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九十五章 师兄赶到
    第九百九十五章 师兄赶到

    与此同时。

    在某处靠近香港的城市。

    两名中年男子正在某处酒吧喝酒。

    “莫师兄,这次我们的任务结束了,可以回去了。”一名粗狂的大汉笑着说道。

    听到他的话,坐在他对面的那名清瘦男子笑着说道;“嗯,也差不多该回天门一趟了。”

    就在这时,忽然,两人随身佩戴的令牌忽然亮了起来。

    在然后,传出了夏洛的声音。

    “我是夏洛,请求附近师兄支援。”

    “是夏师弟!”

    听到令牌上传出来的声音,正在喝酒的两人立刻站起身来,张大刚拿起手中这枚令牌,上面显示着目标地点位于香港。

    “莫师兄,夏师弟在香港。”张大刚说道。

    听到张大刚的话,莫寒起身说道;“走,即刻去香港。”

    “是!”张大刚点头。

    两位天门峰顶尖弟子,启程前往天门。

    与此同时。

    夏洛呼叫完后,发现令牌上红光始终闪着,夏洛很惊讶的问道;“梁师兄,这是怎么回事?”

    “夏师弟,你已经呼叫成功了,天门峰的师兄已经收到了你的求援信息。现在,你的这块令牌属于全天开启状态,师兄们会根据你这块令牌的方向前来寻找你。”梁翘说道。

    听到梁翘的话,夏洛点了点头。

    而在一旁的鲁兵见到这幕,却是瞪大了双眼,随后,眼眸中写满了深深的羡慕极度之情。

    不愧是来自天门!

    这种设备,他们根本无法达到!

    与此同时…

    废弃海港口。

    一艘破旧的远洋货轮上。

    血斧等人正恭敬的站在下面,一名身穿血衣的老者坐在首位,他浑身血气滔天,脸色阴冷,眼神锐利可怕,偶尔射出的一道寒光,也叫人不寒而栗。

    他便是如今血煞堂的副堂主!

    曹文康!

    而站在曹文康身边的是一名血衣青年男子,这名血衣青年男子年龄顶多三十几岁左右,身材高瘦,眼神冰冷,不带任何感情因素。

    他是血煞堂的第一天才!

    寒夜飞!

    此刻,血斧等人为首纷纷恭敬行礼道;“见过曹副堂主,见过寒大人!”

    坐在首位上的曹文康开口道;“我观这里曾发生过一场恶战,你们把事情的全部经过,都给我说一遍。记住,不许漏过一个细节,不然的话,杀无赦!”

    说到杀无赦这几个字的时候,血斧等人纷纷不寒而栗。

    面前这位大人物可是血煞堂的副堂主,曾经更是黑煞堂的堂主!

    他的修为,深不可测!

    有这样一尊大人物在场,血斧等人自然不敢有着丝毫隐瞒,全部把先前所发生的事情都重新说了一遍。

    “你们是说,遇到了那个老瞎子?”曹文康开口道,眼神带着一丝不悦。

    “正是,曹副堂主,我们遇到了那个瞎子前辈。”血斧战战栗栗的说道。

    “哼!”

    曹文康冷哼了一声,说道;“那瞎子真是老眼昏花了,居然敢救天门的弟子。不过,如今香港还不是我们的地盘,加上瞎子实力高深莫测。我们不便于这种人物打交道。”

    “曹副堂主您说的没错!”血斧等人顿时点头说道。

    “香港牛部分部这边又是什么情况?”曹文康问道。

    “回禀曹副堂主,香港牛部分部这边最近半年在我们的攻击和骚扰之下,已经苦不堪言。而牛部分部的负责人张德磊,已经回牛部总部前去搬救兵去了。”血斧回答道。

    “张德磊这个废物,不足为虑。别说回去搬救兵,除非是牛部的那头倔牛在这儿,否则我们根本无须担心。总之,香港我们血煞堂势必要拿下。”曹文康充满霸气的回答道。

    “曹副堂主说的没错!那牛部不足为虑,我们魔门的血煞堂完全不把他们放在眼里!”血斧等人顿时拍马屁。

    “飞儿。”曹文康对着一旁的寒夜飞开口道。

    “义父!”寒夜飞目光看向曹文康。

    “此事由你去做。记住,一定要把事情做的滴水不漏,不能漏出马脚,以防天门的人拿出确凿的证据,说这是我们血煞堂干的。”曹文康开口道。

    “义父放心。”寒夜飞点头。

    寒夜飞向前走一步,开口道;“血煞堂弟子何在?”

    “寒大人,我等在!”

    几十道声音响了起来,随后,几十名血煞堂的弟子出现在了寒夜飞的面前。

    “你们现在已经不是血煞堂的弟子了,而是血斧势力的成员,听明白了没有?”寒夜飞开口问道。

    “我等遵命!”这些血煞堂成员纷纷点头。

    “血斧!”寒夜飞眼睛看向血斧。

    “寒大人,晚辈在。”血斧立刻回应道。

    “明天夜晚十点,攻打香港牛部分部!”寒夜飞吩咐道。

    “遵命,寒大人!”血斧拱手领命,脸上露出一抹疯狂之意。

    “你们下去吧。”曹文康说道。

    “是,曹副堂主,寒大人,我等告退!”血斧一批人拱手,很快转身离开。

    此刻,诺大的大厅内,就还剩下寒夜飞与曹文康二人。

    “义父,牛部不足为虑,我倒是有点担忧。”寒夜飞突然开口道。

    “哦?呵呵,飞儿,你担忧什么,跟义父说说。”坐在首座上的曹文康笑着问道。

    “没什么,可能是幻觉吧。”寒夜飞摇了摇头。

    曹文康笑着开口道;“放心,如今义父已经突破到了丹境六品中期,有义父坐镇,绝对无碍。”

    寒夜飞微笑点头道;“是!”

    “好了,回去休息吧,明天就看你的表现了。”曹文康说道。

    “是,义父,飞儿先行告退!”寒夜飞点头,很快便是大步离开了大厅。

    坐在首位的曹文康脸上带着一丝笑容,很快笑容变成冷漠,他开口道;“影子。”

    很快,一道人影出现在了曹文康的背后。

    “明日,跟紧飞儿,以防不测。”

    “是!”

    影子回应了一声,很快消失不见。

    ……

    翌日清晨。

    天气,阴沉。

    秋雨不停的落下,昨夜下了一场大雨,今早的雨水变小,远远望去,细雨朦胧,水天一色,如若水丝一般。

    夏洛等人昨夜一宿没睡。

    “杨师兄好点了吗?”夏洛对着走过来的梁翘说道。

    梁翘摇了摇头,说道;“牛部分部的这里医疗水平不够治疗老杨的伤,只能任务回去之后,带去天门治疗了。”

    “杨师兄,那你身上的伤势呢?”夏洛问道。

    “不用担心,我已经用天门秘制的金疮膏涂抹了伤口,昨夜已好去了大半。”梁翘笑着回答。

    “那就好。”夏洛点了点头。

    “只是杨师兄。”

    看着夏洛眼中露出一丝懊恼和愧疚,梁翘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夏师弟,此事不怪你,你已经尽你了。”

    “如果不是杨师兄救我的话,躺在病床上的,应该是我才对。”夏洛说道,内心愧疚的很。

    “我们都是你的师兄,保护你是应该的。”梁翘微笑说道。

    看着夏洛眼神中露出一丝难过之色,梁翘说道;“好了好了,不用多心了,我们静静等待师兄们到来就好。”

    夏洛点头,眼神中的难过渐渐退去,露出一丝期待之色。

    不知道这次来的是天门峰的哪位师兄呢。

    “夏大人,梁大人,组长喊两位大人吃早饭了。”一名牛部分部的成员走过来,恭敬的问道。

    “好,去吃早饭。”梁翘笑着点头,随同夏洛二人一起去吃早餐。

    随着大家一同吃完早餐后,夏洛便是回去休息,已被调整到最佳的状态。

    等待永远是漫长的。

    雨下了一天,到傍晚的时候,终于停了下来。

    甚至,天边还露出一抹夕阳,夕阳反射在窗户,余辉倒影在了房间里面。

    夏洛盘腿而坐,正在打坐。

    忽然,急促的敲门声传来。

    夏洛起身,打开门。

    “夏师弟。”沈向阳激动说道。

    “沈师兄,怎么了?”夏洛看到沈向阳,好奇的问道。

    “夏师弟,好事,好事情。”沈向阳激动的连话语都变的急促了起来。

    “到底是什么事?把沈师兄你高兴成这样。”夏洛不禁笑着问道。

    “天门峰的师兄来了。”沈向阳说道。

    “什么,师兄来了?”听到沈向阳的话,夏洛的脸上顿时露出激动之色,连忙说道;“沈师兄,我们走。”

    “好,我带你去。”沈向阳说道。

    分部,议事厅。

    莫寒与张大刚两人坐在首位,一旁的鲁兵等人显的格外的激动。

    鲁兵做梦也没有想到,来的高手,居然是传说中天门峰的两位强者!

    “莫大人,张大人,有二位大人在,血斧势力,必荡然无存!”鲁兵说道。

    一旁的梁翘脸上也露出激动的表情,开口道;“莫师兄,张师兄,你们来了简直太好了。”

    莫寒和张大刚两人看着梁翘,笑着说道;“你便是梁翘吧。”

    “是。”梁翘在两位点金榜强者的目光面前,显的十分的拘束。

    “不错。”张大刚点头,顺便问道;“小师弟呢?”

    “我刚才已经派老沈去通知夏师弟了。”梁翘回答道。

    就在这时,门外突然传来一阵脚步声。

    夏洛和沈向阳两人快步走来。

    坐着的莫寒和张大刚两人见到门外出现的人影,当看到是夏洛的时候,顿时笑着站了起来。

    夏洛非常期待到底是两位师兄,当亲眼在议事厅内看到是十六师兄莫寒和二十二师兄张大刚后,夏洛直接激动跑过去,说道;“莫师兄,张师兄。”

    “哈哈,小师弟,好久不见。”

    两位师兄一同走过去,张大刚摸着夏洛的脑袋,说道;“小师弟,不错啊,居然突破到丹境三品后期了。”

    “张师兄,莫师兄,你们两人是再一起?”夏洛惊讶的问道。

    一旁的莫寒笑着点头说;“没错,我与你张师兄正执行一件任务,刚结束完成,突然就接收到你的求助信息,我和你张师兄就马不停蹄的赶来了。”

    “是啊,小师弟你没事就好。”张大刚笑着说道。

    夏洛听到二位师兄的话后,非常感动,说;“有两位师兄在就太好了。”

    “来小师弟,坐,快把事情的经过都跟我和你莫师兄说一遍。”张大刚拉着夏洛的手,坐在了一旁。

    夏洛很快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说了一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