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八十九章 大爷和二爷
    楚大人脑海一片空白,犹如被暴风雨席卷过后的破村庄一般,整个人处于一种短暂的空白期。

    这,这。。

    这,这眼神太熟悉了。

    绝对是,绝对是他老人家。。

    天呐!

    他老人家云游七年,终于回来了吗!

    这是一桩大事,天门最大的事啊!

    楚大人吞咽了一口唾液,随后居然拍了拍手,以骑士礼半跪姿势,膝盖触在地上,恭敬说道;“天门宫镇殿统领楚河,拜见。。”

    就在楚大人准备说出那两个字的时候,段财突然挥手打断,脸色不悦说;;“小厨子。”

    一声小厨子,直接把楚河喊懵了,而后立刻想到了报出这位大佬身份的后果。他连忙打了个哆嗦,以想到报出这个大人的名号,那么后果将是不堪设想的。

    他原本威严的脸上,露出无比恭敬态度,低头说;“小厨子见大爷。”

    “起来吧。”段财说道。

    楚河战战栗栗的起身,目光打量着一旁的白袍老者,好奇的问;“这位前辈?”

    “他是白金龙。”段财淡淡说道。

    “什么,白金龙,传说中的那位圣医?”听到这个白袍老者的身份,楚河一脸目瞪口呆的表情。

    这,这身份,太,太尊贵了吧。

    圣医是何等身份,哪怕是天门真丹强者,对待圣医也都要客气有加。

    “楚河,见过圣医大人!”楚河恭敬的朝着白金龙说道。

    白金龙淡淡点头。

    段财背着手,大摇大摆的说;“老白,咱们走。”

    看着段财和白金龙两人的离去,站在原地的楚河一脸目瞪口呆表情,天门的这位大爷和华夏圣医走在一起,这两尊大人物在一起,势必要让整个天门都为之黯淡。

    天门的这位爷,终于回来了。

    “楚大人,那两位前辈,到底是谁?我怎么感觉连您都小心翼翼。”紫袍中年大汉一脸好奇的问道。

    他内心疑惑不解,要知楚大人的身份在天门相当尊贵,天门十二宫殿,怒武宫,清华宫,百花宫,风云宫。这十二座宫殿每一位都是由一名真龙境的大人物担任宫主,又称天门十二宫。

    而其中,天门宫,是十二宫之首!

    面积最大,强者最多,以天门二字命名就可见其宫之霸道强势。

    而楚大人,则是担任天门宫的镇殿骑士统领,在天门宫的地位极高,丹境已达七品的修为,只差一步,便可位列真龙境!

    虽然天门强者诸多,镇殿大统领楚河的修为也相当强悍,在天门十二统领中,首屈一指的存在。

    但是天门宫的宫主,却是一个几乎不存在的人。

    却有传闻,天门宫的宫主,最为神秘,常年不见其踪影,哪怕是三年一次的十二宫宫主的会议,排在圆桌第一的天门宫宫主,已经连续两届没有参加了。

    在天门内,关于天门宫之主的传闻极多,传说此人乃是个疯子,行事霸道奸诈,丝毫不像是正派之人。可又有传闻,天门宫的宫主却是天门最伟大之人。

    总之,关于天门宫的宫主传闻极多,不过令人罕见的,其他十一宫的宫主名字都可以提,唯独天门宫的宫主名字不可提。

    天门宫的宫主,在天门,就是禁忌一般。

    与此同时,再把画面切换到楚河这边。

    听闻这位紫袍中年大汉的话。

    楚河满脸严肃之色,冷冷说道;“闭嘴,这等大人的事情,岂是你一个丹境五品的修士能过问的?”

    听到楚河的话,这名紫袍中年大汉顿时感觉到一股不寒而栗的味道,顿时安静的闭上嘴巴。

    楚河转身,冷冷对着身后的一群镇殿骑士说;“今日发生的事情,谁都不许提。”

    “是,大统领!”四周的镇殿骑士纷纷恭敬说道。

    ……

    与此同时,天门宫内。

    段财大摇大摆的背着手进入天门宫,诺大的天门宫,居然空无一人。站在宫殿内,置身于一片广场一样,有一种空旷的感觉,四周粗大的金色龙纹柱,上面缠绕着金龙,笔直通天。地板全部是纯玉制作而成,加上了特殊的暖玉,踩上去居然有同羊毛毯一般。

    “段财,你这老小子带我来这儿干什么?”站在其身旁的白金龙淡淡问道。

    “嘿,这能有什么事,老白,我的地方大不大。”段财用手指着四周,一脸得意的对着身旁的白金龙问。

    白金龙皱眉,黑着脸说;“大。”

    “有没有你的那块山头大?”段财语气更加得意,已经带着炫耀的语气。

    “有!”白金龙没好气的回答。

    “要不这样,你加入我天门,我把我这天门宫,分你十分之三如何?”段财说道。

    “滚!”

    “别介,这样吧,看在咱两关系这么铁的份上,你加入我天门,我分你十分之四。”

    “你给我滚!”白金龙愤怒说道。

    “我靠,老白你这人太黑心了啊,难道你想坐吃我一半啊。”段财一脸肉痛的说。

    “段财,你这人脑袋是不是有病啊,你天门虽强,但是老夫不感兴趣。”白金龙说。

    “哎,老白,我知道你的考虑。毕竟老子是天门的大爷,你来了后,就只能当二爷。没关系没关系,我让你当大爷,你看怎么样?”断肠是2道。

    “滚,没兴趣。”白金龙说。

    段财撇了撇嘴,他这句话其实是半开玩笑的性子。天门虽强,但是这老白也是家大业大,手里万花谷也是一股不弱的势力,并且万花谷从来没有人得罪,哪怕是魔门的人都对万花谷的人客客气气,这主要原因就是白金龙。

    圣医的名头还是极大的,走在华夏的领域内,不论去哪家山头,都是座上宾,不摆出一排礼炮放个几十响,都对不起圣医这称号。

    “老白,我知道你这老小子内心是怎么想的了。”段财突然像是想起来什么一样,突然说道。

    “怎么想的?”白金龙眼睛好奇的看着段财,他想听听这老缺德鬼接下来要说什么。

    “你肯定是嫌弃我没有摆出一大排礼炮,然后喊个千儿八百的天门弟子,一起拉着横幅写着老白欢迎你,欢迎欢迎欢迎你。”段财手舞足蹈的说道。

    白金龙用看白痴的眼神看着段财,这老东西,也不知道怎么修炼到如今这种深不可测境界的。偏偏有时候想法就跟十几岁孩子一样,真是老来乐。

    “别扯了,段财,你不是要请我喝茶吗?茶呢?”白金龙说道。

    “走走走,我带你去老夫的后花园逛逛,不是我跟你吹,保证比你那百圣山丰富。”段财说道。

    “得了吧。”白金龙一脸不信。

    “我就说你不信吧,带你去就知道了,保证让你服服帖帖的。”段财说道。

    听到段财这般说,白金龙却是突然来了兴趣,他笑着说;“行,既然你这样说,我倒是要看看了,你的药园,是不是比我的百圣山还丰富。”

    段财一脸赢定了的模样,白金龙轻哼了一声,他才不信这个邪。

    就在两人准备离开的时候,突然,楚河大步跑来,对着段财说;“大爷,大爷。”

    “小厨子,喊你大爷干啥?”段财见到楚河,好奇的问道。

    楚河目光放在一旁的白金龙身上,段财见到这幕,说;“小厨子,这是老子的好兄弟,你喊二爷就行了,都是自己人。”

    “是,二爷。”楚河说道。

    白金龙虽然不爽这个二爷这个称呼,却还是淡淡点头。

    “是这样的,大爷,二爷,怒武宫的宫主求见。”楚河说道。

    怒武宫的宫主,叶天怒?

    段财脑海中一下子就跳出来这个人,他开口问;“叶天怒来干什么?”

    “是这样的,叶宫主有要事,非要急着见您。”楚天说道。

    “叶天怒这家伙怎么知道老夫回来了。”段财皱着眉头,问道。

    楚河摇头说;“不知,属下已经告诫先前的那些镇殿骑士和巡逻人员,不得说出今日内所发生的任何事。”

    “呵呵,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我不在的这些日子里,叶天怒的眼线埋伏的可极多啊,在我天门宫的地盘都埋伏了眼线。”段财冷笑了一声,说道。

    “属下该死,属下无能!”听到段财的话,楚天顿时吓得半跪在地上。

    段财负手微笑,淡淡说;“起来吧小厨子,我不在的七年,你做的很好。我没有怪罪你的念头和想法,行了,你去带叶天怒来,我倒是要看看,他要跟我讨论什么急事。”

    “是!”楚天起身,随后大步流星的走出了天门宫。

    在天门宫外。

    一名身材高壮的老者,身穿一袭黑袍,黑袍上刻画着四爪黑龙,微风吹起,带着一股极强的气势。

    这老者脸上有着数道的刀疤,眯着眼睛的时候不怒自威,浑身透露出上位者气息。

    而站在这老者不远处的一群镇殿骑士,满脸敬畏之色,不敢细声低语。

    没多久,楚河从天门宫内走出来,对着面前这位黑色龙袍老者说道;“叶宫主,大爷有请。”

    “嗯。”黑色龙袍老者淡淡点头。

    “您请随我来。”楚河做出请的手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