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九十章 憋屈的叶天怒
    楚河带领叶天怒来到天门宫内,天门宫正厅,接待客人的地方。

    正厅装修的极为简单,与奢华的天门宫外表呈现出两种截然不同的风格。可是,仔细一看,这绝非简单二字可言,而是已经奢华入简到极致地步的体现。

    正厅挂着一幅山河壁画,这幅壁画引人入胜,让人心神向往,里面的每一个细节每一个人物都非常的惟妙惟肖,绝对是出自顶尖大师之手。

    与此同时,山河壁画下,坐着两个老者。

    黑衣老者坐在主位,白袍老者紧挨着,坐在其身旁。

    没多久,脚步声便是从厅外传来。

    “叶宫主,里面有请,大爷便在里面。”楚河用手指着前面说道。

    走在其身旁的楚河淡淡点头。

    楚河并未进入客厅内,只是站在门外后,便是转身离开了。

    叶天怒一个人来到正厅里面,目光第一眼便是看见了多年未见的段财。

    二者目光对视,只是一个刹那,叶天怒便是收回目光,原本威严略显狰狞的脸上,居然露出了大笑之色,哈哈大笑说;“哎呀,大哥,大哥回来了。”

    “怎么,我回来了,你难道不知道吗?”坐在主位翘着二郎腿的段财淡淡说道,目光对视着叶天怒。

    “小弟岂敢不知啊,大哥可是天门的顶梁柱,您回来了,小弟这不是得第一个到您这儿报道吗。”叶天怒笑着回答道。

    “哼!”段财冷哼了一声,别过头去和一旁的白金龙聊着天。

    叶天怒有些尴尬。

    他感觉到自己受到了侮辱。

    自己堂堂天门真龙境的强者,更是天门十二宫,,实力排的上前五的天怒宫的宫主。结果到天门宫这儿来,居然连个地方都没有坐。

    这简直是奇耻大辱!

    只不过叶天怒不敢表露出来!

    面前这老东西七年没有回来,天门的人都以为他死了,结果他今年干的一件事,却让整个天门都震惊了。

    压制住了段财给他的屈辱,叶天怒微笑说;“大哥,小弟准备跟你提。。”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段财淡淡说道。

    叶天怒眼神中的一丝愤怒,一闪而逝,他微微一笑,刚准备开口,突然把目光放在了一旁的白袍老者身上。

    叶天怒的目光盯着这名白袍老者,隐约感觉有些熟悉,似乎在哪里见到过。

    而当白金龙抬起头来,与其对视的时候,叶天怒顿时感觉到了一丝无形的压力。

    此人好强悍的修为。

    “阁下是?”叶天怒好奇的问。

    “白金龙。”白金龙淡淡回答道。

    白金龙,白金龙。

    听到这个名字,叶天怒更加的熟悉了,只是在这一瞬间,叶天怒便是想起来此人到底是谁了。

    竟然是传说中的华夏圣手,圣医白金龙。

    圣医怎么来天门了。

    叶天怒耐住内心的好奇,哈哈大笑说;“原来是白道友,在下叶天怒,任天门怒武宫的宫主。”

    “什么道友,这是你二哥!“段财冷冷说道。

    听到段财的话,叶天怒内心已经十分的愤怒了,不过碍于段财的可怕,还是强制压制住了。外加上圣医此人颇为的神秘,看不透深浅,加上圣医的年纪再其之上,喊一声二哥倒也没什么。

    叶天怒微笑说;“见过二哥。”

    白金龙淡淡点头,算是应付了。

    “叶天怒,你小子来我这儿,到底要说什么事?”段财翘着二郎腿,随手端着一杯茶,轻轻抿了一口后,抬起头看着叶天怒,抖着脚的一只腿指着一旁的地方,说;“自己随便坐吧。”

    叶天怒微笑点头,坐在了一旁的位置上。

    “大哥,是这样的。据说在几个月前,你曾大闹过一次徐家,和徐家老怪战斗过,不知可有此事?”叶天怒好奇问道。

    段财轻轻抿着茶,回答说;“有。”

    “那龙家和徐家的婚约撕毁,也是否是您在后面做的?”叶天怒问。

    “是。”

    “既然是这样,那就好理解了。龙家的老家主已经告上我们天门,要求你给龙家还一个公道。”叶天怒说道。

    “噗!”

    正在喝茶的段财听到叶天怒的话,嘴里一口茶叶直接喷了出去,喷了足有几米远的距离。一旁的白金龙听到叶天怒的话,也是一脸哭笑不得的表。

    这,这算什么事。

    想要让段财这种人,赔礼道歉,讨还公道?

    哈哈哈哈!

    滑天下之大稽!

    段财干咳了好几声,想要摆出一副严肃的模样,还是忍不住想笑,他说道;“那个,你再说一遍,我刚才没有听清楚。”

    叶天怒重复说;“龙家老家主龙阔海,状告天门,要求你给龙家赔礼道歉。”

    “我去他舅老爷的,我给他龙家道歉?给他龙阔海道歉?哈哈哈,笑死爷爷我了。”段财笑的手都在抖,从来没有没有听过这样的事情。

    开玩笑!

    我段财这辈子,一向奉行的是宁可吾负天下人,不让天下人负我。

    我会去和别人道歉?

    见鬼去吧。

    况且,这件事,我本身就在理。

    “大哥,如果您不道歉的话,会。”叶天怒话还没说完,段财冷笑了一声,说;“会怎么样?他龙阔海要来天门找我麻烦?呵呵,给他个胆子,他敢吗?”

    “不是,大哥,这件事,会让龙阔海嫉恨我们。龙家的实力不弱,大哥,还望三思啊。”叶天怒说。

    “哼,你去告诉那龙阔海,想让我段财给人赔礼道歉?活在这世上的还没有一个人有这资格,除了我死去的几个兄弟以外。”段财十分霸道的说道。

    听到段财的话,叶天怒眯着眼睛,望着段财,随后又把目光放在了一旁的白金龙身上。

    白金龙脸上也带着笑容,显然觉得这是一件搞笑的事情。

    叶天怒神色尴尬的说;“大哥,此事,有些不妥吧。”

    “不妥?”

    段财直接站起身来,愤怒说;“我告诉你,他龙阔海算个毛线?你不是和龙阔海关系密切吗,我的话你一字不漏的转告给他,我段财,日后,一定会亲自登门拜访龙家,记得让他龙阔海跪在门外迎接!”

    说完后,不等一年膛目结舌的叶天怒,段财说;“不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