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章 不能说的秘密
    “我晕…”

    夏洛很无语,你凭什么说我没有女朋友啊,我女朋友很漂亮你知不知道。

    不过既然赵怡忻说出这样的话来了,夏洛只好顺着赵怡忻的话,接了下去道;“哎,怡忻,虽然这些年过去了,可是我发现还是你懂我啊。”

    听到夏洛的恭维话,赵怡忻一张俏脸乐开了花,点了点头回答道;“那是当然的了。”

    夏洛笑嘻嘻的继续道;“怡忻,你说,我现在也二十三四岁了,要说这个年纪也不小,家里也怪愁的。”

    听到夏洛的话后,赵怡忻深有体会的点了点头,回答道;“哎,夏洛,你别说,我现在也是深有感触啊。以前我在上大学的时候,前两年还好说一点,后两年我每年回家,父母就催促我带个男朋友回来,你说我那时候也不大啊,顶多二十岁,带什么男朋友回家啊,这得多尴尬。”

    顿了顿,赵怡忻很无奈的说;“在说了,要是有男朋友带回家也就算了,关键是没有。这也就算了,结果我大学毕业出来工作的第一年,你猜怎么着?我父母居然给我安排了一个相亲对象,我的天,比我大不了几岁,可是穿着打扮完全就是跟上世纪八十年代的人一样,我感觉我得喊他叔叔。”

    “被吹了后,我父母倒是消停了一年,可眼看着马上年关了,我父母又催我带个男朋友回家了。”赵怡忻吐露出心中的无奈后,看着夏洛一脸想笑却强硬忍住的表情,撇撇嘴说道;“想笑就笑出来,反正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夏洛笑着开口道;“怡忻,其实我也差不多。”顿了顿,夏洛开口道;“我本来在国外做生意好好的,结果父母就催我回国相亲,你还好啊,我这跑多少路啊。”

    “唔,还是你比较惨。”一听到夏洛在国外都被喊回来相亲,赵怡忻的内心顿时平衡了起来。

    “那你现在有男朋友了吗?”夏洛好奇的问道。

    “没有呀。”摇了摇头,赵怡忻叹口气回答道;“我要是有就好了。”

    “那还好。”夏洛松了口气。

    “我晕,你说什么,那还好。你知不知道马上就要过年了,学生一旦放寒假就是我的末日好不好,你好,我不好!”赵怡忻开口道。

    自打大学后两年后,赵怡忻就害怕年关,害怕过年。往年喜欢过年的那种气氛,现在都t的被相亲给冲散了。

    夏洛笑着开口道;“不不是,我看你是误会我的意思了。”

    听到夏洛这么说,赵怡忻微微一怔,好奇问道;“那你是什么意思?”

    夏洛开口道;“要不这样,你也没有男朋友,不行咱两就凑合凑合呗。”

    凑合你妹啊!

    感情是能凑合的吗!

    听到夏洛的这句话,赵怡忻相当的无语,看着夏洛一脸镇定的说出这句话,赵怡忻的俏脸微红起来,她心想大哥你不知道跟一个成年女性说出这样的话来其实是非常害羞露骨的吗?

    你的廉耻脸皮在哪儿呢?

    “咋滴,瞧不上俺啊?”夏洛问。

    赵怡忻摇头,说道;“夏洛,我们现在也不是当初那个年代的孩子,当初仅凭着一腔热血就能干出冲动的事情,现在。”

    赵怡忻话没说完,但意思很简单,现在长大了,成熟了,需要面对的事情和责任就更多了。

    夏洛说道;“怡忻,其实。”

    “别说了。”赵怡忻连忙抬起头看着夏洛,本就绝美的脸蛋配合上微醺般的红晕后,看起来更宛如云霞一般美丽。

    夏洛咽下嘴里这句话,说道;“我其实是想说,如果你没有男朋友的话,你介意有男朋友吗?”

    “不介意。”

    “那你介意像我这样的男朋友吗?”

    “不介意。”刚开口,赵怡忻突然有点后悔,想要反口,夏洛笑着说。

    “那不就得了。”夏洛笑嘻嘻道。

    听到夏洛挖坑摆了自己一道,赵怡忻瞪了一眼夏洛,说道;“我看你这些年性子就没变,就会变着花样逗人。”

    “哪有啊。”夏洛一笑。

    悄悄打量了一眼夏洛,赵怡忻的内心突然开始砰砰跳了起来。说实话,这些年赵怡忻一直没有谈男朋友,就是心里面始终有一个男人让他忘不下去。

    这个男人,恰好就是夏洛。

    她高一转校来到上宁中学,从进入班级里面,被班主任宣布成为班长眼睛看到班级后面一个趴在课桌上睡觉的那个男生起。

    赵怡忻就感觉自己好像喜欢上那个男生。

    这份喜欢,维持了整个高中三年。

    赵怡忻是一个不喜欢和异性打交道的女孩子,但是为了让夏洛不察觉到自己似乎对他有那层意思,她改变了自己,试图让自己变得和男生女生面前一样。

    班级里面的男孩子都喜欢赵怡忻。

    只有赵怡忻一个人才知道,她心底里一直住着一个让男生。

    三年很快眨眼过去,仿若过眼云烟般,青春就从指尖飞快的流逝。

    高考完毕的那一天,赵怡忻打电话给夏洛,夏洛的手机已经是空号。

    她费劲千辛万苦才打听到夏洛出国了。

    出国的原因;未知。

    会回来吗他?;未知。

    哭了整整一夜。

    一切的未知,让赵怡忻等了一年又一年。

    直到赵怡忻感觉自己的脑海都仿佛要忘记掉这个男生后,他又突然的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依旧是这幅笑嘻嘻玩世不恭的面孔,依旧是懒洋洋的语气,依旧是那一张脸。

    只不过现在是一张成熟的脸庞。

    赵怡忻很开心,真的很开心。

    她下午有课,但是宁愿陪着夏洛在操场上漫无目的的溜达。

    赵怡忻永远记得自己当年第一次主动约夏洛在操场上散步,背后许多男生女生笑嘻嘻的指指点点,她拥永远不会忘记那一次自己的脸有多红心跳有多快,也永远不会忘记那一天夏洛说;如果未来我们还能在操场上散步,我会追你。

    呵呵,如果有如果?

    看着赵怡忻低着头在散着步,夏洛突然脑海中浮现出了曾经的一幕幕,赵怡忻第一次陪自己散步的时候,也是这个小女生的样子,低着头走路看着自己的脚。

    “怡忻,你愿意回到以前的高中吗?”赵怡忻问道。

    赵怡忻点了点头,说道;“idloveto!”

    “为什么?”夏洛好奇的问。

    “因为。”赵怡忻上嘴唇咬着下嘴唇,似乎说出这句话会很艰难。

    夏洛微笑着开口道;“好了,你不用说了,我已经知道了。”

    “你知道了?”赵怡忻内心一震,看着夏洛一副胸有成竹的脸,她内心突然的感到一阵彷徨一阵害怕。

    “那你说出来。”

    夏洛摇了摇头,说道;“这句话,我现在不能说。”

    “……”赵怡忻。

    俏鼻轻哼了一声,赵怡忻决定不理会这个大混蛋。

    而就在两人漫无目的的在冬日操场上溜达散步时,从远处走来一群学生。

    “钟老大快看,就是那小子!”那名高二学生用手指着不远处的夏洛。

    钟成目光先是放在了夏洛身上没几分钟,目光里便是浮现了赵怡忻的踪影。

    “咦,这不是赵怡忻赵老师吗?”钟成的目光看到了这个打自己弟弟的那个男人身旁的女人,居然是全校最出名的高三五班的班主任,赵怡忻老师。

    赵怡忻也是他班级的英语老师。

    对于赵怡忻,钟成还是很有好感的,这个漂亮的女老师年纪大不了他们几岁,为人十分的和善有好。不论对于好学生差学生赵怡忻都是一视同仁。

    谁都没有仇恨过赵老师。

    哪怕是钟成身后跟着的这一群小弟对赵怡忻都颇为好感。

    “老大,赵老师跟那小子看起来认识。”一名小弟开口道。

    钟成点了点头,说道;“应该是认识,可能关系还不弱。”

    “那怎么办?”

    “呵呵,怎么办,当然是该怎么办就怎么办。一码事归一码事,待会要是动手的话,谁也不能伤害赵老师,不然的话,老子绝对扒皮抽筋。”钟成冷冷说道。

    听到钟成的话,身后二十多名学生顿时大吼道;“明白了老大。”

    点了点头,钟成说道;“走,去找那小子麻烦,他妈的,居然敢找老子弟弟事。”

    一群人很快便是浩浩荡荡的出现在了夏洛身后,最后在两人不知觉间包围住了两人。

    赵怡忻和夏洛看着眼前这一幕,感到很震惊。

    赵怡忻目光看到为首的钟成,脑海中顿时有了钟成的印象。

    钟成是学校有名的校霸,这所学校里面上了十多年班的老教师都对钟成无可奈何,更别提他这个今年才过来的新老师。

    “赵老师下午好。”钟成笑嘻嘻的开口道。

    看着钟成,赵怡忻好奇问道;“钟成,你这是要干什么?”

    钟成用手指着她身旁的夏洛,说道;“赵老师,这小子打了我弟弟,并且还把我们一个弟兄的脚底板给打穿了,现在人都被抬到医院去了。”顿了顿,钟成冷笑道;“赵老师,您也知道,我在这所学校好歹也是一个有头脸的人物,这小子在学生这么肆无忌惮,你觉得我会放过他吗?”

    听到钟成的话,赵怡忻没有想到,这件事居然是夏洛引起的。

    本以为钟成这群人过来是主动找麻烦的,没想到主动惹事的是夏洛。

    “夏洛,这件事你干的吗?”赵怡忻扭头问道。

    点了点头,夏洛很诚实的开口道;“哦,你就是那个黄毛小子的哥哥吧,呵呵,我记得了。”

    “小子,你得罪了我,你会死的很惨的。”钟成冷冷对着夏洛说道。

    一旁的赵怡忻连忙对着夏洛开口道;“夏洛,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夏洛懒洋洋回答道;“也没什么事情,本来我中午的时候,和凌清音在一起吃饭,结果这小子的弟弟不知好歹的让我去坐在一边,并且挑衅我,然后对我动手动脚,我只是略施小惩了一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