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章 信与感触
    “免礼免礼。 ”七杀见夏洛朝自己行礼,连忙笑着用双手搀扶住了他,笑着说;“你身躯疲惫,应该多休息,我本不应来打扰你。”

    “前辈,您说的是哪儿的话。您能来,晚辈高兴至极。”夏洛说道。

    七杀微微一笑。

    夏洛做出手势道;“前辈,请,我去给你倒杯茶。”

    七杀也并未客气,坐在了茶桌旁,夏洛倒了两杯茶,先是递给七杀,随后把手中的那杯茶放在自己的面前。

    七杀接过茶杯,豪饮了一杯后,便是把目光放在夏洛的身上。

    夏洛看着七杀的眼神,分为的好奇。七杀的眼神看到自己,就仿佛是看待自己的亲人一般,看待子侄一样,有一种说不出来的亲切感。

    这种感觉,令夏洛感觉十分的舒服。本能的便是欢喜。

    “前辈,您此行到来,是有什么事要吩咐晚辈去做的吗?”夏洛恭敬的问道。

    “呵呵,没有。”摇了摇头,七杀一只手举起一杯茶,另外一只手拿出一封信件,转而递给夏洛,他喝茶微抿,笑着说;“有人要我替你转交一封信。”

    夏洛看见七杀递过来的这封信,他满脸好奇的表情。

    这,这是什么情况。

    有人给我写一封信,这不奇怪,夏洛虽然好奇到底谁,但是夏洛朋友很多,每年收到的信件没有二十封也有十封。

    也有不少人会给自己写信。

    但是,能让七杀前辈,这等强悍的超级强者,亲自跑一程,只为送信来。

    这,这就太恐怖了。。

    七杀前辈是谁,丹境七品的强者,拥有不弱于龙家现役家主龙飞的实力。虽然龙飞上次与七杀战斗的时候,手中并无武器,但是七杀的表现依旧是惊人,毕竟他敢毫不留情的朝龙飞动手。

    况且,就连段财前辈都对七杀赞誉有加。

    可见七杀这种强者,绝对是一流级别。

    能让七杀不远千里的跑来只为给自己递一封信,这种存在,夏洛还真的想不出谁来。

    “前辈,到到底是谁,让您不远千里的奔袭只为递这一封信的?”夏洛满脸疑惑的表情

    “呵呵,打开信封,你就知道了。”七杀微微笑道。

    夏洛拿起这封信,站起身来,取出信封内的信纸,放在手中看了起来。

    看着信上的第一行字,夏洛的眼神,顿时微变。

    “吾儿;十年未见,为父心中甚是挂念。你母亲与我很好,只是,我们一家还未到团聚那刻。为父身上有着不可磨灭使命,使命未完成,便不可与你相见。你切勿挂念。”

    落款;夏轩宇。

    信上只有寥寥的几句话,给夏洛的震动,却是格外的剧烈。

    父亲。

    竟然是父亲,给自己写信。

    仔细想来,自己居然和父亲已经有超过十年没有相见,不,不是十年,已经是十一年。

    夏洛的嘴角不禁露出一丝苦涩的笑容,只不过这一丝苦笑很快的便是被平静所取代。他看完这封信后,拿出一包烟,掏出一根烟,含在嘴里。拿起打火机,把信给点燃,这封信在夏洛的手中燃烧着,也点燃了夏洛嘴里的这根香烟。

    坐在一旁手中拿着端茶的七杀自始至终都在关注着夏洛的一举一动,当他看到夏洛烧掉了信,点起一根烟的时候,饶是丹境七品的他,在此刻,双眸竟然也露出震惊之色。

    举天下,谁敢烧掉夏轩宇的信,只为点燃一根香烟。

    这绝对是不可思议的!

    这一幕,深深的印刻在了七杀的脑海里,无法磨灭。

    夏洛抽了一口烟,随即对着一旁的七杀说道;“前辈,我已看完信。”

    夏洛还想说话,却见七杀站起身来,脸带微笑说;“既然你已看完信,那么我的任务也完成了。告辞。”

    看着七杀离开的背影,夏洛拱手,却见七杀出现在门外,又突然转身回头,看着夏洛,微微笑说;“你和你二十年前的父亲,真的很像。”

    说完后,七杀便是消失在了门外。

    在门外的徐无为几人踌躇不决,不停走来去,先前那位神秘的前辈已经在房间里面待十分钟,还不知道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徐蔓媛和韩紫凝两女自然也好不倒哪儿去,两女绝美的脸蛋上带着一丝担心之色。

    而这一切,随着七杀从房间走出来,四人都松了一口气。

    七杀看了一眼身旁的四位年轻人,什么话都没有说,一步踏出,身影顿时消失不见。

    凭空不见。

    看到这幕,徐无为几人瞳孔出又是深深的震撼。

    几人互相望着对方,彼此眼神中都带着一抹强烈的震撼,这个黑衣大汉,到底是何等恐怖的修为,居然已经强悍到了这种地步。

    与此同时。

    夏洛站在房间,抽着烟,脸上挂着一丝平静之色。

    水波不惊。

    是的,夏洛对于夏轩宇写的这封信上的内容,并未有多少感触。

    他一直觉得自己父亲,顶多是个普通的男人,他对赚钱这块有着特别的兴趣。并且,他十分能赚钱,据上次知道父亲消息的,还是在几年前,夏洛知道父亲在上京的产业极大。

    但是,父子两,已经有长达十年未见。

    有些陌生。

    熟悉的只是少年仅存的记忆。

    夏洛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渡过这十年,从中学时代,在到佣兵生涯,一些本不应该是自己承担的责任,却都是自己在承担着。

    好像没人帮助自己。

    帮助自己的,也不是自己的至亲之人。

    夏洛已经习惯了自己一个人面对,学会了什么事情都自己去面对。

    夏洛脑海中并没有亲人的印象,父亲?他的嘴角不由得翘起一抹弧度,那个喜欢喝酒的男人。

    一个只爱赚钱,满脑子都是赚钱的男人,跟他现在的生活,有着多大的瓜葛?

    只是,这一切,随着七杀的到来,一切,变得与众不同了起来。

    父亲不是一个商人吗,为何,能指挥的动七杀这等可怕的强者。

    不远千里,只为给自己递一封信。

    父亲,到底有多少东西在瞒着自己?

    还有,他的使命,到底是什么?

    这一切,夏洛都想知道。

    原本少年记忆中,熟悉的父亲,熟悉的那个背影,这一刻,却变得格外陌生了起来。

    他并不嫉恨任何人,也不恨自己的父母,在自己十四五岁那年,就突然离开了自己,留下自己一个人在上宁生活。

    每个人都有不同的选择,不同的生活。

    夏洛安静的抽着烟,神色平静,烟雾缭绕,弥漫在他身前。映衬出他的脸,他的眸,他的嘴角,都是一成不变,随后,微微泛起波澜。

    ps;今天三更,第一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