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九十一章 偷草
    叶天怒眼神愤怒,内心简直怒火到极致,胸膛仿佛有这一团火焰,即将释放出来一样。 ()

    只不过他强硬的压了下来,脸上强忍着一丝勉强的笑容。

    站起身来,叶天怒朝着段财和白金龙二人拱手后,便是转身告辞。

    望着叶天怒的离去,段财抖着二郎腿,用手轻轻的抿着茶,脸上挂着一丝平静的表情。

    再把画面切换到门外。

    叶天怒愤怒的用脚猛的跺在了地面上,就见地面迅速闪电般的龟裂了出来,足蔓延出了百十丈远的距离。单论这一觉,可见叶天怒的实力有多强,和内心的愤怒有有多么剧烈!

    作为天怒宫的宫主,叶天怒在天门也是排的上号的大佬,平日里,谁见着他不得恭恭敬敬的喊一声叶宫主,一些小辈更是隔着二里路远就跑来问候。

    而到他段财这边呢?

    自己又算的了什么?

    还是怒武宫的宫主吗?

    还是天门真龙境级别的高手吗?

    狗屁都不是!

    该死的,姓段的,你狠,你狠,你狠!

    叶天怒脸上摆满了怒火,眼神都在喷着火,捏紧五指,愤怒的无语交加。

    奇耻大辱,这绝对是奇耻大辱啊!

    叶天怒从来没有受到过这么大的屈辱,而今,他终于感受到了平日里自己施加在别人身上的那种感觉。

    姓段的,我不会让你好过的,你等着,十年河东,十年河西!

    叶天怒内心这样想着,可是脑海突然闪过一丝念头,令他的脸色瞬间难看了下来。

    “该死的,这姓段的现在修为也不知道达到什么地步了。七年前的他,据说已经拥有不弱于真丹境的实力,被誉为天门第一高手,天下超一流强者,掌管天门宫,执掌天门牛耳,如今七年后,他不知道强到什么地步了,反正他的修为我完全的看不透。莫非,莫非这老东西真的达到了那个地步了吗?”

    叶天怒脑海中有着十分不好的念头。

    段财,就如同一座大山,狠狠的压在了他的身上,同样也压在了所有人的身上。

    天门的人,没有一个敢对段财不敬的。

    当年段财加入天门,还有几宫的宫主不服气,结果一个跳出来,都被段财收拾了,几个跳出来,统统被段财收拾的干干净净,最后打的服服帖帖。

    可见段财的实力达到了什么地步。

    说起来这些话,还都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了,七年前段财不知为何,突然离开天门。哪怕是离开的这七年,这姓段的依旧是一座巨山,狠狠的压在所有人的心中。

    七年内,都无人敢谈论他,连续两届的天门宫主会议,第一位置空了两届,都没人敢坐。

    天门,无人不服他!

    都是硬生生被他打怕了的。

    “这姓段的,天门没人是他对手,这个天下也难寻敌手,真正的天门巨擘。哎,阔海兄的主意怕是破空了。这个结果,不知道阔海兄能否接受。”叹了一口气,叶天怒有些无奈。

    面对段财,真的有一种无力的感觉。

    天门宫,一向代表天门,作为天门十二宫最强的宫,天门宫的宫主不论是地位和和实力从古至今也是天门最强的。

    领袖身份。

    只不过,天门却从来没有像段财这样的领袖。

    行事让人琢磨不透,行踪让人完全无法知晓,最关键的是,偏偏还没有人不服气!

    谁都认为,他姓段的,做这样事,做那样事,都是应该的!

    这才是让叶天怒深感无奈的地方。

    “不提这姓段的,他身旁的圣医白金龙,此人也分外的神秘,我也没有看出他的深浅。这姓段的,居然和白金龙关系匪浅,倒是令人感到意外。”

    “算了,这姓段的出现在天门,以后天门必定不得安宁。话说这一届天门大比,十一宫都有了想要的人选,谁都没有想到段财会回来。今年好苗子怕是怕是都被天门宫给抢去了。”叶天怒无奈的叹息了一声,居然有一种借酒消愁的想法。

    于此时他。

    再把画面切换到天门宫,后山。

    后山种植了大片的奇花异草,美不胜收,还未走进,便是感觉到一股奇香的味道袭来。

    香味袭人。

    后山面积极大,光是种植这些奇花异草就有几十亩,大致也分为了上百块地,每一块地都是一个药园子。每个药园子内种植着单一或者是多种的品种,种类不但齐全,还异常的丰富。

    段财一只手负手,另外一只手趾高气扬的说;“怎么样,老白,我的药园子还可以吧?”

    白金龙一脸目瞪口呆的表情,看着眼前这一切,几乎不敢置信。

    这,这怎么可能。

    这老缺德,怎么会有这么多奇花异草。

    白金龙,眼睛瞪大,深邃幽深的眸内露出惊骇的表情,他说;“段财,你怎么弄到这么多的奇花异草?“

    段财嘿嘿一笑,说;“不告诉你。”

    白金龙仔细向着前面的药园子走去,走了一会儿,他更加感觉到震惊。

    就在这时,白金龙突然目光停留在了一个药园子,这个药园子里种植的是珍贵的异草,蛇丹草。此草作用丰富,可为丹境七品以上的修士疗伤。

    这种草全天下如果分十斗的话,那么他白金龙就独占八斗,而今,这个药园子全部种植着蛇丹草,面积绝对不低于自己。

    白金龙目光死死的盯着面前这个药园子,突然,他身上猛的释放出一股恐怖的气势。

    一股至强的气势从白金龙身上释放出来,哪怕是气候,都微微改变了。

    感受到白金龙弄身上突然释放出的可怕气势,站在后面一脸得意表情的段财惊讶问;“老白,你咋了?”

    白金龙转身,目光冰冷的看着段财,咬牙切齿说;“姓段的,你这个缺德鬼,老子百圣山的灵草异草,是不是都你偷的?”

    听到白金龙的话,段财内心一晃,眼睛露出一丝惊慌之色,一闪而逝。

    只不过段财很快恢复了起来,他笑嘻嘻的说;“没有啊,这种事,我怎么会做。”

    “姓段的,你别狡辩,你偷我药草,居然还不把上面的气息给抹除,莫非,我认不出这药草上的雪狼尿液气味?”白金龙愤怒说道。

    ps;今天太累了,昨晚睡了五个小时左右,早上就起来忙着装修,跑动跑西去建材市场买材料,工人后天进门装修。

    重点不是这个!

    明天难得休息一天,所以,乘风决定全天码子。

    保底五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