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章 手和脚都留下
    全场,一片鸦雀无声,一根针落在地上都依稀可闻。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陈斌那几名手下都看尿了,只感觉自己仿佛是在看电影。这这,这小子还是人吗。老板请来的那两个强大的高手,居然在这个男人的手中走不过一回,只要他攻击,就必输。而且输都极惨。整个人直接倒飞了出去。陈斌吞咽了一口唾液,喉咙里急剧收缩,分泌出了害怕的口水。他真的害怕了。他这时候才知道,这姓夏的根本不是自己能够惹得起的。随便两下就把身价超过一百多万的高手给击败了,他自己该会多强,又会变态到什么地步。咳嗽了一口血,那躺在地上鲁强说道;“陈老板,您惹怒的这个大人物,不是我等能招惹的。太强,太强了。”一旁的钟飞虚弱点头,说道;“没错,恐怕是传说中的暗劲强者。太变态了,我感觉他只用了非常少的力气。”两名所谓的明劲期高手,都是惊恐夏洛的实力。误以为夏洛是暗劲的高手。只有雷虎在一旁讥笑的摇头,暗劲的人在夏洛面前又算什么。堂堂暗劲中期的马长老,在夏洛手里,还没走过三招,被打的重伤,最后只能装孙子夹尾巴的逃走了。不过也是,这些明劲期的菜鸟,在他们眼中,暗劲和化劲根本没有什么区别。都是一样的可以轻易杀了他们。站在夏洛身后的徐蔓媛走过来,此刻用手指对着陈斌,狐假虎威的说;“臭混蛋,我之前已经提醒过你们了。我说我的朋友打架很厉害,你们非不信,现在知道苦头了吧。”陈斌此刻真的感觉有苦难说。我怎么知道你朋友这么厉害啊,还是姓夏的。我他妈的之前不知道啊,要是知道的话,不用你提醒,我也不敢敢得罪这个姓夏的。他看着夏洛,一张脸憋的一会儿青一会儿白,最后,实在没有办法了。讪讪说道;“夏大哥,我错了。”“错了”这是夏洛交手后,所发出的第一句话,他目光直视着陈斌,在强大的目光压迫下,陈斌再也坚持不住,自己跪在了地上,重重磕头道;“我错了,夏大哥,不,夏大爷,不不,夏爷爷,您就是我的亲爷爷啊,您饶了我吧。”见到老板都跪在地上喊亲爷爷了,身后几名打手哪有不跪的道理,纷纷跪在了地上,不停的磕头,把脑袋磕的砰砰作响,说道;“爷爷,我们错了,我们错了,您就把我们当做一个屁,饶了我们一会儿吧。”夏洛把目光放在陈斌身后的这群打手身手,挥了挥手,说道;“你们这群孙子,滚吧。”“谢谢爷爷”这些打手如蒙大赦,纷纷激动的跑走了,每个人脸上都带着激动的笑容,仿佛是在鬼门关捡回了一条命一样。陈斌也站起身来准备逃走,却听到夏洛说道:“没说你”陈斌刚站起来的身体,顿时又弯曲了下来,跪在地上,陈斌抬起脑袋看着夏洛,问道;“爷爷,我我又怎么了”夏洛冷冷看着他,说道;“你是主谋啊。姓陈的孙子,我发现你这人挺有意思的。你打我老婆主意,老子当时就想把你砍死了,可惜我刚回国不想干的第一件事就是杀人。所以那天,我忍了。如今又打我房客的主意。啧啧,你知道你犯的是什么错吗呵呵,得亏你是出身在华夏,如果你是在国外,我绝对不会让你在这个世界上多呼吸一秒钟的空气。”因为对你这种人而言,是浪费“我我错了,爷爷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陈斌听到夏洛的话,吓的完全崩溃了。摇了摇头,夏洛说道;“不好意思,我的容忍是有限的。你必须要为你的错失做出一点代价。”夏洛走到陈斌面前,在陈斌的求饶声中,一脚毫不犹豫的踩在了陈斌的手上。夏洛这一脚,力量极为蛮横,直接把陈斌的这只手给废了。陈斌发出杀猪般的惨叫声,夏洛却并没有停止,而是又一脚踩在了陈斌的右脚上。砰骨折声脆裂的响起,陈斌的右脚也是同样的废了。陈斌被废了一手一脚,这辈子别说像普通人一样了,就是站起身来都非常困难。毕竟是一名武者攻击,以现代医学水平,还远远医治不好。陈斌躺在地上,一只手一只脚被废了,他这辈子也算是真的完了。夏洛转头,看了一眼雷虎,点了点头。林婉玉还在楼下等呢,让人等这么久也不好。夏洛转身第一个人离去,雷虎站在身后,看着眼前这一幕,摇了摇头,便是离开了。陈斌泪流满面,悔恨之心多过愤怒。林婉玉坐在椅子上焦急的等待着,不时抬起手腕看了一下时间,此刻都半个多小时过去了,夏洛他们怎么还没有回来啊,难道是出了什么事吗。算了,不等了林婉玉准备起身去寻找夏洛他们时,发现夏洛三人回来了,当目光看向夏洛时,发现夏洛朝着自己露出一个微笑,点了点头。“婉玉姐。”徐蔓媛快步的跑过来,猛的抱住了林婉玉,林婉玉紧紧的抱着怀中的徐蔓媛,笑着问道;“蔓媛,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婉玉姐,我刚才都要害怕死了,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们了。”徐蔓媛说。“你也把我们担心死了呢。”林婉玉说道。徐蔓媛说;“这次多亏了房东。哈哈婉玉姐,你不知道,房东真厉害,一个人就把所有坏人都打趴了。”徐蔓媛说到这儿,眼中的害怕全无,仿佛露出激动兴奋的表情。看到这幕,一旁的夏洛摇了摇头,说道;“我看你呀,还没有真正害怕哦。等下次我不在了,就有你害怕了。”徐蔓媛顿时大叫道;“不行”“哈哈。”雷虎在一旁哈哈大笑,徐蔓媛脸上带着尴尬的表情,瞪了一眼夏洛。几人边走边说的回去了。别墅。回到家里,徐蔓媛说道;“婉玉姐,你今晚陪我睡”林婉玉刚说好啊,可是看到在别墅门外和雷虎聊天的夏洛回来了,便是调侃道;“蔓媛,我觉得今天就算了吧。”“为什么呀”徐蔓媛这时从冰箱拿出一袋牛奶,喝了一口,满脸好奇的问道。“你让夏洛陪你睡觉啊,和一个男人睡觉,更有安全感哦”林婉玉的话,顿时让徐蔓媛满脸羞红尴尬着。她娇羞的说道;“婉玉姐,你调戏我”“哈哈,没有呀。我先洗澡去了。”林婉玉笑着说道。徐蔓媛满脸通红的坐在沙发上,这时夏洛走过来,笑着说;“蔓媛,我看婉玉姐说的就没错。不如你今晚就去我房间睡吧,要不我吃点亏也行,去你房间睡。”“睡你妹呀,你吃什么亏”徐蔓媛愤怒道。“切,你不乐意呀”夏洛说道。“我晕,这件事有几个女生会乐意啊”徐蔓媛无语的很。心想房东你这脑袋除了会打架还会干什么呀。女孩子都是矜持的好不好,尤其是像我这样洁身自好的美女,怎么可能随便就和男孩子睡觉呢,想都别想。“那你可要想清楚了。”夏洛笑眯眯的说道。“露出这么坏的笑容干什么”徐蔓媛狠狠的瞪了一眼夏洛,站起来,一边喝牛奶一边说;“除非你今天的事情,在替我做个十几二十件,我才勉强的同意答应和你约个会什么。”徐蔓媛越说脸上的表情越羞涩,红的都能滴出血来了,她说道;“那个,夏洛,你有没有听我说话啊。”抬起头,徐蔓媛这才发现,夏洛的人影已经不见了。靠这个臭男人,好没有礼貌。不过徐蔓媛却是松了一口气,幸好之前的话没有说出来,不然的话,可要尴尬死掉了夏洛出现在门外,看着雷虎的身影,问道;“怎么回事”雷虎满脸严肃,手中拿着一把匕首,匕首上插着一封信件。这份信件是外面涂抹着血液,看起来是一份绝杀信。“有人给我下了江湖的决杀信。”皱了皱眉头,雷虎说道。决杀信是江湖中广为流传的一种挑战信件,双方生死各安天命,是那种不死不休的决斗。如果被挑战者拒绝,将会在江湖上被冠以弱者胆小鬼的名头,为人所不齿。这也会成为武者的心魔,无法突破境界。当然,决杀信也是一种非常残酷的决斗,双方必须死掉一个人。“解开来看看。”夏洛说道。“恩。”雷虎点头,解开这封信,信上的内容很简单;三日后夜九点,约战在聚峰山顶,你我决一死战。落款人;上官永明。见到这人的性命,雷虎皱了皱眉头,说道;“我一个仇家像我发出绝命挑战了。”“实力怎么样”夏洛问道。“很强。与我伯仲之间。”雷虎说道。“要不要我帮忙”夏洛问道。雷虎如今是他的好朋友,被仇家下了生死书,他自然不会坐视不管。摇了摇头,雷虎说道;“暂时不用。老夏,如果我被他杀了,也是我命中注定。”听到雷虎的话,夏洛点了点头,说道;“行,祝你好运。”“哈哈,放心吧,我雷虎福大命大,我能从暗影组织逃出来,并且认识前辈您,已经是福缘深厚了。这一战,我感觉,要么死,要么生。如果我能侥幸的活下来,我或许可以借此突破,也难说。”听到雷虎的话,夏洛拍了拍雷虎的肩膀,说道;“那我得事先恭喜你了。”“哈哈,老夏,你可别笑话我。我可不像你这么变态,年纪轻轻就是化劲高手,我也不奢求,这辈子能晋升化劲就知足了。”点了点头,夏洛说道;“会有那么一天的。”夏洛站在门外和雷虎聊天着,徐蔓媛从门外走出去,对着门外的两个人说道;“喂,房东,我说你跑哪儿去了,原来是想着你的好基友去了。”夏洛和雷虎两人顿时尴尬一笑,夏洛说道;“蔓媛,我和你雷大哥谈点事情。”“房东,婉玉姐在楼上洗澡,热水器坏了,你快去看看怎么回事吧。”本书来自 品&书#网 :bookht3232854indexht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