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五十二章 心狠手辣之辈
    场面寂静。

    如死一般。静的让人难受。头皮发麻。

    很快。那名话的圣级中期强者。双眼饱含着怒火。怒火冲天道;“巴图。你。你居然勾结佛雷德利卡。你们。你们简直是狼子野心!”

    “图塔纳斯。我只能你太天真了。我和佛雷大哥跟你们演了这么久的戏。你们居然都没看出来。呵呵。真是可怜啊。”巴图笑着道。

    “巴图。佛雷德利卡。你们。你们连禽兽都不如。不是好了。大家进入欧洲古战场。有难同当。有福同享吗!”又一名圣级强者开口。

    “就是啊。你们违背了誓言。你们要遭天打雷劈!”

    “我们做鬼都不会放过你们两的!”

    “够了!”就在这时。一直站在巴图身后的佛雷德利卡突然开口。场面寂静。他走到巴图的面前。巴图恭敬的开口道;“大哥。”

    佛雷德利卡扫视着全场。淡淡开口道;“我只一句话。想跟随我佛雷德利卡的话。在血契书上滴血精血。对天发誓。我便饶他一命。不然的话。休怪我佛雷德利卡无情了!”

    佛雷德利卡从储物戒指里面。拿出一本血契书。冷扫着全场。

    “休想。佛雷德利卡。你以为我们不知道?签下血书。你便可以掌控我们的生死。呵呵。与其这样。不如与你拼个鱼死网破!”人群中。唯一的圣级中期强者图塔纳斯愤怒开口道。

    “没错。图塔纳斯大哥得对!”

    “与其这样沦为牛马。还不如拼了!”

    “拼了!”

    六名圣级修士。纷纷愤怒的开口道。

    “呵呵。你们会后悔的!”佛雷德利卡收起血书。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巴图。

    巴图立即心神领会。用鄙夷的眼神看着在场所有修炼者。;“这是你们这辈子。做的最错误的一次决定!”

    “杀!”为首的图塔纳斯低喝一声。握紧手中的一柄红刀。他身上猛地绽放出一股惊人的气息。宛如猎狼扑杀。

    轰!

    图塔纳斯一刀朝着巴图杀来。杀机澎湃。力量惊人。

    巴图冷笑了一声。身影陡然间一闪。刹那之间。便消失在了原地。

    嗖!

    “炎虎破!”

    巴图手持匕首。宛如恶虎下山般。浑身散发着刺目的金光。

    轰隆!

    只听一道巨响骤然间响起。紧接着。两道身影撞击在了一起。爆发出了惊人的气浪。

    轰!

    图塔纳斯脚步不断后退。足足后退了四五米。才勉强的停住身影。他一脸凝重的看着巴图。望着巴图脸上带着玩味的笑容。他内心紧张到了极致。

    该死的!

    这个巴图的实力怎么会这么强!

    “图塔纳斯。你这又是何必呢?虽然你和我同是圣级中期的强者。但是。我晋升圣级中期比你早了两年。而你。不过两月前刚晋升到圣级中期而以。你拿什么和我斗?”巴图嘴角扬起不屑的笑容。完全没把图塔纳斯放在眼中。

    “就算我赢不了你。我也要你掉层皮!”图塔纳斯大吼一声。身上的气势猛地爆发出来。他要拼命。

    “幼稚的可笑!你根本不知道力量的可怕。”巴图嘴角不屑。

    很快。图塔纳斯便爆发出了他最强的实力。

    他身体化作一道残影。带着风驰电掣般的速度。手中的红刀爆发出耀眼的光芒。嘴角低吼一声;“风狼斩!”

    “炎虎破!”

    轰隆!

    两道身影撞击在了一起。爆发出了惊人的声响。图塔纳斯的嘴角吐出一口鲜血。身体大幅度的后退。满脸惊惧的表情。

    这。这怎么可能?

    “图塔纳斯。你也配和我动手?”

    巴图冷笑间。脚尖一点。身影刹那出现在图塔纳斯的面前。

    他手中的匕首。直插入图塔纳斯的胸口。

    砰…

    图塔纳斯惨叫了一声。嘴角吐出一口鲜血。一脸恐惧的表情。他傻傻的低着头。看到巴图的匕首插在了自己的胸口之上。一脸死色。

    巴图一脚踹飞图塔纳斯。图塔纳斯的身体在空中旋转了数圈。随后重重的落在地上。

    全场。一片寂静。

    在场所有人。都没有想到。巴图的实力会这么厉害。几乎几个回合就把图塔纳斯置于死地。

    “哼。你们这些蠢货。老子给你们选了一条最正确的道路你们不走。偏偏要跟着图塔纳斯这个蠢货。现在知道结果了吧?”巴图把玩着手中沾染着鲜血的匕首。一脸不屑的表情。

    全场所有圣级修炼者。纷纷露出恐惧的表情。有人直接跪在地上。

    “饶命。佛雷德利卡大人。巴图大哥。饶命!”

    “我们错了!”

    “你们这群懦夫。废物。你们不配和图塔纳斯大哥在一起。我要为图塔纳斯大哥报仇!”

    就在这时。全场中。唯一没有跪在地上求饶的红发男子。大吼了一声。拿着一把刀朝着巴图杀来。

    就在他即将靠近巴图的时候。忽然间。佛雷德利卡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佛。佛雷德利卡大人…”他吞咽了一口唾液。话还没完。佛雷德利卡一只手抓住了他的脑袋。

    轰!

    佛雷德利卡的手。猛地爆发出一股可怕的力量。刹那间。这名男子脑袋宛如西瓜般爆裂开来。当场血水四溅。极为的残忍。

    全场。一片寂静。

    死一般的寂静!

    那几名跪在地上圣级修炼者。吓的魂飞魄散。在场。只有巴图一人抱着胸。脸上挂着冷笑。

    “我再问你们最后一边。这血契。你们签还是不签?”佛雷德利卡从身上拿出血契书。扔在几名跪在地上的圣级修炼者面前。

    那几名圣级修炼者抬起头。看到面前这张血契书。露出一脸绝望之色。最后。一名圣级修炼者颤抖着。放在了血契书上。

    与此同时。

    数公里之外。

    盘坐在金龙隼上的夏洛。目光清冷的看着李道纯之墓外发生的一切。见到这幕的时候。还是給了他内心极大的震撼。

    欧洲古战场的残忍还是远远出乎了他的预料。

    心狠手辣之辈多不胜数。行事作风之狠辣让人膛目结舌。

    “老大。咱们掉头走?”金龙隼问。

    “不。再等等看。不定能等到机会。”夏洛缓缓地开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