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七十七章 陈年往事的记忆
    卧槽!

    还要我拜师费?

    我一穷二白不说,化劲中期的实力在您面前算个屁啊?

    我有几斤几两您不知道吗。

    您是什么级别的存在,还找我要拜师费?

    你抠门扣到家我就不说了,还敲徒弟的竹杠!

    没见过你这么无耻的!

    夏洛顿时一脸肉痛道;“前辈,我我没有钱啊。”

    “钱?”

    听到倒是这东西,鬼牙子不屑一笑,露出一口大黄牙,说道;“老夫要钱干什么?那玩意儿对我来说没用。你小子有没有什么天材地宝之类的,或者是你家里祖传的一些宝贝,别告诉我你没有啊。”

    夏洛心想卧槽。

    这老家伙太狠了。

    “前前辈,我我真没有您嘴上说的那些啊。我从小父母就没见过,一个人吃百家饭长大。”

    夏洛把自己说的极为不幸,甚至眼角还挤出几滴泪水故意看着鬼牙子,却发现鬼牙子这货简直是铁石心肠没一点同情心一样。

    “别吹了,小子,我告诉你。你要是不给老夫拜师费的话,那么老夫就不收你这个徒弟!”

    鬼牙子说的很坚决!

    老子在你小子身上不知花费了多少精力!

    别说前面那次,就说前两天那颗金乌丸,这颗金乌丸便是化劲后期的武者打破脑袋都想要得到的东西。

    老夫无偿喂进你肚子里了。

    你在我地盘上训练了三天,提升到了化劲中期。

    这些,老夫都还没有跟你仔细算算呢。

    夏洛讪讪笑道;“前辈,那个,拜师费这东西太俗气了,我们都是现代人了,不能回到过去啊。”

    “嘿嘿。”鬼牙子怪笑了一声,露出两口大黄牙道;“小子,你觉得你跟一个长年累月一个人在海岛上生活的说现代人?”

    夏洛顿时卧槽…

    “得了,服了这老鬼了。这老东西不是要拜师费吗,我好像以前老妈给我留下过一枚玉佩,虽然不知道这玉佩是什么品质,值多少价钱,但是这枚玉佩一直是老妈对我的寄托。既然这老东西找我要拜师费,我就把这玉佩给他吧。”

    说着,夏洛从脖子上取出一枚玉佩,这枚玉佩翠绿色,翠绿色中却又透露出七彩般的斑斓之色。

    佩戴在身上,很容易入睡,并感觉到头脑清明,蚊虫叮咬也从来没有过。

    夏洛依依不舍的望了一眼手里这枚玉佩,随后,还是咬牙,递给了面前的老鬼。

    “前辈,这就是我全身上下唯一值钱的东西了,您看看当做送您的拜师费不知道可不可以。”夏洛说道。

    “操,一枚玉佩能值钱几个鸟钱。”鬼牙子刚脱口而出,可是看到夏洛手里的这枚玉佩的时候,他的眼神陡然一阵变化…

    我靠…

    我的老眼没看错吧!

    这玉佩怎么会出现在这小子手里!

    鬼牙子目瞪口呆,嘴巴都微微长大。

    夏洛手里的这枚玉佩,鬼牙子一眼就看出来了。

    华夏拥有这个玉佩的,不超过十个人。

    这玉佩名叫清虚佩。

    这玉佩的来头十分的惊人。

    传闻乃是凌驾于华夏十大家族之上的宗门记名弟子身上所佩戴的挂件。

    玉佩用南海深处的翠石打造,在用各种天材地宝加以锻制,佩戴这种玉佩可以令人神清气爽,修炼起来事半功倍。

    这玉佩的价值,绝非是任何等闲之物可以媲美。

    如果知道清虚佩的功效,怕是无数化劲巅峰的武者都会挤破脑袋争抢。

    哪怕是鬼牙子这种存在,看到清虚佩,也都是可遇而不可求。

    说心动不假!

    但是鬼牙子也知道这枚清虚佩的价值和背后的身份。

    他如果佩戴这种清虚佩的话,那么就是侧面表明,自己跟清虚有关系。

    到时候引发的一些列麻烦,可不是鬼牙子愿意招惹的。

    鬼牙子修炼了一辈子,很清楚的知道,华夏这块地方,绝非眼前这般风平浪静。

    还有更强更恐怖的势力在后面蛰伏。

    这些势力,鬼牙子不想招惹,也不愿意招惹。

    这小子身份不凡。

    鬼牙子多少看出来,这夏洛应该就是夏家之人,因为他身上透露出夏家的血脉。

    夏家在二十年前,可是华夏最顶尖的十大家族。

    那时候,可真是风光无二。

    号令天下。

    然而,夏家却出了一系列重大的变故。

    夏家的高手,死伤惨重。

    据说,光是丹境修士,夏家就损失了三位。

    更别谈化劲以下的存在,多不胜数。化劲巅峰的武者直接损失达十位,化劲后期以下的武者,几乎全部死亡。

    夏家的变故,令整个天下都为之震惊。

    那可是夏家,要知道那是在华夏十大家族排行榜中,位列前三的存在。

    家族高手数之不尽,势力网遍布整个天下。

    这样的家族,几乎惨遭灭门。

    所有人都好奇夏家,有心人想要去了解夏家到底出了什么事,惹了什么人。

    可是在这件事过去的短短半年内。

    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忘记了这件事。

    鬼牙子知道,这并非是忘记,而是,无法在深入调查下去了。

    鬼牙子看到这枚玉佩,不约而同的想到了曾经发生的陈年往事。不过看着夏洛的长相,真的和他在二十年前见识过夏家的一代天骄夏轩宇很像。

    此子,如果没猜错的话,应该就是夏轩宇的儿子。

    鬼牙子看着夏洛,内心突然有一些心疼。

    在年轻的时候,他和夏家的老家主关系匪浅,几乎以兄弟论交。

    当年夏家出了重大变故,鬼牙子自然也深感愤怒,他当初用最快的速度赶到夏家。

    结果,夏家已不复存在了。

    当年,鬼牙子便是感到对夏家的愧疚,这丝愧疚已经埋藏在内心二十多年了。

    就在鬼牙子以为自己快要忘记这丝愧疚的时候,突然遇到了夏洛这个年轻人。

    其实鬼牙子这种丹境级的修士,是断然不会跟一个化劲中期的武者有任何瓜葛的。

    哪怕他是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哪怕他未来有着无比可怕无与伦比的天赋,未来潜力无限。

    然而,在他没有成为鬼牙子这个级别的存在前,他依旧是弱者。

    强者是和弱者是没有交联的。

    夏洛的一切都跟鬼牙子没有关系。

    曹金明这种化劲后期的大武者,见到鬼牙子,也恭恭敬敬的大气不敢喘一口。

    更别谈是夏洛了。

    更何况夏洛击杀了鬼牙子十几头宠物。

    打个比方,老张家养了十几只宠物狗,结果被人杀了,作为宠物狗的主人,老张不生气吗?

    老鬼就是这个老张。

    本来他感受到自己的宠物鲨鱼被杀死那么多后,鬼牙子是无比的愤怒,一瞬间就有击杀夏洛的心。

    可是当第一眼看到夏洛后,鬼牙子脑海中任何愤怒的情绪都没有了。

    夏洛,是夏家的人。

    是那个二十年前,惨遭重大变故,一夜被灭门的夏家的血脉。

    鬼牙子,只想补偿夏洛,弥补埋藏在自己内心中二十多年的愧疚。

    夏洛接下来在香港遇到的麻烦,如果是一个化劲初期,化劲中期的武者,早就死的不能再死了。

    每一次,鬼牙子都来的很及时,在夏洛将要不行的时候,救下了他的命。

    这一切的一切,鬼牙子都是在暗处。

    只不过他是一个不善言辞的人,其实内心上,鬼牙子是一个很有性格的人。

    他年轻时的性格,真的和夏洛很像。

    再把视线转到夏洛这边。

    夏洛看着鬼牙子前辈盯着自己手里的这枚玉佩沉思良久,思绪好像飞到了另一个时空,夏洛小心的提醒道;“前辈,前辈?”

    鬼牙子猛然从回忆中惊醒,又恢复了之前脾气古怪的模样,冷哼一声说道;“这破玉佩不值钱,老子不要。”

    说着,鬼牙子把手里的玉佩给了夏洛。

    “啊,前辈,这,这您还不要啊?”夏洛表情很夸张。

    在他心目中,最疼爱自己的老妈给自己的东西绝对是最好的。

    可这老鬼居然看不上眼。

    可恶!

    “废话,我说了不要就是不要。”鬼牙子白了夏洛一眼,冷冷道;“小子,身上还有没有别的值钱的东西。”

    “没没了…”夏洛收回鬼牙子递给自己的玉佩,把脑袋摇晃成了拨浪鼓。

    他全身上下就这枚玉佩最值钱了。

    再也没有比这玉佩更值钱的东西了。

    “那你这个情况的啊,蛮复杂的啊。”鬼牙子说道。

    “前辈,您就通融通融呗,您看我是多么想拜你为师啊。”夏洛一脸渴望的表情。

    “那好吧,看在你小子这么诚心诚意的份上。我不收你也显得我不近人情,不过你小子没给老子拜师费,这让老子非常的不爽,极度的不爽,要不是看你小子和我年轻人时长的一样帅的话,老子是绝对不可能收你为徒的。”

    “这样吧,你就先成我记名弟子吧,等你什么时候孝敬老子,想起来把该给老子的拜师费给补齐了,老子在正式收你为徒。”鬼牙子说道。

    我靠!

    前辈,您也太现实来吧!

    完全是物资啊!

    您还说您不生活在现代,我看您比现在人太物资!

    夏洛内心十分的不舒服,不过表面上,还是笑着感激道;“多谢前辈,不对,是多谢师傅。”

    说着,夏洛还跪在地上,说道;“师傅在上,请受徒弟一拜!”

    鬼牙子傲然的站在夏洛的面前,拿起腰间的一壶酒,扔给夏洛道;“喝了这壶酒,你以后就是我鬼牙子的徒弟了。”

    “是师傅。”夏洛接过鬼牙子递过来的这壶酒,大口喝了起来。

    见到夏洛咕噜咕噜的喝起来,鬼牙子顿时激动道;“我靠,你小子他妈的给我留点。老子让你喝完的吗,我只是让你喝一小口。”

    然而夏洛却仿佛充耳未闻当做没听见一样,一口喝光了鬼牙子葫芦里面的酒。

    喝完后,夏洛打了一个酒嗝儿,说道;“爽!”

    ps;老鬼收徒,故事徐徐拉开了序幕,跌宕起伏的情节来了,请兄弟姐妹们拭目以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