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 前往慕容家
    

    

    

    

    精彩免费

    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 前往慕容家

    家主

    家主

    长老堂内,诸多慕容家的高手纷纷开口,声音宏亮。

    自门外走来的这名黑袍老者,穿过人群,走到了象征着身份与地位的家主位置旁。

    他转过身,目光看向全体所有慕容家高手,对着一旁的慕容家大长老开口道;“人都来齐了吗”

    “回家主,除了极个别有要务在身或者是距离太远,无法赶来的成员之外。全体慕容家实力达到丹境六品以上的人,都到了。”大长老拱手说道。

    慕容家主目光环视着全场,点了点头,随后坐了下来。

    “大家坐吧。”慕容家主开口道。

    “是,家主”

    所有人依次序的落座。

    “这次召集大家过来,想必事情你们也应该知道了吧。”慕容家主淡淡说。

    “是,家主”全体所有慕容家的高手都开口。

    “那姓夏小畜生,居然敢对我们慕容家动手,简直是活的不耐烦了”

    “这一次,一定要杀了他”

    “没错”

    不少慕容家的高手愤愤不平说道。

    “肃静。”就在这时,一向以严厉著称的慕容家二爷,声音冷冷的响起。

    全场,顿时安静了起来。

    在慕容家,二爷掌管刑法,除了极个别强者之外,无人敢忤逆他。

    “我昨夜通过特殊的手段,已经知晓了这个小畜生在哪里。他现在就躲藏在夏家庄园内。”慕容家主道。

    什么

    在夏家庄园

    在场的诸多慕容家高手,都发出震惊的声音。

    夏家庄园,在上京,可代表着一个强大的势力。

    夏家

    作为曾经的天榜第一家族,夏家的实力自然十分强悍,隐忍了足足二十多年,夏家重新浮出水面。现在的夏家,带着一股神秘。

    谁都不知道夏家的背后,有着什么大人物撑腰

    不过,夏家这块蛋糕太美味了,据说夏家掌握着一条灵脉。不少家族都红眼窥视,可是都折戟沉沙。

    “这小子怎么可能躲在夏家”

    “他跟夏家到底是什么关系”

    四周不少慕容家高手好奇问道。

    “他就是夏家当代家主,夏轩宇独子”慕容家主声音冰冷的响起。

    当他的话落下,全场瞬间鸦雀无声了起来。

    这句话,就相当于一颗巨石,落在了河湖里面,渐起了巨浪。

    什么

    这小子竟然是夏轩宇的独子

    在场大半的慕容家高手都是倒吸了一口寒气,除了极个别的强者,比方说慕容家五爷,三爷,二爷等强者在昨夜就知晓外,其余的慕容家高手,还是第一次听说。

    这件消息之震撼,可想而知。

    “这小子的背景,有点硬啊”有慕容家的高手发出这样的话。

    “是啊,天门的真传弟子,本身就不好动手。此子更是夏轩宇的独子,夏家大少。”

    “难怪做事敢如此嚣张”

    长老堂内,不少慕容家的高手相继说道。

    “肃静”慕容家二爷冷冷开口。

    场面安静了下来。

    全场所有人都把目光,放在了坐在首位的慕容家身上,只听慕容家主冷冷道;“不管这小子是什么身份,他杀死了我们慕容家四人,更是废了我的儿子,我要让他付出鲜血的代价”

    “家主今日已经写了一封信,信上的内容很简单。限时三日,那小子如果不来我们慕容家赔罪的话,我们慕容家便会对夏家开战。想必这封信已经到了那姓夏的小畜生手里。”慕容家二爷开口道。

    什么

    家主好大的魄力

    四周的慕容家高手,听到慕容家二爷的话,都不由得对家主的魄力深深的折服了。

    “家主,那小子敢来我们慕容家吗”

    “就是啊”

    “我们慕容家可是龙潭虎穴”

    听到慕容家的高手们话,慕容家主冷笑说;“他不来,夏家便死。他来了,他死,就这么简单”

    四周不少慕容家的高手都相继笑了出来。

    这一手,堪称一箭双雕

    “报”

    就在这时,忽然,门外跑来一名慕容家弟子,神色慌张,手上拿着一份信函。

    “慌慌张张,成何体统”慕容家二爷语气冰冷的质问,说;“如果你不说出个缘由来,禁闭百日”

    听到慕容家二爷的话,这名弟子吓得跪在地上,捧着手上的这份信函,说;“夏家家主递过的信函,请家主大人过目”

    什么

    夏家之主

    “拿上来”慕容家主开口道。

    很快,一名慕容家高手接过这名跪在地上的弟子双手的信函,对着他说了一句下去之后,这名弟子恭敬的退了出去。

    他走过去,把这个信函交给慕容家主。

    全场所有人都用好奇的眼神看着慕容家主。

    只见慕容家主打开这份信函,取出一封信。

    当见到这封信上的内容后,他愤怒的直接一拍椅子,椅子顿时炸裂开来。

    “好,好,好”

    慕容家主脸色冰冷,眼神充满了愤怒。

    全场所有人见到慕容家主的表现如此愤怒,立刻一震,全部站起身来。除了慕容家的大长老和二长老有资格坐着外,其余人等都是紧张的看着慕容家主。

    “家主,信上说的是什么”一旁坐着的慕容家大长老和慕容家二长老对视了一眼,大长老问道。

    “信上的内容很简单,就只有两个字;作死”

    作死

    当作死这两个字,从大长老嘴里说出来的时候,整个长老堂内,瞬间寂静了下来。

    针落可闻

    鸦雀无声。

    寂静过后便是满腔沸腾般的怒火

    “可恶,那姓夏的小畜生也太嚣张了吧”

    “简直不把我们慕容家放在眼里”

    “必须要严惩”

    “杀死他”

    很快,长老堂喊杀声不断,每一位慕容家的高手,面红耳赤,脖子上青筋鼓起。显然,在场所有慕容家的高手都被信上的那两个字,感到了羞辱

    这两个字,简直就是彻底和慕容家撕破脸皮

    不死不休啊

    “可恶”

    二长老在一旁,猛的拍了一下椅子,站起身来道;“这夏洛,不外乎就是仗着自己背后是天门真传弟子的身份,加上是夏轩宇的儿子做撑腰,就藐视一切了。老夫,一定要把此子挫骨扬灰,用他的鲜血,祭我慕容家的好汉”

    “家主,杀了此子”

    “家主,杀了此子”

    在场诸多慕容家的高手纷纷拱手,大声喊道。

    坐在主位上的慕容家主,眼神流露出一抹阴狠之色,声音低沉道;“杀”

    与此同时。

    慕容庄园外。

    出现了三道身影。

    “前面便是慕容家吗”夏洛问道。

    “没错。”最左侧的七杀冷笑了一声,说;“今天,咱们便给慕容家来一个惊喜”

    “走吧。”居中的夏轩宇,负手而立,语气平淡道。

    三人朝着慕容庄园走去。

    很快,便被慕容家的护卫发觉,立刻拦了下来。

    “来者何人,可有请帖”一名慕容家的护卫头目大声说道。

    “滚”七杀一个字落下,一股莫大的威势,化作一股冲击波,无形的力量瞬间冲去这名护卫头目身上。

    砰

    这名慕容家的护卫头目,身体直接倒飞了出去,随后重重的摔倒在地上。

    咳

    他躺在地上,脸色苍白,嘴角咳出一口鲜血,满脸虚弱之色。

    “你你们是谁”这名慕容家护卫头目,一脸惊惧之色,用畏惧到极致的眼神,看着面前的三人。

    尤其是这名身似铁塔的大汉,实在是太可怕了。

    四周的慕容家护卫,见状,也吓傻了。

    这,这人是谁啊

    只是说了一个字,头儿就飞了出去。

    他们吓得连冲上去的胆子都没了。

    “回去告诉慕容寒,就说你们慕容家的贵客来了”七杀冷冷说道。

    贵客

    你们是贵客

    看三人这样子,尤其是这个虎背熊腰,一脸凶神恶煞的大汉,怎么看也不像是贵客啊

    还有,他们说的慕容寒是谁

    很快,这名护卫头目就想起来了,天呐,慕容寒这不是他们家主的名字啊

    “你你们到底是”这名护卫头目嘴巴里的话,刚说到一半,便是被七杀那可怕的眼神给瞪了回去,硬生生的憋在嘴里。

    “快,快去通知长老,有贵客登门”他大声喊道。

    “是,是”

    四周的慕容家护卫,顾不上震惊,连奔带跑的离开。

    七杀三人就站在原地,互相说笑着。

    与此同时。

    慕容家长老堂。

    众多慕容家高手正在相谈的时候,忽然,门外慌慌张张的跑来一名慕容家护卫。

    “报,报,报”

    这名慕容家护卫连奔带跑,差点摔倒在地上,大声喊道。

    全体所有慕容家的高手,目光纷纷的放在这名护卫身上。

    “混账”

    慕容家二爷直接怒骂了一句,说道;“滚出去”

    “二长老”

    那慕容家护卫见二爷训斥自己,吓得都要哭了,一张脸惨白,想都没想,便后退。

    “等等,今天我们慕容家下面的人怎么了,做事如此慌张,成何体统”一旁的慕容家大长老语气冰冷,目光深寒的看着这名护卫,开口道;“何事,说出来,否则你应该知道后果,肆闯长老堂是什么罪”

    这名护卫吓得脸色一阵青,一阵白,最后他颤颤巍巍说道;“回禀诸位长老,外面来了三个人,说是咱们慕容家的贵客”

    什么

    听到这名护卫的话,四周慕容家的高手们,纷纷对视彼此,没听说过今日有贵客登门啊。

    “哦竟有如此之事。”慕容家大长老微微一怔,随后问道,;“那三人长相如何”

    “回回禀大长老,我,我就见到过一个人。是一个魁梧大汉,很凶,他,他实力很强,强到我我不知道怎么描述除此之外,我还偷偷瞄见了一名年轻人,二十六七岁的样子,修为我也看不透。”这名护卫低着头说道。

    四周顿时安静了起来。

    针落可闻。

    大长老斟酌了一番,眼神骤然一亮,起身开口道;“莫非是那姓夏的小畜生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