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九章 慕名而访
    “妈哪里有埋汰你啊,只是妈很喜欢你这个男朋友,小夏这小伙子多不错啊。”越看夏洛,赵母越觉得顺眼,笑着说道;“小夏,你别光顾着站着了,赶快做坐啊,这么辛苦给我们大家做这么一桌饭,阿姨都觉得很不好意了。”



    夏洛还没有说话,却见到赵怡忻的小舅居然已经动起筷子吃了起来,连忙笑着坐在了赵怡忻的身旁对着赵怡忻的父母说道;“叔叔阿姨,您们别客气,尽管吃,吃完了我在去给你们做。”



    “好孩子,真好。”赵怡忻的父母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神中露出了满意的微笑。显然对于赵怡忻这个男朋友,这对夫妇两非常的满意,要人才有人才,要钱看起来身价也不低,而且人又年轻和赵怡忻看起来很般配,多好的一个孩子啊。



    赵怡忻吃了一口夏洛做的饭,顿时露出吃惊的模样说道;“哇塞夏洛,你做的饭怎么这么好吃,以前我完全不知道啊。”



    “现在不知道了吗?”夏洛笑着回答道。



    赵怡忻俏脸微微一红,而赵怡忻的父母也对夏洛的厨艺大赞不绝口的同时,只有赵怡忻的小舅一个人面无表情的在吃着饭,仿佛谁都欠他钱一样。



    “小夏,怡忻,你们打算什么时候领证啊。”赵怡忻的母亲问道,问到这个话的时候,正在吃饭陪着小舅喝酒的赵父也停止了动作,把目光看到坐在一起的夏洛和赵怡忻身上。



    赵怡忻和夏洛两人表情顿时尴尬了起来,尤其是赵怡忻,连忙说道;“妈,这个,这个领证这个东西,我还想在等等。”顿了顿,赵怡忻连忙找了一个理由说道;“我还年轻,我们都觉得现在还太早了。”



    什么,太早了!



    听到赵怡忻的话,赵母的表情顿时变得夸张了起来,连忙说道;‘傻姑娘,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傻话啊,这还太早了?你要多迟你还以为不早啊?你现在过完年都二十四岁了吧,这个年纪的姑娘你不结婚你准备干什么啊?你知不知道村东头的小芳比你小两岁,家里两个孩子都满地跑了,还有村西头的小玲今年才二十一岁,就生了一对双胞胎。”



    “你看看你,都二十四岁了,还不准备结婚。得亏找到了一个不错的男朋友。”赵母说道。



    “就是就是。”一旁的赵父点头说道。



    听到自己父母亲的话,赵怡忻的俏脸顿时尴尬的不像话,这实在是太丢人了。



    而就在这时,突然传出来一道敲门声,正吃饭的夏洛几人纷纷放下了手中的筷子。



    赵怡忻看了一眼夏洛,夏洛点了点头,对着正在吃饭的赵怡忻父母说道:“不好意思叔叔阿姨,我先离开一下。”



    “好的。”



    夏洛站起身,来到门外。



    推开门,门外站着两个人,一个老者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老者身穿黑色的中山装看起来很有气势,眉宇间就透露出气势不凡的模样,站在老者身旁的男人显得很恭敬。



    “你们找谁?”夏洛好奇的问道,他并不认识这两个人。



    “敢问您是夏先生吗?”那名年轻的男人说道。



    夏洛点了点头,很惊讶的看了一眼这两个人,随后回答道;“我是。”



    “是您就好,是您就好。”三十来岁的男人还没说话,站在一旁这个沉稳气势不凡的老者却是露出了不属于他这个稳重年纪应有的激动,连忙说道;“夏先生,我找您的可苦啊。”



    夏洛很惊愕的看着这名年纪足以当自己爷爷的老者,好奇说道;“您是?”



    “夏先生,这位是我们上宁市工商协会的上一任主席,孙荣溪先生。”站在一旁的三十岁男人笑着回答道。



    “哦,孙老先生您找我有什么事?”夏洛问道。



    这名曾经是上宁工商界跺跺脚整个上宁都抖三抖的大人物此刻显得如同孩童一般紧张不已,开口笑道;“是这样的,我曾经认识您的父亲,他说nin家里收藏有许多名人字画,我今日所来,一是想拜访一下您,毕竟听说贵家收藏的名人字画乃是上宁城一绝,号称整个上宁上宁博物馆里收藏的东西还不及您家的十分之一。其二是在下手里也有几份名人字画,想请大家您来甄别一下。”



    孙荣溪老先生的话态度非常的客气尊敬,夏洛听到这名老先生的话后,皱了皱眉头说道;“老先生,不好意思,今天可能有点不方便,我家里来了客人。”



    听到夏洛的话,孙荣溪老先生脸上顿时流露出一脸遗憾的模样,一旁的下属想要开口,却是被孙荣溪老先生暗暗阻止了,年轻的下属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想来在上宁以孙荣溪老先生的地位居然还能被拒之门外,这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没事的夏先生,老朽该日再来拜访。”孙荣溪对着夏洛笑着说道。低了低头,一旁的年轻下属连忙用手搀扶住孙荣溪的手臂准备离开之际。突然听到夏洛开口说道:“等等。”



    正转身离开的孙荣溪突然慢慢掉转过头,一脸疑惑的看着夏洛,夏洛微笑着回答道;“你吃过饭没有?”



    听到夏洛的话,孙荣溪老先生一愣,身旁的年轻下属说道;“夏先生,孙老先生按照当初记忆的地方,找了您家整整大半个月,终于找到了,我们早上吃了一点,现在还是空腹。”



    孙荣溪老先生苦笑的点了点头。



    听到这两人还没有吃饭后,夏洛笑着说道;“没吃饭就进来一起吃吧,我在家里做了很多菜,也不多你们两双筷子。”



    说着,夏洛便是转身回屋。



    见到这幕,孙荣溪和这名年轻下属都是面面相觑的看了一眼对方,显然都没有料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却见年轻下属激动说道;“孙老,孙老,夏先生让我们进去了,并且还邀请我们去吃饭。”



    “太好了,真是太好了,当年我有幸见识过夏轩宇先生一面,就感觉此人器宇不凡,而今我见识到了夏轩宇的儿子,也有了当年的那种感觉。我想我这辈子最大的遗憾就要在这里消失了。”孙荣溪说道。



    一旁的年轻下属重重点头说道;“孙老,我们运气真不赖啊。”



    “是啊,苦尽甘来啊,能见识到传说中的名人真迹收藏大家,此生无憾,此生无憾啊。”



    孙荣溪在一旁的年轻下属搀扶下走进了别墅里面,看到别墅里面的墙壁上挂着满墙的名人字画时,孙荣溪顿时长大了嘴巴,而一旁的年轻下属更是嘴巴做出可以吞咽一颗鸡蛋的模样。



    这,这也太多了吧。



    仔细数了数,居然足足数百幅字画。



    并且样样精美绝伦,美轮美奂,绝对是千百年流传下来的真迹。



    见到夏洛从外面回来,刚准备喊夏洛一起吃饭的赵怡忻突然看到从后面走进来两个人。顿时好奇的问道;“夏洛,这两个人是谁啊?”



    “哦,来我家看字画的。”夏洛头也没抬,拿起筷子就吃饭说道。



    孙荣溪此刻完全沉浸在了别墅里面的字画当中,夏洛家收藏的字画极多,字包括前唐晚宋乃至各朝各代的大家的小楷行书草书。画包括水墨画山水画写意画诗情画等各种在历史长河里面能数得上号叫得出名的名家,虽然肚子饥肠辘辘,但是光看这么多名人字画就已经有一种饱了的感觉。



    “要不我去喊这两位来吃饭吧。”赵怡忻说道。



    正在吃饭的夏洛点了点头。



    赵怡忻走过去,对着孙荣溪和年轻下属说道;“两位,过来一起吃饭吧。”



    见到走过来的漂亮美女,正沉浸在字画里的孙荣溪和年轻下属连忙抬起头,其中年轻下属看到面前这名美女的长相时,顿时露出激动的样子。而孙荣溪老先生对着赵怡忻微笑着说道;“小姐,您太客气了,我们只是来贵家观画的客人,不必要这样子。”



    “老先生,您一路风尘仆仆赶来,既然来了这里,我们自当尽地主之谊。”赵怡忻微笑道。



    年轻下属刚想推迟,却听到孙荣溪老先生笑着点了点头,说道;“既然小姐和主家都是这个意思,那么在下自然恭敬不如从命。”



    说着,孙荣溪老先生跟随着赵怡忻一路走来,孙荣溪朝着正在吃饭的这家人笑着打了个招呼。此刻正在吃饭的小舅抬起头,当目光看到这名老者的容貌后,顿时露出目瞪口呆呆若木鸡的表情。



    这,这…



    不可能吧!



    这不是上宁商业工会前任主席,孙荣溪孙老吗。



    他,他怎么来这里了。



    小舅内心震惊的想法简直不言而喻,孙荣溪老先生在上宁商界地位极高,可以说的上是泰山北斗一般的存在。孙荣溪老先生在小舅他们这些蝇头小利的小商人心目中就是最顶级的大人物。



    小舅见到孙荣溪,顿时内心有了巴结的想法,此刻不巴结更待何时。况且自己最近正在投标,可是竞争压力很强。但是有了孙老后,就是一句话摆平的事情了。



    “谢谢小姐。”接过赵怡忻递过来的筷子,孙荣溪答谢道。赵怡忻刚落坐椅子上的时候,却听小舅激动的对着孙荣溪说道;“孙老,孙老,您怎么来了,真是太巧了…”



    孙荣溪把目光看到一旁的中年男子身上,脑海中并没有关于这个人的印象,低着头没有理睬,吃着面前的饭菜起来。尝了一口后,孙荣溪露出惊讶神色,笑着说道;“这菜真棒,汇聚色香味俱全,实乃大家水准。”



    “这是我随意做的家常小菜,希望不要介意。”夏洛笑着开口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