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六十章 天门的变化
    “安爷爷,夏洛身上的这个厉害的黑魔印,会迅速发作吗?”墨诗画十分担心的问道。

    “哦,这个小姐不必担忧,三天之内是定不会发作的。两天的时间,足够我们回家了。”安老笑着说道。

    听到安老的话,墨诗画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辛亏有安爷爷在,不然的话,自己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那安爷爷,徐大哥他们该怎么办?”墨诗画指着一旁已近有些昏迷过去的徐无为。

    “这个不难,这小子死不了,只是受了一些内伤,给他喂几颗丹药,第二天他便是能够醒来了。”正说着,安老便是走到了徐无为那边,把他嘴巴张开,塞进了两颗丹药。

    没多久,徐无为的表情便是好转了许多。

    安老走过来,说;“小姐,我们走吧,姓徐的这个小子明天一大早便会醒来了。”

    墨诗画有些担心的看了一眼徐无为,不过一想到夏洛的身体更加的严重,她便是点头。

    ……

    一晃,翌日清晨。

    夏风吹佛了徐无为的脸颊,徐无为缓缓睁开了眼睛,感觉到浑身上下都发出一股酸痛的感觉。他看了一眼四周,看到不远处那辆已近被烧成灰炭的路虎车,苦笑了一声,勉强的站了起来。

    “咦,奇怪,我的身体怎么会这么快就好。”徐无为感觉到了惊讶,他明明受了很严重的伤势,可是只是睡了一晚上,居然好转了太多。

    徐无为想着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可是一想起,脑袋便是隐隐作痛,最后索性不去想了。

    对了,夏洛在哪?

    “夏洛在哪?”徐无为抬头,突然发现不见夏洛的踪影,他的眼神一瞬间变得难看了起来,很快想到了一个非常不好的事情。

    该死的,夏洛该不会是被那个寒夜飞带走,带去了黑煞堂了吧。

    不好!

    一想到这个念头,徐无为立刻拨打电话,短暂的跟北冥狂雪说了一下事情情况后,那边的北冥狂雪震惊的手机都掉在了地上,连忙捡起手机,马不停蹄地赶来。

    徐无为挂断了手机,咳嗽了一声,一脸担心的说道;“夏洛,你可千万不要有事。”

    没多久,一辆路虎车火速开来,一个急刹车停在了原地,北冥狂雪直接从车上跑下来,连门都没有关。

    “老徐,夏洛怎么了,他现在在哪。”北冥狂雪着急的问道。

    徐无为苦笑说;“夏洛应该是被寒夜飞带走,去了黑煞堂。”

    “什么,该死的,怎么会这样。现在我们该怎么办?”北冥狂雪看着徐无为说。

    “如今之际,最好的办法就是用最快的速度赶回天门,然后像天门禀报此事。”徐无为说道。

    “好,此事宜早不宜迟,我们现在就出发!”北冥狂雪说道。

    ……

    与此同时,天门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据说那日段财与白金龙一通前往天雷宫,天雷宫的宫主北震蛮迫于压力,居然选择退让,再也不问宫中的事,选择闭关。

    而在那天起,天门从此多出来一坐殿。

    此殿名为金龙殿,殿主白金龙。

    白金龙并不能正式加入天门,但是,他在天门内建立了一坐殿。

    他拥有参与天门会议资格,并且拥有一定的话语权。

    其次,这个金龙殿不允许天门弟子进入,只能白金龙下面的弟子入住,天门弟子与白金龙万花谷的弟子相互切磋。

    这一举动,自然引起了全天门的反对,这是在天门有史以来从未有过的事情。

    白金龙乃是万花谷之主,万花谷在华夏乃是一个超然势力。不论是正邪两派,都对其异常客气,除了万花谷历史悠久之外,更是因为万花谷的主人,一向是华夏当今医术最高的那一位。

    并且,万花谷还出了两个名人,一个圣医,一个鬼医。

    一山不容二虎,圣医继承了谷主之位,而鬼医则是远离,不止去踪。

    万花谷的谷主,白金龙,在天门建了一座金龙殿。这就相当于是把自己的势力,安插进了天门。

    此事遭到了天门的严厉反对,甚至许多宫主说话都十分不客气,天门自古以来就是天门,统一的。从来没有别的门派在天门建立这样一座宫殿,让别的门派弟子在天门长住交流。并且金龙殿之主还有权参与天门高层会议。

    越反对,暴风雨便是来的越加猛烈。

    天门宫之主出手,天门最强者段财暴怒。

    一怒之下,十个宫主,居然伤了三个,四个选择闭关!

    剩下的几颗墙头草,毫无意见!

    于是,在所有人的同意下,天门凭空多出了一座金龙殿。

    这便是这些日子,天门内发生的最大的事情。

    只不过,当徐无为说出了夏洛出现了危险,被黑煞堂的人带走了后,还是在天门引起了一阵轩然大波。

    夏洛是本届天门大比的榜首,更是加入了天门宫,是天门真正的核心弟子。

    核心弟子被掳走,天门宫自然暴怒。

    天门宫的长老下令,八弟子江离然,九弟子颜石明,十一弟子,皇甫轩三人,前往黑煞堂,击杀黑煞堂全员,救出夏洛!

    天门宫前十的弟子,实力极为惊人,八弟子江离然的修为已近是丹境五品后期,九弟子颜石明和十一弟子皇甫轩二人的修为也都是丹境五品中期。

    三人的火速前往黑煞堂总部。

    ……

    一处云雾缭绕的山脉,终年浓雾不散,然而在浓雾之下,却是一处鸟语花香之地。

    四周山清水秀,小桥流水,宛如世外桃源。

    这里灵气充沛,只呼吸一口,便是让人感觉到浑身舒畅,百病全去。

    这里的水很蓝,比天都蓝,山上的溪水淅淅沥沥的再流着。

    在山底下,有着一座看不出年龄的老房子,老建筑,不知有几百年,甚至是更久。

    老房子外,出现了墨诗画和安老的身影,安老背着夏洛,三人站在门外。

    “小姐,到了。”安老对着身旁的墨诗画说。

    墨诗画点头,直接用手推开了门。

    入眼是一个不大不小的院落,院落很干净,一个身材高大的黑衣的老者正坐在石椅上,石桌摆放着一个铁棋盘,黑衣老者自顾自的下着棋,然而他的对面并没有人。

    安老见到这幕,不由得笑说;“老爷又在自己和自己下棋了。”

    “爷爷。”

    墨诗画见到不远处的这名黑衣老者,顿时大喊了起来。

    下棋的老者似乎没用听到,全神贯注在了棋盘上,他一双狭长的手指捏着一枚棋子,正在选择落子的位置。

    “爷爷,别下了,我回来了。”墨诗画索性坐在了黑衣老者的对面。

    黑衣老者这才抬起目光,一双饱经沧桑的眼神看着对面的这个俏女子。

    “爷爷的小心肝回来了。”见到墨诗画出现,老者的脸上突然浮现出了一丝笑容。

    黑衣高大老者肤如晶玉,居然让人看不出他的真实年纪。静静的坐在石凳上,也生出了一股霸道卓然,多看一眼都是亵渎,少看一眼是好奇。黑眸深邃如一潭古泉,望着那双眼,便周身无力,迈不出步子。

    “小妮子,出去这么久,也没舍得回来看看爷爷。”黑衣老者用埋怨的语气说道。

    “爷爷,我这不是按照您的吩咐,在外治病救人吗。”墨诗画回答道。

    “你这丫头,你从小爷爷便说不过你。”黑衣高大老者微微一笑。

    “咦,老安呢?”他霸道的双眼环顾四周,却发现门外站着一个老者,老者背着一个青年人。

    “老安,你怎么不进来,对了,你后面那小子是谁?”黑衣高大老者好奇问。

    “老爷,没您的吩咐,老安我不敢把外人带进家门啊。”安老回答道。

    “外人?”听到安老的话,黑衣高大老者霸道的双眼望着面前的墨诗画,一瞬间慈祥了下来,笑着问;“妮子,那小子是谁呀?”

    “他,他是我朋友。”墨诗画连忙说道。

    “你朋友?”听到墨诗画的话,老者笑着说道;“是普通朋友,还是你小男朋友呢?”

    听到老者的话,墨诗画俏脸顿时发红,说;“爷爷,不许瞎说。”

    “呦,姑娘大了,都晓得害臊了。”黑衣高大老者顿时大笑了起来。

    “爷爷,你,你欺负我,我要告诉奶奶,说你欺负我。”墨诗画生气的站起身来。见到这幕,霸道老者顿时说道;“别别别,刚一回来别着急去给你奶奶烧纸,还有我这个大活人在呢,多陪陪爷爷啊。”

    “哼,奶奶要是知道的话,保证帮我报仇。”墨诗画说道。

    “是是是,爷爷不对,大小姐教训的是。”老者说道。

    “爷爷,你快去救救我的那个朋友吧,他得了很严重的疾病,安爷爷都治不好。”墨诗画说道。

    “老安那家伙武功平平,医术更是不咋地,治不好不是太正常了吗。”老者刚说着,突然说;“不对呀,连老安都治不好,这小子到底得了什么疾病啊?”

    “爷爷,您快去看看吧。”墨诗画着急说道。

    坐在石凳上,霸道老者朝着站在门外不敢进来的安老说;“你老小子站在门外吹风啊,赶快进来,把那小子带来给爷看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