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章 震惊的小舅
    夏洛随意的语气,仿佛是在跟一名农家老聊天一般,听到夏洛的话,孙荣溪老先生的脸上带着一丝笑容,拿起筷子品尝了一口很普通的蒜黄炒肉,却是吃出了不同的味道,连忙点头赞叹。

    而坐在一旁的小舅见到这幕时,却是目瞪口呆了起来。

    这可是曾经上宁商界的顶级大人物啊,姓夏的小子居然敢用这样的语气跟他说话,我的天哪,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小舅此刻完全被这幕震惊了,他内心吞咽了一口唾液,不敢继续想下去,因为这实在是太可怕。

    而看着夏洛此刻一边吃着饭菜,一边不时笑着和身旁的姐夫姐姐两人聊天时,小舅内心那股震撼又化作了浪潮一般褪去。还好,孙老这小子不认识,不然的话这后果真的难以预计。

    站在孙老身后的下属看了一眼面前这么多美味菜肴,吞咽了一口唾液,见到这幕,坐在夏洛身旁的赵怡忻对着她说道;“你也坐过来一起吃啊。”

    孙老的下属连忙摇头说道;“不不不,我不饿。”

    “都流口水了还不饿。”夏洛一笑,说道;“来我家就别客气,我不管你们是什么人,好人坏人恶人英雄土匪之类,只要我家在吃饭,你们都是客人。怡忻去给客人盛点饭,免得饭菜凉了。”

    听到夏洛的话,赵怡忻笑着起身,而孙老的这名下属显得异常的激动,用感激的眼神看了一眼夏洛,随后目光放在了面前吃着饭的孙老身上。

    孙荣溪看了一眼夏洛,脸上露出笑吟吟的模样,点头说道;“小峰,既然主家都这么说了,你也坐下来一起吃吧。”

    “好的。”

    赵怡忻把一碗饭和筷子递给了这名小峰,小峰双手激动接过,便是坐在了孙老的身旁吃了起来。这对陌生的客人到来并没有打扰到吃饭的氛围,或者说夏洛在饭桌上是属于言谈善谈的那种,气氛始终被夏洛牢牢抓住着。

    赵怡忻的父母都很满意自己闺女谈的这个男朋友,满脑子都有一种把赵怡忻嫁给夏洛的想法。而赵怡忻这顿饭时大多时间就是不停的点头然后脸红,夏洛笑着抿了一口酒,跟着自己未来的‘岳父岳母’畅聊着,而这期间,小舅却仿佛变了一个人似的,半句话都没说。甚至显得很拘谨,仿佛饭桌上坐着什么了不起的大人物,之前那股嚣张跋扈的气焰一下子就收敛了很多。

    一顿饭吃的酒足饭饱后,夏洛收拾碗筷准备去洗碗,谁知道赵怡忻的父母连忙给坐在夏洛身旁的赵怡忻使了一个眼神。赵怡忻连忙明白的站起身来,拿起夏洛身旁的碗筷说道;“夏洛,我去刷碗,你就陪一下客人吧…”

    “你刷碗”夏洛一愣,而赵怡忻对着夏洛点了点头,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正抓着夏洛的手,连忙触电一般的弹开了。干咳了一声,赵怡忻说道;“恩,我刷碗,你去玩吧。”

    “这不好吧。”夏洛迟疑道。

    “小夏,没什么不好的,你看你做了这么多的饭忙的那么辛苦,怡忻给你刷一下碗是应该的。还有怡忻,以后多跟小夏学学厨艺知道吗你看看你都是能结婚的人了,这么大人居然还不会做饭,还要男朋友给你做饭。”赵怡忻的母亲说道。

    “爸,你看,妈妈欺负我!”赵怡忻顿时用楚楚可怜的眼神朝着自己的父亲望去,却见老实巴交的父亲突然点了点头,说道;“那个闺女啊,我觉得吧,你妈说的很对啊。”

    “爸妈,你们合起来欺负我!”赵怡忻见到这幕,穿着高跟鞋的小脚跺地,随后气嘟嘟拿起面前这些碗筷就奔着厨房去了。

    见到这幕,夏洛颇有点不知所措,干干一笑的看了一眼赵怡忻的父母。却发现赵怡忻的父母微笑着说道;“小夏,我家这闺女年纪不小了,但是心态还很小,有时候你让让她,我们也就这个心愿了。”

    “叔叔阿姨,我会的。”夏洛连忙点头说道。

    “他老二,你觉得怡忻这个男朋友怎么样”赵怡忻的母亲突然对着身旁一直沉默的小舅说道。

    正恍惚中的小舅连忙惊醒,点头说道;“不错不错。”

    就在这时,孙老和小峰这两名客人突然站起身来,其中孙老对着夏洛说道;“夏先生,今日所来…”话还没说完,便是被夏洛挥手打断,夏洛开口道;“我知道我知道,老头儿你不就是想要看我家收藏的这些字画书法吗随便看随便看,记得别拿手机拍照就行。”

    听到夏洛的话,孙荣溪和小峰两人面面相觑了一眼,而小舅听到夏洛对孙荣溪老先生说这样的话,顿时一万个不愿意了,小舅直接站起身来对着夏洛愤怒道;“小子,你知道你在跟谁说话吗”

    夏洛把目光放在小舅的身上,摇了摇头,回答道;“不知道。”

    “哼,谅你也不知道。”冷哼了一声,小舅开口道:“小子,竖起你的耳朵听好了,今天晚上大驾光临你家的乃是上宁上一任商会主席孙荣溪老先生,你知不知道孙老先生到来是给你多大的面子,让你脸上添金镀光,你居然还不知晓!”

    听到小舅的话后,坐在饭桌旁边的赵怡忻父母都露出吃惊的面容,看着旁边那对客人,没想到居然来头这么大。

    能让自家老二露出如此震撼模样的,怕是身份高的吓人啊。

    听到小舅开口,夏洛的表情淡定,点了点头,说道;“就这些啊”

    什么,就这些!

    难道这些还不够吗

    你以为你开着一辆什么牌都看不清楚的破车住着一个别墅就以为自己了不起了吗我告诉你小子,站在你面前的这个老人才是真正的大人物,你就是人家眼中的一只蚂蚁,什么都算不上。

    小舅刚准备开口之际,却突然听到孙荣溪老先生说道;“夏先生,实在是不好意思。”顿了顿,孙荣溪说道;“这位我不认识,他的话不代表我,我今天只想给您做真挚的感谢,以及您请我吃饭这份心意,这一切老朽都永生难忘。”

    听到孙荣溪的话,夏洛点了点头,而这些话全部听在耳朵里面的小舅则仿佛感觉自己耳朵爆炸了一样,孙荣溪老先生之前说的话每一个字都如同一颗鞭炮,直炸的自己耳朵流血。

    我的耳朵没有听错吧。

    这不是真的吧!

    为什么孙荣溪老先生对着姓夏的小子如此的客气客气到我就感觉是我在巴结孙老一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完全不科学啊!

    夏洛点起一根烟来,抽了一口说道;“我家墙壁上的画你们随意看,切忌不可弄坏了,不然的话赔偿可是很麻烦的。”

    “这些我们都知道,知道。”孙荣溪和他身旁的这名下属连忙点头,开什么玩笑,四周墙壁上挂着的这些名人书法字画其价值可以用亿来形容,这么多量的画如果逐渐拍卖的话恐怕没有个二十多个亿是拿不下来的。

    孙荣溪一生醉爱于字画书画,对于夏洛家里的就这些名贵字画的价值非常的清楚。

    两人甚至从身上拿起了白手套,开始朝着墙壁上的挂着的字画慢慢看了起来,每看一件脸上就流露出兴奋的笑容。站在不远处的小舅看到这幕都露出呆若木鸡的模样,他看得出来孙老先生和他的下属两人脸上的笑容不单没有作假,反而真心的很。

    这,这,难道这些挂在墙壁上的名人字画书法,都是真的吗

    不可能吧!

    绝对不可能!

    小舅悄悄数了一遍夏洛家里只挂在墙上的名人字画,就足足好几十幅画,不由得吞咽了一口唾液。这些里面如果有一副名人真迹的话,其价值都是以千万元以上论记的,而有几幅画价值更大,是千万的十倍之多,如果这些都是名人真迹的话,那这些,岂不是就说…

    不可能…

    小舅还是不相信眼前这一切是真的,他宁愿相信是自己眼神出了幻觉,自己的脑袋在做梦,也不愿意相信这是真的。

    “哎呀,这幅扬州八怪郑板桥的春竹怎么坏了一个边角!”就在这时,正认真欣赏墙壁上字画的孙荣溪老先生突然看到面前这幅已经坏了一个边角的春竹,顿时满脸流露出心疼的模样。

    “少了一个边角,这幅郑板桥的春竹价值起码跌了几倍啊,可惜,可惜啊。”孙荣溪老先生的带着白手套的手不停摸着这幅画,满脸伤心欲绝的神色。

    小舅站起来说道;“这幅画我家里也有一副。”

    听到这句话,孙荣溪突然转身,随后,脸上露出了一抹不屑的冷笑之声,冷哼了一声,说道;“说鬼话!名人的画从来都没有重复的,这幅画是郑板桥中年的画,风格大气洒脱,苍劲有力,栩栩如生。而今几百年过去了,流传下来的画数量日益减少,现在全华夏都屈指可数。郑板桥的一幅画在上宁甚至是在j省都没有超过三幅,像这样保存完好只是坏了一个边角的,是我从所未见的,我猜这天下就独此一副!”

    听到孙荣溪的话,小舅顿时面色震惊了起来。

    “这这幅画的边角是我弄坏的,它它多贵啊……”小舅语气发颤的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