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五十九章 留下
    白金龙的面前,躺着一名银发年轻人,正是暗皇。

    “这小子咋了,脸色这么难看”

    段财走过来,一眼就看出来暗皇的脸色非常的不正常。

    段财看了两眼后,以他的见识立马就看出来了,他说道;“这小子莫非是中了蛇毒”

    白金龙点了点头,回答道;“没错,正是蛇毒。而且他在中蛇毒之后,应该还吞服了某种短暂提升实力的药物,身体处于濒危的边缘。”

    “那就当做没看见吧。”段财抠了抠鼻子道。

    “这小子身上的气息,有一个人的味道。”白金龙说。

    “谁”

    段财用好奇的眼神望着白金龙。

    “暗影的杀神。”段财回答道。

    我靠

    那小子

    听到白金龙的话后,段财显得十分的吃惊。

    “没错,就是那家伙的气息,那家伙味太重了,浑身都是杀气。这小子你没察觉出来吗是,杀气也重的要命。”白金龙说道。

    段财用鼻子嗅了嗅,随后点头道;“你这么一说好像还真的是。这银发小子应该跟暗影杀神那小子有关系”

    “我怀疑是儿子和老子的关系。”白金龙说道。

    “我去”

    听到白金龙的话,段财明显的被吓了一跳,段财说;“老白,你可别乱说啊。暗影那小子也是个听难缠的小鬼,要是让那小鬼知道咱哥两遇到他儿子,见死不救的话。那不得被记恨啊。”

    “被谁记恨也不能被暗影记恨啊,到时候真屁股后面整天跟着一堆苍蝇,可有的烦的。”段财继续补充道。

    白金龙点了点头,回答道;“是的,对了段财,你不是跟暗影的那个杀神小鬼有点关系吗,这次做个顺水推舟的人情呗。”

    “也是。”段财点了点头。

    然而,他突然感觉到一丝不妙。

    “老白,你这话不对劲呀”

    “啥意思”白金龙用好奇的眼神看着段财。

    “你华夏堂堂的医圣,让我一个挖坟的救人,这术业有专攻,我干不出来呀。”段财回答道。

    听到段财的话,白金龙用鄙视的眼瞪了一眼他,随后说道;“滚开。”

    “嘿嘿,你拿手的活儿,你来。”段财让开了自己的位置。

    白金龙用手翻了翻暗皇的眼皮,随后又把暗皇的嘴巴撬开看了看舌头。

    仔细查看了一番后,白金龙对着一旁的段财说道;“这小子身受蛇毒挺严重的,舌头全黑掉了,估计心脏也被蛇的毒素入侵了。”

    “好整不”段财问道。

    “不好整。”白金龙摇了摇头。

    “连你也不行”段财问道。

    “我除外。”白金龙道。

    “切,老白,别废话,赶快把这小子给就好。我得早点带着夏小子离开了。”段财嘿笑道。

    “妈的,这小子就跟一个死人差不多。你当医死人好医啊”白金龙狠狠瞪了一眼暗皇道。

    切,我看你跟鬼牙子那货都一样,庸医。”段财撇撇嘴道。

    “庸医”

    “段财,你行你来”

    “那算了,你让段某人打家劫舍杀人盗墓,这我是专业。救人抱歉,没学过。”段财说道。

    “那就老实的闭上你的嘴。”白金龙道。

    段财在一旁扣扣着鼻子,白金龙伸出手,手掌冒出一股金色的灵力。

    白金龙的手掌,放在了暗皇的身上。

    澎湃如洪流般的灵力,源源不断的涌入暗皇的身体内。

    没过多久,暗皇突然张开嘴,吐出一口黑色的鲜血。

    这团鲜血散发着其臭的味道。

    “好臭。”

    段财捏了捏鼻子道。

    “这便是蛇毒。”白金龙说道。

    暗皇乌黑的脸颊,微微露出一丝白色,显然,蛇毒已经被排除体外。

    白金龙从身上拿出一个精致的瓷瓶,从瓶子里面倒出一粒赤红色的丹药,随后放进了暗皇的嘴里。

    很快,几乎眨眼间的功夫,暗皇的脸色就变得恢复了起来,一丝血色开始出现在了暗皇的脸上。

    “老白,还真有你的。”见到白金龙一出手,几乎把这个半边身子都要埋进管擦里的家伙救活了,段财惊讶道。

    “这算什么。我主要专攻的是丹草药,真正致奇毒绝症厉害的,还要属鬼牙子。”白金龙回答道。

    “可惜那家伙执拗的厉害,比你还倔强。这十年来,我都没见过他了。”段财摇了摇头道。

    “算了,不提他了。”白金龙看着面前的暗皇脸色的血气正在慢慢恢复,她对着暗皇道;“行,老白,我接我徒儿回去了。你就带着夏小子吧。”

    “恩。”段财点了点头。

    “小雪,跟师傅走吧。”段财说道。

    凌雪却是犹豫道;“师傅,我准备等夏洛醒来我在离开。”

    “这小子起码两三日后才能醒来呢。”白金龙说道。

    “夏洛和暗皇是为了救我,他们两人才受伤的。如果我就此离开了,我一辈子都寝食难安。”凌雪回答道。

    听到凌雪的话,白金龙暗暗摇头,随后笑着道;“你这妮子。”

    “师傅,就让我留下来,陪陪夏洛和暗皇呗。等我把他们的伤照顾好了,我在跟你走,好不好。”凌雪走过去,抱着白金龙的胳膊撒娇道。

    “好好好,小雪说什么便是什么。”白金龙说。

    “我就知道师傅最好啦”凌雪开心一笑道。

    “那个段财,你也别看着了,这都是一群年轻人待着的地方。我们两个老家伙,还是去一旁呆着吧。”白金龙说道。

    “行,我们哥两去喝一杯去。”段财笑道。

    “喝酒喝,老子喝了一辈子酒,还会怕你。”白金龙说道。

    “你这话五十年前就跟我说过。”段财嘿嘿一笑,随后道;“你醉成了傻子。”

    “靠,段财你在干提这事,信不信我跟你急。”

    凌雪望着自己的师傅和段师伯离开了,她这才把夏洛和暗皇两人都抬在了车内。

    凌雪开着车,载着二人向着上宁驶去。

    第二日,午后。

    位于澳门的某处豪华庄园。

    该庄园占地千余亩,进入欧式风格的大门内,是一片开阔的碧绿草坪和一方无限高远的湛蓝天空。

    草坡起伏着向两边延伸,中间一条宽阔整洁的甬道,通向前面的金色宫殿。

    草坪上,湖岸边,殿堂下,阳光明媚。

    这座庄园是全澳门最奢华的顶级私人庄园,也是被连续多年评选为华夏四大豪华庄园之一。

    这座庄园的主人,正是徐家。

    澳门的天气十分的炎热,今天太阳毒辣,一名穿着泳裤的帅气男子躺在凉椅上,带着一片墨镜,刚下湖游过泳的他准备小憩片刻。

    就在这时,他耳畔突然传来一句动听的声音。

    “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