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一章 艺术品
    什么,这幅画的边角是你弄坏的

    听到这名中年男子的话,孙荣溪的脸上顿时浮现出了愤怒之色,这丝愤怒的表情纯粹,孙荣溪此刻看像小舅的眼神完全就是跟看仇人一样。

    “你知不知道你弄坏了这幅画的边角,使得我国的这些名人传世的名画造成了多大的损伤”顿了顿,孙荣溪满脸咬牙切齿的说道;“这样一幅画,光是艺术价值和文学价值的财富都是无法用金钱估计的,他们代表着我国在那个时代最高的绘画工艺和地理人文,而你却把保存的这么完善的一幅画边角给弄坏了,你是国家的罪人,民族的罪人,我们这些爱好收藏者心中最大的罪人!”

    听到孙荣溪老先生三个罪人说出口,小舅直接被吓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这三顶大帽子实在是太大了,扣的他完全当场愣在了原地。一想到孙荣溪老先生的身份,小舅就感觉完了,自己真完了,我得罪了上宁前任的商会主席啊,这不是嫌命长去寻死吗

    一定要找一个挽救的办法才行。

    不然的话,我的商途就从此结束!

    小舅连忙说道;“孙老,孙老,一定有办法的对不对。我愿意出钱赔偿,您说多少钱二十万,五十万”还没等孙荣溪回答,小舅咬咬牙的说道;“我愿出八十万,您看怎么样”

    听到这个中年男人开出的这样价格,孙荣溪老先生还没说话,站在他身旁的的下属冷笑了起来,不屑开口说道;“八十万八十万你买个缺口都买不起。我告诉你,现在流传下来的郑板桥名画已少到屈指可数了,一幅画最起码得价值五百万以上,而您弄坏的这幅画保存的如此完善,几百年下来尚能感受到郑板桥先生的苍劲笔力,没有一千万根本拿不下来!”

    什么,这么贵!

    卖了我也赔不起啊!

    听到这名男子的话,小舅一张脸此刻五颜六色精彩了起来,这,自己无意中弄坏的一幅画边角其价值居然超过了八位数…

    我的天,我到底在干了一些什么啊。

    “哼,给我一千万,我宁愿把这钱都捐出去,也不愿意损害这幅画。”孙荣溪冷哼了一声,怒气十足的说道。

    “我,我…”小舅此刻吓的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上来了,实在是孙老两人给他的震撼太大了。他本以为这幅随意挂在墙上不抬起眼的这幅春竹画是一件郑板桥的仿冒品,谁知道,居然是真迹,而且是保存如此完好的真迹。

    就因为自己的一个不小心,就导致这幅真迹从此有了缺口,不论是价值还是本身的文学艺术性都大大降低。

    自己真的是罪人啊。

    夏洛站在身后面无表情的抽着烟,小舅颤颤巍巍的回过头,看了一眼夏洛后,就连忙把脑袋触电一般的伸回来。他此刻根本不敢对视夏洛,因为他到现在才知道这名年轻人根本不是自己判断想象的那样。

    远比自己想象的要厉害百倍,千倍。

    孙荣溪老先生恋恋不舍的把手中这幅画放回原位,突然间,看到不远处一个显眼位置上的一副画。他刹那间整个人的身体都颤·抖了起来,而站在他身旁的下属顺着孙老的目光看去,当两人的目光汇聚到一处时,小峰的目光也瞬间呆滞了起来,而嘴巴更是长成了一个可以吞下鸡蛋的模样。

    “这,这,不可能吧。”

    “我的天哪,这幅画…”

    孙老和小峰两人面面相觑,都不敢开口了,就在这时,夏洛随意说道;“这是我父亲最爱的一副送春江水鸭图,作者是谁就不用我说了吧。”

    听到夏洛的话,孙老也用颤颤巍巍的语气回答道;“天哪,我没有想到,我居然会在这里见到了苏东坡的真迹,我的天,这幅画的价值,岂止是之前郑板桥那幅画的五倍十倍之多啊。”顿了顿,孙老激动说道;“幸亏刚才那个二百五东西没有把这幅画给弄坏,否则的话,老朽我也要体验一下杀人的滋味,弄死这个千古罪人。”

    听到孙老的话,下属小峰也是重重点头说道;“没错,千古罪人,杀他带我一个。”

    什么,千古罪人!

    坐在地上的小舅瞬间神情呆滞了起来,满脸震惊扭曲到极致的模样,如同崩溃了的傻子。

    这,这,这一切都是真的吗!

    我侄儿的男朋友家里不但有郑板桥的真迹,甚至就连名人中的vip苏东坡的字画都有。

    这…

    自己一开始居然还趾高气昂的跟他说话,一副了不起的模样。

    现在回想起来,小舅内心燥的简直不像话,羞愧难当,真正是地上如果有一个细缝就要钻进去的想法。

    孙老顺着足迹,足足欣赏了许久,最后才转身回头说道;“夏先生,今天晚上冒昧打扰了,还望见谅。”

    夏洛摇头笑道;“没事,这是您跟我家老头当年的事,不算打扰。”

    “夏先生,告辞。”孙老拱拱手说道。

    夏洛点了点头,目送着孙老两人的离去,他捂嘴打了个哈欠,今天有点累他有一种上了床就直接睡觉的想法。

    此刻小舅还是坐在地上,不敢起身,赵怡忻的父母已经在半个多小时前离开了。

    “小舅,你起来吧。”赵怡走过来,对坐在地上的小舅说道。

    小舅回过神来,抬头看了一眼自己的侄女赵怡忻,满脸苦笑之色。赵怡忻用厌恶的眼神看了一眼小舅,便是掉转过头去。

    “我,我对不起你…”小舅站起身来,对着坐在沙发上的夏洛说道。

    此刻夏洛正在削水果,听到小舅的话后,夏洛缓缓开口道;“既然知道对不起,我也就不说废话了,趁着我现在心情还算不错的份上,你从哪里来就回哪里去吧。”不然的话,夏洛突然嘴上挂出了一副诡异的微笑,小舅看到夏洛正朝着自己如此邪魅的笑容,一瞬间吓的脸色惨白。

    这小子到底是何神圣,不但在孙老的面前表现出一副无所谓的模样,而孙老爷对他恭敬客气有加。甚至在此刻随意露出的一个笑容就让自己感受到一种近乎死亡般的错觉。

    小舅连想都没想,招呼也不敢打,直接狂奔而去。

    见到这幕,夏洛才伸个懒腰站起身来,一旁的赵怡忻走过来白了一眼夏洛说道;“夏洛,你吓他干什么”

    “我吓他”夏洛露出一丝无奈的笑容,对着赵怡忻说道;“怡忻,你这个奇葩舅舅一过来,就让我损失了几百万,你觉得我心情能好吗”

    “不好意思…”赵怡忻自然是知道夏洛这句话里的意思,是他的舅舅把夏洛一副名画给弄坏了,这么贵的画赵怡忻自然赔偿不起,只能开口道歉。

    夏洛吃了一口苹果,摇头笑道;“算了,你也没有什么跟我对不起的。怡忻,现在也不早了,我们洗洗澡就去睡觉吧。”

    “恩。”赵怡忻刚点头时,突然目瞪口呆的说道;“什么,我们洗洗澡睡觉”

    “对啊,应付完你爸妈了,我们不睡觉干什么”夏洛打了个哈欠的说道。

    赵怡忻的表情立刻变得羞红起来,对着夏洛摇头说道;“那个夏洛,我,我,我们的关系还不是真正的情侣。怎么能在一起洗澡呢…在说了”

    夏洛顿时开口道;“我又没说一起洗啊,你看你,简直是太腐女了,怡忻不是我说你啊,你都是学校老师,怎么能有这样龌蹉的想法呢”

    你!

    听到夏洛的话,赵怡忻的发红的俏脸顿时气的白了起来,白了一眼夏洛,说道;“不想理你了。”

    “怡忻,你先洗还是我先洗”夏洛问道。

    “你先洗。”夏洛说道。

    “你先洗。”

    “好,我先洗就我先洗。”夏洛也没有跟赵怡忻客气,边走楼梯边把身上的衣服给脱掉,很快夏洛就坦露着自己强健的上半身。看着夏洛后背的完美的轮廓,赵怡忻突然微微发晕了起来。

    好帅…

    夏洛洗了没到十分钟就火速下楼了,此刻刚把广告看完还准备看电视剧的赵怡忻见到夏洛来了,顿时目瞪口呆的说道;“你洗完了”

    “对啊,我洗完了。”夏洛此刻头发湿漉漉的,穿着个黑色背心和黄色大裤衩点头回答道。

    “你,你洗澡也没必要这么敷衍吧。”顿了顿,赵怡忻哭笑不得的说道;“我这就连广告都还没看完呢,你都说你洗完了。”

    “对啊,我的确洗完了,你要是不相信的话,你摸摸。”

    摸你妹啊摸!

    赵怡忻俏脸微红着从沙发上起身,走向楼梯,夏洛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看着正在上楼的赵怡忻,笑着调侃道;“怡忻,洗澡的时候记得把门给锁好啊,免得我破门进去。‘

    “你…”

    正上楼的赵怡忻脚步顿时一虚,差点滑倒了起来。赵怡忻回过头看,满脸气的发白,尤其是一双漂亮动人的美眸居然释放出冰冷的气息。见到这幕,夏洛连忙拿起赵怡忻吃的这剩下的半边苹果,一边甩手一边啃苹果道;“哈哈,我逗你玩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