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六回 从见天日指日可待,齐心协力计捉囚牛
    小雕一来到玄谷山庄,就飞离开大家,去找玉儿玩耍去了。

    独孤一到,就有仆人迎上来接过马匹,并告知玄谷子在大厅歇息。独孤带着四个姑娘直奔玄谷子的大厅,远远看到玄谷先生在哪里静坐沉思,很快他听出了独孤的脚步声音,站起身欢迎独孤。

    玄谷子道:“剑魔教主铲平平等王叛乱的事情我都听说了,你身后带来的四位西域姑娘是谁呀,难不成是你的小妾?,你这教主节奏可够快啦,哈哈哈!”几个姑娘看他这么说,脸立刻红了起来。她们已经听独孤介绍了玄谷子是现在是盲人,可这点她们是完全的察觉不出来。

    几个姑娘从小在这附近长大,玄谷山庄的大名尽人皆知。玄谷子的盛名更是妇孺皆知,

    在他们眼里玄谷子如神仙一般传奇,许多玄谷子的传奇故事她们比独孤还清楚。今日万万没想到来到玄谷山庄就见到了玄谷子,几个姑娘都很紧张,显得局促不安。

    独孤介绍说她们四个是自己的四大护法,向玄谷子引荐了这四个姑娘,她们的名字是元春,雨嫣,秋香和贞雪,她们四个现在是小雕的徒弟了,雕侠负责教他们“神雕剑法”。独孤让四个姑娘一一简单介绍自己,说话给让玄谷子听,几个姑娘跟玄谷子介绍自己是如何学习“神雕剑法”的过程。

    玄谷子仔细的听,笑容满面,她们说完,玄谷子道:“我虽然看不到,能根据声音推算一些事情,你们看对不对。你们都是西域本地姑娘。元春的生日应该是二月不是正月。雨嫣两眼间间距比较近。秋香右边眉毛偏左位置有一颗黑痣。贞雪小时候在背光的山坡长大。”

    看到四个姑娘不住的点头,独孤都被他的话震惊了。心想着玄谷兄到底会什么妖法。玄谷子好像也猜出了独孤的心思,开玩笑的管她们四个姑娘叫魔法四姐妹。

    几个姑娘开始在玄谷子面前很是拘谨,瑟瑟不安。玄谷子这么一说一开玩笑,她们心情立刻舒缓了,觉得自己在玄谷子面前简直是透明的,很快适应了这里,无拘无束起来。

    玄谷子对四个姑娘道:“你们几个姑娘跟雕侠学习剑法,将来前途不可限量啊,将来你们可以帮助到剑魔教主,哈哈!你们可能听说过很多西域魔教的故事,我给你们的忠告是,任何时候心都要站在剑魔这边,这是自保的唯一方法,否则下场不会比别人好。”玄谷子这么一严肃,几个姑娘又都紧张了起来,各自心里琢磨玄谷子的话。

    玄谷招来自己的小徒弟卢湛,让他带四大护法去剑室,玄谷子要送她们每人一柄剑作为见面礼,让她们自己去选择。四个姑娘对玄谷子的印象是百闻不如一见,这人离着越近越觉得神秘。

    独孤道:“我代这四个小姑娘谢过兄长了!”

    玄谷子道:“莫说别的,来,我们继续下棋,还是那天的棋局哦……”

    一遍下棋,独孤一遍挑重点给玄谷子讲了自己这几天的经历,请教这西域魔教该如何管理。玄谷子都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一一解答。

    独孤看着玄谷先生双目无神,如此谦谦君子竟然双目失明,不免叹了声气。

    独孤低头看着棋盘,道:“哎……要是早认识玄谷兄几年,我一定有办法帮你恢复视力。”独孤想起了白发老人,他神通广大,医术如神。在独孤看来起死回生白发老人都做到到,何况是眼盲了。

    但见玄谷先生啪的落了一个黑子,笑到:“我赢了。”

    独孤一不专心,竟然走了步险棋,导致了漏洞被抓住。

    玄谷子道:“我现在这样也挺好,习惯了,很多人睁着眼睛都没我看的清楚。我现在虽然看不见,但看人看事更加透彻。别人只看外表,我是从内往外看,先看内心。”

    这时门外不请自来的走来一个少年,和独孤年纪相仿,容颜晴朗面净如瓷,身着打扮简单而精细,外表看上去没有什么金玉装饰,但眼神中能透出一种富贵与优雅。

    玄谷子听声就知道来人是谁,道:“林木,这位就是大名鼎鼎的独孤求败大侠!”对独孤道:“这是我的大徒弟林木,独孤贤弟抽空要帮我照顾一下他哦。”

    林木立刻上前抱拳行礼,独孤以礼相待。

    二人互相打量,都对对方有所耳闻,互相欣赏,交谈起来。林木表示对独孤仰慕已久,今后要向独孤多多请教。独孤提起了林木解救杜氏兄弟的事,赞他年少豪气干云天。

    林木身上透着玄谷子身上的沉稳与神秘,一看便是一个有故事的人,言谈举止透露着思绪的缜密果敢和坚毅。

    这时卢湛带着独孤的四大护法回来了,四位姑娘手中各持一柄长剑。走到玄谷子近前,谢过玄谷先生。玄谷子笑而不语的点点头。

    大家又相互介绍见过,玄谷子说现在大家正好八个人,一会要坐个八仙桌,四大护法的师父雕侠有玉儿照顾,山珍海味比我们吃的好多了,不必担心。

    独孤一一看过这四柄剑,各个都是好剑,都比自己的斜阳剑好。独孤很是为她们开心,嘱咐他们多缠着小雕,让她们多主动跟小雕学习剑法。

    独孤看到贞雪的剑一愣,这把剑比其他的都好。独孤对剑有着天生的感觉,不需要拔出剑身就知道剑的内在品质。拔出此剑,看那剑身,上面书着篆体字,独孤不自觉的读书来“莫春秋”三个字,连连称赞这剑。

    贞雪看着独孤纳闷,道:“教主,这柄剑可比您那柄斜阳剑好?”

    独孤道:“那是自然啊,我比你大四岁,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都没见过这么好的剑,更别说碰过了。你可要好好珍惜,练好剑法,不要愧对这柄剑。”

    贞雪道:“既然这样,教主我用您的斜阳剑,您用我的这柄春秋剑可好?”

    独孤立刻道:“不好,我用习惯了,还是我的斜阳剑好,好得多。”这剑可是映雪用过的,是映雪送自己的,对独孤可是无价之宝。

    玄谷子道:“是啊,睹物思情啊。这春秋剑在江湖上可是名气大大的,用这剑的人要么是大门派的掌门人,要么就是巨商富贾附庸风雅。一个小姑娘就用春秋剑,福气不浅啊,好好珍惜吧,哈哈!”

    独孤道:“玄谷兄,不知这春秋剑有何好处,是何来历?”

    玄谷子道:“这春秋剑是铸剑大师莫春秋所铸造,这莫春秋的师父很了不起,你还见过的。”独孤一惊,心想难不成白发老人就是莫春秋的师傅?

    独孤道:“他师父何许人也?”

    玄谷子道:“就是那个泡在火锅里吃鹅腿的高人啊,他本没有名字,因为喜欢铸件,大家都叫他欧冶子,欧冶子差不多是一千五百年前的人,是鼎鼎大名的铸剑宗师。”

    独孤心头一惊,这人真是奇人,想起季先生讲了他很多奇事,都不知道那是不是障眼法,独孤一直认为那不大可能是真事,应该是耍的小把戏骗了大家眼睛而已。

    玄谷子道:“这欧冶子很神奇啊,他也算是方之人,不知道为什么,每次魔途找他他都在,他好像对魔教很感兴趣似的。”

    独孤道:“我还听说季先生说了他很多奇事,我都不敢相信。”

    玄谷子道:“哈哈哈,他可真是奇人啊!”玄谷子看着卢湛道:“卢湛,你给独孤大侠讲讲你亲眼看到的事情。”

    卢湛道:“这欧冶子喜欢烧汞炼铅,炼丹制药,我也喜欢玩弄炉火。前段时间我迷上了烧制汝窑,重金请了汝窑老师傅,但是总是烧得不满意,我觉得可能是天山附近气候的原因。我就亲自去请欧冶子帮忙看看火候,毕竟烧瓷和炼丹还是有些关系的。这欧冶子来到我的大炉旁边,说只要我答应给他造几个一样的大炉子他就帮我烧瓷,我答应给他造十个更大更好的炉子,我们痛快成交……可他竟然直接钻到了炉子里,在里面指挥我们加火减火……最后他抱着烧好的汝窑出来的……我好几天都认为这事是做梦,但好多人都看着呢,最后师父让我相信现实。”

    独孤听到这话简直无语凝噎了。

    玄谷子道:“他是方外高人,不可以常理理解。他的弟子莫春秋却还了俗,他每铸造一把剑,要收至少两万两银子。”独孤忽然想起了,自己下山时,抢秦鹿的剑,上面就有反体篆字“莫春秋”三个字,正是送给映雪的那柄无名剑。

    这时到了午饭时间,八个人一同用饭,谈笑风生中讨论最近江湖趣事。

    酒席宴中一派祥和气氛,四大护法已经适应并喜欢上了玄谷山庄的轻松和谐氛围。

    这时,玄谷子的大弟子林木道:“师父,我这次回来带回了几十张金丝大网,这次一定能捕获那怪物为师傅医治双眼!”独孤听闻此言一愣,眼露金光。

    二徒弟卢湛立刻道:“师父,正好我也找到了办法引那怪物出水,我想这次我们一定能成功。”独孤听他们说为玄谷子医治眼睛心中激动不已,从前自己认为玄谷子本身医术极高,原以为他的双目是治不了的了。

    独孤心中大喜,道:“原来玄谷大哥的眼睛可以医治,我还以为玄谷兄的眼睛是无药可医呢,快说说如何治的,抓什么怪物,我必要亲自效劳!”他们之间的谈话,四大护法只有听的份,完全插不上嘴,也不敢说话。虽然教主平易近人,但毕竟身份地位悬殊,自己和玄谷子的差距那就是贫民与皇帝的差距。

    玄谷子笑道:“古人云遍查渊鱼者不详,我就是因泄漏了天机才导致了身体受了惩罚,也算老天小小的谴责。治与不治的,一方面事在人为,还要听天由命吧!”

    卢湛道:“师父所言极是。小人物的天命就是在于人,掌握在大人物手里。我们这样的人的命运,一半在自己手里,一半由天决定。”

    玄谷子道:“哼,你小小年纪妄谈什么天命,当着独孤教主的面,大言不惭。”卢湛被训的不敢言语。

    林木道:“独孤大侠,师父一直操劳玄谷山庄的家业,为确保玄谷门派的基业长青劳心伤神。半年前师父夜观看星象推演未来,不料天正成异象,因为师傅精通易学,天际星象展现的瞬间师傅道破了天机,不想双眼被反噬导致失明。我与师弟推演测算出这眼疾可治,需要一种极阴成阳的灵物。我们玄谷门都知道这天池中有一水怪,按古书山海经上记载此怪名叫囚牛。囚牛是龙的近亲属于灵物,这怪行为阳阳不定,平日生活水底,偶尔到水面之下听喜欢听各种声音,它的胡须是极阴成阳之物,只要**取下囚牛的胡须,配以玄谷密法配置成药物,可治愈师傅的眼睛。”

    独孤大喜,道:“如此甚好,此怪真是闻所未闻,我也要一同前去抓那怪物!我自小水性也不错,自小擅长捉鱼摸虾,捉那水怪大概一样的道理。”四大护法听到水怪的事情都新奇不已,只是她们的谈话自己完全是插不上话,只能睁大眼睛仔细静静听着。

    卢湛看师父也没生气,忍不住又道:“我们之前已经抓了它好几次了,但都失败了。这怪物喜爱音乐,每次我们都日夜笙箫吸引它。但它很是狡猾,只在浅水里听乐,极少漏头。我们去东海遍寻捕鱼能手,也网到过它。可是这物在水中力大无穷,胜过鲸鱼,神人难敌,有次连铁船一起被拖下了水面。有一次我们网住了它,上百头牛,几百人在岸上拉它,用的是能收获千斤水产的金丝大网,竟然硬是把网拉断了。这次师兄不远千里去赶制特制的几十张金丝大网,希望这次能万无一失。”

    独孤道:“看来此事也有些风险,不知哪天出发去捕获那囚牛?”

    林木对独孤道:“我们算过了,明日一早动手最合适,天气时机都适宜,所以我星夜兼程赶在今天回来了。”

    玄谷子道:“事不过三,天意难违,这次如不行我也不打算再医治了,我现在这样子也很好。很多人天天睁着眼却被眼前的事物蒙蔽心灵,我每天眼前漆黑却获得了更多的洞察力,哈哈,你们看我现在这样同常人也没什么不同吧。人生自有其沉浮,每个人都应该学会忍受生活中属于自己的一份悲伤。”

    独孤道:“玄谷兄真是豁达,既然如此,我派季先生调集一千精壮教徒来助,一起抓那囚牛!”

    玄谷子道:“有劳贤弟了,来我们满饮此杯!”说着八个人干了杯中酒。

    独孤笑道:“看来玄谷兄不久就能看到目夷君的风采了,哈哈!”

    玄谷子道:“贤弟说笑,我与目夷君已经六年没见面了,自从我掌管了玄谷子山庄,我们就没有再联系。”独孤听到这话竟一时默然,原来他们这些年来都是神交,而玄谷子像自己这么大的时候已经是一派之主了,而且是富甲天下的玄谷山庄的主人,这些年还令玄谷事业蒸蒸日上,真是令人佩服不已。

    卢湛又道:“经过两次打交道,我发现那囚牛越来越狡猾聪明了,而且之前的交手也没有暴露囚牛真正的实力。这次怕丝竹管弦敲击只怕不太好用,我还准备了特制药物来对待那囚牛。”

    玄谷子笑道:“你这小子最爱倒腾新奇玩意,又折腾出了什么东西?”

    卢湛道:“师父,这囚牛常年呆在水底,我猜它自然是不喜欢光的。前几日与我交情莫逆的几个炼丹道士发现了一种药物,这药非是人吃的,此药物在水中能燃烧,且发光发热。我们在夜晚实验,那燃烧的场面美艳至极,甚至有点可怖,我给它取了名字叫镁。若明日囚牛不出,我就用厚薄不均的牛皮纸包起镁粉,根据天池水深控制镁的燃烧时间,在水中摆开一条火道,不信这囚牛宁死不屈,不从这火道里逃生出来。到时我们用多层金丝网困住它即可活拿。”

    玄谷子笑道:“好吧,看来你还是能折腾出点有用的东西!”师父一夸奖,卢湛很是得意。

    林木道:“师父,经过几次交手,囚牛有多大的力量我们还是心中没底。我发现这物还是比较温顺的,不如我们用网困住它时立刻用箭将它射杀,立刻取下胡须,此法是否可行?”

    玄谷子道:“此天池中只有一只囚牛,按理它应在海中才对,若在海中捕捞囚牛那等同于海底捞针一般困难。我也想过它为何在此的原因,断定它将来必有可用之处,绝不是给我治眼睛这点小事,若是杀害了它,我宁愿不治眼睛,这点你们两个要心里有数。”两个弟子皆诺诺称是。

    独孤看出来了,玄谷子的这两个徒弟虽然年纪上差个五六岁,但已然是明争暗斗了,各自都尽力取得的师父的欢心。

    酒宴继续,想到玄谷子双眼可能很快就会复明,气愤更加欢悦了……魔教四大护法听得神乎其神,一顿酒宴之间完全没有她们几个小姑娘说话的机会。

    酒宴结束后,独孤与四大护法便离开,休息去了。只留玄谷先生和他两个弟子商量明日捕捞囚牛的细节安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