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四十九章 血河
    李道纯之墓外。

    以佛雷德利卡为首的一批强者们,纷纷出手攻击,数十名强者爆发出来的威力,哪怕是连圣级后期强者都要暂避锋芒!

    轰!

    李道纯之墓外,剧烈的爆炸声不时地响起,震耳欲聋,四周的天地灵力极为的混乱。

    数十名强者攻击的格外的猛烈,一股股能量攻击在了山洞外的这块巨石上,照耀了整个天空。

    “再加把劲,巨石开始破碎了!”在数十名强者的轮番攻击之下,那块坚硬的巨石也承受不住,尤其是经过千年风化,早就没了原先坚不可摧的硬度。

    佛雷德利卡一脸激动的表情,一想到自己将成为这千年以来,李道纯之墓第一个见证者,他内心一阵汹涌澎湃。

    不过,饶是如此,佛雷德利卡这些人,想要击碎巨石,也需要费好大一番周章。

    不过,见到堵住山洞外的这块巨石,终于开始一点点的被击碎,也鼓舞了在场所有人。

    而就在这时,漫天黑夜,茫茫大雪,一望无际。

    雪夜中,夏洛和金龙隼,一人一鸟,独行着天际间。

    金龙隼张开双翼,低空飞行,夏洛则是盘坐在它宽大的背部,手里拿着青玉卷轴。

    卷轴上所标的位置,第三区域距离第二区域的中间段,据会有一条大河。大河据叫做血河,据是千年前那次超级大战,双方强者的鲜血流的太多了,把一条请车间的的河流都染成了血红色。

    从此,这条原本清澈见底的河流,变成了一条散发着杀气的血河,血河上,波涛汹涌,里面甚至有恐怖的妖兽甚至是圣兽蛰伏,在此修炼。

    若有过河者,便张口吃掉,罕有人逃生。

    这千百年来,不知有多少强者陨落在了血河里,身体血河里面的一些妖兽圣兽吃了个干净,连骨头渣子都不剩下。

    当然,这道天险也并非过不去!

    依然有强者可以凭借着各自的本事过去。

    甚至,据还有强者在血河边做起了生意,来往一趟,赚取灵石等各种值钱的宝物。日积月累,也赚的锅满瓢满。

    夏洛在卷轴上,看到这条红色的河流,眉头微皱。

    这是他在第三区域第一次见到红色。

    要知道,构图者所画的红色并不是平白无故的,一定会是有危险。

    夏洛提醒了警觉。

    自己好不容易从第四区域离开,连斩了三个圣级初期的修士,实力也增进许多。如今,迈入更加危险的第三区域,尤其是自己快接近第三区域那条分水岭,血河。

    血河分隔开了第三区域以外和以内的任何联系,仿佛是被人用一剑斩断般,哪怕在地图上,夏洛都能清晰的看到血河的轮廓。

    雪夜,金龙隼低空飞行,它视力极好,哪怕是真丹境中期强者的视力,也比不上金龙隼。

    金龙隼一族,据大神通者,可以在数十万米高空外,清晰地望见地上的生物脸上轮廓。

    “老大,前面似乎有条河。”金龙隼开口道。

    夏洛听到金龙隼的话,不禁抬头,内心一震,问道;“莫不是血河?”

    他目光看向远处,并没有发现血河,但是地图所标记的位置,此刻距离血河已经不远了。

    “没错,就是血河。我,我从这条河上感受到了一股可怕的杀气,里面似乎有大量的妖兽和蛰伏修炼的圣兽。河里面由巨大的血腥杀戮,以,以我现在的实力,恐怕很难飞过去!”金龙隼眼神立刻变得难看起来。

    它直觉极为的敏锐的,本能的感觉到,前方那条血河变化莫测,无尽的危险,凭它现在的境界,还无法飞过去。血河的上空,似乎有着一层天然的禁飞区。

    听闻金龙隼的话,夏洛眼神不由微微一凝,这话严重性可就大了。

    “那怎么办?”夏洛不禁问道。

    “越靠近那条血河,我越感觉到危险,老大,要不咱们绕路吧?”金龙隼眼神变的极为凝重,它已是半步灵兽级的强者,可是,在这条可怕的血河面前,它居然没有横穿的把握。

    这让高傲的金龙隼内心忌惮不已。

    这条血河,到底又是怎么回事。

    很快,夏洛他们便是来到了血河前。

    血河宽阔,足有数十里宽,长度一眼看不到头。血河上波涛汹涌,鲜红色的河水宛如鲜血一般,凝稠带着可怖的杀气,不停翻滚着,偶尔打出一个浪花。

    “这,这条河!”夏洛长大嘴巴,一脸震撼之色。

    “老大,我,我感觉到有圣兽级强者盯着我了,我,我必须退了,让我进您的储物戒指内。”金龙隼立刻道。

    夏洛一听,内心暗暗一惊,二话没,把金龙隼放进了储物戒内。

    夏洛慢慢朝着血河靠近,血河波涛汹涌,奔腾的水流不断翻滚,卷打着一层又一层的浪花。

    这个血河,充满了杀戮气息,里面蕴含着大量足以摧毁人精神的能量,饶是夏洛这等意志坚定之辈,内心也有些退避。

    “好可怕的一天河,我该怎么渡河?”夏洛一方面惊讶与血河的可怕,另外一方面,又在琢磨该如何渡河。

    本来,自己坐在金龙隼背上,可以轻松的飞越过去。

    然而,金龙隼这里有天然屏罩,禁飞区,它无法在血河上飞行。

    甚至,让夏洛更震惊的一件事是,这条血河里面,还蕴藏着许多杀机,很多强大的妖兽,甚至是圣兽蛰伏。

    夏洛在血河犹豫徘徊了许久,琢磨着该如何渡河的时候。

    就在这时,忽然间,血河上有着一叶扁舟,随风而起。

    舟之上,似乎站着一道身影。

    夏洛还以为是夜晚,视线模糊,看花眼的原因。

    可是,当夏洛盯着血河上的那道身影,发现他真的就真实存在他视线内后,他不由得震惊的长大嘴巴,满脸不敢置信的表情。

    天呐!

    这,这是人是鬼?

    这可是连金龙隼都不敢飞跃血河啊,是什么人,居然在血河上乘着扁舟前行。

    夏洛吞咽了一口唾液,震惊的连话都不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