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五百五十五章 极阴之体
    整个豪华包厢内,温度瞬间降至零点,地面上甚至都凝结成了寒霜,宛如深冬。

    夏洛一袭黑衣,眼中闪烁着寒芒,在场内的几名倭国忍者,身体不由得一颤。

    而实力最强的衡山次郎,感受到夏洛的气息,面色凝重,冷冷道;“阁下,我是倭国两大忍宗之一,甲贺忍宗的神级初期忍者,衡山次郎。还望阁下给再下有一个面子,把这女人还给我!”

    话刚说完,雷虎便是破口大骂,说;“衡山次郎,你这个老杂碎,是疯了吧?”

    “你是说,让我把我的小姨子,交给你?”

    夏洛也不禁笑了起来,随后道;“这位远道而来的倭国忍者,你脑袋,真的是被门挤了!”

    “哼,找死!”

    听到夏洛的回应,衡山次郎,眼神顿燃烧起一抹怒火,额头上的青筋一根根的竖立而起。

    他猛地握拳,一股惊人的气势,瞬间释放出来。

    神级初期忍者!

    在倭国,高高在上,作为偏居一偶的小岛国家,倭国的神级初期忍者,都相当于华夏的真丹境中期强者了。

    “衡山次郎大人,要动手了,这小子完了!”

    “哼,衡山次郎大人可是我们甲贺忍宗的神级忍者,此人如此年轻,绝对不会是衡山次郎大人的对手!”

    “没错,他死定了!”

    几名倭国忍者,不禁发出冷笑声。

    “姐夫,小心!”躲在夏洛怀中的戴纯,忍不住担心的提醒道。

    “没事,小纯,你待会闭上眼睛。”夏洛微笑着说道。

    “好。”戴纯很听话的闭上眼睛。

    就在这时,衡山次郎出手了,他速度极快,一掌冲夏洛杀来,掌心凝聚着一道火焰。

    “忍法,火龙噬!”

    衡山次郎眼中带着狞笑,这一招,足以击杀神级忍者初期以下的修士。

    其余忍者,脸上都带着幸灾乐祸的笑容。

    “就只有这点力量?”

    夏洛嘴角不屑,随手一指,手指凝聚出一道惊人的力量,刹那间,宛如子弹般暴射而出。

    砰!

    夏露弹指之威,威力极强,瞬间击毁了衡山次郎的忍法,并且洞穿了他的肩膀。

    砰!

    衡山次郎发出一道惨叫,只见他的肩膀,出现了一个拇指大小的伤口,直接被贯穿,鲜血不断流出。

    “好,好疼!”衡山次郎表情一阵巨变,而其余的忍者,原本幸灾乐祸的表情,也再次凝固了。

    “好可怕!”雷虎见状,内心惊骇连连,他是和这个衡山次郎交过手的,完全不敌。

    可老夏,只是抬手一指,便破掉他的招式,洞穿他的肩膀!

    如果这一指法,对准他的心脏或脑袋呢?

    他,几乎必死无疑!

    雷虎想到了这点,衡山次郎,又如何没想到这一点。

    衡山次郎背后都被冷汗打湿了,此人绝对是华夏的强者,实力远强于自己。

    难不成是华夏的真丹境中期强者吗?

    一想到这可能性,衡山次郎,立刻拱手,面带尊敬道;“前辈,今日之事,多有得罪,还望海涵!”

    砰!

    夏洛抬起手指,指尖凝聚出一道可怕赤金色力量,下一刻,宛如炮弹般射出。

    轰!

    指法瞬间洞穿衡山次郎的膝盖,衡山次郎发出一道惨叫声恨,单膝跪地,满脸痛苦的表情。

    “衡山次郎大人!”

    四周一些忍者见状,不禁大喊道。

    “轮得到你们这些混蛋忍者说话了吗?”

    雷虎见状,身影一闪,便出现在这些实力较弱的忍者面前。

    砰!

    砰!

    砰!

    很快的时间内,这些倭国忍者,全部惨死在雷虎的拳头下,身体倒地不起。

    单膝跪地的衡山次郎,见到这幕,脸色难看至极,抬起头,眼神充满了愤怒与惊惧的望着夏洛,有一种深深地无力感。

    “阁下,你这样做,难道就不怕与我甲贺忍宗交恶吗?”衡山次郎说道。

    砰!

    夏洛举起手指,一道金色光芒激射而出,洞穿他另外一只膝盖。

    砰!

    衡山次郎发出惨叫声,双腿跪地,再也站不起来了。

    “甲贺忍宗的人,来我华夏地域,找死吗?”夏洛冷冷说。

    “阁下,你,你这样做,我们甲贺忍宗是绝对不会放过你的。我背后的左田副宗主,一定会派人杀了你!”衡山次郎眼中凝聚着深深的怒火,怒目凶光,咬牙切齿的说。

    “衡山次郎杂碎,你知道,站在你面前的是谁吗?”雷虎不禁冷笑问。

    是谁?

    衡山次郎抬起头,看着夏洛,眼中带着浓浓的迷惑。

    “他是华夏天门的少门主,夏洛大人!”雷虎冷笑说。

    什么?

    天门的人?

    还是少门主!

    天呐!

    我怎么会招惹到天门的少门主!

    衡山次郎听到雷虎的话,脑海一片空白,眼中充满了深深的惊惧,豆大的汗珠不断的落下来。

    完了!

    天门少门主,这等身份,哪怕是甲贺忍宗的宗主,都要恭敬的存在!

    “大人,饶命!”

    衡山次郎直接跪下来,脑袋碰地,身体不断的瑟瑟发抖。

    “你们甲贺忍宗,找我小姨子麻烦干什么?”夏洛冷冷问。

    “衡山次郎老鬼,最好把实话说出来,否则,今天让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雷虎在旁冷冷说。

    衡山次郎跪地磕头,没有开口。

    “不说是吗?”

    夏洛见状,笑了起来,道;“你可能不知道我夏洛的手段,我还是一名炼丹师,我有一万种手法能把你摧残的求生不能,想死不得。你想尝试一下吗?”

    夏洛的话,带给衡山次郎的冲击力极大,衡山次郎身体不断颤抖,最后扛不住这股巨大的压力,直接说道;“大大人饶命,我我说,我说。”

    “说!”夏洛眼中露出一抹寒光。

    雷虎也凶神恶煞的看着衡山次郎。

    躲在林枫怀中的戴纯,也微微挣开一双动人的美眸,好奇的看着衡山次郎,不懂这些倭国人为什么要抓自己。

    “我们甲贺忍宗的副宗主,昨天大人,修炼一种功法,必须要找到极阴之体的女人交合。这个功法才能大成。而恰巧,这个姑娘便是极阴之体的人!”

    “所以,我奉副宗主之名,搜寻极阴之体的女人。”

    说完之后,衡山次郎立刻磕头,说;“大人,此事真的不关我的事,我只是奉命行事!”

    “说完了吗?”夏洛淡淡开口道。

    听到夏洛的话,衡山次郎不禁抬头,下一刻,便是他这双眼睛看到世界的最后一刻。

    夏洛抬起手指,一道光芒射出,瞬间洞穿他的脑海,当初毙命。

    “啊!”

    戴纯发出一声尖叫,看到地上躺满了鲜血,不禁闭上眼睛。

    “老杂碎,在倭国,你不是很嚣张的吗。怎么,在华夏,就成死狗了?”

    雷虎不屑一顾的笑道;“没本事,就别装来华夏装逼,现在倒好了吧,死了都没人给你收尸!”

    一旁的夏洛说;“雷虎,好了,我们走吧。”

    “好!”雷猛点头。

    从酒吧离去,戴纯俏脸微红,面对着夏洛,她的心情一阵小鹿乱撞。

    “姐夫,我发现你现在变化好大啊!”戴纯忍不住说。

    “哦?”夏洛不禁露出一抹笑容,问;“有何变化?”

    “变帅了,变的更年轻了,而且身上还有一种无形的气质。我说不出来,总之就是非常厉害的感觉!”戴纯心潮澎湃的说。

    听到戴纯的话,夏洛不禁用手摸了摸他的头,说;“小纯,你最近住我家吧,我让父亲给你安排几个厉害的保镖!”

    顿了顿,戴纯继续说;“如果在上京有什么事,除了我夏家之外,你还可以找你雷虎大哥!”

    “小纯妹妹,有什么事,你直接找我就是!”雷虎笑着道。

    “好!”戴纯点头。

    “雷虎,安排一辆车。”夏洛说。

    雷虎笑着道;“我已经派龙部的人把车开过来了。”

    夏洛抬头,只见前面,一辆无牌的黑色悍马出现,车子缓缓出现在几人的面前。

    “龙副部长,车子已经到了。”开车的司机立刻下车,恭敬说道。

    “嗯。”雷猛点头,随后自己主动开车。

    夏洛与戴纯上车后,夏洛看到车上有一包香烟,不禁点燃一根,几年没吸烟,他感觉很不错。

    “小纯,你知道,你自己是个适合修炼的体质吗?”夏洛笑着问。

    “什么,姐夫,我能像你一样修炼?”戴纯惊讶,随后,美眸写满了惊喜。

    “是的,你是极阴之体,你的体质特别适合在夜里修炼,远超超人,可以事半功倍!”夏洛笑着说道。

    “哇,姐夫,真的吗,那真的是太好了!”

    戴纯露出喜悦的表情,继续说;“我早就想像姐姐和姐夫那样了。”

    夏洛笑着说;“你有多久没见到你姐姐了。”

    “半年前在上京和姐姐吃饭的,后来姐姐说要去欧洲了。”

    戴纯说着,对着一旁的夏洛说;“姐夫,你呢?”

    “我啊,有很长时间了,自从欧洲古战场一战之后,就没见到了,过段时间就去欧洲找你姐姐。”

    夏洛说着,对前面的雷虎说;“雷虎,这段时间,你暂时把龙部的事情放一放,跟我后面。”“好!”开车雷虎认真点头。美女总裁俏房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