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六十七章 面包和水
    翌日清晨。

    雨。

    上宁的春天始充满了雨水,临近五月,雨季到来。

    雨中,一架从上宁飞往香港的航班。

    临窗位置上。

    一位身材消瘦的黑衣青年目光望着玻璃外的云层,这架飞机正在云层中穿梭。

    他外表消瘦,脸色微白,双眼倒是炯炯有神。

    黑衣青年身旁坐着一名其貌不扬的老头,老头此刻躺在座位上,穿着一双破草鞋,其中一直草鞋已经破了一个洞,露出一根脚趾头。

    老头坐相很不安分,嘴里哼着难听的歌曲,还时不时的抖着身体,让一旁的乘客们苦不堪言。

    老头闲无聊,拿起烟枪,便是准备抽几口烟缓解一下无聊的心情。

    而就在这时,一名空姐快步走来,脸带微笑的对着老头说;“这位大爷,您好,我们航班有规定,飞机上不允许抽烟。”

    “啥子连抽烟都不行”

    听到这个空姐的这个要求,第一次坐飞机的老头显得非常的惊讶。

    空姐微笑着点了点头。

    一旁的黑衣青年朝着空姐露出一丝笑容,空姐看到这位黑衣帅哥朝着她露出笑色,一张俏脸顿时红了起来。

    她朝着黑衣青年点了点头,便是转身离开了。

    一旁的老头有点摸不着头脑的放下手中的这杆上了年份的烟枪,对于坐在自己身旁的黑衣青年说;“夏小子,这飞机上还不允许抽烟”

    “段前辈,您就忍忍吧。”

    黑衣青年正是夏洛,他此刻笑着回答。

    “妈的,这破飞机坐的我一点安全感都没有。这离陆地上距离起码都有万米吧。”段财眼睛眯着窗户看下去。

    夏洛点了点头,回答说;“对,万米高空飞行。”

    他看着脸上有些紧张的段财,笑着问;“怎么段前辈,以您的修为,从万米高空摔下去,会不会死”

    “死死死你大爷,你这孩子会不会说话。”

    段财狠狠瞪了一眼夏洛,随后说道;“那要看老子手里有没有一把蜀山剑,若是有一把蜀山剑的话,御剑飞行也不在话下。”

    听到段财的话,夏洛听的有些云里雾里。

    不过夏洛相信,哪怕就是像段财这样的丹境高手,从这个距离摔下去,也绝对会死亡。

    一万米的高空,可不是闹着玩的

    就算不死,也重伤。

    从上宁飞到香港需要接近一天的时间,飞机不停的穿梭云层,夏洛的目光盯着窗外一天。

    段财磕了一会儿瓜子后,便是呼呼大睡了起来。

    段财的呼噜声如同打雷一般,整个机舱都能听到,无数人拿起耳机插在耳朵里。

    其中也不乏一些脾气不好的年轻人,愤怒的走过来对着夏洛说道;“喂,小子,能不能让你旁边这个老头别打呼噜,吵得人无法休息”

    听到这名年轻人的话,眯着眼睛休息的夏洛缓缓睁开眼眸,他笑着摇头说;“抱歉,这件事我做不到。”

    “你说什么”

    听到夏洛的话,这名年轻人咬了咬牙,随后用手拍了拍段财的身体。

    “喂,老头,能不能别打呼噜了,你吵着人睡觉了”

    正在熟睡中的段财依旧呼呼大睡,丝毫没有被吵醒。

    “我操了,这老头睡死了不成。”

    在年轻人用力推搡着段财,试图令其唤醒,然而他晃动了几分钟,额头上流满汗水,浑身都有些精疲力竭的时候。

    一旁的夏洛笑道;“哥么,我奉劝你算了。这位大爷睡觉后,我跟你说,打雷都吵不醒。除非目的地到了,不然的话,你别想他能醒来。”

    听到夏洛的话,这名年轻人嘴里说了一句晦气,便是狠狠撒开手,嘴里骂道;“乡下来的臭老头,坐什么飞机。”

    就在年轻人说完这句话的时候,突然听到一声啪的掌声传来,再然后,这年轻人的嘴巴便是出现了五道鲜红的掌印。

    “谁,谁干的”

    这名年轻人愤怒的把目光望向四周,然而四周人都用好奇的眼神望着他,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谁干的,给老子出来”

    啪

    这名年轻人的另外一张脸上,又出现了鲜艳的掌印痕迹,这一次更加猛烈一些,嘴巴里面的数颗牙齿都被打飞。

    “见见鬼了”

    这年轻人被吓得脸色大变,都要被吓尿了一样。

    四周的乘客们也都是大眼瞪着小眼,完全不敢置信。

    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

    夏洛见到这幕,无奈的对着身旁的段财说道;“段前辈,您这个级别的高手,何须跟一个普通人计较。”

    段财呼呼大睡。

    夏洛无奈耸肩。

    刚才年轻人身上发生的事情,这架飞机里面,除了自己能做到以外,便是只有段财了。

    一下午的时间转瞬即过。

    与此同时。

    香港。

    大雨。

    雨水覆盖了整座香港。

    金湾小区,一栋别墅外。

    停放着一架直升机。

    别墅内。

    徐蔓媛忧心忡忡的望着门外,一旁的韩紫凝见到这幕,抓住了她的手,说道;“蔓媛,夏洛既然说来,就一定会来的。”

    徐蔓媛点了点头,回答道;“嗯。”

    “你饿不饿,这都出来一天了,你还没有吃一口饭呢。”韩紫凝望着徐蔓媛说。

    徐蔓媛摇了摇头,回答;“不饿。”

    “不饿才怪呢。蔓媛,你放心好了。夏洛又不是找不到我家的,我敢保证,他肯定回来找你的。”

    “紫凝,拿一块面包来,我填填肚子。”徐蔓媛说道。

    “好嘞。”

    听到徐蔓媛的话,韩紫凝开心的一笑,连忙跑去冰箱外拿起一片面包出来。

    “蔓媛,你知不知道,你要是在不吃东西就要吓死我了。”韩紫凝把徐蔓媛要的面包递给了她。

    接过韩紫凝递过来的这片面包,面包刚放在徐蔓媛的嘴里,就在这时,突然从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

    两女都把目光放在了门外。

    只见一名身材修长的高个青年,手里拎着一个工具箱,打着一把黑伞,出现在了门口。

    两女的目光都始终顶着门外,当看到是这个年轻人的时候,徐蔓媛和韩紫凝两女都是嘴巴张大,随后齐声开口;“哥无为大哥”

    来者,正是徐无为。

    徐无为放下了手里的这把黑伞,换上一双拖鞋后,进入了屋子里面。

    “无为大哥,怎么来了,你该不会是要把蔓媛带回家的吧。”

    韩紫凝站起身来,护在徐蔓媛的面前,一双漂亮的美眸谨慎的望着从面前走来的徐无为。

    她要保护徐蔓媛。

    “让开。”

    迎面走来的徐无为面无表情说。

    “不许你带走蔓媛”

    韩紫凝俏脸倔强。

    “让开呀。”

    “我我不许你带走蔓媛。”

    韩紫凝紧紧搂住徐无为的身体,扭过头来对着身后的徐蔓媛着急道;“蔓媛,你快跑。”

    “啊,好好好。”

    徐蔓媛连忙回过神来,准备跑的时候,突然听到徐无为开口道;“站住。”

    徐蔓媛屁股刚离开沙发,听到徐无为的话,顿时目光发怔的望着他。

    “坐下。”

    徐蔓媛听话的坐在了沙发上。

    徐无为出现在了徐蔓媛的面前,身后的韩紫凝一脸着急之色,却见徐无为一只手拿起徐蔓媛手里的这块面包,放在嘴里吃了起来。

    “跑什么呀,我都一天没吃饭了,快要饿死了。”

    徐无为三下五除二的把手里这块面包给吃完,两女见到这幕都目瞪口呆之色。

    “紫凝,你家还有面包没最好给我倒一杯水。”徐无为说道。

    “无为大哥,你不是来抓蔓媛姐的”韩紫凝震惊的问。

    “抓什么抓,问你话呢。”

    “有有有,我现在就去给你拿面包和水。”

    韩紫凝听到徐无为的话,顿时激动了起来,连忙撒腿跑去冰箱。

    坐在沙发上的徐蔓媛目瞪口呆望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徐无为,吃惊说;“哥,你,你怎么来了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吃完说。”

    接过韩紫凝递过来的一袋面包和几瓶牛奶,徐无为狼吞虎咽的吃着。

    两女就直愣愣的望着狼吞虎咽的徐无为。

    徐无为吃完后,拍了拍肚子,发出一道舒服的声音。

    “吃饱了。”

    “无为大哥,你快说呀,你是不是来抓蔓媛回家的。”韩紫凝望着徐无为。

    “不是。”摇了摇头,徐无为笑着说道;“我可不会干那种事,况且现在,妹妹,紫凝,哥可是和你们是一头的了。”

    “什什么意思”

    两女听到徐无为的话,都是好奇的问道。

    “意思很简单呀。我现在已经脱离徐家了。”徐无为轻松笑道。

    什么

    我的天,不会吧

    你没开玩笑吧。

    两女听到徐无为的话后,直接震惊的站起身来,一旁的韩紫凝显得比徐蔓媛还要震惊,连连惊呼不敢置信。

    而徐蔓媛则稍作冷静了不少,一双动人的美眸望着徐无为,开口问;“哥,你这是做什么为我”

    徐无为点了点头,却又摇了摇头。

    看着两女疑惑的眼神,徐无为开口回答;“徐家对我而言,并无任何感情。当然,这不是主要原因,毕竟徐家生我养我。但是,真正让我脱离的原因只有一个,我憎恨父亲的冷酷又无情,对你缺乏父爱,把你我当做工具使用。所以妹妹,哥现在站在你这头。”

    徐无为笑着看向徐蔓媛,笑着说;“妹妹,你该不会是不要哥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