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五十章 血河摆渡者
    寂夜。

    风雪飘零,极为的寒冷,整个世界,一片漆黑,唯有血河上散发着一抹天然的红色光芒,仿佛是这片经历过无数次厮杀的古老大地一条灯带。

    夏洛不知道别人见到这幕会是什么样的感受,他只能出自己的感受,那就是心中震惊到了极致。

    震惊过后,还透露出深深地惧怕。

    对。

    夏洛承认自己,有点怕了。

    再这万籁俱寂的欧洲古战场,一条波涛汹涌的危险河流上,一叶扁舟上站着个黑色人影。

    谁知此人是人是鬼!

    随着时间的推移,那站在扁舟上的黑色人影距离夏洛越来越近,夏洛也越发看清楚此人的真实面貌。

    这是一个面色枯黄的老汉,脸上历经沧桑,沟壑纵横。头发稀疏到已经可以数的出来了,驼背,弯腰,年岁似乎很大了。

    此刻,他一只手撑着一根竹竿,不停的划着脚下的这一叶扁舟。

    这,这是人!

    夏洛见到这老汉身影,不由得露出震惊的表情。

    他长大嘴巴,满脸惊骇到了极致。

    一个驼背老者,撑着一叶扁舟,便横渡危险的血河?

    这也太不可思议浪吧!

    夏洛用神识去感受老者的修为,一片空白,他内心不由得惊骇连连。能出现在在这个地方的强者,又岂会是弱者。

    此人的境界,远强于自己几个档次以上,自己连他的修为都感受不到。

    老者撑杆,划动着船,渐渐的靠近岸边。

    夏洛距离老者的身影,不到数十米,他内心紧张,让他更紧张的是,老者的身上不带半点修士的气息。

    这是得多强的高手啊,可以把自身的气息内敛到了极致。

    “过河,一百玄级灵石。”老者低着头,并没有望夏洛,用那种复杂深邃的声音开口。声音虽淡,可是余音绕梁,不停在夏洛的耳朵内响起。

    夏洛听到老者的话,不禁向前拱手一步,开口道;“敢问前辈尊姓大名。”

    “老朽只是一介半截身子进棺材的老翁,渡河一百玄级灵石,概不还价。”老者低着头,继续回答道。

    一百玄级下品灵石的价格固然很贵,但是,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夏洛只能掏出来。

    见夏洛递来灵石,站在了船上。撑船的老者拿着手中的竹竿,把船掉头,朝着血河的对面慢慢的划去。

    夏洛站在船上,表面虽还算得上是冷静,可内心不紧张那是假的。

    夏洛的手一直放在腰间的无锋剑上,眼神始终处于高强度的戒备之中。

    血河上,波涛汹涌,暗流涌动,河水翻滚之间,偶间庞然大物身影若隐若现。夏洛脸色镇定,眼神却非常的戒备。

    划船的老者面对可怕的血河,却仿佛置身之外,船随着翻滚的河水不停的摆动起伏,他依旧没有任何表情,至始至终,连一句话都没有。

    夏洛时而把目光放在血河上,时而又看向站在船尾的老者,这名老者給夏洛一种非常神秘的感觉。

    夏洛站在船首上,一路可以用心惊胆颤形容,好在船已经驶过一半了。

    就在这时,老者忽然开口道;“华夏来的年轻人,老朽在你的身上,闻到了一丝强者的气息。你是否来自华夏天门?”

    夏洛听到这沉默的老者,忽然主动对自己开口,立刻一震,连忙会回答道;“正是,晚辈正是来自华夏天门,不知老前辈您有何指教?”

    夏洛内心震惊无比。

    这个撑船的神秘老者,又是如何知道,自己是来自华夏天门呢?

    这简直是太可怕了!

    老者悠悠的撑着船,虽弯腰驼背,可是,任凭再大的风也吹不动他的身体,再大的雨也压不倒他的肩,他开口道;“老朽曾遇到过天门至尊。”

    他的话虽平淡,可是給夏洛所带来的冲击,却是极为恐怖的。

    夏洛震惊的双眼都要飞了出去,满脸目瞪口呆的表情,嘴巴张的大大的。

    他当然知道天门至尊是谁。

    段财!

    “老前辈,您,您遇到的果真是段?”话还没完,便见撑船的老者淡淡的点了点头,语气平淡的回答道;“那还是二十年前的事情了,当年老朽在这欧洲古战场,呵呵,不叱咤风云,也是出其无对手的存在。可惜,遇到了这姓段的家伙啊。”

    叹了一口气,谈及二十年前的过往,撑船老者似乎又苍老了一分,背似乎更驮了。

    夏洛内心震惊的连话都不出来。

    二十年前,段前辈曾来过这里?

    并且,和这个神秘的撑船老者,发生过一些交集?

    不用,夏洛便猜测到,两人肯定是发生过极烈战斗。

    而一想到段前辈如今可是天门至尊,威名远播四海,华夏修行界的顶尖泰山北斗,群山之巅的人物。在一想到如今这老者暗淡的背影,独身一人在血河撑船载着来往修士渡河,这一对比,便是一个天上,一个天下。

    但是,夏洛也不能看低面前这个神秘的撑船老者。

    在血河这个恐怖的地方,能如此风轻云淡的撑船,必然凭借着自己可怕的实力,镇压了血河内所有野兽圣兽。

    况且,这个老前辈能作为段前辈的对手,可不是一般人啊。

    “段前辈曾来过这里吗?”夏洛不禁好奇问道。

    “来过。”

    驼背老者点头,;“他不禁来过,他还在这里捅破了天。你们辈是不知道我们这一代曾发生过什么大事。古战场大多强者都败在了他手里,连老朽也未幸免。败在他手里之后,段财跟我过一句话;想要胜他,先撑船二十年船在吧。”

    唏嘘感叹了一番,老者在夏洛一脸震惊的目光中,他淡淡开口道;“二十年契约也快到了,想必,老朽很快便能遇到他了。”

    夏洛此刻震惊的连话都不出来。

    是段前辈太恐怖,还是这个家伙太执着。

    段前辈让他撑船二十年,他居然真的就撑船二十年。

    夏洛一想,细极思空。

    “辈,很快就靠岸了,血河的另外一边,危险重重,你可不要丢了性命。老夫见你年纪轻轻,骨龄未满三十,已是丹境八品后期境界。呵呵,华夏年轻一代天骄璀璨如日啊。如果你能存活下来,或许,你能在这里得到大机缘造化。”

    夏洛立刻拱手,尊敬道;“多谢前辈指点!”

    而就在这时,忽然间,血河上一阵波涛汹涌。

    在然后,一头巨大通体血红色的巨鳄,张开血盆大嘴,猛地袭向夏洛。

    夏洛感受到这头巨鳄的气息,表情一阵,这头圣兽实力惊人,哪怕是夏洛,也要全力一战才可以击败。

    撑船的老者却是面色平淡,就在这头从血河中跃出的巨鳄圣兽,即将要靠近船的时候,忽然间,老者猛地挥动着袖袍。

    轰!

    一股可怕的力量,金中带紫,华贵十足,狠狠地倦杀着巨鳄。

    砰!

    庞大的巨鳄发出一道惨叫声,腹部受伤,大量鲜血流出来,直接狼狈的落在了血河上,渐起了滔天的水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