十个数,再回头看是不是下雪了。如果你们猜对了,这钱我就还给你们。如果我猜对了,你们可以写下字句,有钱时候再给我,我是厚道人,放心,不会催你们的债的。”

    众小魔商量了一下,意见达成一致,认为这是猜,不是赌,教规是允许的。

    小魔丁道:“不管我们是猜对还是猜错,您都不会跟剑魔教主告状,我们就玩。”

    杜无垠道:“我说了,我是厚道之人,及时他发现我的伤,我就说路上遇到野猪了,不就成了。”众小魔大喜,看到了一线生机,输了也没问题,自从剑魔来了,现在西魔教小徒都越来越有钱,输了也不怕。刚刚他们商量,都希望自己输,这样杜爷高兴,万事大吉。

    小魔丁道:“杜爷,您先选,我们自然是选跟您相反的。”

    杜无垠气定神闲,云淡风轻的走到窗前,一种熟悉的快感顿生,心想一个月来下了不少雪了,最近自己每天研究天气的,今早大雪刚刚停,现在大晴天,今天不大可能下雪了,更别说十个数的时间了,一会我带头快数,这下胜券在了,道:“我选我们数十个数后天还是晴的,不下雪”说着背对窗子。

    大家都背对窗子后,开始一起数数,一起喊,杜无垠也没能如愿提高数数速度。

    数到十后大家一起转身,但见鹅毛大雪飘落,个别的雪花都不知道怎么凝结的,如手掌般大小,刚刚扫完的院子已经一地洁白。

    杜无垠无奈,但他赌品极好,将一袋银子给了小魔丁,拿着他的三尖两刃刀,径直走出了门。也怪,这大雪忽然而至,骤然而止,杜无垠望雪地而兴叹,心想这可能是天意,又想这西域魔教周围也真是有邪劲,否则自己不会输的。

    或许是他山之石可以攻玉,雪眉道长想见见面层层通报消息都传不到,杜无垠到来信息很快传到了剑魔耳中。

    独孤闻杜氏兄弟来了,很是高兴,自己自从春天与他们兄弟一别,一直没有遇到,只听说他们为玄谷山庄周围盖房子去了,要盖广厦千万间,忙得不行。

    独孤亲自出来迎接,后面跟着四大护法,一家面非常高兴,拉着杜无垠的手去了会客大厅。

    刚刚打过杜无垠的小魔们没想到杜爷这面子这么大,从来没见过剑魔教主出来迎过谁,他们又惴惴不安起来,心中后悔,刚刚猜天气,应该自己先选晴天就好了。

    独孤拉着杜无垠走路发现他腿脚不大灵便,独孤道:“杜兄,你身上是不是有伤啊,我怎么觉得你身体不大协调,心跳速度听来有些内伤,不知道为何?”

    杜无垠确实厚道,道:“我平时盖房子什么的,干活多,累着了,刚刚来这,挖了一路的雪,还挖出不少野猪,不过他们没伤我,被窝赶跑了。”

    独孤道:“哦,还有野猪,我派人去打了来,给兄长新鲜下酒,如何?”

    杜无垠忙道:“不用不用,我喜欢牛羊肉,不吃猪肉的,野猪也不吃的。”

    独孤道:“哦。来我们去大厅里坐,这里宽敞,一会我们在这里吃烤肉喝大酒。”

    杜无垠心想,这独孤燕在这里待时间长了,也有些邪劲,哪有在会客大厅吃饭的,真够任性,不过自己喜欢,这里太宽敞了,是大口喝酒大口吃肉的好地方。

    杜无垠道:“见到兄弟真开心,看到你现这养尊处优日子,真是为你高兴。”

    独孤道:“我哪里养尊处优了,哈哈,听说您和不盈兄最近读书很多,江湖人称杜甫兄弟,了不起呀,多日不见,让小弟望尘莫及啊,哈哈哈!”

    杜无垠道:“哪里哪里,那都是别人吹嘘的。对了,你的鸟哪去了,当初我们就是找你,脑子糊涂,还到处找鸟人”

    独孤道:“哈哈,都是缘分啦,若不是跟您见面,我说不说什么时候能见到玄谷子呢,他就是查先生,他原名叫查木旦,这名字少年吧,哈哈!”

    杜无垠道:“我也是后来才听说的。对了,我是一路挖雪洞来的,从玄谷山庄一路挖来,我是连续挖了三天三夜才到这的,现在路被我挖通了,你骑马就可以去玄谷山庄了。”

    独孤道:“哦,兄长真是神勇啊,一百多里地,你是怎么挖的?”

    杜无垠指了指放在地上的三尖两刃刀,道:“就用我的兵器啊,你老哥我干别的不行,就擅长挖坑打洞,以前我还以为自己最擅长打铁呢,看来我之前才能被埋没了,哈哈哈!”

    独孤道:“哈哈哈,玄谷子最大的优点就是能挖掘人才,看来他也帮了哥哥不少,哈哈”

    杜无垠道:“那是那是,玄谷先生是我们的大恩人。”

    独孤道:“对了,朴不盈兄长为何没来?”

    杜无垠道:“他呀,他跟着玄谷子远游了,一会喝酒我给你个惊喜,现在不告诉你,哈哈!”

    独孤为杜无垠引荐了自己的四大护法,他们一一见过。

    不多时,十多位教徒摆起了桌子,这大桌子可以坐下二十人,桌子摆好后,开始上菜上酒,烤肉火锅,鱼羊牛肉应有尽有,好酒拿上来三坛。

    独孤用笛声叫来了小雕,介绍小雕和杜无垠认识,独孤指着小雕跟杜爷说,这就是他要找的鸟,杜无垠哈哈大笑。

    如此独孤与杜无垠吃了起来,四大护法和小雕陪着。

    边和边聊,独孤逐渐发现这杜无垠一下子变得渊博无比,谈天说地,天文地理,古往今来的趣事都在他嘴里崩了出来,独孤大惊,杜无垠犹如玄谷子上身一般。原来这就是杜无垠说的惊喜。

    原来杜甫兄弟两人天生心灵感应极强,就是传递的信息相反,比如老大心情沮丧会传递给老二信息,让老二以为老大高兴的不行。这心灵感应非常强大,跟距离地形都无关,玄谷子说即使他俩一个被送到月亮上,感应也不减,准确率非常之高。玄谷子稍加利用,就有了千里传音。

    真可谓举头望明月,对影好多人。

    玄谷子说自己在年前会回来,那边的杜氏兄弟老大朴不盈也很想念独孤,不时的插话。搞得四大护法不知所措,完全听不懂他们在说啥。独孤看着杜老二的眼睛,都可以分辨出谁说话,了得很适应,越聊越嗨。

    小雕则不管他们聊天,自顾自吃的肚子鼓起来,吃完哇呜哇呜对独孤说话,他要去和玉儿他们挖雪洞去。小雕吃了一顿饭,几乎体重增加了一倍,大家都质疑它无法起飞,小雕在大家质疑的眼光中,一飞冲天,不见踪影。

    原来杜氏兄弟早就知道独孤做了魔教教主,奈何他俩在盖房子。这两兄弟干起活来是不要命的,拉都拉不住。卢湛为了这两兄弟分别配备了两个专职人员,专门劝说他俩休息一下,不要累坏了身子,说他俩为玄谷宗派最大的贡献是他们的天赋,不是他们的体力。可他俩偏偏不停,每次干活非得累得不行了才休息,每日每夜,为此配给的专职人员不断换人,不断加钱,都无济于事,奈何杜甫兄弟俩天生就爱瞎忙乎。

    独孤兄弟忙碌了一年,这里冬天是无法修建房屋的,这杜老大出门走了,杜老二硬是一个人多干了近两个月的活。用来挖坑埋地基,不巧没人看着,他挖错了地方。卢湛知道后前去查看,也很无奈。玄谷山庄的建筑就讲究风水,所有建筑必须让每个人自觉心里舒坦,这样才好做事情,心情好,自然效率高,创新也有了。

    可是这杜老二凭一己之力破坏了建筑群的风水,卢湛将错就错,画重金修改了图纸,这才留下了杜老二的丰功伟绩。

    杜老二早想去见独孤了,知道独孤的事迹后更是欣慰,觉得自己也有一份功劳。前几天他一闲下来就要去西魔教,奈何大雪封山封路,他就开始挖了起来,三天三夜挖了一百里雪洞。他工作可是认真,挖的学东不光人可以走,并排可以走两批马。

    杜老二今天畅快,与独孤喝光了三坛好酒,吃得饱满,这几天挖雪洞,都没认真吃过,废寝忘食的挖,今天算是一起补了回来。

    吃过饭,杜无垠精神抖擞,被打的伤在酒精作用下也不疼了,行走自如。

    因为杜老二说吃完饭就得走,因为可能玄谷山庄可能还有活要自己出马。独孤还是挽留不住,带着杜无垠到处走到处逛了逛,见到侍卫头头都给介绍,让杜老二有空就来,随时过来,以后畅通无阻。

    杜无垠临行前,独孤从怀内拿出两千纹银的银票,送给杜无垠过年花销,无垠兄非常感谢,含泪告别。

    杜无垠拿着三尖两刃刀顺着自己挖的雪洞走出三十里地后,停住了。这一路上他心里一直在挣扎,最后他心里面那个常胜将军又赢了,因为玄谷山庄也不允许赌博,他辨清方向,继续开挖,向着赌场方向开路,挖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