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回 否极泰来机缘偶遇,白鹤黑雕已成太极
    这绝壁比华山落雁峰要容易爬些,不多久,独孤就爬到顶端,跳了上去。

    眼前顿时豁然开朗,青山叠翠,碧岫笼云,寒溪潺潺,流水泠泠,花香鸟语生机勃勃,往上走没多远已是置身云雾中,几乎手可摘星。明月挂在当空,眼前百般景物如一副图画。只是隔着一处绝壁,气象竟然如此不同。真是另一番人间景象。

    独孤心想自己还是回去吧,不然又犯忌了,被发现会二罪并罚。正要爬下绝壁,回头一望但见不远的地方空中一团紫气。

    独孤心想那紫气是怎么回事?那边雾气缥缈好像很暖合的样子,像是天空自然形成很多的热浪一般。现在已是深秋时节,溪水已凉,已经不适合下去抓鱼。那边怎么天气好像很暖很暖的。

    独孤知道紫气东来的意思,紫气预示着附近有圣人,当年老子西出函谷关时就是带着一团紫气。可这幽冥死地怎么会有人,有鬼到是可能。

    独孤心里有些怕,这时怕对于独孤来说只是意味着再也见不到映雪姐姐。

    独孤思考片刻,决定去探访个究竟。往前走去,通过一排绿竹幽径,看到那紫气之下隐隐有一扇敞开的石门,独孤慢步向石门走去。

    走到石门近前,里面是一山洞,洞口有点黑但洞里面有晦暗的光亮。独孤拔出了斜阳剑走了进去,眼前忽然出现个屏风,屏风上画着一些祥云的图案,画着一个仙鹤单腿独立于山巅之上。屏风之上书写一首诗:

    “

    鹤为车驾酒为粮,为恋长生不死乡。

    地脉尚能缩得短,人年岂不展教长。

    星辰往往壶中见,日月时时衲里藏。

    若欲时流亲得见,朝朝不离水银行。

    ”

    独孤提剑走到屏风后门,下了一大跳,一只白鹤就站在面前鸣叫,叫了几声往洞中飞去,独孤认出正是那天自己救过的白鹤。

    独孤遂跟着白鹤向洞深处走去,心想白鹤的伤好了,可以飞就安全了。但听说山上很多武功走火入魔的前辈,该不会在洞中会害了白鹤,想来反正自己进了这幽冥禁地,逗留一小会儿应该不会有人发现。

    走进洞内,顿觉眼前豁然开朗,洞中竟然亮如白昼一般,洞顶中心有个小洞阳光从那落下,经过洞顶冰凌的折射照亮了下面的洞中世界,真是洞别有洞天。洞中一角有很多的藏书,墙壁上刻着各种精妙图案,洞中一块石桌旁有一眼山泉,时刻冒着热气,独孤走进用手一摸,真是热的山泉。这洞中地下是暖合,洞顶却布满冰凌显得冰冷刺骨。这洞里与洞外晚秋的景象完全是两个世界。

    此时见白鹤落在一块大石床上,张开翅膀扇动着,就像扇扇子。这大石像个大床,可以躺下十多个成人。白鹤突然一跳,后面显现出一位睡卧老人,手中拿书,一动不动,呼吸像平静水面一样的轻微。独孤走进一看,这老人鹤发童颜,穿着粗简的衣服,手中拿的书是本药书。独孤大惊,以为这定是传说中武功走火入魔的前辈,看这白鹤也不怕老人,安然的陪着老人。

    这时老人好像已经发觉了什么,好像醒了,老人看了独孤一眼,看了一眼书,又睡了过去。

    独孤看这老人慈眉善目,不像恶人,更不像精神有问题。听说华山山洞中住着一位陈抟道人,是位高人,他每天睡觉,这老人该不会就是吧。

    这里真是好舒服,独孤在这洞中看起了壁画,图案确实不少,一横一竖,有的是点,有的是像蝌蚪,有的像烟圈,有的像围棋棋谱,都看不懂。独孤躺下来看石洞天花板上的冰凌,冻成各种图案,这图案倒是好多好复杂,独孤看着看着就睡着了。

    独孤醒来时,那白发老人正看着他笑,独孤一下子跳起身。

    看到这老人目光炯炯,鹤发童颜,大耳垂肩的看着自己,独孤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只是给老人行了个礼。

    未等独孤开问,老人张口道:“小朋友,前几天听鹤儿说是你救了他,你这个小孩很机智勇气啊,难能可贵呀!”独孤见老人的第一印象是这老人应该背把剑,他很适合背剑,会更显得仙风道骨。可至始至终老人都没碰过剑,连独孤的剑也没碰过,只动口不动手。难怪他自称自己是回道人,大口套着小口,说话层出不穷......

    独孤望着老人道:“啊,这鹤如何能说话?”

    老人道:“你不是也听得懂雕的语言吗,用心去听就会明白,是不是?”

    独孤问:“你怎么知道我有一只雕,难道是白鹤说的?”老人笑而不语。

    独孤道:“嘿嘿,我也不算有勇气,我那时手里有剑的,老虎也不敢靠近吧,只是有三只老虎,我只好跑了,嘿嘿!”独孤挠了挠头又问:“您是何人,为何独自在这山洞之中,而且这山洞敞着门,野兽很容易进来的,这里会很危险。”独孤问。

    老人道:“我活了多少年了,我都记不清了,野兽吃了我也算帮了我的忙。那不是有个屏风吗,有几次野兽看到那屏风都迷了路,只好跑出洞外,好遗憾啊,哈哈哈!”

    独孤道:“你说话好笑,人活着多好,怎么会希望被野兽吃掉。”

    老人道:“听说这里是你们门派的幽冥禁地,你怕不怕啊?”

    独孤道:“怕就不进来了,嘿嘿,这里很难被找到,别人应该不会发现。你为什么在这啊,你是不是陈抟?”

    老人道:“我喜欢这的清净。我认识陈抟,那老小子天天睡觉,我还是想干点事情呢。你为什么会被罚面壁思过啊?”

    独孤道:“我无意看到了掌门人教大师兄剑法,我们门派传习不六目,因为我是无意的,师傅罚我在此静心面壁三年,把看到的招数都忘掉。”

    老人道:“爱学竟然要被罚,天底下哪有这般道理。忘掉几个剑招竟然要三年,看来你的记忆力很好啊,哈哈哈!”

    独孤笑道:“其实三十年我也不会忘记的。”独孤走到那堆书前一看,道:“您这里几百本书都是些道法书籍和医药药理,可有剑术的书?”

    老人道:“剑术的,那倒没有。我这里的都是些治病救人的书,伤人害人的书到还真没有。你若觉得无趣,可以看看那些壁画,易经八卦河图洛书都有。”

    老人自称自己是回道人,在此修行与鹤为伴。从此独孤成了这儿的常客,闲来无事时都会带小雕过来,小雕与白鹤一起玩耍得很好。后来干脆独孤就搬到这里与老人作伴。独孤最喜欢看这些图案,任思维天马行空,手里拿着剑随意乱舞。

    老人大多时间吃素,独孤把每月收到的米菜都拿到山洞,每日爬树摘各种果子给老人。小雕几乎每几天都带来兔子,山鸡什么的。有时会带来自己捕杀的山羊或者小鹿,独孤吃肉时老人也可以吃点。

    独孤在洞中每日与老人一起聊天,帮老人上山采药,老人教独孤念书识字,解答独孤所有好奇的问题。

    独孤问道:“老人家,您多大年纪了?”

    老人道:“不大记得了清了,可能快两百岁了,我像你这么大时是唐朝人,唐朝是个好国度。”

    独孤道:“您是活神仙了?”老人笑而不语。

    独孤又问:“您像我这么大时,可喜欢武功?每天都作什么?”

    老人道:“我像你这么大时,每天读书,只想考取功名,想为官造福一方百姓。后来又厌倦了功名,潜心学医问道,妄想救济苍生,一路迷途的走到了今天……”

    独孤又问:“您真是大好人,您一定救过不少人。”

    老人道:“人贵在自救。”

    独孤道:“您年轻时可曾学过武功?”

    老人道:“学过一点,我是四十多岁才开始练得一点剑道,不过现在忘的差不多了。剑道啊,难于救人,不如这一花一木,自有道理,化作药可以直接解人忧困。”。

    独孤听到老人会一些剑道,一下从老人膝前爬起,直视老人,又低头小声道:“可惜您是四十多岁才学习的剑法武功,那么晚肯定难以有什么修为。”

    老人道:“哎,孩子,只要是自己喜欢,任何时间开始学习都不晚。孔圣人曾说朝闻道夕死可矣,意思是任何时候明白了大道,随时都是新的开始。”

    老人又道:“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以有涯随无涯,怠已。人不可面面俱到,我一生只想治病救人,遂我专注于医学和修身养性。孩子,你想用一生作什么事情呢?”

    独孤道:“我只想一生专研剑术,做一位开宗立派惩恶扬善的剑客。”

    老人笑道:“好啊,你要是想成为一代医学大家我倒是可以帮你不少啊,不过万事万理都相通连,我可以和你一起探讨你的剑术。”

    独孤大喜,总算跟老人找到共同语言,可以过得不那么无聊了。

    独孤又道:“可是纯阳宫中长老见我身世不明,不肯教我武功,我的武功都是映雪师姐教的,也有一部分是我偷偷看别人自学会,现在被关禁闭也是因为偷看掌门人教学。师兄他们都说我不是练武的材料……我跟风师兄交过手才知道他们是对的...只有映雪姐姐哄着我说我可以练剑……”说着泪水簌簌流下。

    老人一笑,摸了摸独孤的手臂,抚了抚独孤的后背。笑道:“我也习得摸骨诊脉……嗯......他们说的没错,果真不是练武的好材料,哈哈哈......”

    独孤微怒地撇了老人一眼,止住了哭泣。

    老人又道:“不过孩子呀,你练武的材质比我要好些,好与坏都是随时间相互转化的。而且你对剑的接触的早,若开蒙立心,将来必定剑术要超过老朽我……哈哈哈......熟话说,神仙难断寸玉,辨材需要七年满,只要你专注修习,你是石是玉你心里自会有数,哈哈!”老人捋着须髯大笑。

    独孤小声嘟囔:“我现在的剑法肯定就远超您老人家了,哼!”

    老人捋了捋须髯笑道:“你这小子,真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啊哈哈......”

    独孤目光一下子变得呆滞,说道:“我定要苦练剑法,终身追随无涯的武学,不断提高本领。”老人笑眯眯的看着独孤,心里越发喜欢这孩子了。

    这时但见那边有一圆椎木头,独孤取来,刷的斜向上劈了一剑,木块被截成两段,独孤道:“总有一天我要让天下的恶人见识斜阳剑的威力!”独孤拿起截为两段的木块问老人“您猜这剑切面是何形状?”

    老人笑道:“你当老朽像小丫头一样好骗啊,当然是规则的椭圆形,一千多年前的人都知道,老夫怎会不知。不光这剑截面是椭圆,从河图洛书可以领悟,日月大地运行轨迹都是椭圆,哈哈......”

    独孤表情错愕,还以为这是自己才知道的秘密。顿时又兴奋不已,一下子便将老人算作自己的知己。

    在独孤眼里老人是无所不知的,这时候的独孤对大海很感兴趣。

    独孤道:“您跟我讲讲大海吧!”

    老人道:“很多年前,我曾和几位志同道合的朋友穿越过一次大海,江湖里的波澜壮阔大海里都有,而且别具一格,这大海是江湖的终点。这大海啊是生命的起源。我年轻时看海看久了就想见人,后来见人见多了又想看海,我喜欢看深渊,也喜欢深渊看着我……”

    有一次,独孤坐在河图洛书壁画之前表情忧伤,想起了自己的身世。老人安慰他,要他感悟自己的内心,说他并不是孤立存在的,人的生命自会与什么地方有感应,是否孤独那完全是自己的选择,人要不断的去探索发现美好。

    独孤每日在洞中练剑,无时不刻的挥舞。累了就坐到老人膝前给老人讲山下的故事,讲自己知道的所有故事。讲自己师姐多么冰雪聪明,讲众师兄如何武功高强,讲掌门人和几位长老如何的英明伟大。老人皆都笑而不语,听着独孤手舞足蹈的说个不停……

    独孤看老人虽年纪很大,但鹤发童颜,额头光洁如镜,双眼放光,走路如风,背影看倒不像个老头子,好像也就四十多岁样子,只是发须全白,特别是眼神深邃才显得他历经岁月久远。有一次独孤跟老人说害怕自己将来会慢慢表老,老人回答说人不是慢慢变老的,人都是一瞬之间变老的。

    独孤每日不曾懈怠,并非是闻鸡起舞,独孤就是这山洞里的公鸡,每日准时醒,起来便练起一套一套的剑术,那本华山派剑谱已经倒背如流不用看了,现在独孤练的很多都是自己原创的剑招。

    老人每日配制新药,将药方写在纸上,交给白鹤送给什么人就不知道了,这些事独孤都不放在心上,只是有次小雕硬要陪着白鹤出去送药,结果小雕惊人的把白鹤跟丢了,白鹤傍晚就回来了,小雕却一夜未归,后来说一直在外找白鹤,那次过后,小雕再也不跟着白鹤送药去了。

    老人的药方独孤看过几个,都不相同,独孤问老人是如何配得药方,老人回答是根据三坟五典八索九丘的道理配置的。独孤到是能理解一点,只是跟剑术无关的事他全然不放心上。

    老人说白鹤也已经一百多岁了,吓了独孤一跳,因为完全看不出来,老人解释说老鹤无衰貌。小雕与白鹤整日混在一块儿,常常打闹在一起,在洞中扭打在一起,相互飞啊闹啊,独孤看到眼里,有时它们到很像一个活太极图,一黑一白,一阴一阳,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

    玄之又玄,日子就这么一天天过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