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六十一章 墨诗画的爷爷
    ps;今日第三更。 ()

    黑衣老者的话刚落下,站在门外的安老顿时答应了一声,连忙背着夏洛小跑了过来。

    “老爷,这小子身上的病症很危险,老安实力不行,医术不精,治不好。”安老一脸尴尬的说道。

    “废话,来,放下来让爷看看。”霸道老者说道。

    “是,老爷。”安老顿时把背后的夏洛轻轻的放在了地上。

    黑衣高大老者既没有把脉,也没有望闻切听,一双霸道的黑眸直接盯着夏洛的身体,放佛可以看穿人到灵魂一般。

    此刻夏洛上半身脸色虚弱无比,而脚上则是浮现出黑印的痕迹。

    “把他外套脱掉。”黑衣老者说。

    “是老爷。”安老顿时把夏洛身上套的这一件衣服给脱掉,露出了强健的体魄,胸口布满黑色的纹印,中间那一道五角形状的金光已非常的黯淡。

    黑衣老者看了一眼夏洛身上的黑色纹印后,先前已然猜到,但是亲眼看到后,眼神依旧微变,随后站起身来,嘴角居然拉起了一丝笑容,说;“有意思,这小子有意思。”

    “爷爷,您在说什么,夏洛得了这么严重的病症,您怎么说有意思!”墨诗画不解的问,甚至俏脸还浮现出一抹生气的表情。

    安老闻言,连忙小声说;“小姐,您先别急,老爷自有办法。”

    黑衣老者目光看着夏洛,说道;“此子是黑魔绝体,啧啧,我这辈子没想到居然遇到了两个黑魔绝体的人。真是有意思啊。”

    “老老爷,您您还遇到过黑魔绝体的人?”听到黑衣老者的话,安老一脸目瞪口呆问。

    “恩。”黑衣老者淡淡点头。

    “那位是谁?”安老问。

    “屁话那么多做什么,去把爷的酒壶拿过来。”黑衣老者说。

    “好,我这就去帮您拿酒。”安老说着,连忙去屋子里面拿酒了。

    墨诗画一脸生气问;“爷爷,都什么时候了,您还有心思喝酒。您到底治得好治不好啊。如果您治不好,我可就把他带走了,我去找圣医大人和鬼医大人去。”

    “去找那两人干啥?”黑衣霸道老者白了一眼墨诗画,说;“谁说爷爷不治了,治之前,先喝两口酒润润嗓子不行啊。”

    “行行行,您赶快治。”墨诗画催促。

    黑衣老者无奈叹了一口气,这乖乖孙女,今儿为了一个男人脾气居然这么大。哎,看来还是姑娘大了,终究是留不住啊。

    “老爷,您的酒来了。”安老一路小跑过来,双手捧着一个酒葫芦。

    黑衣老者打开酒塞,一瞬间,酒香味四溢,黑衣老者大口喝了一口,随后丢给一旁的安老,说;“好了,爷准备动手了。”

    “老爷,您,您有几成把握?”双手接过酒葫芦的安老小心翼翼问。要是在寻常,安老是绝对不会问这样的话来的。但是,面前这个小子可是黑魔绝体,天下十大绝体之首。

    哪怕老爷神通广大,是华夏地位最尊崇者的人物,也不见得能治好这黑魔绝体。

    黑衣老者笑着问;“老安,你猜猜呢?”

    安老弱弱的伸出五根手指头,小声问;“五成?”

    黑衣老者白了他一眼。

    安老闻言,吞咽了一口唾液,举起三根手指头,说;“只有三成?”

    “屁话,有三成老子都笑了,你是低估黑魔绝体了,这玩意儿是要人命的东西。我跟你说,顶多不到二成。这小子是黑魔绝体,而且并发症十分严重,属于中期患者,要是在晚来一段时间,别说两成了,一成都他娘的烧高香吧。”黑衣霸道老者说道。

    听到老爷的话,安老一脸目瞪口呆,看来自己还是低估黑魔绝体了。

    一旁的墨诗画一脸担心说;“爷爷,怎么才有两成,这,这也太低了吧。”

    “妮子,两成还低呀?”黑衣老者无语说。

    “两成肯定低啊,您老是骗人,说您的医术不逊色圣医和鬼医两位前辈,看来您都是骗人的。”墨诗画说道。

    听到墨诗画的话,一旁的安老心想我的小姑奶奶,您可千万别再说了。

    果不其然,黑衣霸道老者脸色顿时黑了起来,看着墨诗画一双美眸望着自己,依然不惧。他嘴角抽了抽,说;“你把那两老东西喊来,我告诉你,我们三人加起来,也顶多不到四成。”

    墨诗画一脸不可思议说;“你们三人加起来还不到四成,我的天,这黑魔绝体到底是什么疾病,这也太可怕了吧。”

    “黑魔绝体,死人才得的病,你说可不可怕?”黑衣老者说道。

    墨诗画顿时长大玉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过了好半天,墨诗画小声翼翼的问;“那爷爷您想好治疗的方法了没有?”

    “没有。”黑衣老者摇头,说;“你爷爷这辈子虽然见多识广,但是也就他娘的遇到一个黑魔绝体的人,偏偏那人在我年轻时期还跟我过不去,我们两见到一次,就恨不得打一次。也不知道这老东西现在死没死,死了才好。算了算了,扯远了,你先让爷爷看看,想想怎么对付这病。”

    墨诗画这次很老实了,在一旁乖乖的点头,安老更是目不转睛的盯着黑衣老者,能够看老爷表演这简直是一种享受。

    黑衣老者的手放在了夏洛的胸口,没多久,便是眉头皱了一下,说;“这小子先前被下过玄武印,看其手法,应该是徐家的徐圣做的。玄武印这玩意儿治标不治本,顶个屁用,迟早要复发。”

    顿了顿,黑衣老者问;“妮子,这小子是谁呀,徐家的人吗?”

    墨诗画摇了摇头,说;“不是,他叫夏洛。”

    夏洛,姓夏?

    听到墨诗画的话,黑衣老者突然用手掐了两下,随后眼神微微一变,低头看着平躺在地上的这个年轻人,他说;“这还真他娘的有意思,居然是夏振山那老东西的孙子。”

    什么,老爷,这,这年轻人,居然是夏振山的孙子?

    墨诗画不懂谁是什么夏振山,而站在他身旁的安老却是一脸目瞪口呆之色。

    “废话,不是那老东西的孙子是谁呀。你丫的二十几岁就修炼到丹境二品?也就他夏家血脉能出现这么一个妖孽。不过这小家伙运气也真够背的啊,如果没有这什么黑魔绝体,保证是华夏修行界的超级天才,一路顺风顺水,可惜可惜了。”

    话落间,老者突然看到夏洛腰间的那块玉佩,他拿起来一看,正面是天门二字。

    见到这天门二字,黑衣老者的眉头顿时紧皱了起来,随后突然扔手,说;“这小子是天门的人,我不救了。”

    听到黑衣老者的话,墨诗画顿时露出惊讶的表情,连忙说道;“爷爷,您不是说好了吗,天门又怎么了,您救救他啊。”

    “你爷爷这辈子最讨厌的就是天门,要不是这小子辈分太低,我拉不下来脸出这手,早把这小子送去见阎王爷了。”黑衣老者阴着脸说道。

    一旁的安老也是点头,说;“小姐,老爷这辈子最讨厌的是天门了,这之前我与您说过啊。”

    “爷爷,就算夏洛是天门的人,你也要救。他是我的朋友,而且我半年前在上宁拿到了那本医术,就是夏洛给我的。”墨诗画说道。

    听到墨诗画的话,黑衣老者眼神微微一变,变得略微缓和了下来。

    “这也不行!”黑衣老者摇头说道。

    “爷爷,你要是不答应救他的话,我以后就再也不理你了。”墨诗画生气的说道。

    见到墨诗画生气了,黑衣老者顿时说道;“救救救,爷爷的小心肝,你可别不理爷爷啊。”

    “哼,那你救救他,我就是你的乖乖孙女!”墨诗画说道。

    黑衣老者无奈的望了一眼身旁的安老,安老忍住想笑的**,一本正经的看着黑衣老者。

    黑衣老者继续看着夏洛腰间的这幅令牌,一旁的安老说;“老爷,只要不是他的人,您就救救这小子吧。”

    “恩。”黑衣老者点头,翻开令牌一看,只见令牌的背面,大写的一个财字。

    见到这个财字,黑衣老者的额头一瞬间浮现出三根黑线,整个人双眼都释放出了一道可怕的光芒。

    安老也看到了这个令牌背面的字,顿时吞咽了一口唾液。

    “居然是挖人祖坟的那个缺德鬼的徒孙,遭天谴的缺德鬼,挖人祖坟怎么不被雷劈死!”黑衣老者一脸愤怒的表情,直接扔掉手里这块腰牌,冷哼了一声,阴着脸背过身去。

    “爷爷,您,你到底怎么了,到底救不救夏洛啊。”墨诗画见到这幕,整个人都愣住了。

    “哼,死也不救!”黑衣老者说的非常坚决。

    墨诗画用求救的眼神看着一旁的安老,安老一脸苦笑的说;“小姐,您知道老爷为什么很厌恶天门吗?”

    “为什么呀?”墨诗画一脸不解的问。

    “因为天门有一位大人,这位大人叫段财,他与老爷是多年仇人。而这个姓夏的小子,便是天门那位段财大人的徒孙。”安老解释道。

    墨诗画听到安老的话,一瞬间也是愣在了原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