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三十一章 张嘴吃药
    第一千二百三十一章 张嘴吃药

    “小子,你醒了。”段天刀见到夏洛醒来后,独自喝着酒,笑着道。

    “前辈,您也在。”夏洛见到段天刀,顿时露出兴奋的表情。

    “我若不在,你现在就是死人了。”

    白了一眼夏洛,段天刀用手指着一旁的郎稀,说;“小子,这家伙叫郎稀,是一名阵法师。”

    夏洛把目光放在郎稀身上,勉强站起身来,拱手恭敬道;“晚辈夏洛,见过前辈。”

    郎稀听到段天刀,在一名晚辈面前这么随意的叫自己,心里有些郁闷,不过,也不好发作。

    他露出淡淡的笑容,点点头,便是见过了。

    “前辈,我感觉的我的头好痛,刚才发生了什么,我怎么什么都记不得了。”夏洛试图想起之前发生了什么,可偏偏却什么都记不得了。

    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

    段天刀听闻,用吃惊的眼神看了一眼郎稀,说;“郎稀,没想到啊,你的风清丹,居然还有让人失忆的效果。”

    郎稀也是一头雾水,摇头说;“我说天大哥,你可不要污蔑我。”

    就在先前,段天刀已经跟郎稀说过了,不要在夏洛的面前,透露出自己的身份,哪怕是姓名也不允许。

    “污蔑你什么先前不就是夏洛吃了你的丹药,才会这样吗”段天刀反驳道。

    听到段天刀的话,郎溪顿时着急了,连忙开口道;

    “我郎稀练的丹药,在华夏修士界,也是一个响当当的大牌子,尤其是风清丹,更是品牌中的品牌,哪有让人失忆的效果,这不是自己举起石头,砸我的脚吗。”郎稀也为自己辩驳解释道。

    段天刀听郎稀这么说,也觉得有些道理。

    那这是怎么回事呢

    “夏洛,你能记起来什么”段天刀用好奇的眼神看着夏洛。

    夏洛用手摸了摸自己的头,仔细想了一下,说;“前辈,我现在还能记起来三日前的事情,这几天发生的什么事情,我都记不起来了。”

    段天刀微微松了一口气,辛亏这小子没真的失忆,不然那就坑人了。

    “没事,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段天刀说。

    夏洛点了点头,突然开口道;“前辈,我现在感觉,我体内有一团如火般的力量,浑身都有使不完的力气。而且,最重要的是一点是,我感觉,我离突破又进一步了。”

    说到最后,夏洛满脸惊喜。

    但是,他的确感觉自己距离丹境五品后期,不远了

    听到夏洛的话,段天刀微微一笑,一旁的郎稀直接说;“废话,你吞服了老子的风清丹,这乃是治病神丹,哪怕你半截身子都进棺材了,这个丹药都能救你一命。至于修为增进,那你是小子体质古怪,若是普通吸食,恐怕早就晋升了。”

    夏洛闻言,顿时愣住了。

    先前发生了什么吗

    夏洛用疑惑的眼神看着段天刀,段天刀淡淡说道;“小子,你吞服了一枚丹药。这枚丹药,可以加强你的修为,对你提早突破境界,大有益处。”

    听到段天刀的话,夏洛顿时露出激动的眼神,说道;“真的吗,那简直是太好了”

    就在这时,段天刀的目光放在远处甲板上的欧雷身上,此刻欧雷满脸虚弱之色,当然,丹境八品后期的高手,生命力十分顽强。

    “你不会是想杀了他吧”郎稀问。

    “如果是当年,我肯定会杀了他。”段天刀回答。

    听到段天刀的话,郎稀点了点头,三年前,段天刀独身一人闯魔门,闹得天下皆知,作为他的至交好友,段天刀的脾气,郎稀比谁都清楚。

    “三年后,依旧是”段天刀霸气十足说。

    听到段天刀的话,郎稀顿时一脸无奈之色。

    感情整整三年过去了,您啥都没变啊。

    “那这个家伙,你准备怎么处置”郎稀用好奇的眼神问道。

    段天刀眸子,冰冷的扫了两眼欧雷,随后淡淡笑道;“可惜我这次来魔门的势力内,不是为了杀人,而是为了锻炼夏洛,想让这小子在危险之中成长。杀了他,没有必要,也会对接下来的行程,造成一些不大不小的麻烦。”

    听到段天刀的话,郎稀顿时点头。

    看来三年的时间,段天刀多少也变了一些,至少性子不再是当年一根筋了。

    “说的没错。”

    “郎稀,我记得你应该有办法,让一名修士闭上嘴巴吧。”段天刀突然对着郎稀笑道。

    “那你就问对人了。别人有没有这个本事,我郎稀不敢说,但是我,呵呵,别说让一名修士闭上嘴巴,哪怕是让他这辈子都开不了嘴,都是轻而易举。”郎稀一脸自信的说道。

    听到郎稀的话,夏洛不由得露出一脸咋舌的表情。

    前辈这个朋友,好厉害

    郎稀走到欧雷的面前,欧雷抬起头,见到这个男子,顿时吞咽了一口唾液,面如死灰色。

    他亲眼目睹着,此人瞬间击杀了甲贺忍宗的全部人。

    现在,就要轮到自己了吗

    “小子,张嘴吃药。”郎稀说道。

    “你,你要干什么”欧雷一脸害怕的表情。

    “没事,喂你吃一颗丹药,你就可以修炼一辈子的闭口禅了。”郎稀似笑非笑的说道。

    什么

    听到郎稀的话,欧雷顿时闭上了嘴巴,使劲的摇着脑袋。

    “怎么,你要拒绝呵呵,拒绝也可以。”郎稀点了点头,目光看着段天刀,说;“这货不配合,我要不要给他换一种丹药”

    “什么丹药,说来看看。”段天刀也怼郎稀炼制的丹药,很感兴趣。

    毕竟,这货可是华夏七位炼丹大师之一啊。

    而且,最喜欢捣鼓一些稀奇古怪的丹药,许多人都避而远之。

    “今年刚捣鼓出来的玩意儿,瘫虚丸。”说着,郎稀手指捏着一枚红色丹药,散发着一股诡异的气息。

    “这个是啥玩东西。”段天刀好奇问。

    “我用十几种毒草炼制成的,可以让丹境九品之下的修士,一辈子都瘫痪在床。除了脑子可以保持清醒之外,就是一个死人,药效非常的霸道。”郎稀说到这个丹药,脸色也有些忌惮。

    听到郎稀的话,欧雷眼珠子都要瞪飞出去,一脸绝望的表情。

    夏洛满脸目瞪口呆。

    段天刀吃了一惊,说;“你折腾出这么狠,玩意儿做什么”

    “你不懂,我炼丹,追求的是一种境界。”郎稀一脸陶醉说。

    “境界是什么”段天刀疑惑问。

    “境界就是艺术,我炼丹,是为了艺术”郎稀回答。

    段天刀顿时无语了。

    夏洛也无语了

    欧雷被吓的无语了。

    “不过呢,这个药现在还只是个半成品,药效不稳定且不说毕竟不能置人于死地,万一这小子晋升真丹境,药效就解除了。”郎稀说。

    “别废话,赶快弄,我也没想杀死他。只是想玩玩而已。”段天刀懒懒打个哈欠。

    “来,张嘴”听到段天刀的话,郎稀提起神,对着欧雷说。

    “张嘴”

    “不张嘴你小子真特么的欠揍,是不是,不把我这个老实人当回事”

    砰

    砰

    “啊”

    随着欧雷不断发出惨叫声,郎稀强势的把这枚瘫虚丸,塞在了欧雷的嘴里。

    欧雷满脸委屈的表情,泪流满面。

    他可能这辈子都没想到,有朝一日,自己会瘫痪在床,度过余生。

    就在这时,远处,一座巨大的岛屿浮现。

    岛屿形状似一块罗盘,方圆五十里,从高空俯瞰下去,整座岛的布局讲究,采用古法布置而成,攻防俱佳。

    这座岛屿,便是魔门诸多岛屿之一的,黑风岛。

    黑风岛在魔门十分有名,除了黑风岛面积不小之外,还盛产一种特殊的膏药。

    这个膏药,名为黑风软凝膏,可以让修士快速愈合伤口,乃是出门旅行,杀人放火,居家必备之物。

    也许是因为黑风岛,盛产黑风软凝膏的原因,导致整个黑风岛的人流量很大。

    常年都有一大批修士,慕名而言,络绎不绝,热闹不已。

    除此以外,黑风岛的修士,实力也都强悍。

    每年都会春笋一般的冒出许多天才出来。

    光是魔骄榜的高手,黑风岛便有七位之多,在外岛,已经算是非常恐怖的了。

    傍晚时分,夕阳染红了天边,整片海水都仿佛被染红了一般。

    一艘船,徐徐的驶往黑风岛。

    当这艘魔门的船停靠在岸边的时候,早就有人专门前来恭候迎接了。

    然而,等待着他们的却并不是他们要迎接的人,黑风岛的副岛主,欧雷。

    率先下船的,反倒是几个陌生人。

    段天刀和郎稀二人大步走下船,两人相谈甚欢,时而指指点点。

    身后,紧跟着夏洛。

    当岸边,一群黑风岛的魔门高手,见到从船上走下来三人后,都露出惊讶的表情。

    他们是谁

    好面生。

    副岛主大人,和他要去接的贵客又在哪里

    “大哥,这边走,我带您去黑风岛最著名的黑风酒楼,猛吃一顿。据我得到最新的消息,明日还会有一场盛大的拍卖会要召开。”郎稀说道。

    “哦,是吗”听到郎稀的话,段天刀笑着点了点头。

    夏洛站在两人的身旁,仔细聆听着。

    就在这时,段天刀说;“夏洛,明天有一场拍卖会,你跟我一块去。”

    “是,前辈。”夏洛点头。

    而就在三人,当众离开这群迎接的魔门高手视线的时候。

    这群魔门高手,互相对视了一眼,其中一名头目男子说;“你们几个先盯着这三人。小柳,你先上船,看看发生了什么事。”

    “是”

    ps;明日更六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