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一回 山高路远知己离别,一雕一剑初踏江湖
    小雕抓着独孤往山下飞,开始可以看到众人在后面追,一会追赶的人就不见了。小雕飞到南门后,又转变方向,往白发老人的山洞那里飞。独孤心想小雕真是变聪明了,竞然声东击西。小雕在绝壁下把独孤放了下来。

    这绳索虽然粗细如手指,独孤用力一撑,就崩断脱落了。

    独孤问小雕怎么知道的自己被抓的,因为比武时小雕不在。小雕回答是一位纯阳宫老者让它来救独孤的。但那老者小雕也是第一次见,说不明白。长老还将独孤的所有东西放到了纯阳宫一处房顶上,这时小雕飞去取了。

    独孤此前无数次想过自己离开纯阳宫的情景,但没想到是这样的结局。既是名声扫地被逐出门户,还犯了死罪。让众人都以为自己是偷艺的小贼,明着偷暗地里也偷,还偷到了乾坤塔,竟然还偷银子。

    忽如一夜之间,自己在他人看来简直十恶不赦了,真是跳进什么河都洗不清了。现在独孤感觉自己浑身是黑的了,浑身黑色羽毛的小雕还有白色羽边,而谁能看到自己的白呢,现在可能连映雪都在怀疑自己真的变坏了。前两天还和映雪说说笑笑,为什么状况转变的如此之快,仿佛从华山之巅一下子跌到了万丈深渊。

    独孤平稳了一下自己思绪,别人怎么想是他们的事,爱怎么样怎么样。就是别人眼里自己再怎么不好,自己问心无愧就好。以后即便被纯阳宫追杀也罢,随他去吧……没有什么结果是不可以接受的。独孤现在唯有在乎映雪怎么看自己。

    独孤突然想到,为什么那白玉牌会到风沚寒手里,想来必定是师姐把玩玉牌时,被风沚寒看到了,必是风沚寒喜欢这玉,师姐碍于师兄的面子才把玉给了他。风沚寒教师姐剑法一项很严格,不想师姐被珍物所累影响了修炼剑法。可为什么风沚寒能把玉牌带在身上,还能被掌门人发现……

    独孤胡思乱想,这会他们一定在议论责骂自己,众口铄金人言可畏,师姐该不会以为我真是变了吧……对师姐我不能不辞而别……见到师姐我也不能说白发老人的事啊……

    独孤纵身一跃,跳到了绝壁之上。走进山洞拿出纸笔,决定给映雪写了一封信。所写内容是让师姐相信自己不是贼,自己和从前一样没有变,一切另有机缘隐情。独孤说自己一向光明正大,行事磊落,没有做过对不起纯阳宫的事,请师姐自己留下这玉牌,这玉牌本就是归自己所有的,自己要出去闯荡江湖一番。独孤在心里澎湃跳的还写了一句“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请师姐有什么话就告诉小雕转达自己,再次见面再细说。

    这时小雕飞了进来,并拿回了独孤的物品,只有斜阳剑和铁笛子,夜明珠。独孤要小雕将信与玉牌交给映雪,小雕又飞去了。

    小雕走后,独孤躺在山洞里。看着洞顶的冰凌图案发呆,不知不觉睡去了。

    发觉小雕回来时独孤才醒来,独孤跳起问小雕师姐怎么说。见小雕拿着一个大布包,说是映雪给自己带的东西,打开一看,里面是三件新衣服,两双布鞋,一个皮酒壶,里面还有银子,一共是五百两。独孤奇怪,师姐怎么会有这么多钱。

    小雕…哇哇呜…呜呜哇…说着,小雕说映雪和风沚寒师兄都相信独孤,相信另有情。让独孤先跑远点,纯阳宫已经签发通缉捉拿独孤燕。估计半年以后差不多就会平息一下,到时让小雕来联系映雪。映雪说那玉牌她很喜欢,是映雪练功时不小心掉到地上被风沚寒发现的。风沚寒不希望映雪滞于外物影响练武,给没收几天,不成想风师兄对那玉牌的纹路很是不解,竞向掌门人请教,结果才这样。映雪和风师兄觉得对不住独孤,一起给独孤准备了东西,几件衣服和鞋子是风沚寒的独孤先拿去穿。五百两银子是风师兄出的。映雪说让独孤保重,自己也会把玉牌藏起来,不会让任何人发现的。映雪说任何时候独孤映雪和独孤燕都是一家人,请独孤保重,将来自会有真相大白的一天。

    独孤听罢大喜,心想自己的忧虑都是多余的,心情一下子明朗了起来,别人怎么想独孤才不在意呢,就是别人认为自己罪恶滔天十恶不赦独孤也没什么关系。独孤只在乎映雪怎么看自己。

    独孤拿出新衣服试了试,还没穿过这么好的衣服,独孤在泉水边照了照自己。开心极了。突然正看到衣领内侧秀着字,是’沚寒’二字。独孤心想这风师兄还真讲究,连衣服都绣着名号。独孤舍不得穿新衣服,将衣服叠好,包好……

    独孤准备下山了。下山前,独孤又看了一眼白发老人的山洞,有物是人非的感触。

    独孤在洞中练起剑来,直到筋疲力尽,心情大好。

    独孤在洞里做了一些记号,好让有人来过时自己可以看出这人动了什么。通过对白发老人和白鹤的了解,他们回来独孤一定可以认出来。

    独孤走出洞外,对着门口,白鹤老人飞走的方向磕了三个头后转身离开了。

    下山后独孤与小雕来到渭水边的一块大石上,看着那渭河的流水目光呆滞,逝者如斯,思绪万千......

    而今独孤已经17岁了,十七年前,自己就从这渭水上游漂来,那是如浮萍一般的命运。而今也不知人生几何,还好自己现在有武功在身。总总往日的思绪袭来,独孤想静下心来,将一切烦恼疑惑抛开,仗剑浪迹天涯。

    自己在任何地方都不会让自己和小雕饿着,所以完全没有好担心的。

    眼前是满眼都是秋天繁茂景象,沿着河水蔓延,绵延不绝到天边,独孤的心情也明朗起来,眼神中充满了希望。

    海阔凭鱼跃,天高雕燕飞。

    从此江湖中有了独孤求败,一剑,一雕,浪迹天涯......

    独孤下了华山,往长安城方向赶去,近百里的路,小半天就走到了。

    这长安城独孤是第一次来,比华山下的县城繁华多了,以前的县城独孤也是不常去的,独孤看什么都觉得新鲜。

    独孤让小雕去大雁塔上等自己,自己一个人闲逛一下,小雕对着繁华世界的兴趣到是不大,对于小雕来说,哪有美食哪里便是乐园。

    独孤此前想,这渭水就是通往江湖大海的。听长老们说,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看着这长安城里人山人海的无边无际,必定不少的大侠啊,自己要是能遇到几个切磋一下岂不美哉

    看到街上琳琅满目的商品,独孤更是眼花缭乱。虽然自己兜里有很多钱,独孤道也没怎么花过钱,此时独孤开始理解小雕花不出银子的苦恼了。

    哈哈,看来金钱确实给人带来苦恼。

    独孤突然来到一片古玩城,一座高大的城墙之下,整整一条街都是旧书和古玩。古玩独孤没兴趣,开始挨个书摊看。买了一些唐诗选集之类的文人书籍,只是这类书籍很是便宜,老板废了好大力气才找足领钱给独孤。

    独孤每天和小雕在长安城里看书练功,饿了就随便吃点,晚上就去客栈睡觉,日子过得很是开心,武功也大有长进。

    独孤想自己可以在长安住上半年好了,再让小雕去找映雪,一起商量以后的打算,毕竟纯阳宫里的人都认识小雕,还是先等待风平浪静吧。

    这几日独孤想多看看书,就在客栈里没有出去。独孤闲暇下来时会教小雕认字,不知为何这小雕天然的能看懂一点古体象形字,对现代字学的很慢。其余时间独孤就坐在客栈二楼的靠近阳台的座位上看人来人往。

    独孤所住的客栈在长安算是比较便宜的了,连吃带住一个月要一两银子。这客栈也算感觉,离中心的闹市区不远。

    这几天进进出出客栈的一对少年男女引起了独孤的关注,他们看上去是一对年轻夫妇。看样子和自己年纪差不多,只是这对男女都很瘦弱,穿着极为朴树。女的似乎有病,但容貌清秀,如病态西施。男的也仪表不凡,是个书生打扮。

    看得出这男子以卖书画为生,每天早早拿着笔墨纸砚出去,中午回来同女子一起吃过饭又会出去卖字画,晚上天黑时才回来。每次男子男子出门,这女子都会在二楼窗台目送他走远方才回家。

    独孤每次中午坐在阳台喝茶都能看到那女子,这女子面容憔悴,走路也很慢,年纪轻轻的一副病态,连独孤也看得出这女子病的不轻。有几次男子带着大夫来给女子看病,这女子也常常在二楼熬药,也被独孤看见过几次,时间长了这女子也记住了独孤这个无所事事,整体背着剑,总是和雕对话的年轻人。

    看来卖书画的生意不怎么好,有几次吃饭,见那男的吃的特别少,肉菜都夹给了女子,自己从不吃肉总吃白饭菜心,吃的也很少。独孤看着他们总能想起自己和映雪一起的日子。不过看到这对男女如此恩爱,即使是有病在身也很幸福。自己和映雪却不能如他们一样在一起,独孤好生羡慕。

    这几天独孤看到女子气色好一些了,早上竟然和男子一起拿着字画出去了。独孤想这病女子都出去了,自己不能总在客栈里不晒晒太阳。独孤这天在大街上东走西逛,突然看到前面人群围起来很多人,异常热闹,独孤不爱看热闹,想从人群旁边走过。走过人群时独孤在吵杂的人群中听到女子的哭泣,这女子的声音也有点熟悉,里面还不时一些谩骂声。

    独孤觉得不对,挤进人群观看,这是自己客栈的那对男女。只见以一个高个壮汉为首的一群人围着书生和他娘子,其中一个小厮还牵着一只凶猛恶狗。那卖字画的书生被为首的大汉的一个手下揪着衣领,大汉说到:“老子买字画时是送给县衙老爷的,让你写是给你面子,你他吗乱写,还涂抹,写错字,让我办不成事,你必须现在赔偿我!…”这大汉说话骂骂咧咧。傍边的百姓只是看热闹的同事也很同情这对男女,对那大汉敢怒不敢言。

    这人群里有几个读书人,看样子更是气愤,脸气的通红也不敢言。独孤挤到一个读书人傍边问:“这位兄才,这是怎么回事。能给我说说吗?”

    这位读书如本不想搭理眼前这个年轻人,但看独孤背后背着宝剑,也起了同仇敌忾的心,对独孤说道:“这位大侠,这大汉叫高天福,是城里高大财主的工资,也有名的流氓地头蛇,他手下那些小厮都是泼皮无赖,平日到处收保护费,以前看这书生不怎么赚钱也没欺负他。今天早上,高天福路过这里,看到书生把貌美娘子带来了,这大汉便让书生给他模仿个名家书法,说让写王羲之的字。这书生临摹了王羲之的兰亭集序,那字写的可真够好,只要200文,这大汉看到字后竟然硬给了十两银子,非让书生收了不可。”

    独孤问道:“你说书生写的好,那大汉怎么现在说书生写的不好?”

    这读书人道:“那字我看了,是非常的好,临摹的极像,也就是现在刚刚好点,要是在盛唐,这书生一副兰亭集序的临摹能随便能卖二百两以上,要是加上几个名家的大印,一千两都值啊!”

    独孤问道:“那问什么涂涂抹抹呢?”

    这读书人撇了独孤一眼,道:“我说你是不是没文化,不识字?人家王羲之写字就是不拘一格,真迹就是涂涂抹抹!这书生临摹的简直和书圣意境都相似,太他妈了不起了!小娃娃写字才规矩呢,这高天福都比你强,人家还考上过秀才呢。他是懂装不懂,我看你是真不懂啊!”

    独孤明白了,道:“这位大哥别见怪,我才疏学浅,那为何这高天福为难这书生?”

    读书人看着独孤摇摇头道:“你不但不识字你还傻。这你还看不出来,你不觉得那小娘子貌美?这高天福无事生非是特意找茬想霸占人家媳妇,这种事高天福可是轻车熟路,没有不能上手的。你要是不敢管就出去吧,别在这装大侠。唉,现在长安成了天高皇帝远的地方了。我只可惜啊,那书生真是才高八斗,书法字画意境都太了不起了!前科状元都比不了,真是了不起!”

    独孤听闻此话,心中有了打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