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六十三章 林天赐
    司空和尚一棍杀来,透露出恐怖的力量。

    砰

    夏洛眼神迅速的捕捉到了司空和尚的出手痕迹,他持剑抵挡,不过司空和尚的力量太重了,夏洛的身体还是摔到在了地上。

    夏洛嘴角溢出鲜血,丹境六品初期的修士果然强悍。

    “这便是丹境六品初期修士的实力吗”夏洛眼神望着司空和尚,表情严肃。

    “姓夏的,这一次僧爷被你这么一搅和,提前突破到了丹境六品。我并没有圆满,你这个该死的小子,我要拿你的鲜血来洗刷我的愤怒”

    司空和脑海尚愤怒无比。

    他虽突破到了丹境六品初期,但是实际上,突破的并不那么圆满

    只是丹境六品初期的修士中,实力最弱的那个侃。

    不过,修士之间一个级别的差距显而易见,哪怕司空和尚因故没有突破圆满,但是实力依旧不容小觑。

    “什么,他居然不是突破的很圆满。难怪,我曾亲眼见过莫师兄他们,他们才是真正的强者”夏洛脑海中很快想到了在香港,莫师兄他们出手的那一画面。

    很显然,莫师兄的实力要比这个司空和尚强多了。

    与此同时,在把画面切换到上宁一座山巅。

    山巅,又一座凉亭。

    凉亭上,摆着围棋。

    黑白两位老者对面而坐。

    黑衣老者执黑棋,白衣老者执白棋。

    棋盘上,黑棋攻势凶猛,有虎吞山河的气势。白棋如若城堡一般,固若金汤。

    “道兄的棋法果然霸道,第一次领教,佩服至极”白衣老者笑着说道。

    白衣老者身材魁梧,一副古铜色的脸孔,一双铜铃般的眼睛,尖尖的下巴上,飘着一缕山羊胡须。高高的个儿,宽宽的肩,虽看他已年过古稀,可说起话来,声音像洪钟一样雄浑有力。

    坐在他对面的黑衣老者,赫然是段财,此刻段财一只手拿着一个黑色酒葫芦,一边喝酒,一边翘着二郎腿,懒洋洋的说;“林天赐,你的棋力不弱,能当老夫的对手。”

    “不敢不敢,天赐这点水平,如何敢当道兄的对手。”对面的白衣老者,微笑谦虚着摆手道。

    段财并未说话,只顾着喝酒下棋。

    “道兄,你们天门的那位小弟子,此刻正在上宁城中恶战。”白衣老者开口道。

    “我知道。”段财一边下棋一边说。

    “他很危险。”白衣老者林天赐下了一步棋,开口道。

    “我也知道。”段财继续落子。

    “那依道兄的打算是”林天赐一脸好奇的问。

    “此子需要快速的崛起,所以,我一直给他培养到极限。越危险,越生死危机的时候,提升的会更快”段财开口道。

    听到段财的话,林天赐却是笑着点头说;“那是自然,只是。一名丹境四品初期的修士,纵使他已经觉醒了九条血脉,但是,对战一名实力达到丹境六品的敌人。也不好办吧。”

    “所以,这就是我今日来找你的原因”段财一子落下,整个棋局的局势,瞬间被黑棋給攻占。

    林天赐望着眼前的局势,露出夸张的表情,说道;“道兄的水平,真的堪称天下第一。”

    “行了,别吹捧我了。”段财喝了一口酒,说道。

    “段道兄的意思我明白。这个夏洛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好苗子,华夏百年难得一遇的修炼奇才,二十六岁便是修炼到丹境四品初期的地步。三十岁之前,丹境六品指日可待。这样的人才,我们天赐学院,自然没有拒绝的借口。更何况,这可是道兄您亲自推荐的,让再下更加无法拒绝。”林天赐说道。

    段财笑着点头。

    “只不过,不知这夏洛可否有什么阵法上面的天赋我们天赐学院所招收的弟子,据都是华夏阵法这块天赋出众的人。如果阵法天赋不过关的话,夏洛在天赐学院里面,还不如在天门过得滋润。”林天赐边下棋边说道。

    “天赐,天才从来都不会墨守成规,你应该懂得吧”段财突然开口道。

    听到段财的话,林天赐忽然点头,而后猛然醒悟过来。

    他笑呵呵了起来,点头说;“那好,有道兄这句话就够了。我现在就派弟子去拯救你那天门的小弟子,哦不对,现在应该也是我天赐学院的学生”

    “若白。”

    “院长,若白在”

    话落间,一名白衣中年男子,出现在了凉亭,站在了林天赐的身后。

    “你的小学弟夏洛正在上宁与敌人交战,帮助他击败对手,顺便三日后带他来天赐学院。”林天赐边下棋边说道。

    “是,院长”

    这位名叫做若白的中年男子听到林天赐的话,突然一怔,随后还是坚决执行命令。

    他的身影突然消失在了凉亭。

    段财喝了一口酒,说道;“天赐,你看老白呀,在天门如今把一大批万花谷的小家伙们搞过来,大大的促进两派交流,大家都很高兴呀。不如,你啥时候在天门也开一个分院,互相提高啊不是,取长补短嘛。”

    听到段财的话,林天赐突然一怔,随后干干笑道;“以后说,以后在说。”

    段财继续喝酒,笑笑未说话。

    至于林天赐额头上则是流出一抹汗水,这个老狐狸,又在打自己的主意了。

    自己当初就就被他忽悠成为了天门天门峰的荣誉副宫主,如今居然把主意打到了自己毕生心血的天赐学院里面,这就是要了自己的半条命啊。

    再把画面切换到那位叫做若白的中年男子身上。

    这位中年男子身材纤长,斜飞的英挺剑眉,细长蕴藏着锐利的黑眸,削薄轻抿的唇,棱角分明的轮廓,修长高大却不粗犷的身材,宛若黑夜中的鹰,冷傲孤清却又盛气逼人,孑然独立间散发的是傲视天地的强势。

    他轻轻一蹬,身体便是出现在了百十米开外的地方。

    他手持一把白玉折扇,轻轻晃动,微笑着自言自语说;“夏洛学弟,我倒是很好奇,你这个还没有入学的小师弟,为何值得院长这等大人物亲自过来。有意思,学弟,你待会可不要让学长我失望哦。”

    本书来自xh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