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六十二章 谈判
    巨大的黑色帐篷上画着各种狰狞的猛兽图案,一头巨大黑龙霸气耀眼,带着与身俱来的气势。

    光是这个帐篷,便是不凡,乃是一件高阶玄器,足以抵挡住许多真丹境强者的攻击。

    而从巨大的黑色帐篷内,缓缓散发出的这股魔气,也震慑这片天地。

    据传闻,魔门当代副门主亲自坐镇,并且,还有许多神秘的魔门强者也都现身。

    天门与魔门,两个打杀了数千年的大势力,同时出现在欧洲古战场,可以想象,对于欧洲古战场有多么重视!

    华夏这边,除了有双门之外,还有许多华夏的势力,或来自遥远海岛上的隐门,他们的实力都不容觑。

    不过,最耀眼的,还是要属华夏双门和西方两大势力,无尽耀眼,光芒万丈,直冲云霄。

    当今,可谓是四大世间顶尖势力齐聚,东西方都呈现出群雄割据的场面!

    四大势力,都在他们所驻扎的地方,划分了一道属于自己的区域。

    四大势力划分的区域很大,几乎把整个欧洲古战场二线和一线之间的区域,都要占为己有了。然而,实力强就是有底蕴,那些势力或者是散修,根本敢怒不敢言。

    而原先在欧洲古战场,土生土长的那些圣兽们,则是纷纷轰作鸟散,一看这架势?哪个敢来触及眉头!

    欧洲古战场,广是西方这边,拥是有不弱与五六十的西方强者,而华夏那边,只多不少。

    可以,百位强者齐聚!

    这等规模,在强者方面,已经媲美千年前那场东西方惊世之战,三分之一的强者数量了。

    这是一个能吓死人的事情!

    而这一切,都源自一件事!

    那就是欧洲古战场,数千年前,那场惊世大战强者们交手,所遗留的兵器,晋升为灵器,才造成了强烈的灵气波动,吸引了全世界的瞩目!

    况且,还并不是只有一件灵器!

    灵器虽价值连城,一名真丹境中期,手握灵器,便可在通玄境下称王。而若是一名真丹境后期的强者,甚至,靠着一件灵器,足以威胁到通玄境大修士!

    因为,灵器可以击伤通玄境修士!

    这是千百年来,无数人所总结的一条经验,通玄境大修士太无敌了,唯有灵器,才能击伤他们。

    而欧洲古战场,尘封了千百年的古老兵器,突然绽放了光芒,纷纷晋升灵器!

    这将会改变当今天下的格局!

    几乎,有一件灵器,就相当于拥有一只通玄境大能的手,在西方这边,传中神级强者的力量!

    哪个势力,又能隐忍?不红眼!

    必须争!

    这将会改变天下格局,谁若是得到灵器,或是得到灵器的数量比别人多,那么,他们将会成为主宰!

    与此同时。

    四大势力,呈米字格交汇之处,一张巨大的紫檀木圆桌旁,围坐着一群实力惊人的强者。

    他们身上的气势惊人,如龙似虎,一个眼神,便如雷霆一般震人,随意的呼吸,都流转着神秘的呼吸功法。

    巨大的紫檀木圆桌上,围坐着四大强者。

    这四大强者,赫然代表着四大顶尖势力!

    “哼,自古以来,这欧洲古战场便是我们西方的。华夏来的强者,你们莫要把爪牙伸的太远了!”身穿金红色的长袍,头戴紫金冠帽的西方老者,浑身散发出一种圣洁的味道。

    此人赫然是西方教廷的圣主教!

    被教宗派遣坐镇欧洲古战场的佛罗萨克!

    佛罗萨克对于东方两大顶尖势力,把爪伸到欧洲古战场这块,感到极为的不满!

    昨日的初次谈判,便是不欢而散!

    今日,在两大东方势力的咄咄逼人下,他更是怒不可恕!

    “呵呵,佛罗萨克主教大人的没错。我们西方神教,也觉得华夏道友们,把手伸的太长了,是时候收一收了!”

    紧挨着佛罗萨克的是一名身穿纯黑袍,一脸冰封般冷酷的中年男子,男子虽看上去是中年,但是已满头白发了,一道刀痕从他的左眼一直蔓延到下巴,给人一种心悸残忍的感觉。

    在欧洲,此人鼎鼎有名,一手掌管西方神教杀伐,几乎是他摧毁西方五大黑暗势力!

    此人便是西方神教的两大护法之一,黑护法!

    “哦?两位觉得我们的手伸的太长了吗?那未免也太看不起我魔门了吧!”一道冷嘲热讽的声音,骤然间响起。

    全场的目光,都聚焦到了开口话的这个男子身上。

    话的是一名华夏中年男子,眉清目秀,仿若文人墨客般,笑起来居然有一种儒雅的味道。不过,他的双鬓已经发白,身穿一身霸气的黑袍,黑袍上纹着狰狞的黑龙。

    他的长相,让人打破脑袋,也无法与传中魔门副门主联想在一起!

    没错,这个儒雅中年男子,便是名震华夏的魔门副门主,周群雄!

    全场,只剩下一老者没开口。

    老者体型瘦弱,看上去只有一米六的个头,穿着一身普通的白袍。花白的头发,一只眼睛永远闭着,始终一副瞌睡的模样。

    但是,谁也不敢觑他!

    能够在一群强者面前,充容的打着瞌睡,似乎不关心争吵,可以想象,这个瘦老者的实力,有多么的强悍!

    三大强者的目光,都放在了该老者身上。

    老者打了个瞌睡,这才睁开一双眼眸,他的眼眸流转着道道精光,开口;“老夫不知道你们要争吵到何年马月,不过,既然李某出现在这里,想必你们都知道。李某我代表的是天门,也是门主的旨意。所以,老夫再次强调观点。灵器即将现实,谁若能得到,便是个凭本事,诸位都是大人物,就请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吧!”

    耸了耸肩,在三大强者虎目般的注视中,李姓老者打了个哈欠,;“诸位请继续!”

    完,他便是安静的闭着眼眸,露出瞌睡的样子,似乎不再搭理了。

    场面寂静。

    沉静的可怕。

    刹那间,西方教廷的圣主教佛罗萨克,愤怒的拍着桌子,浑身爆发出一股可怕的气势,开口发难道;“阁下,你未免也不把我西方教廷放在眼里了吧。什么叫各凭本事?你天门在东方的确是巨无霸。但是,在西方这块地界,我西方教廷才是无敌的存在。你们以为把你们召集出来是为了什么?呵呵,如果有灵器现世,第一件灵器,归我教廷所有。不论出现几件灵器,我教廷都要百分之三十以上的份额比例!”

    “也就是,假如出现十件灵器,你们教廷,想要三件对吗?”儒雅华夏中年男子,微笑着问。

    “对,是三件以上!”佛罗萨克霸道回答。

    儒雅中年看着一旁打瞌睡的老者,问;“老李头,虽你我两门斗了千年。但是,此事事关我华夏尊严。还有,按照我们华夏传统,一向对外,你认为该如何处理?”

    老李睁开一双眼眸,揉了揉鼻子,;“那还废话什么,揍他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