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五十八章 安老出手
    此子实在是太过妖孽。

    已经让寒夜飞感觉到一股深深的压力。

    此子的天赋,实在是太过可怕了。

    如若待他继续成长,假以时日,到时候的他,将会比现在难对付十倍,百倍!

    不能在放任他继续成长了。

    看着夏洛几乎没有痛觉一般又从地上站起身来,寒夜飞眼神中带着冰冷的杀气,四周都产生了微妙的变化。

    “去死吧!”

    寒夜飞身如闪电,一道残光掠过,下一刻,拳头直接轰在了夏洛身上。

    夏洛本能的持剑抵挡,可是寒夜飞的拳头比夏洛的速度更快,直接重重的打在了夏洛的胸口!

    轰!

    夏洛的身体倒飞出去,一口鲜血从夏洛的嘴角喷出。

    “夏洛!”

    徐无为见状,居然从地上站起身来,艰难的抓着长枪,对着寒夜飞说;“不许杀他!”

    寒夜飞望了一眼徐无为,冷笑了一声,说;“如果你不怕死的话,尽管来阻止我。”

    “岩龙!”

    徐无为低吼,红纹龙枪的枪头散发出一股灼热耀眼的光芒,下一刻岩龙狠狠朝着寒夜飞杀去。

    寒夜飞单手随意抵挡,徐无为再次连人带枪的飞了出去,整个人飞了几十米开外,骨头都折断了几根。

    砰!

    徐无为倒在地上,一口鲜血从嘴角喷了出去,脸色虚伪极致。

    “不能杀他,不能杀他!”徐无为动用意志,试图让自己再次站起身来,可是已手臂骨折的徐无为根本没有多余的力量,挣扎了半天后,徐无为还是无法重现站起来。

    寒夜飞目光从徐无为身上转到夏洛身上,却发现夏洛再次起身。

    此子怎么还有力气。

    寒夜飞惊讶。

    夏洛的脸色浮现出了一抹黑气,黑气有着古老的黑纹弥漫,下一刻,夏洛如同一道残光,持剑狠狠杀来。

    “幻龙!”

    轰!

    寒夜飞单手抵挡,夏洛身体再次倒飞出去。

    寒夜飞见状,说;“姓夏的,你根本不是我的对手,还是放弃抵抗吧,不然的话,你会死的很难看。”

    夏洛根本不惧任何疼痛,哪怕身上鲜血弥漫,依旧重新站了起来。

    见到这幕,寒夜飞神色露出冰冷的色彩,他可以不断的击退夏洛,但是,这种无休止的频率,令他感觉到了厌烦。

    此子他不想杀,他决定击晕他,然后带去黑煞堂。

    “既然你真的那么想杀我的话,去黑煞堂杀我吧。”话落间,寒夜飞不在留手,一掌狠狠劈在了夏洛的身上。

    夏洛身体如同火箭般倒飞出去,撞在了一棵树上,这棵树瞬间拦腰撞断,树倒了下来,直接砸坏了一辆崭新的路虎车。

    轰!

    路虎车油箱炸开,整俩车在雨中烧了起来。

    夏洛这次,没有像先前那样轻松的站起身来,夏洛躺在地上,身体不断的动,试图让自己站起来。

    可是夏洛的身体各处骨折了不下二十处,根本没有任何力气。

    “寒大人就是厉害,十个夏洛,都不是您的对手。”站在一旁的中年修士拍马屁说道。

    寒夜飞却是罕见的冷哼了一声,说;“闭嘴!”

    这名中年修士顿时乖乖的闭上嘴巴。

    与此同时。

    一辆劳斯莱斯幻影加长版,坐在车内的墨诗画带着听着歌,就在这时,开车的安老突然眼神一变,说;“前面有人战斗。”

    “安爷爷,您说什么?”墨诗画摘下耳机,好奇的问道。

    “小姐,前面十里外,有人战斗。看其气息,应该是一个丹境四品后期的修士和一个实力稍弱一些的人。”安老回答道。

    墨诗画说;“爷爷,要不要我们去看看?”

    安老摇头说;“不必,以免麻烦浪费时间。”

    “安爷爷,我打个电话,问问夏洛在哪里。”墨诗画说着,拨打了夏洛的号码。

    可是那边显示您的电话处于无人接听的状态中,墨诗画一脸好奇的说;“奇怪,夏洛怎么不接电话呢。”

    安老闻言,顿时笑说;“可能是没听到吧。”

    “那安爷爷,我们掉头走吧。”墨诗画说。

    “掉头,那倒是不至于,我们只是路过,如果打斗的双方要是敢惹上我们麻烦的话。”安老什么话都没说,可是沧桑的眼神陡然射出一道无比犀利的光芒,这一抹亮光甚至刺破了黑夜。

    “嘻嘻,安爷爷说的对,有安爷爷在,我什么都不怕,就是爷爷生气我都不怕。”墨诗画说道。

    “小姐,您吹捧我老安了,我老安这辈子也就会那两下子,可远远比上老爷。老爷才是真正神通广大的人。”安老闻言,连忙说道。

    “安爷爷,您就别谦虚啦,爷爷都跟我说了,您可厉害了。”墨诗画说道。

    听到墨诗画的话,安老闻言笑说;“老爷呀,真是年纪大了,要是以前,才不会说这样话呢。”

    “咦,那是为什么啊安爷爷?”墨诗画坐在后车座上,起身双手扶住前面的座椅,探出小脑袋对着开车的安老说。

    “小姐,老爷的强大,老安都拍马难及。老爷以前可不喜欢医术,可是后来说,人老了,就得找一点兴趣和乐子做。结果呢,老爷半路出家的人,医术却达到了匪夷所思,出神入化的地步。这不,前些日子说有时间把圣医白金龙先生和鬼医鬼牙子先生约出来,当面比较一下。”安老说着,脸上充满了自豪。

    “哇,圣医大人和鬼医大人可是我的偶像呢,爷爷真的这么说吗。”墨诗画一脸震惊的说道。

    “是啊。”

    “嘻嘻,那我也要跟爷爷去,顺便见识一下两位医道泰山的风采。”墨诗画双眼露出小星星说。

    “小姐开口,老爷也都要卖您面子啊。”安老笑着说道。

    墨诗画闻言,顿时开心的笑了起来。

    与此同时。

    随着砰的一声,夏洛再次倒飞了出去,这一次,夏洛再也没有爬起来。

    他的无锋剑,都掉落在了一旁。

    寒夜飞走过去,说道;“夏洛,你是我这辈子遇到过最厉害的天骄。如果说可以的话,我甚至都想把你拉入黑煞堂,明年和我一起加入魔门。”

    寒夜飞有这样的想法丝毫都不奇怪,夏洛所表现出的实力和可怕的意志,令他都深感震惊。

    寒夜飞低头,看着自己已经受伤的拳头,这是自己这辈子第一次被一个实力低于自己很多的人弄出的伤口。

    就在这时,一道刺眼的远关灯射来,寒夜飞转身,看着路的了另外一边。

    只见一辆劳斯莱斯缓缓开了过来。

    寒夜飞目光看着这辆车。

    劳斯莱斯缓缓穿过他,看着这一切,四周躺着两个年轻人的安老面无表情。他一辈子见识过这样的事情太多了,倒是趴在窗口的墨诗画用眼神打量着堂在地上的男子。

    车旁地上的这个男子,脸色虚弱,墨诗画仔细看了一眼,猛地震惊说;“徐徐大哥!”

    “安爷爷,快停车,快停车!”墨诗画连忙说道。

    “怎么了小姐?”开车的安老好奇的问。

    “爷爷,躺在地上的这个人是我的朋友。”她急忙说道。

    “什么,是小姐的朋友?”听到墨诗画的话,安老顿时停了车。

    目光已经放在一旁的寒夜飞突然看到前面那辆车停下来,他眼神露出好奇,却见车门打开,一个美丽女子迅速下来,一脸担心的跑到徐无为的面前,紧张道;“徐大哥,徐大哥,你,你怎么了。”

    徐无为此刻已经虚弱的睁不开眼,不过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还是缓缓睁开眼睛,看着墨诗画,他脸上充满了震惊,随后紧张问;“墨小姐,你,你怎么在这里,这里太危险了,你快走。”

    “徐大哥,你,你告诉我,怎么回事,你,你怎么受伤了,是谁伤了你。”墨诗画紧张说道。

    “是是他!”徐无为颤抖着抬起手指着前面的寒夜飞。

    墨诗画的目光顿时放了过去,看着寒夜飞,墨诗画的美眸充满了愤怒的情绪。

    “混蛋,居然伤徐大哥!”墨诗画愤怒道。

    “墨小姐,你快走,这一切跟你无关,如果你被我们拖连可就不好了。”徐无为说道。

    “徐大哥,我不走,你告诉我,夏洛在哪里,你们不是和夏洛在一块的吗。”墨诗画紧张的问道,在这里看到了徐无为,却是没有看到夏洛,她现在非常担心夏洛的安全。

    “夏夏洛现在在哪里,我我也不知道,他,他刚才与这个男人死战,受了非常严重的伤。”正说着,徐无为咳了一口鲜血,一脸着急的对着墨诗画说;“墨小姐,你快走,这里太危险了。”

    “徐大哥。”墨诗画看着徐无为一脸关心自己的表情,着急的摇了摇头。

    “你是谁?”

    就在这时,寒夜飞走了过来,他的身旁跟随着中年修士。

    寒夜飞眼神看着墨诗画,看到此女的绝色容颜,令他微微一怔,竟然一瞬间看的痴了。

    此女长的真和画中的仙女一样美丽。

    而站在寒夜飞身旁的这名中年修士说道;“寒大人,这小妞长的可真俏啊,要不寒大人您就把他带回去吧。”

    说着,中年修士还放肆的色笑了两声,满脸猥亵的看着墨诗画。

    墨诗画一脸厌恶的望着她。

    啪!

    就在这时,一道响亮的巴掌声突然响起,声音极大。

    这名中年修士直接倒飞了出去,整个身体居然飞在了几十米高的树上,脑袋就夹在了树枝上。

    寒夜飞见状,顿时露出震惊的表情。

    只见墨诗画的身前,出现了一名身穿浅装的老者,老者眼神平淡,背负着手,如同普通老头一般。

    然而,寒夜飞看着他,眼神却是充满了浓烈的忌惮和震惊。

    这个老者出手,快到连他都没有察觉出来。

    修为绝对远强于自己。

    哪怕是在面对着实力是丹境五品的堂主时,寒夜飞都没有这么紧张。

    “说话居然这么不干净,该杀。”安老淡淡说道。

    寒夜飞打了一个机灵,幸亏自己先前没有乱说话,他连忙拱手道;“晚辈寒夜飞,见过前辈。”

    安老淡淡打量了他一眼,便是对着身后的墨诗画说;“小姐,您的那位朋友怎么样了?”

    听到这个实力可怕的老者,居然称呼身后的这个漂亮女子叫小姐,寒夜飞此刻吞咽了一口吞咽,震惊的完全说不出来。

    天哪!

    这个女子,到底是谁呀,身份如此高贵,这个可怕的老者居然称呼她叫小姐。

    墨诗画用玉指对着寒夜飞愤怒道;“刚才徐大哥说了,就是这个家伙,打伤了他和夏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