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零八章 一道背影,一座山
    一句话落下,全场寂静无声。

    全场,数万人的眼神中,写满了深深的震撼和惊恐。

    一个最简单的撩刺动作,他,居然每日练习万次。

    这,这是何等的可怕,何等惊人的毅力!

    天门的一批老生,眼神中写满了惊骇的味道,他们这个小师弟,也太恐怖了吧。

    梁翘瞳孔深处带着震惊,随后自言自语说;“你和野兽,真的很像。”

    再把视线切换到擂台上来。

    胖龙听到夏洛的话后,内心也不禁倒吸了一口气。

    他见识过许多厉害的剑客,比方说,北冥狂雪。

    北冥狂雪的剑法,让胖龙感到震惊,因为北冥狂雪是丹境一品的修士,结果居然爆发出了不弱于丹境二品极限的力量。

    而夏洛的剑法,则是让胖龙感到惊骇!

    震惊和惊骇,虽然只有一个字的区别,但是却是完全不同的两种意思。

    一个是形容十分惊讶,一个是形容,害怕。

    是的,当一个顶级剑客,他甚至不需要动剑,眼神中释放出的剑意,足以说明了一切。

    “游龙剑法,第二式,惊风。”

    夏洛平淡的说出了这句话,而就在说话的那一刻,整个擂台上,充斥着一股可怕的剑意。剑意在擂台四个角落里面弥漫起来,随后疯狂的在弥漫,化作了风一般。

    胖龙的脸色,一瞬间难看到了极致。

    他再也不能忽视这一招。

    因为,他感觉到了致命般的危险。

    他,他终于要出最后一剑了吗?

    胖龙的眼神看着夏洛,再也无法做到淡然一对。他已经是丹境二品的修士了,他的剑法如此高超,如果说自己是最强的盾,那么他就是最锋利的剑。

    盾,杀不了人。

    但是,剑,可以杀人的。

    夏洛眼神,一团剑火在燃烧,他的气息,猛的高涨了起来。

    一剑在手,他便是丹境二品的巅峰。

    轰!

    无风自动。

    胖龙的脸色,越加的凝重,凝重到无与伦比。

    没有人知道夏洛接下来一招的剑,有多快,有多强。只有胖龙知道,自己接下来,将会面临着此生最强的一招剑。

    或许,就如夏洛所说的那般,他最简单的撩刺动作,每日练习万次。

    你遇到这样的人,你怎能不怕?

    胖龙不怕,是因为自己的防御强悍,如若一堵钢墙。

    但是,钢墙能抵挡住一剑,十剑,一百剑,一千剑,一万剑吗?

    胖龙无话以对。

    “惊风!”

    随着夏洛一声轻呵,擂台上充斥着的剑气,居然在瞬间消失了。风本无物,可以出现,也可以消失。

    而剑气真的消失了吗?

    并没有。

    全部出现在了夏洛的剑上。

    无锋剑上,凝聚着可怕的剑气,黑色的剑,甚至流露出了一抹无比光滑的亮度。如若丝绸一般华丽,剑气如若水波般,不停的流转。

    这是华夏三十岁以下的年轻强者,剑术的极限。

    夏洛就是山巅。

    他的这招,让无数用剑的年轻人人仰望。

    哪怕是坐在裁判席上的裁判,见到这幕后,也是屏住了呼吸。他们这些家伙都活了很久,自然知道,能在三十岁以下,就达到剑术的这个境界,该是多么妖孽。

    他离人剑合一,还会远吗?

    远。

    因为人剑合一,是剑术一道巨大的门槛,无数人终生都踏入不进这道门槛。

    不但需要毅力,更需要天赋。

    但是,他才二十四岁,还会远吗?

    不远。

    没人说话,甚至,连呼吸都屏住了。

    全场,一万三千人,都在期待着夏洛这一招。

    说时迟,其实就在那短瞬间。

    夏洛发动了攻击。

    这是,三十岁以下修士,最强的一招剑。

    因为,这一招剑的力量,已经超越了丹境二品巅峰,隐约的透露出丹境三品的气息。

    轰!

    一道看不清楚的剑光,如若流星一般,消失不见了。

    下一刻,金锣猛的发出一道震天的响声。

    再然后,金锣落在了地上,发出清脆的声音。而胖龙,身体倒飞了出去,狠狠的摔倒在了几米之外的地方。

    全场,一片惊骇声。

    眼珠子,都要瞪飞了出去。

    夏洛真的击败了胖龙,最锋利的剑,战胜了最强大的盾。

    一袭黑衣,手持黑剑,无风自动。

    他面无表情,眼神在无剑气,平静如水。

    他留给全场数万人的背影,却是一座山。

    山一般宏伟。

    无数年轻的剑客,只能仰望他。

    裁判席上,所有裁判全部起身,哪怕是那名丹境五品的主裁判,此刻也是起身。

    以示尊重。

    天门的老生,以梁翘为首,整齐一致朝着夏洛拱手。

    以示尊重。

    全场,没有发出半点声音,以示尊重。

    这是一个百年难遇的剑客,这是一个天生的修炼的奇才,他的出现,或许,能够带领华夏,重新辉煌。

    这样的情况,足足持续了半盏茶的时间。

    胖龙站起身来,他的脸色无比的虚弱,白的仿佛像是一张纸。

    他看着夏洛,目光对视着他,没有惊讶,没有惊骇,没有,任何表情。

    他说道;“我输了。”

    他的话语很平静,输了就是输了,仿佛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夏洛目光望着他。

    眼神中的意思很明显。

    你还有力气站着,你虽受伤,却并不致命。

    你有一战之力。

    胖龙的回答很简单,也很直白;“我的金锣,一旦落地,便是代表着我的一条命便是没了。”

    他看着夏洛,继续说;“所以,是我输了,夏洛,你有资格登顶本届大比的第一,你是我遇到的最强对手,也是我一生的对手。我为你喝彩。”

    说着,胖龙鼓掌,脸上居然带着笑容。

    下一个带着笑容的是,是徐蔓媛,是徐无为,是北冥狂雪,是韩紫凝。

    他们开始鼓掌,徐无为几人鼓掌的很剧烈,甚至手掌都通红。

    随后,是全场数万人,抬起手,鼓掌。

    一瞬间,掌声雷动。

    经久不息。

    胖龙捡起地上的金锣,安静的走下擂台,目视着胖龙离开的背影,全场没有人讽刺,没有人讥笑,每个人都由衷的为胖龙祝福。

    夏洛把手放在嘴边,轻咳了一声。

    他赢了。

    夏洛目光看着胖龙,说道;“胖龙兄,请留步。”

    胖龙停步,并未转身。

    “你去哪?”夏洛问。

    听到夏洛的问题,全场数万双眼神都放在胖龙的身上。

    这是一个天才,他的天赋可怕,他的防御能力几乎无解。他并没有彻底的输,他只是武器落在了地上而已。

    他的存在,也让无数人仰望。

    胖龙停顿了一下,说;“天门并不是我的归宿。我来参加比赛,只是脑海中突然出现的一个兴趣。谢谢你,让我这一次不虚此行。”

    夏洛看着胖龙,说;“我们下一次会遇见吗?”

    胖龙依旧为转身,只不过语气却带着一股轻松的笑容;说“会的,下一次,你的剑,将不会击败我的防御。”

    说完后,胖龙嘴角带笑,便是离开了。

    他没有半点失败的样子,笑着来,笑着离开,他的身上,带着洒脱不羁。

    夏洛望着胖龙的背影,嘴角缓缓上扬,这是一抹笑容。

    很多人都看到了夏洛和胖龙的笑容,但是,却很少人知道两个人的这个笑容代表着什么意思。

    有自认博学的学者解读两人的笑,是自信,是两个人对自身的相信。

    直到多年以后,已经站在了山巅上的两个人,再次看见对方,露出了一个笑容。

    笑,就是这么简单,哪里有别的含义?

    ps;终于写完这段情节了,天门大比结束。夏洛拿到了第一,心里很满足,看着夏洛一步步的变强,这种感觉很其妙。

    天门大比的结束,天门,才刚刚开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