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六章 敏感
    “又怎么了啊蔓媛。”被徐蔓媛阻挡在了门外,韩紫凝冷的有点抖着身体,说道;“蔓媛,你快点让我进去啊,外面真冷。”

    “比我房间暖的被窝多了去的,你可以去楼上啊。”徐蔓媛轻描淡写的笑道。

    听到徐蔓媛的话,韩紫凝连忙说道;“哎呀,蔓媛,都晚上十一二点钟了你还有心思跟我开玩笑,好玩吗。”

    “我哪有跟你开玩笑呢,你看我像跟你开玩笑的样子吗?”徐蔓媛看着韩紫凝,笑着说道;“刚才停电了十五分钟,你最怕黑,停电是绝对不敢一个人在门外的。对不对。”

    听倒徐蔓媛的话,韩紫凝心里想着你不愧是我这个世界上对我最了解的闺蜜,点了点头,韩紫凝承认的说道;“对。”

    “呵呵,那你可以给我说明一下,这停电期间的十五分钟,你去了哪里吗?”徐蔓媛开口道。

    “我,我就在洗浴间里面洗澡啊。”韩紫凝说道。

    “哦?”徐蔓媛的嘴角翘起一抹微笑的弧度,里面透露出一丝不信任的表情,说道;“如果你这句话说给别人听,恐怕会被相信,但是你说给我听,不觉得有点搞笑吗?”

    “真的,我哪有骗你啊,是夏洛拿了一把手电筒给我的。”韩紫凝说道。

    “真的?”徐蔓媛好奇的问道。

    “对啊,手电筒就在洗手池旁边,你要是不相信你自己去看。”韩紫凝说着,便是进入了徐蔓媛的房间里面,直接躺在了床上。

    见到韩紫凝这幕,徐蔓媛也觉得是不是自己太多疑了啊,毕竟这可是这个世界上和自己关系最好的闺蜜啊,她又怎么可能和夏洛发生关系了呢。

    恩,没错,一定是自己想多了。

    徐蔓媛把门关上,看着躺在自己床上玩着手机的韩紫凝,徐蔓媛问道;“凝凝,夏洛给你递手电后,就回房间睡觉了吗?”

    “对啊。”点了点头,韩紫凝的目光盯着手机屏幕。

    “你骗人!”徐蔓媛突然说道。

    韩紫凝抬起头,一脸无奈的看着韩紫凝说道;“蔓媛,我怎么又骗你了啊,我明明说的是实话啊。”

    听到韩紫凝的话,徐蔓媛冷笑了一声说道;“我了解夏洛还是你了解夏洛,以他的性格,逮着美女绝对会一个劲儿的扯着聊天。如果没有停电的话,夏洛可能还会安稳的在自己的房间里面,但是停电了,并且他还给你送手电筒,他肯定在门外!”

    徐蔓媛的话,着实把韩紫凝给吓了一跳,韩紫凝心想着蔓媛你不要这么变态啊,猜的这么准可让我怎么办啊。

    韩紫凝顿时捂嘴一笑,说道;“嘻嘻,其实我刚才是骗你了啊,没想到蔓媛你这么聪明啊,夏洛刚才的确是在门外陪我聊天呢。”顿了顿,韩紫凝说道;“那个媛媛你是知道的啊,我怕黑,又怕寂寞,是我主动要求夏洛陪我聊天的,只不过我怕你误会,所以才不打算告诉你的。”

    听到韩紫凝的话,徐蔓媛顿时白了一眼韩紫凝说道;“你要是找这样跟我说不就行了。”

    “我这不是怕你生气吗。”韩紫凝笑着说道。

    徐蔓媛走到床上,白了一眼韩紫凝说道;“我有你说的那么小气吗?”

    “有!”韩紫凝顿时重重点头。

    “好呀你给臭凝凝,看我不模你痒痒。”

    “啊,我抓你脚底板。”

    两女在床上顿时翻滚着嬉戏着。

    而与此同时…

    夜深了,别墅外面。

    一行黑衣男子看着灯光消失后,顿时消失于夜色中。

    夜深了的一间房间里面,杜家的老家主杜坤冷哼一声,说道;“那个姓夏的该死小辈,别墅里面居然住着一尊大人物,这个人我们不能动。”

    “是谁啊父亲?”杜坤的大儿子好奇问道。

    “韩紫凝。”杜坤回答道。

    “韩紫凝?”杜坤的大儿子杜正明和二儿子杜正元两人对视了一眼,其中稍微年轻一点的杜正元很快便是想起了关于韩紫凝的信息,连忙说道;“父亲,这韩紫凝不是如今华夏最红的一个小天后吗?难道这个小明星就是您眼中的大人物,父亲,您未免也太妄自菲薄了吧。”

    “就是啊父亲,不过就是演艺圈里面的一个人罢了,有多了不起的啊。”大儿子也开口道。

    听到自己这两名儿子的话,杜坤顿时冷哼一声,说道;“愚昧,你们两个蠢货知道什么东西,我告诉你们,这韩紫凝可是上京韩家的独生女儿。韩家你们两个蠢货该不会不知道吧?”

     t5瞵2(9{s~\{4

    听到韩家这两个字,还是上京,不是上宁的,这两个在上宁也算的是上有头有脸人物的杜家高层震惊说道;“是上京八大家族之一的韩家?”

    “废话!”冷哼了一声,坐在椅子上的杜坤一脸难看的说道;“这该死的姓夏小子,怎么会认识韩家的丫头呢。”

    “怎么会是韩家的人啊,我们上宁这片小地方居然还有韩家的人,这也太可怕了吧。”

    “就是啊,韩家可是上京八大家族,势力恐怖到极致,跺跺脚,我们杜家就玩完的存在,在韩家人的眼中,我们完全就是蝼蚁。”

    听着自己这两个儿子的话,杜坤满脸黑线的说道;“我也不知道这姓夏的小子到底跟那韩家丫头有什么关系,但是,在韩家丫头没有离开上宁之前,我们的人马只能监视,不能出手,不然的话,我们杜家,乃至整个上宁九大家族,都会面临到上京韩家,也就是这个华夏最恐怖的八个家族之一的韩家最恐怖的怒火。”

    “明白了父亲!”杜坤两个儿子此刻都是恭敬点头道。

    ……

    一夜天明,昨夜下了一场大雪,这场大雪可以说的上是今年最大的一场雪。

    砰砰砰。

    急促的敲门声响了起来。

    夏洛睁开惺忪的眼睛,站起身来,嘴里念叨着一大早谁这么急的敲着自己的门啊。用手把门推开,夏洛赫然发现居然是徐蔓媛。

    看着徐蔓媛,夏洛很无语的说道;“蔓媛,你一早敲我们干什么啊?”

    看着夏洛一头鸡窝头,徐蔓媛白了一眼夏洛,说道;“你说干什么啊?”

    “我怎么知道啊,没事的话,我就回房间睡觉去了。”夏洛说着,打了个哈欠,又继续回房间睡觉去了。

    “等等,站住。”见到夏洛的这个模样,站在门外的徐蔓媛顿时大声的喊道。

    “又怎么了啦?”夏洛十分无语的望着身后的徐蔓媛,看着徐蔓媛的一双格外漂亮的美目,夏洛说道;“我说大小姐,我真的很困哎你知不知道。”

    “现在都早上九点多了,你居然还好意思说你困,太阳都晒到屁股了,莫非你昨天晚上是去做贼去了,还是干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徐蔓媛的俏脸露出一抹坏坏的笑容道。

    听到徐蔓媛的话,夏洛轻哼了一声,对着徐蔓媛说道;“呵呵,你居然还好意思跟我提这个,我昨天晚上就坐在床上哪儿也没去,就在等一个人啊,可是我左等右等苦苦等,等到肝肠寸断还是没有等到啊。”说着,夏洛用手指了指自己的黑眼圈,说道;“看到这个了吗,这个就是证据。”

    徐蔓媛听到夏洛的话,顿时俏脸微红了起来,这个臭混蛋这个就好可是话里有话,表面上在说等着一个人,可实际上不就是说的是自己吧。

    看着夏洛似乎是因为自己才没有睡好了,徐蔓媛突然又感觉到了一阵愧疚和歉意,都怪自己不好,开什么玩笑,现在好了吧,这个大笨蛋上当了。

    徐蔓媛想要给夏洛道歉,可是又不知道道歉的第一个字该如何开口,就很尴尬的傻傻怔在原地。夏洛抬起眼睛看着徐蔓媛,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转身说道;“算了,我其实也不怪你,要怪就怪我自己。”

    说完了,夏洛便是继续准备上?床睡觉了。

    “等等夏洛。’夏洛的身后突然传来了徐蔓媛的声音。

    转过头,夏洛满脸疑惑的表情看着徐蔓媛说道;“又有什么事了吗?”

    “那个昨天晚上,我实在不好意思。”徐蔓媛说着,一根手指头互相摆弄着,低下头不敢对视夏洛的眼睛。

    “我只想走到你昨天晚上到底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夏洛开口问道,一双明亮的浩若星辰般的漆黑眼眸就这样直勾勾的盯着徐蔓媛,等待徐蔓媛接下来的回答。

    “我…”徐蔓媛真的感觉到羞于开口,她内心不停地诅咒着夏洛你这个大混蛋大笨蛋,女孩子能在那种情况下对你说出那种话来,难道有假吗?

    面对着夏洛的问题,徐蔓媛吸了一口气,摆出一张玩笑脸说道;“嘻嘻,骗你的,当然是假话了。”

    听到徐蔓媛的话后,夏洛也是笑着点了点头,说道;“好的,谢谢,我知道了。”

    说完了,夏洛便是毫不犹豫的把门给关上。

    砰!

    徐蔓媛看着面前这栋门,一时间,突然陷入了一种深深复杂的情绪中。

     t5瞵2(9{s~\{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