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五百四十一章 九仙阵法
    场面气氛严肃。

    夏洛双眸充满了好奇,耐心的听着冷寂风接下来所的话。

    “我们所处的华夏,数千年前,被逆天的大神通者布下结界,封锁了这片界域。外面的强者进不来,而我们华夏的修士,也出不去,可以说,这里成为了一座巨大的囚笼!”

    “而我们,都是被困在囚笼里的人!”

    什么!

    这,这怎么可能!

    夏洛听到冷寂风的话,内心震惊的无法用言语形容,整个人直接呆若木鸡了起来。

    夏洛内心震惊。

    同样,墨诗画也是初次听到这个消息,绝美的瓜子脸上流露出深深的震撼。

    夏洛立刻开口问;“连通玄境大能,也无法挣脱出吗?”

    在夏洛的认知中,通玄境的大能,可是拥有逆天手段的强者,这等强者,几乎无敌。

    连通玄境大能都破不开?

    这是夏洛最关心的事情。

    冷寂风说道;“此事,以我的境界,具体也无法身如了解。我就知道,以我目前的实力,是无法突破这层结界的!”

    听到冷寂风的话,夏洛身体发颤,怎么会有这样的事情!

    不过,墨诗画似乎看的要比夏洛清醒一点,墨诗画说;“冷伯伯,如果这层结界被打开了,会有怎样的效果?

    “这个问题问得好!”冷寂风笑着说;“如果当年神秘大能布置的结界,被破开的话,那们我们华夏的天地灵力将会暴涨起码数十倍,到时候,强者遍地走。”

    “那,那真是太好了!”墨诗画激动说。

    夏洛内心也激动了起来。

    “凡事都有好处,同样,自然也有坏处。域外的修士,也会把目标放在我们身上,我们华夏乃至整个地球的修炼资源,都会随着结界的打开,而全部觉醒,会产生天地异变,到时,天下大乱也说不定!”

    听到冷寂风的话,夏洛内心震撼不已。

    “总之,夏洛,这件事你知道就行,以你目前的实力来说,自保是有余了,但是想要冲开这层枷锁。”

    摇了摇头,冷寂风道;“除非你拥有门主这般通天的实力,或是你们天门那位段门主的实力,否则,就别想了。”

    夏洛点头,内心却仿佛被打开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门,这个世界上,真有域外的势力么。

    他的内心,甚至有些期待…

    ……

    华夏,边缘处,极寒死地。

    这里,并无冰雪,却是极为寒冷,冷的让人骨头都要被冻裂掉,天空中还吹着呼啸而来的罡风,真丹境下,触则即死。

    这是华夏的禁地!

    一尊紫袍高大老者的背影,出现在这里,他低头,便看见面前立着一块碑,,上面刻有血红色两个大字;禁地!

    紫袍老者只看了一眼,便大步进入里面,面对着空中不断刮着的罡风,一切视若无睹。

    他速度堪称神速,眨眼间便是深入禁地深处。

    禁地深处,这片天地压抑至极,仿佛被人设下了阵法,进入此地,修为都被硬生生压低了数个级别。

    哼!

    紫袍老者冷哼了一声,庞猛的挥动袖袍,抵消了这股力量。他抬起眼眸,便是见到在不远处,有一座茅草屋。

    “段老头,人死哪儿去了?”

    紫袍老者不客气的开口道。

    “哎哟,哪阵妖风,把你这老魔头給吹过来了?”

    就在这时,茅草屋的门打开,一个面色黝黑,头上戴着草帽的老汉,嘴里吧嗒着一口烟枪,没好气的说。

    紧跟着,一名身穿白袍的老者,身影和骇然出现。

    “莫道兄!”白袍老者笑着拱手。

    “原来是白道友!”墨云天客气拱手,随后大步走了过去,没好气的对抽烟的草帽老头说;“老缺德鬼,渴死我了,你这有好酒没?”

    “有啊,不给你喝!”段财抽了一口烟,懒洋洋的说。

    “你!”

    听到段财的话,墨云天的眼神顿时露出一抹怒火,下一刻,四周充满了庞大的杀气。

    段财轻哼了一声,吧嗒了一口旱烟,一股恐怖的气势也骤然他从瘦弱的身板里释放出去,两股力量疯狂的对撞。

    一旁的白金龙见状,立刻头疼不已,立刻站在两人中间,说;“我说,你们都是华夏的两位顶尖大人物,两大门派的掌门,你们能不能矜持点,改改各自那火爆的脾气?”

    “哼!”墨云天猛地挥袖,自身可怕的杀气缓缓消失。

    段财脑袋仰天,吧嗒着旱烟,身上可怕的气势也缓缓消失。

    “莫道兄,请!”白金龙做出请的手势。

    墨云天点头,进入草屋内。

    段财在门外抽着旱烟,懒洋洋说;“今天真是奇了怪了,老子一大早起床就感觉浑身不自在,魔门的老魔头来了,他奶奶的,晦气!”

    “段缺德,你是不是想打架?”草屋内,猛的传除一道爆喝声,甚至能掀掉屋顶。

    “老子怕你?笑话,老子天下第一!”段财不屑一顾的抽着旱烟。

    “你天下第一,岂不是说老子是天下第二?”墨云天冷哼的声音,响彻整个草屋内,白金龙立刻苦笑说;“我说二位道兄,能不能消消火,这传出去不得被天下修士笑话?”

    哼!

    哼!

    两大强者纷纷冷哼了一声。

    段财进入草屋内,见墨云天坐在一旁喝酒,便问;“老魔头,你破天荒来找老子,想干啥?”

    “怎么,就不能来找你了?”墨云天冷笑着反问。

    “墨道兄肯定是有要事前来的!”白金龙手。

    “老白,我真就不明白了你,堂堂华夏的圣医,整天跟这样一个人后面混,多掉价啊!”

    墨云天说着,开口道;“不如你来我魔门,我当魔门老大,你当老二。那啥你要当老大也行!反正老白你的资历和实力也足够!”

    白金龙苦笑不已,心想这两位爷真是冤家啊,你们吵架打架都行,可别拉着我老白啊。

    段财不屑一顾,笑着说;“老白跟着我后面吃香的喝辣的,还有修真古迹挖,跟你混个屁!”

    墨云天眯着眼睛,问;“行了,老子也不跟你废话,这次来找你,主要是我在闭关期间,感受到了一股不属于华夏的势力出现。”

    听到墨云天的话,段财一愣,随后问;“啥意思?”

    “我怀疑,结界破裂了,有一伙域外修士潜伏进华夏来了!”墨云天凝重说。

    什么?

    听到墨云天的话,段财一愣,随后捂住肚子,发出哈哈大笑道;“放屁!”墨云天顿时用恶狠狠的眼神看着段财,却见段财笑的浑身发抖,说;“老子现在待得地方,便是当年那位大神通者布置结界的地方,这里的结界强度如此强,并且没有破损的迹象,域外的修士怎么可能进来

    ?”

    冷笑了一声,段财继续说;“老子亲自看守这里,就是以防这里结界破碎!”

    “你真的那么确定?”墨云天起身,说;“带我去禁地阵法枢纽看看。”

    “行,让你死心!”

    段财也起身,一旁的白金龙脸上也带着笑容,三位华夏巅峰强者,一同离开草屋。

    在草屋的背后,便是一座巨大高嵩的山峰,上面罡风疯狂的刮着,哪怕是真丹境修士,一不小心也会死亡。

    三人速度极快,眨眼间,便是出现在了山巅。

    在山巅,四处的罡风达到了极致,三位强者的头发都随风飘舞,在三人的面前,一座巨大的阵法枢纽出现在面前。

    在枢纽内,一道九转阵法不停的旋转着,带着庞大的力量。

    在九转阵法内,镶嵌了九颗拳头般大小的紫色石头,这九颗紫石,散发着磅礴的力量。

    “九仙阵法,啧啧,不愧是当年九位陆地神仙设置的阵法,时隔千年后,依然能感觉到庞大的力量!”墨云天见到这幕,内心惊叹。“当年那些老家伙,与域外势力开战,临死前九大通玄境后期强者布置了九仙阵法,用华夏仅存的九颗仙石做阵基,足以抵挡住化灵境半仙的攻击。你看,九转阵法现在依旧完美运转,说明布置在华夏的结

    界完好无缺,怎么可能有域外修士潜进!”

    段财话还没说完,突然间,正在运作的九仙阵法,一颗仙石突然熄灭,暗淡无光。

    那一刻,正在抽旱烟的段财,右手猛地一颤。

    不好!

    段财大叫不好,白金龙眼中充满了惊骇,而墨云天的双眼写满了凝重。

    “出大事了!”段财眉头深锁。

    “九仙阵法一道支纽损坏,华夏将要变天了!”白金龙惊呼道。

    “段财,现在,你还有什么话将!”墨云天冷冷说。

    段财脸色凝重,紧紧的抽着旱烟,随后缓缓说;“九仙阵法已经形成千年,如今一道支纽损坏,剩下的八道支纽根本无法把阵法笼罩到全华夏,定然有地方破裂了,被人钻进来了。”

    他抬起头,看着墨云天,说;“看来,真如你所说,有神秘的势力进入我们华夏来了。”

    “事已至此,你我争辩已无用,不知道我们能保住多少人。”墨云天脸色阴沉。

    “二位,九仙阵法,真的如法修复吗?”白金龙忍不住问。

    “可以修复,找到仙石变可以。”段财说。

    仙石?

    怎么可能!

    华夏天地灵力枯竭数千年,没有灵力的滋润,怎么可能孕育出仙石出来。

    白金龙苦笑着摇头,说;“那二位道兄,我们现在该怎么办?”“九仙阵法毕竟是我们华夏当年九尊大能布置的阵法,就算损坏一道支纽,也可以撑许久。不过,这样会导致大量的天地灵力涌入华夏,而我们地球释放出的惊人灵力,也会被外界的势力所感受到,毕竟,

    当年摧毁我们华夏的那个玉虚门,可一直对我们华夏图谋不轨啊!”

    冷笑了一声,段财放下手中的烟枪,说;“依我看,我们不如把九仙阵法破坏掉,与那域外势力决一死战?”

    “你疯了段财?”墨云天冷冷说;“我们华夏,当今最强战力通玄境的数量,不到一只手掌,数千年前,那时候通玄境大修士的数目可足足有十几尊,可结果呢?几乎全军覆没,九尊大能布置出九仙阵法,保全了华夏,而他们则是葬身域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