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五十七章 满载而归
    第一千二百五十七章 满载而归

    “好恐怖”

    “天呐,一拳便是击倒了马大人,他,他是,是谁”

    马烈山的六位仆人,还有岳山,见到这幕恐怖景象的时候,连话都说不出来。喉咙里不断的吞着唾液,震惊的浑身四肢百骸都不经意的颤抖。

    太强了。

    “前辈,好厉害”夏洛见状,已然被段天刀的实力震惊的连话都说不出来。

    “能当老子大哥的人,你以为是一般人吗这家伙,就是个非人类”朗稀见状,一阵唏嘘感叹。

    自己贵为华夏七大炼丹大师之一,除了炼丹的实力极强。本身在炼器这块的造诣,也炉火纯青,达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可以说在华夏,罕见的掌握炼丹炼器两门绝学的真丹境大能。

    可是,与段天刀这种绝世修炼妖孽相比,还是黯淡了一些。

    毕竟,修行界,是一个讲究拳头大小的地方。

    更何况,段天刀的背后,站着可是一尊庞大古老的势力,天门

    “该死的”

    马烈山站起身来,他看起来分外的狼狈。抬起目光,看着远处站在原地的那名黑衣大汉,他眼神里面写满了深深的震撼。

    此人的实力,比三年前,强太多了。

    自己是真丹境初期巅峰的境界,可他一拳便能击飞自己,实力,怕已经晋升到真丹境中期了

    “你就是段天刀”马烈山声音清冷的问。

    “哼,老子是谁,与你何干。倒是你,乖乖的把金雷竹掏出来,免你一死”段天刀声音如若雨点一般,落在地上。

    “笑话”马烈山闻言,冷笑了一声,说;“段天刀,如果这是你们天门的地盘,我或许会忌惮你三分。可是,这是魔门的地盘。我现在就可以呼叫魔门高手,派强者过来,直接镇杀你”

    “哦,是吗”段天刀闻言,呵呵一笑,说;“那你试试,你能不能呼叫高手救援”

    “哼我看你是找死”马烈山脸上写满了自信神色,无他,距离黑风岛最近的黑云岛,只有不到三百海里的距离。

    以真丹境大能的速度,半盏茶的速度,便可以赶到。

    此人虽强,可是,在他的手里坚半盏茶的时间,马烈山自认为还是能做到的。

    到时候,援兵也来,就是他的死期

    不论是击杀段天刀,还是活捉,魔门的奖励都是异常的丰富。尤其是如果把段天刀活捉,当做是质子一般,那天门恐怕要付出极大代价了

    而作为这件事最大的获益人,马烈山突破真丹境中期,也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马烈山掏出一枚黑金令牌,此乃他的身份令牌,与天门类似,魔门的令牌也可以就近呼叫求援。

    “我是马烈山,速呼叫黑风岛周围高手,赶来支援”马烈山自信的对着令牌呼叫,他脸上的自信还没有保持多久,很快就露出惊愕的表情。

    怎么回事

    令牌好像是坏了一样,信息根本没有发出去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马烈山惊了,慌了

    “你以为你能发出求救吗呵呵,马岛主,你未免也太天真一些了吧。”段天刀双手抱胸,冷笑道。

    “这,这怎么可能。此乃黑金令牌,乃是魔门炼器大师制作而成,拥有魔门最强的救援系统。怎怎么会发布出去”马烈山震惊了。

    此令牌乃是魔门高手,保命的东西,只要在魔门的势力内,一名真丹境高手的令牌传出救援令,四周的真丹境高手随身携带的令牌都会随之响应。

    可是,眼下,自己的令牌仿佛坏了一般

    根本毫无反应

    他抬起头,用愤怒的眼神看着段天刀,质问道;“你干的”

    “对,我干的。”段天刀呵呵一笑,说;“你是不是想知道,怎么做到的。呵呵,我告诉你原因吧。很简单,这是我的结界能力”

    结界

    该死的

    他的结界,到底是什么鬼

    等等,他什么时候施展出的结界,我怎么不知道

    马烈山的眼神,瞬间变的无比的难看。

    “我的结界,名为赤金结界,可以封锁住任何东西。包括你所谓的令牌。在我的结界内,我就是霸主,我就是天。只要我愿意,谁也别想在我的结界内,散发出一点消息出去。除非,你的实力,强与我”段天刀霸道的声音响起。

    听到短腿的话,马烈山脸色十分的难看,这一刻,他才知道,面前这位天门大少的手段,实在是太恐怖了。

    “你真的敢在魔门的地盘内,对我动手吗”马烈山冷冷问道。

    “废话,杀了你,我可赚大了。”笑了笑,段天刀继续说;“而你那六个仆人,还有那个丹境九品的修士,今天也要倒霉”

    “那你就试试看吧”

    马烈山持枪,脚步飞快的杀来,以幻影般的速度,朝着段天刀杀去。

    “天狼破灭枪”

    段天刀见状,单手凝聚成一团可怖的金光,低吼一声,杀了过去。

    “天门神拳”

    轰

    段天刀一拳,直接击飞了马烈山。

    砰

    马烈山身体重重的撞到在地面上,砸出了一道巨坑。

    “该死的,他好强的实力,完全压制我”马烈山嘴角吐出一口鲜血,脸色虚弱。

    “凌天脚法”

    而就在这时,段天刀凌空杀来,一脚直接重重的踹在了马烈山的腹部上。

    砰

    一股可恐怖的音爆声响起,马烈山发出一道惨叫声,他腹部出现了一个巨大的伤口,鲜血不断的流淌出来。辛亏他是真丹境修士,否则,寻常修士面对着段天刀这一攻势,身死道消,瞬间灰飞烟灭。

    “马大人”

    “马大人,您,你怎么样了”

    马烈山的六位仆人,还有岳山,一脸紧张道。

    “你们还有心思管别人吗”就在这时,朗稀轻松的声音响起。

    只见朗稀轻摇着手中的玉扇,他这把青花流星扇带着一股恐怖的威力,直接把面前的这七人连人带飞的打到。

    砰

    七人躺在地上,脸色虚弱,已然重伤。

    “马岛主,金雷竹掏出来,顺便,把你的储物戒指,给我”段天刀一脸霸道的笑道,此刻,仿佛化身了一位悍匪。

    “你,你休想”马烈山嘴角带着鲜血,眼神愤怒的瞪着段天刀。

    “不知死活”段天刀见状,一脚继续踹在马烈山的身上。

    砰

    马烈山全身骨折,腹部连接着胸膛也骨折了起来。

    段天刀继续用脚踩

    咔擦

    马烈山内脏破裂,鲜血不断吐出来。

    “不交的话,我会杀了你的”段天刀冷冷威胁道。

    “你,你这个疯子,恶魔”马烈山抬头,看着段天刀,眼神深处写满了深深的恐惧。

    自己作为魔门的真丹境高手,居然,居然在魔门的地盘,被天门的家伙威胁

    丢大脸了

    可是,面前这位实在是太不讲道理,偏偏实力又强的惊人。三年前就敢只身闯入黑龙岛,大战魔门无数天骄,而今三年后,他重新出现在魔门势力范围内,实力更是呈现爆炸一般的增长幅度。

    “我,我給”吐出一口鲜血,马烈山求饶道。

    “算你识相”段天刀冷笑着看着马烈山。

    马烈山拔出戴在手指的这枚戒指,颤抖着手,递给了段天刀。

    “把你和储物戒指的联系,給掐断。”段天刀冷冷说道。

    “该死的”马烈山心里不断骂着该死的,可是,强敌当头,他只能顺从。

    切断了和储物戒指的联系后,自己的这枚储物戒指,已经是无主之宝。

    段天刀接过,一脚踢飞了马烈山,马烈山的身体飞在一旁。

    “朗稀,你那边怎么样了”段天刀把玩着手中这枚戒指,对着一旁的朗稀说。

    朗稀笑着道;“那七人的全部身家,都在我的手里了至于他们的性命,呵呵,连修炼资源都没了,跟废人有什么区别”

    夏洛全程目睹这一切,震惊的连话都说出不话来。

    这一刻,他突然有些后悔

    自己怎么跟了这样一个悍匪前辈,从天门离开,自己这个师傅更是腹黑狡猾。

    他们,真的都是真丹境大能吗

    可是,看到两位前辈大发神威,夏洛看的极爽。

    自己一定要变强,像前辈,老师那样,霸道无敌

    “那还冷着干什么啊,赶快跑啊”段天刀大叫一声,闪电一般抓住夏洛的身体,消失在了原地。

    朗稀的身影,也顷刻间消失。

    “该死的,段天刀,朗稀。老夫要让你们死,让们你逃不出魔门的势力范围”从地上站起身来,纵然身受重伤,可是真丹境的修士生命力太强大了。他塞了一颗丹药放在嘴里,很快恢复了起来,原本惨白的脸颊,微微红润了起来。

    几个呼吸间,马烈山已经恢复了一小半,他拿起令牌,迅速呼叫附近海域内的魔门强者。

    “天门真丹境强者出现在黑风岛,重伤于我,请求支援”马烈山咬牙切齿的对着令牌说道。

    与此同时。

    一盏茶的功夫。

    在马烈山的面前,出现了两名一高一矮的老者,两位老者身上都穿着黑袍,浑身释放出恐怖的气息。

    高大老者鹰钩鼻,眼神如鹰,浑身释放出一股阴冷的气息。

    矮小老者身高只有一米五左右,长的跟一只老鼠一样,眼神不断散发着精光。

    两人来头不小,高大老者是魔狼岛的岛主,余浪。而矮小老者是黑鼠岛的岛主,风紫电

    “马兄,怎么了”两位老者见到面前的马烈山身体受伤,看了一眼四周,刚刚经历过一场战斗,两人震惊的开口道。

    “于道友,风道友,闲话少说,你等与我,迅速追击敌人。敌人是天门曾经的首席大弟子,段天刀”马烈山咬牙切齿道。

    什么

    居然是段天刀

    就是那三年前大闹黑龙岛的段天刀

    一高一矮两位魔门强者,短暂的愣住后,随后重重点头。

    追

    很快,眨眼之间,三道身影消失不见。

    ps;明天夏洛将会晋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