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二章 磕头
    张铁军内心万万的没想到,给自己发送短信报送自己逃狱死囚王小飞目标地点的楚凝冰,居然就离着王小飞的距离不到两三米的距离。

    张铁军额头上顿时流露出了汗水,楚凝冰的身份非同一般,如果她出了什么差池的话,恐怕不单单是自己丢了帽子那般简单,就是自己上司的上司恐怕也吃不了兜子走。

    “局长,怎么办,楚队居然被这王小飞给控制住了。”站在张铁军身旁的一个警察说道。

    “该死的,这名死囚,如果他敢伤害楚队一分一厘,老子绝对会活活把他打成筛子!”

    “现在说这话有什么用,如果凝冰真的出事,我们所有人都别想吃着兜子走。”冷哼了一声,张铁军的脸上顿时带着微笑的表情对着前面的死囚王小飞说道;“王小飞,你把人质放下来,控制一个女人算什么英雄好汉。”

    听到这名官最大的警察话,王小飞冷哼了一声说道;“我不算英雄好汉,那你们出动数百个人抓我,就是英雄了吗?”

    “你说这…”张铁军对于王小飞这话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了,不过好在张铁军也是经历过各种风浪的人,说道;“小飞,了先放下枪,你抗议提出条件来,只要在合理的范围内,我都可以做主答应你。”

    王小飞冷笑着说道;“你当我是傻子吗,我放下枪的话,我任何筹码都没有了,你们想不想杀我全看你们的心情了。”

    “怎么办,楚队在这个囚犯的手里。”

    “楚队千万不能出现任何差错啊。”

    四周数百名警察看着水饺摊旁,楚凝冰被这名逃狱死囚犯给劫持住了,十分紧张着。与警察们紧张截然不同的是,楚凝冰的表情却显得镇定了许多,镇定的好像劫持的不是她,而是别人一样。

    低着头,看了一眼这名被自己劫持威胁着的漂亮美女,哪怕是做了太多坏事的王小飞也不得不由衷的赞叹一口这个女人的定力真是非同寻常。王小飞开口道;“我这个人不喜欢杀女人,但是,我很讨厌你做出来的这个样子,比我还冷静。”

    楚凝冰轻笑着开口道;“为什么要暴躁?你现在最大的筹码是我,你要搞清楚现在是我在保护你,你明白吗?如果我出现任何一点伤亡,你这条命可就没了。”说着,楚凝冰伸出一只纤纤玉手,突然握住了这把手枪上。

    “你要干嘛!”见到这个女人的动作去,却着实把王小飞给吓住了,王小飞心想着这个美女是不是疯了啊,自己可是亡命囚犯啊,居然敢握自己的枪。

    “对准我脑袋算什么男人?有本事朝着我开枪啊。”楚凝冰笑着说道。

    “你,你当我不敢是吧!”王小飞听到这漂亮女人的话,顿时愤怒的说道。

    “你当然不敢,要不要我们赌一赌。”楚凝冰开口说道。

    “你!”听到楚凝冰的话,王小飞愤怒的便是准备扣动扳机,一枪崩了这个不知死活的女人。而就在这时,突然又响起来,自己现在已经处在一种极度危险的场面中,如果自己连最后这个人质都保不住了的话,恐怕今天晚上自己真的在劫难逃。

    王小飞冷哼了一声,说道;“我警告你,别惹怒我,不然的话,我生气的后果很严重,不是你能承担的起的。”

    听到王小飞的话,楚凝冰淡淡笑道;“算了吧,就像你这样的男人我见多了,混球东西一个。”

    “你!”王小飞顿时勃然大怒了起来,已经有点偏执的他听到楚凝冰这如此侮辱性的话语,真的有一种豁出去的冲动,只不过被最后求生的意念给压制住了。

    “局长,您看!”几十米外的地方,几名警官对着一旁观看场面的局长张铁军说道。

    “先不打扰凝冰,说不定凝冰有什么办法可以把自己拯救出来。”顿了顿,张铁军说道;“不过为了保险起见,现在让各班的狙击手各就各位,子弹上膛,随时准备狙杀!”

    “遵命。”

    与外面紧张的气氛截然不同的是,水饺摊里面的气氛显得很诡异,被劫持威胁着的漂亮美女非但没有丝毫的惧怕,反而还出言讽刺。美女身旁坐着一个年轻男子,一直低着头闷头吃着水饺,仿佛是瞎子聋子一般,对身旁的一切事物都显得漠不关心。

    “你别逼我,不然的话,我真的和你同归于尽!”被激怒了的王小飞此刻一双眼神通红的看着楚凝冰,冷冷说道。

    “和我同归于尽?”轻笑了一声,楚凝冰清冷的声音传来道;“这个水饺摊的王大娘,就是你的母亲吧。”

    听到楚凝冰的话,王小飞大吃一惊,相当震惊的说道;“你你怎么知道,你是谁,你到底是谁!”

     t5瞵2(9{s~\{4王小飞对于楚凝冰的冷静反常的害怕,因为这完全不是一个普通人该有的表现,实在是太反常了。如今又听到这个女人说出这家卖水饺的大娘是自己的母亲时,王小飞只感觉自己全身的漏洞全部都暴露出来了,被这个女人一眼看穿。

    该死的,这女人是怎么知道的!

    看着王小飞满脸震惊的表情,楚凝冰却是显得异常镇定,轻轻一笑,说道;“我是谁没关系,你只需要记住一点,我有权限能让你和你的母亲在多聊几句话,把你的后事安排好。”

    听到面前这名美女的话,王小飞吞咽了一口唾液,这个女人口气这么大,到底是谁。看着这名女人脸上带着的平静与淡然,王小飞内心却是突然的暴虐了起来,该死的,他最讨厌人家用这样的镇定和自己说话。

    王小飞猛的举枪,枪口紧紧贴着楚凝冰的额头,身后数百名警察纷纷身体一震,而站在身后已经看呆了的王大娘此刻终于开口道;“小飞,你给我放开小冰!”

    王小飞扭头,满脸好奇的盯着自己身后的老娘,王大娘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你你这个孽子,你这个不孝子,你这个孽畜,你如果敢伤害小冰一分一毫,老娘会先死在你前面,就算老娘没死,老娘也要把你的棺材给一把火烧掉!”

    听到王大娘的话,王小飞彻底震惊了起来,满脸目瞪口呆的看着面前这名被自己的手枪顶着脑袋还一副平静表情的楚凝冰,说道;“娘,娘,这个姑娘到底是谁?难道是您给我找的媳妇吗?”

    “我呸,就你这个孽障也配有小冰这样优秀的孩子,赶快把枪给我放下来,然后跟着这群警察们走!”王大娘愤怒开口道。

    “娘,不是孩儿不愿意,只是现在不能,一旦我放开他,说不定四周埋伏着的狙击手随时一颗子弹就能带走我的性命。”王小飞苦笑了一下,却是摇了摇头,拒绝了自己母亲的要求。

    听到王小飞的话,王大娘气的浑身发抖,举起一根手指头对着王小飞说道;“孽畜,你这个孽畜,你有本事欺负人姑娘是吧,那好,你一枪把老娘给崩了!”

    说着,王大娘就来到王小飞的面前,王小飞一边用手控制着楚凝冰一边说道;“娘,您别过来,您别过来,您别逼孩儿。”

    “混账,混账,你这个混账啊!”王大娘被这一幕气的泪流满面,对着被手枪顶着脑袋的楚凝冰说道;“小冰,大娘对不起你,大娘有罪,大娘教子无方,罪该万死啊。”

    正说着,王大娘突然直接跪了下来,朝着被王小飞挟持着的楚凝冰跪倒磕头说道;“大娘给你磕头了小冰,我对不起你啊,这一切都是大娘亲手造成的。”

    “大娘,您快快请起啊。”楚凝冰见到王大娘居然下跪了,直接震惊的想要跑过去扶住王大娘,却被王小飞用手给狠狠拉扯住了。

    王大娘重重磕了一个头之后,又朝着王小飞说道;“孽畜,这个头老娘在磕给你,老娘给你磕头了,求你放过小冰吧。”

    说着,王大娘便是准备磕头的时候,在全场数百双各种复杂的眼神中,传来了一道富有磁性的声音;

    “让老娘给儿子磕头,这个罪,可是要下十八层地狱的。”话落间,一个青年人突然出现在王大娘的身边,一只手轻轻的抵挡住了王大娘往下低垂的头。

    王大娘抬起头,看到这个年轻人居然就是今天晚上小冰带过来的男朋友时,不由得目瞪口呆了起来,随后连忙说道;“孩子,你这是干什么啊,赶快躲起来啊,这孽畜手里有枪,小心把你伤着。”

    夏洛笑着说道;“大娘,您先起来。”夏洛轻轻的把跪在地上的王大娘扶起来后,转过身,朝着一脸复杂表情的王小飞看了过去,淡淡说道;“你闹够了没有?”

    “小子,老子的事情关你屁事,你是不是想英雄救美多管闲事,如果你是抱着这个想法的话,老子第一个崩了你。”说着,王小飞把手枪瞄准了夏洛脑袋。

    如果是普通人被一位死囚犯用枪瞄准的话,都会吓得屁滚尿流,最不济也会浑身发抖。然而王小飞眼中的这个年轻人却是什么感觉都没有,仿佛自己手中拿着的是一把·玩具手枪一样,这种感觉让王小飞有一种目瞪口呆的错觉。

    怎么,这个小子不怕死吗?

    和这个臭女人一样!

    夏洛轻轻摇了摇头,说道;“你是死囚犯的身份我不介意,你从牢里面逃出来我也不介意,你挟持了我的朋友想要逃命我都不介意,只有你不伤害他就行,毕竟佛家有言,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但是,你居然让你的老母亲给你跪下来磕头求你放过我朋友。”夏洛平淡无奇的眼眸中,陡然间射出一道犀利的光芒。

    “我觉得,没有必要让你有活下去的必要了,因为你这种肮脏的垃圾,不适合在这个世界多存活一秒钟。”

     t5瞵2(9{s~\{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