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六十三章 晋升
    随着夏洛身上的黑魔气一瞬间的消散,他盘坐在空中,不断飞速的旋转着。

    每转动着一次,原本苍白色的脸颊开始渐渐恢复了血色。

    见到这幕,黑衣老者挥手,一股恐怖的力量在他手掌中心凝聚着。他犀利且又霸道的双眸看着夏洛,说;“既如此,老夫便送你一场造化吧。”

    话落间,一股格外精纯的力量,随着老者挥手而至,进入了夏洛的身体里面。

    轰!

    夏洛的身体,陡然爆发出了一股可怕的力量,他原本丹境二品初期巅峰,一瞬间晋升到了丹境二品中期。再然后,在丹境二品没有停留多久,直接晋升到了丹境二品后期。

    距离但仅二品后期巅峰的门槛,只差那么一点点。

    夏洛盘坐在空中,不断疯狂的旋转着,每旋转一次,吸取四周的天地灵气也在变强。

    足足旋转了半分钟,夏洛的境界彻底巩固了丹境二品后期。但是其力量,已近完全不逊色于真正的丹境三品。

    这是夏洛得到的一个大造化,机缘巧合下,体内的黑魔印被彻底镇压,已近很难再犯了。

    随着黑衣老者挥手,夏洛的身体悄然而至的落在了地上。

    “老爷真是大神通!”一旁的安老见状,脸色露出惊骇之色,膜拜说道。

    黑衣老者微微平息了一口气,以他极强的境界和高深莫测的修为,在治着传说中的十大绝体之首黑魔绝体的时候,也显得略有些吃力。

    “爷爷,夏夏洛现在怎么样了?”一旁的墨诗画见状,连忙激动的问道。

    黑衣老者自始至终都没有说话,当听到墨诗画的话后,他才开口说;“他体内的黑魔气被我用三幽真火给吞噬了许多,我又用四字真言镇压黑魔印,最后用化魔**驱除镇压他体内剩余的黑魔气。按理说,应该是彻底清除了他体内的黑魔印,只是,我还是低估了这黑魔印的可怕程度。黑魔气被清除一空了,只是这黑魔印还没有,处于一种被我镇压的虚弱状态。”

    听到爷爷的话,墨诗画一脸担心的表情,说;“爷爷,您的这个意思是?”

    一旁的安老也用好奇的眼神望着黑衣老者。

    黑衣老者回答;“以我的手段,还是无法做到彻底根除黑魔印,只能凭借着力量镇压。倒是黑魔印散发出的黑魔气,被我清除了一空。而他的黑魔印本身,也遭受到了三幽真火的猛烈攻击,现在处于受伤的状态。”

    顿了顿,黑衣老者继续说;“说然没有彻底根治好这小子,但是,保他平安活过三十岁,却是没用多大问题了。只要他体内的黑魔印力量,冲不破我的四字真言的封印,那么他便是不会受到黑魔印的威胁。如若他体内的黑魔印力量重新恢复崛起,那么,哪怕是以我的手段,也无法救他了。到时候,他只有死路一条。”

    听到黑衣老者的话,墨诗画的绝美俏脸写满了害怕的情绪,倒是一旁的安老显得十分的平静,甚至是脸上还带着一丝笑容。

    他对着墨诗画说;“小姐,这些您就不要太过担心了。老爷的力量乃是华夏至强,数一数二的存在。这小子体内的黑魔印固然厉害,但是想冲破老爷的四字真言,却相当于是螳臂当车。除非是这小子自身修为不断提高,他的黑魔印力量也在随着提高,真的到那种可以冲破老爷封印的境界后,这小子的实力,怕也是天下绝伦了。”

    听到安老的话,墨诗画总算明白了些什么。

    安老的意思大致就是,除非夏洛的修为,能够接近爷爷,不在爷爷的控制范围之内,他就会出现生命危险。

    但是如果接近不了爷爷的境界和修为,那么他就会被爷爷可怕的封印镇压住体内的这股黑魔印,从此在无危险。

    可爷爷是何等人物,别说与之比肩的,天下太多人连仰望的资格都没有。

    墨诗画的俏脸,一瞬间变得激动了起来,总算明白过来的他一脸激动说;“太好了,那真是太好了。”

    安老见到小姐露出开心的笑容,哈哈大笑了起来,见着小姐开心,他内心也再也没有半点烦恼。

    倒是一旁负手而立的黑衣老者见墨诗画笑的十分开心的样子,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眼神仰望天空,忽然见到空中飞过来一只飞鸟。

    黑衣老者突然朝着空中吐出一口唾液,这口唾液仿佛哦化作了一道厉箭,划破了空气,直接射到了空中飞过的那只飞鸟上。

    噗!

    唾液化作的利箭,直接刺穿了这只飞鸟,使得这只飞鸟还没有发出一声惨叫声,就落在了地上。

    刚好,落在了黑衣老者不远处的脚底下。

    “老爷,这?”安老用好奇的眼神打量着黑衣老者,黑衣老者淡淡说;“这只鸟太吵了,晚上炖了烧吃。”

    “好的老爷。”安老闻言,顿时用手拎着这只肥硕的飞鸟,去了屋子里面。

    “爷爷,夏洛现在在昏迷,没醒,您打算怎么给他安排一个房间让他好好休息“墨诗画问道。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说;“爷爷您这儿好像没用多余的房间啊,好烦啊。”

    听到墨诗画的话,黑衣老者却是不答反问,笑眯眯的看着墨诗画,说;“那妮子,你打算怎么办呢?”

    “要不这样吧,爷爷,我把夏洛送去我的房间,让她在我房间里面休息怎么样。”说着,墨诗画脸上突然露出高兴的笑容,仿佛对自己的这个主意儿感到十分的满意。

    见墨诗画这么想,顿时令黑衣老者目瞪口呆,黑衣老者眼神顿时露出愤怒的光芒,说;“岂有此理,妮子,你要是敢让这小子住你房间,就别怪我也把你撵出去。”

    一听爷爷这话,墨诗画顿时露出尴尬的表情,随后像是想到了什么,顿时一脸害羞的表情,说;“啊,爷爷,那个我跟你开玩笑的。这个,这个,要不把夏洛送到安爷爷住的地方。”

    “那也不行!”黑衣老者非常坚决。

    “跟你住一个房间?”墨诗画弱弱的问。

    黑衣老者简直要咆哮出来了,大吼说;“不可能!”

    老者的一句不可能,顿时吓了正在锅炉房里拔鸟毛的安老一跳,手一哆嗦。

    再把画面切换到墨诗画这边。

    墨诗画有些着急了,说;“爷爷,您还有没有功德心啊,人家夏洛可是病人耶。您不一直跟我强调,一定要对病人好一点,温柔一点吗。”

    黑衣老者说;“可是妮子你对这小子太好了,也太温柔了吧。”

    “人家哪有呀。。”墨诗画红着脸反驳说。

    “这样,把他送进锅炉房睡吧,反正锅炉房那边柴火多。”黑衣老者说道。

    “爷爷,您说什么?”听到黑衣老者的话,墨诗画的美眸瞪的大大的。墨诗画刚准备和爷爷理论,却发现爷爷背着双手,已近去别出溜达了。

    “坏人!”墨诗画气的跺脚,然后喊道;“安爷爷,您来帮我把夏洛给扶起来。”

    正在锅炉房里面忙活的安老闻言,顿时放下手中的活,用清水洗了一下手,说道;“来了来了小姐。”

    ……

    晚上一顿简易的饭,墨诗画,黑衣老者,安老三人坐在一个石卓旁。

    黑衣老者不时大口喝酒,一旁的安老不断的给黑衣老者倒酒,墨诗画见状,说;“爷爷,你少喝点酒。我吃完了,我去看看夏洛怎么样了。”

    听到墨诗画的话,正在喝酒的黑衣老者顿时放下手中的酒碗,说;“妮子,别去,他现在最好不要被打扰。”

    “真的吗?”墨诗画有点不太相信,把目光放在了一旁的安老身上。

    安老也是点了点头。

    见状后,墨诗画有些着急,却还是无奈的坐了下来。

    是夜。

    星光璀璨,明亮的月光照耀着这片古老的山谷,山谷下的山泉下的那座古老的房子里,只有锅炉房的灯火还在依稀亮着微弱的光芒。

    躺在柴火旁,身上盖着一件漂亮的薄被的夏洛,缓缓睁开了双眼。

    “好痛,身上感觉被车子撞了无数遍一样。”夏洛睁开双眼,便是感觉到全身酸涩,无比的疼痛。

    咦,这是哪里?

    夏洛用好奇的目光打量着四周,这里好像是一个锅炉房,他很奇怪,自己为什么在锅炉房里面,我不是应该在和寒夜飞战斗吗?

    徐大哥,徐大哥?

    夏洛叫了两声,似乎并没有徐无为,他又说;“有人吗?”

    然而,也没有人回应。

    这是哪儿??

    夏洛掀开盖在自己身上的这件透露出女子幽香熏草味的薄被,手指抓住这件被子,突然怔住了神。

    这,这被子好像是女孩子用的?

    夏洛站起身来,突然,感觉到自己体内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夏洛用神识查了一下,这不查还好,一查顿时吓了自己一跳。

    他体内原本隐隐作痛的黑魔印,突然消失不见了,仿佛彻底没有了一样。并且,他的修为好像还提高了,从原本的丹境二品初期巅峰,居然直接提升到了丹境二品后期!

    这!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昏迷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这是哪里,我身上盖的这个被子又谁的,还有,我的修为怎么会突然的提高了。

    带着这样的疑惑,夏洛从锅炉房里面走出来,来到了院落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