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二章 谁是小偷
    顾恒见到这幕,直接目瞪口呆了起来,一旁的女人小婉也很快的发现了躺在沙发上睡觉的那个男人。 两人面面相觑的看了一眼对方,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出了浓浓的不敢置信。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老老公,该不会是家里的门就是被这个贼给撬开的吧?”小婉小声的说道。很显然,深夜里一个陌生人出现在家里,并且门还有被撬的痕迹,是个正常人都会把他想象成一个贼。

    听到小婉的话,顾恒皱着眉,说道;“和我想的差不多,只不过这个贼,有点意思,居然敢在我家沙发上睡觉。”

    一旁的小婉捂嘴一笑,说道;“要说这个贼运气也真背,老公你可是跆拳道黑道,别说一个小贼了,三五个加在一起也不是你的对手啊。”

    顾恒冷笑了一声,说道;“敢来我家偷东西,我要让他站着进来躺着出去。”说着,顾恒就走到了沙发上,用手拍了拍睡在沙发上怀中抱着枕头的夏洛。

    “小子,起来。”

    夏洛换了个姿势,继续睡。

    “快点给我起来。”

    夏洛又继续换了个姿势。

    “你要是在不起来的话,我就让你死得很难看。”顾恒冷冷的说道,这个胆大包天的小贼,居然在自己这个主人面前还能睡的起来,真是林子大了之啥鸟都有,这么多顾恒不是没有碰到过贼,却是头一次碰到如此愚蠢的小毛贼。

    简直是可以用可爱来形容了。

    “别打扰我,老子要睡觉。”夏洛抱着是一个枕头,美美的说道。

    “哼!”听到这话,顾恒顿时愤怒了起来,猛的抡起拳头向着夏洛的脑袋砸去。作为一名跆拳道黑带的男人,顾恒的实力在普通人中绝对算是高手了,一拳就可以把一个正常成年男性打晕。

    顾恒脸上露出一抹冷笑,自己这一拳足够让这小子睡一整晚的,只不过,自己要把他拖在门外扒光他的衣服,让他在冬天的夜晚里美美的睡上一觉。

    顾恒的拳头狠狠落在夏洛的脑袋上,距离夏洛的脑袋不到一公分的距离时,突然间无法在向前一步了。

    一只强劲有力的手掌,不知何时抓住了自己的拳头。

    顾恒见到这幕,满脸的不敢置信,满脸震惊的看着眼前这幕。这小子什么时候反应过来的,并且还能在如此短暂的时间里面,就抓住了自己的拳头。

    这,这也太可怕吧。

    顾恒内心的震惊可想而知,要知道他可是跆拳道的黑道头衔的人啊,一般人怎么可能抓住他的拳头,尤其是顾恒还是偷袭的。

    顾恒吞咽了一口唾液,却听到躺在床上的这个年轻人语气不冷不淡的开口道;“在人家睡觉的时候,吵醒别人,你不知道这是一件相当没有礼貌的事情吗?”

    听到夏洛这样说,顾恒也觉得一阵愤怒,顾恒气极反笑道;“小子,你他妈的的仔细看看,你睡的地方是哪儿?这是你该睡的地方吗?”话说完,顾恒继续说道;“赶快把你的破手给我松开,不然的话,我要你好看!”

    夏洛冷冷开口道;“你说松就松?”

    顾恒连忙用起了自己的力量,想要挣脱出来,可是被夏洛抓住的拳头根本没有任何半点力量。他眼中露出一丝震惊,这个小子的力量太大了,绝对是自己遇到过力量最大的人。他连忙说道;“小子,你别仗着自己有两把子力量就可以为所欲为,这里是私人住宅,你私闯我家,我可以不计较,但是我请你迅速离开。”

    顾恒说出这话其实是假的,顾恒这个人的性格是典型的瑕疵必报类型,人家打了他一拳,他绝对要反咬十口回去。之所以对着夏洛说出这话的原因还是想让面前这个实力看起来很强的小子放松警惕。

    果然,顾恒的话奏效了,夏洛真的松开了手掌。

    顾恒瞬间把手从夏洛的手里面拿了出来,用力的甩了甩被夏洛握的生疼的手掌,连忙用手不停的揉着。这小子的力量真大,自己的拳头差点都要被他给捏碎了。

    夏洛从躺着到坐着,目光看着面前的顾恒,从身上掏出一包烟,发现居然只有最后一根烟了。

    夏洛抽了起来,顾恒身前的女人小婉愤怒道;“小偷,你还不快离开我家,不然的话我就报警了。”

    小偷?

    听到这个狐媚风骚女人对自己说的话,夏洛嘴角翘起一抹不屑微笑,开口道;“不好意思,你们家还真的没有值得我去偷的东西,倒是站在你身旁的先生,偷了人家很多的钱啊。”

    什么?

    听到面前这名男子的话,狐媚风骚女人小婉的脸上顿时露出惊讶的表情,随即愤怒开口道;“不可能,你这个小偷休要血口喷人,我老公怎么可能偷人家东西!”

    滑天下之大稽!

    你一个深夜潜入私人住宅的小偷,居然还有脸说别人是小偷!

    要点脸好吗!

    此刻,顾恒的脸上也是充满了愤怒的表情。这个该死的小贼,居然在自己的家里说自己堂堂主人是贼,这岂有此理,简直是怒不可赦。

    “小子,你有种在说一遍!”顾恒脸上写满了愤怒的模样,目光狠狠盯着夏洛。

    夏洛没耸耸肩,笑着吐了一口烟,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如同这里是自家一样,淡淡开口道;“顾先生,难道您不认为你最近做了什么亏心事吗?”

    亏心事?

    我能有做什么亏心事?绝对没有!

    还有,你是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

    顾恒是个聪明人,很快脸色就突然一变,坐在面前的这个年轻男子居然知道的自己的名字,显然是有备而来了。而自己刚刚和这年轻人交手,自己不是他的对手,顾恒的脸上很快就写满了难看之色。

    该死的,难道自己遇到麻烦了。

    顾恒开口道;“我不知道你到底说了一些什么,我可以给你一笔钱,一万块怎么样?”

    顾恒决定用破财消灾的方法来打发这名深夜潜入自己家中的男子,一万块对于像顾恒这样年轻有为的商人而言,真是杯水车薪都算不上。

    夏洛听到顾恒的话,正抽烟中突然猛烈的哈哈大笑了起来,由于吸烟过猛导致呛着了。夏洛一边笑一边咳嗽,最后好半天才止住,干咳一声,夏洛用一种看待白痴的眼神对着顾恒说道;“顾先生,一万块钱,您是来打发叫花子的吗?”

    “那你要多少?”顾恒目光看着面前这名年轻男子,咬咬牙,愤怒道;“行,你要钱是吧,我给你十万?十万行了吧,请你迅速离开我的家。”

    十万吗?

    夏洛吸着烟,缓缓吐出嘴里的烟,一张白暂的脸上顿时流露出了一抹似笑非笑的神色。夏洛开口笑着说道;“既然顾先生认为自己没有做什么愧疚事的话,那么为什么想要用钱来解决呢?”

    对啊,这名小贼说的对啊。

    站在顾恒面前的女人小婉顿时一愣,心里想着这年轻小毛贼说的对啊,既然自己的男朋友如果没有做什么亏心事的话,那么为什么怕鬼敲门呢。还没等这名小贼开口,就已经开价了。

    这里面是不是隐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故事呢?

    小婉把眼睛放在了身旁的顾恒身上,却见到顾恒一脸正气的回答道;“小子,你休要血口喷人。我做亏心事,我顾恒为人堂堂正正,什么时候做过亏心事了!”

    对!

    顾恒的话,也令小婉点头,自己就是看中顾恒这点才跟顾恒交往的。

    听到顾恒的话,坐在沙发上抖着二郎腿的夏洛嘴角露出一丝不屑的表情,切了一声,夏洛开口道;“顾先生的这番话,真是厚颜无耻的代名词啊,在下自认为自己的脸皮堪比城墙,子弹都打不穿。谁知道您是导弹都轰不烂啊。”夏洛阴阳怪气的笑了一声,站起身来,目光原先的玩世不恭突然一变,转而变得冷漠起乃。

    见到面前这个年轻人站了起来,更是感受到他眼神中的一股可怕的气息,顾恒连忙开口道;“你,你来我家到底要干什么?”

    夏洛冷笑了一声,一口气吸干手里这半截烟,用手指弹飞手里的烟头,烟头刚好落在了顾恒的鞋子面前。夏洛一口气吐出嘴里的烟,烟雾缭绕下的夏洛一张白暂的脸颊露出一抹冷峻的神色,冷冷说道;“我来干什么,顾先生,明人就不说暗话了。您拿了郦城国际两千五百万的资金,我今天所来,就是想请顾先生把这两千五百万从嘴里吐出来的。”

    什么!

    听到面前这个男子说的话,顾恒和身旁的女人小婉满脸震撼,而顾恒内心更是被惊骇的波涛汹涌,顾恒满脸呆若木鸡的表情。

    这,我干的这件事,居然还有第三个知道。

    难道,难道是赵溪婷背叛了自己吗?

    该死的,我就知道女人不靠谱!

    顾恒一张脸颊顿时变得无比冷漠起来,双眼中露出一丝冰冷的神色,冷冷对着夏洛说道;“你说的这些我都不知道,还有请你迅速离开,不然的话,我就立即报警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