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三回 随遇而安风尘仆仆,机缘偶遇可知玄机
    独孤此前一直想去西域闯荡一番,听了禾炅的话更是对那里倍加向往,内心深处总有种力量驱使着这他去那片神秘的土地。

    虽说独孤可以和小雕一起说走就走去西域,如哈萨克猎人那样一路的捕猎,纵马奔驰。但总是不想和师姐不辞而别,还想着在过一段时间去纯阳宫看看,明显自己可以再回纯阳宫。

    独孤想到那姬炅能靠卖字画养家糊口,自己堂堂男子汉不能做吃山空总花人家给的钱,独孤想给自己找份差事历练一下。

    此时独孤的理想就是创立一个武林帮派,名字让映雪起,让映雪作掌门,自己做副掌门。自己负责教徒弟剑法,门派弟子不能超过十个,小派寡徒,江湖上哪里有不平之事就铲平哪里,每天逍遥自在,最好自己和映雪生几个娃娃……

    独孤这日在长安城朱雀大街信不走着,边走边胡思乱想,忽听到前面两个小伙的聊天,对他们说的话有些兴趣。

    “兄弟,听说风顺镖局招新人,要不咱俩去试试,那的待遇可是没的说!”

    “咱俩这身手,能行吗?”

    “不试试怎么知道,那镖局那么大,武功高有高的职位,武功底的也有的是活,去试试吧。还可以走南闯北见见世面。”

    这二人达成了一致,一同赶去应招。

    独孤想镖局这行当挺适合自己,可以到处走走,比现在的日子有趣多了,就不知不觉的跟着那两位。果然在一处院落前排着长队,都是应聘的。这大宅院门前坐卧着两个一丈来高巨大石狮子,宅院门上有扁,上书“风顺镖局”四个鎏金大字。看到墙上有个布告,围着不少的人看,独孤走进一看,原来这是招人通知,镖局要招收镖师。招人的条件很简单,必须要会武术,身手好,力气大,年纪轻。

    这报名的镖局园内前有个金属大鼎,应聘者用力气将大鼎三脚离地就算通过,而且据说收入优厚。

    独孤心想,可以去镖局看看,如果有去西域的镖,那就可以达到目的了。

    独孤报了名,排队抱鼎,这时独孤前面有四五个人,顷刻间全部失败了,因前面几位力量都不行,最好的一个可以让鼎一足离地。轮到独孤来抱了,独孤走到前去,双手一上一下,微微用力,侧身用力,大鼎就乖乖离地了。这鼎比独孤想象的要轻,独孤心想本是单手就可让鼎三足离得,没必要逞霸王威风,毕竟只是想先寄人篱下混口饭吃,再以图后计。

    独孤顺利进入了风顺镖局,做了一名武师,每月有10两银子收入,据说干活多还会其他奖金,每月月底结账。独孤正好月初来的,还好这里管吃管住,独孤就算先安定了下来,每天有事做独孤兴头很足。

    无论独孤在哪,小雕每晚会和独孤在一起,白天则自由飞翔,无论在哪都不必担心小雕会饿肚子,更别说在这大长安城了。至于说小雕坑害了多少牧民商贩就不好统计了。

    独孤所根的师傅,名叫介火海,大伙都叫他介镖头,是个四十多岁的西北回族汉子。这介火海在镖局届是顶顶大名,南来北往的绿林人都很卖给他面子,已是风顺镖局的一块门面和招牌。

    进入镖局的第一天,独孤和大伙一起跟介火海学习走镖的流程,介镖头很器重独孤燕,只是因为独孤在这些镖行人中确实比较长得显眼,目光炯炯,年前力壮,背着剑让人感觉特别自然,任何人都觉得此人是有些功夫在身的。

    没过几天,介镖头就带着独孤等新来的镖师走了几趟镖了,这几趟镖都是近距离,往返都不出三天,每次都安然无事。独孤的表现很受介镖头赏识,因为独孤力气大,一个人干了好几个人的活。这介镖头比较少言寡语,独孤想跟他知道些江湖上大人物事迹,几次都被他呵斥。独孤见识了身居人下的滋味,自己只是赚点苦命钱。其他跟自己同时入行的人眼里就只有钱,独孤跟他们真是找不到共同语言。

    经过这几次镖,独孤对走镖的过程非常熟悉了,觉得自己已经快是老镖师了。

    这一日早上,介镖头把独孤叫道风顺镖局大厅,道:“独孤镖师,最近镖局生意太好,很多生意都在那等着没法干,我们看着白花花的银子掉地都没时间捡,真是着急。想让你带几个兄弟独自走镖,你可敢去?”

    独孤道:“多谢介镖头栽培,我求之不得为您分忧,让我带队去吧!”

    介镖头道:“给你的这个镖,要押运的是三十万两纹银,送往西北方灵武城。我还安排其他二十人同你一起,明日就出发吧。有没有问题?”说着介镖头给了独孤200两碎银子,让他们一行人路上差旅使用。

    独孤很是高兴,满口答应。收过了钱。

    虽说镖局干的事情独孤并不敢兴趣,但是自己带头带回镖,独孤还是感到很有趣。第二天要出发,介镖头今天给独孤放了假回去准备。

    还没到晌午,独孤闲来无事,在朱雀大街上逛着。突然走过一个叫迎仙楼的饭店,这饭店是这条街上最高档的,远远的飘着香味,让人过路人忍不住回望。

    此时还未到饭点,独孤腹中却有些饥饿,但正好现在有银子,准备好好吃上一顿。

    一进门小二笑脸想迎,没等独孤说话,小二道:“独孤大侠,楼上雅间有人等您,请这边请!”独孤听到这话愣了一下,想必是镖局的人在楼上看到了自己,跟着小二走到楼上雅间,推开门一看,这人自己并未见过。

    但见这人长得好生漂亮,眉目清秀,姿容清奇,身高八尺,像读书人模样,穿着打扮一看就是个阔公子。最特别的地方是这人双目如炬,独孤确认这人的武功是很高的。

    这人见独孤道,马上笑脸相应,说道:“独孤兄弟,久闻大名,如雷贯耳啊,今日到此,蓬荜生辉,来来请坐!”独孤看这人热情真诚,也不觉得别扭,就坐了下来。

    独孤忙还礼,说道:“这位公子在下素昧蒙面,敢问阁下尊姓大名,为何认得我?”

    这人道:“鄙人姓查,查无实据的查,全名查木旦,在下名字不好听,江湖上极少有人知道,只限于我的门人知道,哈哈哈,我们今天不说我,论论江湖说说你,可好?”

    独孤听到这人如此文儒雅,风度翩翩,竟然也是江湖中人,深表佩服,忙站起行礼。

    独孤接着道:“查先生可会剑法?”

    查先生道:“我只是个商人,如同那风顺镖局类似,这风顺镖局是小买卖,所打交道的是江湖中小人物,在下不才到有些家业,见到过一些江湖中可以兴风作浪的角色。”

    独孤听罢觉得这话真是夸大,但看查先生道表情,没有任何吹牛的成分。以前自己师兄弟包括自己都喜欢吹牛,所有对吹牛人的表情很熟悉,独孤虽涉世不深,这点到能看出来。

    查先生道:“我与独孤大侠缘分可不浅啊!在下平生最是钦慕侠义之士,独孤兄弟救下那对小夫妻的事情,满城风雨尽人皆知,英雄出少年。在下不敢再耽搁今早到长安就安排人去请兄弟,不巧竟在这遇到了,我单从外面就认出了贤弟,岂不缘分呼,哈哈!来来。不知大侠喜爱吃什么,我点了些小菜与大侠边吃边聊,如何!”

    这时小二开始不停的上菜。

    独孤道:“你怎么知道我就了那年轻夫妻的事情?”

    查先生看着小雕,道:“因为做生意的原因,我在长安城里各处都有耳目,那高天福的父亲为我做过事,我知道他有个死有余辜的儿子。你为民除害,照福一方,佩服!”

    独孤道:“原来如此,我还以为你见过禾炅夫妻呢。”

    查先生道:“那真真姑娘的父亲我认识,如果我知道高天福欺负真真,我一定将他碎尸万段。对了,独孤兄弟,你不是有个黑色金雕朋友么,我也很喜欢灵物,要是能过来一起吃就好了,等我派人出去找找。”

    独孤道:“兄长且慢,只是我这小雕比较缺乏礼貌,怕让兄长见怪!”独孤并不想谈禾炅的事。

    查先生道:“不妨,我就是喜欢天然的性子,可有办法叫来那雕?”

    独孤称好,走到窗前着推大窗户,取出铁弟子,吹奏起来,不一会,但听天空中呜呜呜呜...哇哇哇……叫了起来,转眼小雕飞进了屋中,站到独孤旁边的椅子上。

    查先生观察小雕连连称赞,道:“好一只黑色金雕,我小时候也曾花重金买到过一只雕,据说是雕中极品,今日看来不及这雕儿的万分之一,哈哈哈!”

    小雕看到桌上食物,也没有理会查先生,开始大吃起来,此时杯碗盘碟开始将桌子堆了满满当当。

    二人吃了起来,这桌菜怕是这酒楼里最丰盛的了,佳肴美酒,独孤此钱见都没见过。独孤也不客气,大吃了起来。

    查先生道:“我家在西域天山旁,此次只是路过长安,有机会独孤大侠定要到为兄家中做客啊……”

    二人越谈越亲热,独孤有一见如故相见恨晚的感觉。独孤将自己所有经历讲给了查先生听,所谈之事就是自己在纯阳宫所见所感,所谈之人都是围绕着映雪,独孤并未讲自己如何比武等等经历,少年简单的事情查先生都听的津津有味。二人交谈甚欢,不知不觉已吃到晚饭时间。

    查先生道:“这风顺镖局有个股东叫风雷益,据说他有个儿子也在纯阳宫中学艺,还学得有些名气呢,名字叫作风...寒……”

    独孤一听有些吃惊,道“可是叫风沚寒?”

    查先生道:“对,正是这名字。”

    独孤道:“风沚寒是我的大师兄,平时就是他教我映雪师姐武功呢,我们还比较熟的,风沚寒的武功可高的,人也是谦谦君子,如同兄长你一样。”

    只听查先生道:“如此’高雅’之士,拿来跟我比,岂不是让人羞愧。贤弟何不去找你那风师兄,让他照顾照顾你的事业,岂不更上一层楼?”

    独孤道:“大丈夫要凭自己本身,靠走关系非我所为。我凭借自己的表现已经晋升了,明天就单独待人走镖去灵武城。”

    查先生道:“哦,如此要恭喜贤弟,贤弟人才出众,真是走到哪都有人赏识提拔,来,喝酒!”独孤想这话也对,虽然在纯阳宫中虽表面不受待见,但自己所获颇丰。在镖局也混的顺风顺水。

    查先生又道:“方才贤弟说这风沚寒是谦谦君子,可知易理中,山地为谦,这风沚寒可能也是个深藏不露之人啊。我曾听说世上有种山内部是热的,时长会喷火。也有一种山,内部异常冰冷,比那山表面道冰雪还是阴冷。不知这风沚寒的内心是热还是冷”,说着自己喝了一口酒。

    独孤对他这话不满,道:“风师兄的心自然是热的了,自己偷看他学武,师傅要赶我下山,就是师兄求请的才让我留下的。我现在穿的衣服就是师兄给的。”

    查先生笑着对小雕说道:“酒的味道是要花时间去品的,品的时间长自会品出独特的味道,来,雕侠,为兄敬你一杯!”查先生干罢又说“小雕眼光毒辣,看的广,看的透,看的深,为兄佩服!”

    小雕听话后点了点头,发初呜呜呜...哇哇哇…几声后又继续大吃起来,声音吓的门外的小二推门进来查看。

    独孤觉得查先生有些醉意了,替埋头吃菜的小雕与查先生对饮。

    查先生这时吩咐小二,将现在纯粮酒的换成了上好的白茅酒。

    独孤道:“兄长有些醉意了,不妨先回去休息,明日我有镖要去灵武,待自己回来后必再约兄长”

    查先生道:“独孤兄弟,我小时候有个爱好,喜欢看相算命,虽感觉不是很准,但还没不准过,我看出你明天道保镖之行可不顺利啊”

    独孤道:“这是我分内之事,无论是否顺利,受人之托,忠人之事,都要尽力完成。”

    查先生道,“我看出风顺镖局的人想要加害于你,希望你别趟这镖局的浑水,不辞而别,今日同我一同赶往西域,如何?”

    独孤道:“多谢兄长提醒关心,我行事一项顺其自然,明天必去不可,不远之日一定会到西域登门拜访”。

    查先生闻独孤主意已定,无奈的笑了笑,道:“贤弟虽剑法武功盖世,明刀明枪的几乎伤不了你,但有人想害你于死地也是很容易的。你听说过春秋时晏子‘二桃杀三士’的故事吧?”

    独孤道:“没有听过,是什么故事?”

    查先生道:“就是一个丞相以计杀勇将,不费吹灰之力,让强者死于慷慨赴死的故事。既是如此,兄弟保重。这酒楼是我的,掌柜都认识你了,以后你来他们都会请客,我说的话你日后细细斟酌。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有故人。哈哈哈!”说着查先生晃晃悠悠转身离开了。

    小雕今日可是开了眼又开了胃,吃的桌上地下杯盘狼藉。

    独孤今天万分愉快,主要是结识了查先生这样的高深莫测的人物。

    独孤看着眼前继续吃着的小雕,品味着查先生说的话,不甚明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