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四十五章 飞鹤道人
    第一千零四十五章飞鹤道人

    轰

    段财一拳,携带着一股无可匹敌的力量,以一往无前之势,狠狠地撞击在了龙灵阵上。

    龙灵阵,瞬间颤抖了起来,而后,大阵在不断的撕裂开来。

    轰

    随着一道声音响起,强如龙灵阵这等大阵,居然被段财一拳破掉

    站在远处的龙泰看到这幕,近乎不敢置信,他连续发出后无法相信的声音说道;“这,这怎么可能。你,这怎么可能赤手空拳便是破掉龙灵阵。”

    “哼,龙泰,你以为老夫是说着玩的吗。”段财目光冷冷看着他,这一次,他的眼神中,带着一股杀气。

    感受到段财眼神中的这股杀气,龙泰的脚步又是大步的后退。

    好可怕的杀气

    这个老家伙,怎么会强到这个地步。

    龙灵阵,可以困死一名真丹境初期的强者,甚至能困住像他自己这样的真丹境中期强者。

    可是,龙泰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段财,居然已经强到到了这个地步。

    一拳便是破阵

    他的实力,绝对在真丹境后期的地步

    “你,你怎么会强到这个地步。你,你到底还隐藏着多少东西”龙泰语气已经震惊的语无伦次起来。

    段财,他已经强悍到了这等地步。

    近乎无视一切了啊。

    “龙泰,老夫在问你一句。当年毁灭夏家的那两名神秘真丹境强者,到底是谁。告诉老夫,今日老夫便是放过你。不然的话,你龙家,将会被夏家取代。”段财冷冷开口道。

    “我不知道”龙泰语气坚定的回绝。

    “不知道吗。呵呵,有趣,既然如此的话,那就休怪老夫不留情面了。”

    段财冷笑着着说完。

    “你作为堂堂的天门之主,又有何理由,插手我们十大家族的事情。在说了,我们龙家也未曾有过得罪你们天门。你真的想要拿我们龙家发火吗”龙泰愤怒说道。

    “哼,龙泰,现在说这话你不觉得太晚了吗。”

    段财话落间,一拳杀来。

    “大日烈王拳”

    一道火红色的拳头,骤然压向龙泰。

    “战龙掌”

    龙泰一掌击去。

    轰

    大日烈王拳瞬间击碎了龙泰的掌法,龙泰吐出一口鲜血,整个人倒退在了数百米之外的地方。

    这个老东西,实力太强了。

    不行

    必须要求援

    龙泰手中拿出一块玉佩,猛得捏碎。

    与此同时。

    依山伴水。

    某处悠久的青色道观。

    道观深处,一位青衣老道盘坐在蒲上,正闭关打坐。

    就在这时,这名青衣老者身上的一块玉佩忽然的裂开,他见到这幕,不由得一惊。

    “这是龙道友的玉佩裂开了,不好,他在求援,我现在就去”

    话落间,这位青衣老者的身影消失在原地。

    再把画面切换到龙泰身上。

    龙泰一脸紧张的看着段财,说道;“段财,你不要不顾情面。我龙家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情。”

    “是,你们没有是没有做对不起我的事情。也没有做对不起天门的事情。但是,我还是想給我死去的老友讨回一个公道,讨一个说法。龙泰,你不要在隐瞒,不然的话,老夫知道后,会杀了你的”段财冷冷的说道。

    龙泰神色紧张,他开口道;“好,你真的要知道是吗。”

    听到龙泰的话,段财的眼神放在龙泰身上。

    “我只能给你透露出一件事,那就是,就算你知道了,你也无法替夏振山报仇。因为,那两名神秘的大能根本不是你能得罪,你能想象的”龙泰冷冷说道。

    “哦这天下,还有老夫我不敢得罪的人那你说说,是谁魔门的老东西”段财问道。

    “比魔门还要恐怖”龙泰说道。

    听的龙泰的话,段财眼神微微变色了。

    修为达到他们这个地步,都不屑于说谎,一方面是强者的尊严不屑这样做。第二方面,就是根本没有必要。

    “玉虚”段财嘴里吐露出这两个字。

    “我不能说。但是,我只能说,段财,收手吧。不要再查下去了,如果你真的引起了注意,对谁都不好。”龙泰突然说道。

    “是玉虚,对吧”段财继续说道。

    “不要再说这两个字,对谁都不好”龙泰摇头继续说道。

    “我再问你一遍,是不是玉虚做的”段财眼神中露出愤怒之色。

    龙泰见段财如此执着,他无奈的开口道;“段财,你贵为天门之主。不妨设身处地的想一下,整个华夏,真丹境的强者,也就几十位。这些人中,我们多半都认识。这些年,华夏死了不少修士,但是,可曾死过一名真丹境的修士你也不清楚吧。修炼到这个地步,都是老天爷开恩,所以大家彼此都很珍惜自己的性命。”

    “我不是要你说这些,我只问你,是不是玉虚干的”段财愤怒的开口道。

    “或许吧。”龙泰回答。

    听到龙泰的话,段财整个人突然愣住了。

    “玉虚不是已经消失很久了吗”段财问道。

    “玉虚是消失很久了,可不代表着,他们真的从我们这里离开了。你也知道,华夏这几百年,都罕有强者离开华夏。作为天门之主,你应该知道这是为什么吧。”

    顿了顿,龙泰继续说;“很简单,是玉虚在把控着,他们应该说是监视着我们华夏修士。哦,不对,是监视着我们这些修为达到真丹境的家伙。他们想让我们在这里,永远的走不出去”

    “该死的。”段财愤怒的开口道。

    “所以,段财是,放手吧。玉虚不是你能撼动的,他们的实力,远超我们所想象。”龙泰说道。

    听到龙泰的话,段财的眼神猛得看向他,愤怒的说道;“这些消息,你又从哪里得知的”

    摇了摇头,龙泰说道;“我不能说。”

    “不说是吗,好,那,老夫便杀了你”

    段财话落,整个人释放出一股无敌般的气息,他一拳朝着龙泰杀来。

    龙泰见段财二话不说就动手,表情顿时一变。

    “段财,你疯了吗。夏振山还有夏家的人又不是我杀的,你要对我下杀手”龙泰愤怒的说道。

    段财并未回应,依旧杀来。

    而就在这时,龙泰脑海中在不断想着;

    老友啊,你赶快来啊,我时间拖得也差不多了。

    就再段财的拳头即将要落在龙泰身上的时候,忽然间,一名青衣老者赶来。

    “段道兄,道兄,住手,住手。”

    段财听到这个声音,不禁抬头。

    只见一名青衣消瘦老者出现在了龙泰的面前,这名青衣消瘦老者七十许岁的年级。身穿一件青衣道袍,道袍上画着一只飞鹤图案,他看上去精神抖擞,红光满面,手中拿着拂尘。

    “牛鼻子老道,你怎么这里。”段财见到这名青衣老道士,停止住了动作,冷冷问道。

    “段道兄,道兄,有话好好说。不要伤了和气。”被段财叫做牛鼻子老道的青衣老道,笑着打了一个哈哈,圆场的说道。

    “我倒是谁,没想到是你牛鼻子老道。怎么,你也要和龙泰再一起,对抗老夫吗”段财冷冷开口道。

    这牛鼻子老道来头不小,是飞鹤道观的馆主。

    飞鹤道观,有几百年历史,每一位馆主的实力都是真丹境以上的级别。

    不过飞鹤道观很低调,道观门人也不多,算是华夏很低调的一股势力。

    “岂敢岂敢,段道兄乃是吾辈中最强者。老道岂敢与道兄动手。只是,道兄此来,因为何事,造成如此大的肝火啊”青衣老道微笑着问道。

    “飞鹤道友,这段财就是纯粹来找我们龙家麻烦的。我们龙家也没有对不住他们天门的地方。”见青衣老道来了后,龙泰的声音也有底气了许多。

    青衣老道和龙泰是多年之交好友,每一个真丹境的强者,都有数位好友,龙泰也不例外。

    就比如这个青衣老道,他的实力已经是真丹境中期地步。

    龙泰内心有五成把握,自己和青衣老道联起手来,可以对抗段财。

    自然,有帮手在,龙泰也就无需畏惧了。

    飞鹤老道听到龙泰的话后,不禁笑了起来,随后看着段财,笑着说道;“段道兄,您贵为天门之主。想必也是有原因的吧,能否说出来,我来评评理呢。”

    “老夫做事,还需要你一个牛鼻子评理这不是让天下人耻笑”段财冷冷回答道。

    听到段财的话,龙泰被气个半死,飞鹤老道也是眼神一变,内心被段财的话給激起一肚子火,不过很快还是憋下来。

    飞鹤老道继续微笑着问道;“段道兄,还望您说出来。”

    “既然你要听,那老夫但说无妨也可以。一,我觉得龙家这个天榜家族之首的位置,可以换一换。二,我在调查我老友夏振山家族灭亡之事。”段财说道。

    听到段财的话,飞鹤老道不禁露出愕然之色,他开口道;“段道兄,您没有和我开玩笑吧。让龙道友的家族退出天榜第一家族,倒是可以。可是,哪个家族上位”

    “夏家。”段财淡淡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